「走了?」瑪德聽見星獵會裡面的小姐說狼牙星獵隊已經離開去了泥龍沼澤,聽此,瑪德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了起來,「什麼時候走的。」

「就在半個小時前。」星獵會穿著一身紗紅衣的女子淡笑的對瑪德說道。

瑪德一聽,心裡一著急便手腳慌忙的朝門外跑去。

「哎呦!」瑪德因為太著急只是看路並沒有抬頭,忽然感覺自己撞上了什麼東西,頓時就是一個踉蹌,屁股著地,摔得生疼生疼的,幽幽的抬頭一見,是一位陌生的少年,這少年不是別人,正是風塵僕僕趕來的貝克。

「你到底會不會看路啊……」瑪德頓時沒好氣的埋怨起來,他感覺自己的雙腿碰觸到這人身體就跟碰到了一塊金剛石一樣,硬得不行……

撩起褲子一腳,只見一片淤青正快速擴散,瑪德連罵娘的心都有了,這都是什麼事兒啊!

「你沒事吧!」貝克無語的看著這個傢伙。

「沒事?怎麼會沒事?你怎麼不看著點兒?」瑪德道。

貝克更加無語了,這傢伙自己不看著路,還倒打別人一耙,這怎麼說的這個。

「好了好了,算我倒霉。」瑪德找了個椅子,對著自己的腳揉了揉,腿一撒,臉色一悶,似乎心情也不太好。

貝克搖了搖頭,沒再跟他繼續下去,而是來到星獵會的櫃檯對櫃檯上面一位穿著長裙文靜的女孩兒道:「小姐請問一下,最近有沒有哪一個星獵隊要去泥龍沼澤的。」

「你要臨時加入嘛!」女孩兒睜著靈動的大眼睛道。

本文由小說「」閱讀。 顧子墨的莊園建得很獨特,在四周看着,跟一個小型的監獄幾乎有些相似。可裏面卻竟是高科技的設施,如果貿然闖入,便會觸動報警器。而裏面則會變成一片荒漠,讓人甚至喪失意志,甚至產生親生的念頭。

我與顧琳的闖入,着實讓顧子墨感到意外。不過顧琳的到來,帶給顧子墨的驚喜勝過驚訝。從他的表情裏,我能看出顧子墨對顧琳是情深意切。

其實我一到這裏來,顧子墨便已經猜到了我的來意。只是他沒有想到我會用這樣的方法找到了他。

顧子墨並沒有帶着我在莊園了轉一圈,回城的路上。他告訴了這片莊園的來歷,其實這裏面不僅僅埋葬着他的父母,還有他最爲留念的人,就是他的前女友。她的女友跟他是志同道合的伴侶,卻因爲公司的危機,顧子墨的女友連續工作了幾天幾夜。但危機解除之後,他的女友卻再也沒有醒過來。

之所以顧子墨一直沒有找女朋友,是對其前女友有一種難以割捨的情感。直到有一天,看到了安然和顧琳的合影,他便對顧琳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顧子墨其實跟安然並非同學,而是校友而已。當年安然在歐洲留學,顧子墨已經是IT界的精英了。

顧子墨曾經跟安然說過,顧琳不僅僅氣質跟她的前女友相似,而且眼睛也出奇的相似。顧子墨於是想從那段已經死去的戀情裏走出來,重新來一次新的開始。

或者正是這樣的癡情,顧琳被他感動了。安軒其實很早就知道顧子墨和顧琳之間的事情,卻故意刁難顧子墨。

安軒讓顧子墨交出網絡公司的核心技術,不然的話他永遠不會讓顧琳跟他走到一起。安軒的這一個要求,對於顧子墨是一個致命的打擊。但是安軒卻答應了。安軒也只是想讓顧子墨知難而退,卻沒有想到如此爽快。最終,他提出了顧子墨用他的網絡公司交換。

那一刻,顧琳屈服了。終於答應了嫁給安軒。這便是之前顧琳爲什麼執意要嫁給安軒的真正原因了。

後來,我答應了將外公的祕籍給安軒,另外許以工程項目給他做。安軒最終提出了讓步,放顧琳一條生路。顧琳的委曲求全,卻是爲了成全顧子墨。

當我知道這一切之後,心裏卻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滋味。我以爲我在顧琳的心目中永遠是完美的,沒有想到,終於一天還是敗在了顧子墨的手裏。

顧子墨跟我一起回到了衆誠網絡,很快顧子墨便加入到了緊張的工作當中。他的手法,幾乎堪稱完美。在鍵盤上操作,如同彈鋼琴一般優美。

我和艾麗及顧琳坐在一間會客室裏,氣氛有些尷尬。顧琳畢竟是曾經最愛的人,大約不久她就會成爲別人的新娘了。這樣的心痛,沒有幾個人能夠完全體會到。不是說,愛一個就希望他幸福嗎?此刻,我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時間飛逝着,很快便到了傍晚時分。此刻顧子墨已經連續工作了四個小時。一連四個小時,對着電腦不挪動一下身子,其實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

安然過來告訴我們,顧子墨不愧爲大師級的人物。他終於查到了黑客的身份,然後進行了激烈的反擊。終於,將黑客擊得潰不成軍,狼狽而逃。

安然似是在我們講解現實中的某一場戰爭一樣,其實網絡病毒更現實裏的特工是同一樣的性質。他們都是侵入對方的核心,起到偷取或者破壞的作用。

完成了最後一道工序,顧子墨已經是滿頭大汗了。如同真的從戰場下來一般,我現在不得不重新考慮顧子墨之前在料理店跟我說的事情。

什麼未雨綢繆,什麼山雨欲來。

我緊緊的握住了顧子墨的手,連連感謝。顧子墨的臉上依舊很是憂慮。

“周總,我只是暫時遏制了病毒。這些病毒的反擊能力很強,隨時會反撲回來的,。如果再要是入侵的話,我恐怕也束手無策了。”

“顧子墨,連你都束手無策,難道就沒有辦法解決嗎?”安然在一旁問道。

“我最近在和國際計算機協會聯繫,他們有可能會開發出一種御毒軟件,不過這套軟件的費用很貴。我目前還沒有這個實力購進,也只能臨陣磨槍,慢慢應對了。”顧子墨顯得很爲難。

“顧先生,這套軟件技術,需要多大的費用?”我不禁問道。

“保守數字,三百萬美金。”顧子墨說出的數目,令我頓時張口結舌。衆誠網絡至此還沒有創造任何利潤,而現在還需要投入一千多萬。而且買來的也只是虛擬的軟件而已。我雖然不是很懂計算機,但我知道。病毒一直在更新換代,如果又出現了新的病毒呢?

該怎麼顯然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慮,他輕聲說道。

“周總,這一套殺毒軟件將終身免費升級,無論病毒如何變異,殺毒軟件也永遠不會過時。”

我現在開始懷疑,顧子墨之所以見我,便是爲了推銷這套昂貴的殺毒軟件。只是只有他有這樣的核心技術,我又奈何。

顧子墨和顧琳一起離開了衆誠網絡,安然則顯得一臉愧疚。

“周總,對不起,是我沒有本事。如果當初不聽顧子墨之言,開什麼網絡公司就好了。”安然甚至打起了退堂鼓。

艾麗卻笑了。

“安然,你經受這麼一點挫折就想退卻了?我當初的F公司,曾經還拍出了享譽海內外的影視作品,可是後來呢?失敗是成功之母,總有一天我們會翻身打勝仗的。”

“艾麗,周然。我現在感覺我錯了,我似乎太不瞭解顧子墨的爲人,卻將顧琳介紹給了他。”安然突然說道。

“安然,你是什麼意思?”我連忙問道。

“我有些懷疑,那些病毒跟顧子墨有關。他是利用自己高超的技術,故意散播病毒,然後向用戶高價出售殺毒軟件。除了他之外,別人沒有這等本事。”安然低着頭,臉色晦暗到了極點。

我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果真如此的話。那麼衆誠網絡不永遠將受到顧子墨的牽制…… 第59章狼牙星獵隊

貝克點點頭道:「對,我要臨時加入。」

「哦,我查一查好了。」女孩兒摸了摸額頭道,隨後翻了翻桌子上面的一份文件道,「查到了,五天之後尖刀星獵隊會去泥龍沼澤冒險,你可以先交付一定的加入金,我到時候將你引見進去。」

「五天之後?」貝克一愣,他可等不了那麼久啊!

「怎麼了先生?」女孩兒愣道。

貝克搖了搖頭,苦笑道:「還有更早一點的星獵會?」

女孩兒搖了搖頭,道:「本來有,可惜先生來晚了一步,狼牙星獵隊剛剛走,那位先生也是沒有趕上。」

說著女孩兒指了指旁邊那位臉色不好看的瑪德,貝克恍然。

「他們走了具體時間是多久?」貝克緩緩道。

「恩,半個小時之前……」

聽此貝克鬆了一口氣,立即對女孩兒拱手道:「多謝。」

說完貝克就朝外面走去,來到外面,他找到自己的追風馬,上了馬正準備走的時候,不想一道人影忽然出現在了他的前面,瑪德換了一張討好臉,目光在貝克的追風馬上多瞧了兩眼,爾後嘿嘿直笑道:「兄弟,我聽見你說你也是要去泥龍沼澤對吧,要不咱倆一起吧!」

「我們倆?」貝克無語的看著這個攔下他的傢伙,打量了一番,這人看起來和稀鬆平常,修為也不過三階星徒,「你剛剛不是還罵我么?」

聽此瑪德一陣尷尬,直拍了拍胸口道:「兄弟,咱們可不是不撞不相識么,嘿嘿,你說是不是?再說了,去泥龍沼澤那裡可很危險的,你跟著我一定會安全的?」

「就你?」貝克一陣莞爾。

瑪德一聽就知道貝克的意思,臉色一紅,貝克看了他一眼,可沒想跟他繼續磨嘰,扯了扯韁繩從瑪德身邊側踏過,不過追風剛走了兩步一下子就頓住了。


貝克眉頭一皺回頭看……

這才發現馬尾巴被瑪德死死的攥住,他很不要臉皮的嘿嘿笑道,「兄弟,你就帶上我吧,我可以給你很多幫助的。」

貝克見著這個自來熟的傢伙也是無語透頂,自己跟他可不是很熟啊,才第一次見面好吧,怎麼感覺就跟親兄弟似得,顯然貝克也不想跟這個傢伙在此浪費時間,看這傢伙也沒有惡意便道:「上來吧!」

瑪德嘿嘿一笑,生怕貝克反悔似得,當即跳上了馬,坐在了貝克的後面。

貝克騎著馬一邊朝泥龍沼澤方向飛奔而去,一邊朝後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瑪德。」

「媽的?」

「呃,雖然我也覺得自己的名字很不好聽,但是我父母取的有什麼辦法。」

「好吧,瑪德。」貝克接受了這個名字。

「兄弟,你放心,你帶上我絕對是明智的選擇,我叔叔可是就是狼牙星獵隊裡面頭領,等會兒我給你引見,狼牙星獵隊可不是普通地方,你沒有臨時加入的相關手續,一般情況是不會跟你同行的,不過,嘿嘿,你跟著我就沒有問題了。」

「哦?你有親戚在星獵隊啊?」其實貝克已經準備自行前往泥龍之地了,這會兒聽見瑪德的話心思一動。

「當然了,我叔叔諾索可是星獵隊的隊長呢。」

聽到這話貝克差點兒從馬上摔下來,媽的,啰嗦,真他瑪是一對奇葩的名字,不過話說回來,既然瑪德認識星獵隊的人,讓貝克對帶上瑪德的決定似乎覺得還挺明智的……

……


「隊長,翻過這座山嶺就是泥龍沼澤了。」副隊長比爾遠遠望著前面那片雲霧朦朧之地整個人似乎都嚴肅了起來。

「恩。」諾索看了看那個地方,當即一舉手,「所有人原地休整,努力的享受現在平靜的一刻吧!」

隊列大概有十幾個人,修為最低的是三階星師,最高的便是諾索兩階大星師,另外副隊長是星師巔峰,聽著這話所有人都蹲了下來,每次在進入危險地帶的時候他們都會很享受前一刻的時光,因為進入危險地帶之後或許再也享受不到了,人們都看見他們星獵隊在人前的風光哪裡知道這些風光都是用命換來的。

「諾索叔叔……」

「恩?」

正當這時,一匹追風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瞟眼望去,諾索眉頭一皺,待到走近之後諾索沒好氣的道:「瑪德,你小子怎麼來了?」

「諾索叔叔,我要跟著你一起去泥龍沼澤找蚯蛹,諾索叔叔。」瑪德一下子從馬屁身上跳了下來。

「怎麼了,你母親的病又犯了。」聽著瑪德的話諾索似乎明白了。

「恩,母親的病只有蚯蛹粉末才能治療。」

聽著瑪德的話,諾索沉凝了下來,道,「好吧,不過你小子不能到處亂跑,只能跟著隊伍一起走知道么?」


說著諾索轉頭看向貝克,道,「這位小兄弟很面生。」

諾索眉頭緊皺,他忽然發現自己看不清貝克的修為,其實並不是他看不清貝克的修為而是貝克的星力幾乎被壓制下來,他乾脆不用星力,目前只是靠著強悍的身體而已。

「叔叔,這位是貝克是我的朋友,他也要去泥龍沼澤。」

「哦?」諾索打量了貝克一眼。

「打擾了。」貝克下了馬抱拳道。

「好吧,那你們都不能到處亂跑知道么,泥龍沼澤可是很危險的。」

「叔叔,我可是三階星徒了,普通小獸不怕的。」瑪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信誓旦旦的道。

諾索被瑪德給逗笑了,道,「好了,你們跟著大家一起休整吧,等會兒我們就得進入內部了,那裡可不止有小獸,還有強大的星獸。」

說到這裡諾索不由凝重起來,只有他們身為星獵師知道個中兇險,哪裡是那麼簡單的。

貝克眼見著前面衝天的雲霧瘴氣,這種氣體要是普通人還真受不了,雖然無毒,但是其中的味道卻並不好聞,同時對星力也有一些影響,而沼澤邊緣的樹木最高的也不過數米高,而且葉子看起來都黃黃的,就跟營養不良似得。

看了看旁邊的追風馬,貝克拍了拍它的腦袋,隨即解下它的韁繩。

「走吧,你自由了。」這裡是一片山嶺,追風或許能夠回歸大自然。


解下韁繩的追風獸,用力的嘶叫了兩聲,後腳一瞪便駛進了森林裡面。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