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我家啦,請進來吧!」凌雪燕帶著葉飛飛推開一扇有些破舊的院門,院內有三四間房子,雖然都有些破舊,卻布置地很溫馨,院內種滿了散發著花草的香味。

「嘿嘿,這麼香,一定是我哥回來啦!」凌雪燕飛快地拉著葉飛飛衝進了裡屋,只見屋內的飯桌上擺了好幾道菜,香氣撲鼻。

「哥,哥,我今天帶了一個朋友回來啦,你快出來啦!」凌雪燕興奮地叫喊著。

「好了,知道啦,我就出來了!」從裡屋走出來一個十七歲的少年,皮膚黝黑黝黑的,眼中透著精光,應該是長久磨礪出來的。

「姑娘,你請坐吧!我們家清貧,沒什麼好菜招待你,你別嫌棄!」少年說完憨厚地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葉飛飛點點頭,三人坐下來開始享用晚餐,這一家人吃的菜都是青菜,但卻很有味道,葉飛飛的心情也慢慢舒暢起來了。

「哥哥,你今天是不是找到什麼好東西了,看你這麼開心!」凌雪燕眨巴著眼睛望著少年,少年警惕地看了一眼葉飛飛,瞪了一眼凌雪燕。

「切,她叫葉飛飛,以後就是我的姐妹啦,她人很好的,你別這樣對待人家一個姑娘!」凌雪燕不屑地瞥了瞥少年。

「呃,葉姑娘,你好,我叫凌寒山,是這丫頭的哥哥!不知葉姑娘是來自青煙城的哪裡?」凌寒山不舍地追問道。

「我不是青煙城人氏,我是從凡人城市過來的,南靈城你們有聽說過嗎?葉飛飛沒有責怪凌寒山,反而對他的深沉十分佩服。

凌氏兄妹都搖了搖頭,「那你在青煙城有沒有親人呀,沒有親人,在青煙城可是很難生存的。」凌雪燕關心地問道,她是真擔心葉飛飛無依無靠的。

葉飛飛搖了搖頭,她確實有點不知道何去何從。

「那你以後就住在我們家吧,就和我住一間房子吧,反正我的房間很大的。」凌雪燕拉住葉飛飛的右手,笑嘻嘻的說道。

「咳咳。。。」凌寒山乾咳了幾聲,他們兄妹二人的生活已經很清貧了,二人一直靠採藥獵獸擺攤為生,修鍊速度非常緩慢。凌寒山雖然不想葉飛飛一個女孩子無依無靠的,但更不希望他兄妹二人被拖累。

「凌大哥,你無需擔心,我身上還有一些靈石的。我對修仙界一無所知,只要你們能指導我,提供我吃住。幾月後我就要去拜入青丹門了,不會再拖累你們了!」凌氏兄妹二人都是忠厚之人,葉飛飛並無對他們隱瞞。

凌氏兄妹的都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地看著葉飛飛。

「飛飛,你現在才練氣三層呀!青丹門是青煙城有名的幾大門派之一,入門條件就是練氣六層!」凌雪燕有些不敢相信,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了,一下子就要衝刺三層,實在有些匪夷所思。

「嘿嘿,我一定可以的,只要我們一起努力,說不定你們兩個也可以呢!雪燕你可不能拖後腿呀!」葉飛飛壞壞的一笑,夾了一筷子青菜。


「。。。。。。飛飛,你怎麼這麼壞的啦!哼,給你多吃點菜,讓你吃胖,沒人喜歡你!」凌雪燕佯裝怒意,卻不住地向葉飛飛碗中夾菜,逗得葉飛飛和凌寒山呵呵大笑。

「雪燕,今日那個古爍是什麼人,為何如此霸道!」葉飛飛並未忘記幾日那幾人對自己的羞辱,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強大起來。

「雪燕,今日那混蛋又去找你了,他定是知道我今天要出去採藥,趁我不在好對付你!」凌寒山一聽立馬停下手中的碗筷,黝黑的拳頭攥地咯嘣響。

「哥,你別生氣了,今日幸虧有飛飛幫我,要不然我真不知如何是好!」想起今日集市的一幕,凌雪燕有些驚慌也有些憤怒。

「古爍是青煙城利劍門的少門主,仗著利劍門的勢力,到處搶美貌的女修做爐鼎,甚至連十多歲的少女都不放過。數月前,他在集市看見雪燕,便總是趁我不在老是去找雪燕,平時我都是很快回來的,這次我也是因為遇到一個珍貴的靈草才在路上多費了些時間。葉姑娘,謝謝你救了雪燕,請受我一拜!」凌寒山說完就竟要真拜下去。

「凌大哥,你見外了,雪燕既然和我是姐妹,我救她是應該的,就算是別人,我也會出手的,這古爍實在是太可惡了!凌大哥,不過你們家都沒有防護陣,這樣很不安全哦!」葉飛飛馬上起身攔住凌寒山,又有些擔憂凌雪燕,生怕那些人會找上門來。

「唉,我們連平時花銷的靈石都賺起來很困難的,哪裡還有多餘的靈石去買防護陣,更何況防護陣都要消耗靈石的!」凌寒山神色黯然下來。

「我去擺個防護陣,我懂的實在是太淺薄了,不過阻擋練氣級應該是不成問題的。」葉飛飛飛快地跑了出去,在凌家的院子里開始忙活起來。 凌氏兄妹也跟了出來,看著葉飛飛跑來跑去的身影,眼中滿是感激!

「凌大哥,你現在出去試試,盡全力衝進來,看看是否有效果。」幾刻鐘后,葉飛飛香汗淋漓地走向凌氏兄妹說道。

凌寒山走出了院門,葉飛飛和凌雪燕看著凌寒山在院門外變換著各種方法,就是無法突破防護陣進入,弄得十分狼狽。

「凌大哥,你可以進來了!」葉飛飛將幾道法決打入空中便喊道。

「葉姑娘,你的陣法太厲害了,我是練氣五級,但我體質極好,堪比練氣六級的體力了,卻無法突破這防護陣!」凌寒山拖著疲憊的身子進來了,卻擋不住眼裡的驚喜。

「哼,看我的飛飛厲害了吧!你以後再敢欺負我,我讓飛飛收拾你!」凌雪燕說完不忘向凌寒山揮了揮拳,逗得葉飛飛直笑。

葉飛飛泡了個熱水澡,衝去一身的疲憊,就很快地入睡了。


第二日葉飛飛一睜眼,看見一個碩大的腦袋盯著自己,不由下了一跳。

「嘿嘿,飛飛,你再不起來太陽就要曬屁股啦!快去梳洗吧,完了我教你練法術!」那個碩大的腦袋正是凌雪燕。

葉飛飛朝凌雪燕做個鬼臉,迅速地收拾完,跟著凌雪燕來到院子。

「飛飛,我現在來教你御風術!」凌雪燕是練氣四級,飛快地在院子飛來飛去,不過幾下就累得飛不動了,坐到葉飛飛身旁。

葉飛飛翻看著《五行修行法術》御風術的篇章,回想著凌雪燕的動作,突然放下書也在院中飛起來。

「飛飛,你是什麼靈根呀,難道是單靈根的風靈根?」凌雪燕看的目瞪口呆。

「我是多靈根,金木水火土都有。」葉飛飛停下腳步微微一笑答道。

「胡說,我有風靈根、火靈根和木靈根,可是我學御風術學了半個月才學會,你才學了幾下就學會了!」凌雪燕不服氣地嘟著嘴。

「嘿嘿,那當然是說明飛飛比雪燕聰明啦,還有就是你這傢伙太懶了,不好好練功!」葉飛飛壞壞的一笑,打趣著說道,凌雪燕更是轉過頭去不準備理睬葉飛飛了。

「好啦,雪燕最聰明,雪燕最漂亮啦,雪燕是葉飛飛的漂亮小師傅嘛!」葉飛飛拉著凌雪燕說道,凌雪燕被葉飛飛逗得一樂,又教起了葉飛飛法術。

兩位少女在凌家的院子里練習了一整天的法術,初入修仙界的葉飛飛有著強烈的求知慾,硬是凌雪燕累得實在教不動了,她才肯罷手。

晚上的時候,凌寒山回來了,回來后便將一個儲物袋遞給葉飛飛,葉飛飛急忙打開儲物袋。

靈藥種子,是昨天葉飛飛請凌寒山幫她買的,秦慶說過她最適合拜入青丹門,而種植靈藥和煉丹是青丹門招收徒弟的重要條件。不過凌寒山沒找到適合鬼修的功法,葉飛飛有些失落,柳若的事情又只能再擱置了。

葉飛飛將一些靈藥種子種到凌家院子里,在種植之前,她擺了一百個初級聚靈陣來聚集靈氣,加速靈藥生長。秦慶傳授的這個初級聚靈陣十分好用,使用初級聚靈陣一日相當於普通生長十日,等葉飛飛掌握了更高級的聚靈陣,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靈藥了。

葉飛飛在紫心鐲里也種植了一些靈藥,紫心鐲在秦慶煉製的時候就加入了一百個頂階聚靈陣。所以紫心鐲的靈藥園,可以加速靈藥吸收靈氣的速度,同樣也加快了靈藥的生長速度,一日如同千日。不過對於靈藥來說,這樣的速度還是太慢了,大多數靈藥要千年以上才有效果。

晚飯過後,葉飛飛跟著凌雪燕來到了凌家的倉庫,所謂倉庫也就是凌雪燕用於放置難以賣掉的貨物的。

原先這幾間屋子是屬於凌氏兄妹外公的,為了能讓兄妹二人拜入大的修仙門派,很小的時候二人就被父母送來青煙城跟隨外公修仙,外公因並未跨入築基期而百年後終於離世。

倉庫的貨物上都積累了厚厚的一層塵土,看來凌雪燕好久都沒有來過了。

「唉,這裡都是些賣不出去的冷門東西,隨便賣幾塊下品靈石我都願意,可是都是沒有人買。」凌雪燕有些無奈,對於凌氏兄妹,可能一兩塊靈石都能解他們的燃眉之急。

葉飛飛仔細地將每一件物品的灰塵擦拭掉,分門別類的整理在一起。突然眼前一亮,《神識訣》!是用來修鍊神識的?


「飛飛,你別被它的名字騙了,這種書是我哥一次外出的時候撿到的。起初還以為是撿到個寶貝,一大早擺攤就賣出去了,結果才到下午人家就找來了。說這本書是騙人的,後面我們還多退了人家十塊靈石才解決完!我和我哥反覆試驗,人家說的一點都沒錯呢,哼,騙子書!」凌雪燕到今日想起這本書還心中滿是怒氣。

葉飛飛依然小心的擦乾淨《神識訣》的灰塵,翻開書。雖然葉飛飛是練氣期三層,還不可以直接使用神識就可以看書的。

秦慶說過神識對於修仙者十分重要,強大的神識可以幫助修仙者感知遠距離的危險,看到有修鍊神識的書,她自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葉飛飛毫不客氣的將倉庫的書籍都收集起來,準備以後留著慢慢看。對於其他物品,葉飛飛自然也一點都不放過的讓凌雪燕給她講了一遍。

凌雪燕也很享受當師傅的感覺,即使口乾舌燥也仔細地給葉飛飛講解,葉飛飛拿出了幾顆靈果給凌雪燕解渴。比起修仙界的靈果,葉飛飛在凡界城市培育的靈果雖然無法相比,但是比起普通果子卻好了不少。

第二日,葉飛飛很早就醒了,在院內翻看《神識訣》。在感悟中頓悟修鍊神識?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如何頓悟,卻不說明,莫非另有玄機在內?

葉飛飛右手一道法決,向《神識訣》注入一道靈力,注入靈力是最為普遍的檢測物品功效的方法。

沒有反應?葉飛飛又向《神識訣》中注入了幾道靈力,還是沒有反應。

「姐姐,交給小靈吧,嘿嘿!」紫心鐲內傳來了一聲稚嫩的童聲,葉飛飛知道小靈絕非普通猴子,可是開口說話卻是第一次,不由十分歡喜。

小靈獲得葉飛飛的許可,從紫心鐲內跳了出來,歡喜地打了幾式猴拳才肯過來,終日待在紫心鐲早讓它悶得慌了。

「小靈,你可以辦到?」葉飛飛曾找秦慶確定過小靈的身份,見多識廣的秦慶也無法確定。小靈巴掌大小,渾身金黃的皮毛,十分可愛,葉飛飛就一直將它帶在身邊。

「姐姐,你就放心吧,看我的!」小靈捧著《神識訣》,用爪子摸摸,鼻子嗅嗅,良久之後突然口中一道黃光噴在《神識訣》上。《神識訣》頓時光芒大放,葉飛飛情急之下趕快放出隱天綾擋住光芒,生怕他人發現了異樣。

「姐姐,小靈能做的就這麼多了。」光芒散去之後,小靈疲憊地躺在葉飛飛懷裡。葉飛飛疼惜地撫摸著小靈,示意它進紫心鐲休息,並讓柳若好好照顧它。

葉飛飛拿起《神識訣》,此時的《神識訣》頁面成了銀白色,如同綢緞一般柔軟光潔,摸上去十分舒服。

《神識訣》第一層?葉飛飛沉浸在《神識訣》里,少頃,葉飛飛將《神識訣》收入紫心鐲中,雖然語言晦澀,只讀懂寥寥幾句,卻使葉飛飛的心境豁然開朗。

看來《神識訣》應該是一件難得的修鍊神念的功法,每一件寶物的獲得和開啟都需要莫大的機緣。可惜凌氏兄妹獲得《神識訣》這麼多年來,竟無法開啟,葉飛飛開始對所謂的氣運有一些感覺了。

隨後的幾個月,葉飛飛跟隨凌氏兄妹去了碧野草原,碧野草原是平日他們採摘靈藥的地方,就在青煙城附近,並無多大危險,適合練氣期的修仙者採藥獵獸。

過了碧野草原是採風山,那裡生存的都是三到四階的妖獸。所謂妖獸是一些動物,感應天地靈氣,日月精華,久而久之產生靈智和法力,就稱之為妖獸。就如同擁有靈根的凡人,吸收應天地靈氣而逐漸成為了修仙者。

化形以下的妖獸按等階分為一到十階,妖獸到了十階,渡過了化形之劫,就可化為人形,擁有不下於人類的靈智。

妖獸的一到二階對應人族修士的練氣期,三到四階對應築基期,五到六階對應結丹期,七到八階對應元嬰期,九到十階對應化神期。妖獸的肉身遠比同等層次的人族修士強大,不過低層次的妖獸基本都是靈智未開,相鬥之下,一般都是同等層次的人族修士取勝。

凌氏兄妹一心想入仙門,並無門派要求,既然葉飛飛要拜入青丹門,他們也索性拜入青丹門。

青丹門,利劍門,符靈門,術陣門,馭獸門是青煙城的五大仙門,根據門派名就可以看出依次是精通丹藥,煉器,符篆,陣法和靈獸的門派。 這五大仙門在青煙城勢均力衡,每年都會在青煙城招收弟子。想要拜入這五大仙門,一是要達到練氣期六層,二是要年齡小於十八歲,當然也要完成仙門的入門任務,對於在某一領域有特殊天賦的也會破格錄取。

單靈根和雙靈根的修鍊速度要比多靈根快很多,故也都成為五大仙門爭搶的對象。凌氏兄妹都是三靈根,而葉飛飛是多靈根,而葉飛飛嚴重缺少修仙常識,對法術也十分生疏。

要想拜入仙門,首要任務就是要突破練氣期六層,三人中葉飛飛的修為最低,練氣期三層,凌雪燕練氣期四層,凌寒山是練氣五層,雖然凌寒山只是一步之隔,但還是需要很大的努力。

距離五大仙門招收弟子的時間只有三個月了,碧野草原駐紮著大量的練氣初級的修仙者,葉飛飛和凌氏兄妹就在其中。

大多時間葉飛飛都用來練習法術,空閑之餘就用來認識碧野草原生長的靈藥。

忙碌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一個月後,《五行修行法術》里的法術已經被葉飛飛學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只需要不斷練習就可以了。

法術的威力和熟練度、修為層次、神識強弱、法力的多少都是息息相關的。葉飛飛決定離開凌氏兄妹單獨修鍊,歷練是必不可少的,修仙者往往在危急時刻才能獲得頓悟,才能突破自己現有的層次。

很多修仙者都通過獵殺妖獸來歷練,葉飛飛覺得太過殘忍了,她能強烈地感受到這些妖獸的憤怒和怨恨,但她知道弱肉強食,勝者為王是修仙界不二的法則。自己也要趕快強大起來才好,否則自己的下場也會和這些妖獸一般無二。

來到一處空地,葉飛飛拋出隱天綾,將隱天綾的外觀化成了一個石山的一部分。

葉飛飛又拿出一個蒲團,蒲團內有一百道初級聚靈陣,可以加速對靈氣的聚集和吸收。

盤腿坐下之後,葉飛飛又拿出了一瓶增元丹,中品,是增加修為的丹藥。這是秦慶煉製的丹藥,葉飛飛自然不知道這是秦慶特意為自己煉製的,她的修為太低,服用了上品增元丹的話,身體是無法承受龐大的藥力的。

吞服了一顆中品增元丹,又吞服了一顆辟穀丹,葉飛飛翻開了《神識訣》。讀完一小段后,葉飛飛徹底地將自己的感知與周圍的一切融為一體,這也是因為隱天綾的緣故,她才敢如此大膽的。要不然碧野草原的任何一個修仙者都能置自己於死地。


幾日後,葉飛飛欣喜地睜開美目,是的,葉飛飛擁有神識了,她終於能算是一個修仙者了。那種不用眼睛,就可以「看到」周圍事物的感覺真是太奇妙了。

享受著擁有神識的欣喜,葉飛飛起身,活動了下身體,走去了其他區域。

小靈也終於恢復過來了,精確無誤地指導著葉飛飛找到了各種各樣的靈藥。在葉飛飛和柳若不斷的驚讚聲中,小興奮地將找到的每種靈草都移植到了紫心鐲的靈藥園。


秦慶說練氣期的修為可急不得,修鍊了這些日子,葉飛飛計劃著應該煉製一些丹藥了,剛好可是鞏固一下增進的修為。

利用丹藥提升修為,秦慶就是一個例子。增元丹,紫心鐲里的靈藥材料已有百年的年份了,可以用來練下品增元丹了。小靈應該也可以通過服用丹藥來提高修為,它對靈物有不可思議的追尋和開啟能力,要是它強大了,找到秦慶交待的寶物的希望又多了一些。

來到碧野草原的靈氣最為精純之地,這裡駐紮著十多個修士,葉飛飛選了一處無人處,拋出隱天綾,將心神沉入秦慶的煉丹筆記。

幾日後,葉飛飛睜開雙目,擺了一百個初級聚靈陣,將從集市買的青色煉丹爐放在陣中,用火球引燃了鋪在爐底的生火礦,穩定的火苗迅速蔓延開來。

都市最强武帝 。守了幾日,體內的法力已經被消耗地所剩下無幾了,丹藥快要出爐了,葉飛飛又勉強打入幾道靈力。

一股焦糊味從爐中傳出,失敗了,葉飛飛的臉色有些難看。小靈又從紫心鐲跳了出來,做出一副可憐狀「姐姐,煉丹失敗了?」。葉飛飛看著小靈那逗笑的模樣,不由撲哧一笑,再也難過不起來了。

花費了一些時間,葉飛飛將法力調整到最佳狀態又開始煉丹了,失敗並沒有打敗她。小靈陪在她旁邊,時刻關注著丹爐。

在丹藥即將出爐之時,小靈大喝一聲「姐姐,多打入幾道法決,快!」葉飛飛聞聲迅速幾掐手訣將靈力注入。良久,丹爐一陣嗡鳴,葉飛飛欣喜地將一爐丹藥收入準備好的玉瓶中。

「小靈,你會煉丹呀?真厲害!」聽見葉飛飛的讚許,小靈有些害羞地撓撓頭,「應該是會的,就在姐姐煉丹的時候,我突然泛起了這樣的記憶。」

「嗯,你試試增元丹,看看這個有沒有用!」葉飛飛打開玉瓶倒出一半的丹藥,裝入另外一個玉瓶后遞給小靈,小靈接過丹藥便回紫心鐲休息了。

葉飛飛倒出一顆自己煉製的增元丹送入口中,瞬間化為一股龐大的靈氣,衝擊著體內的每一處經脈。葉飛飛手掐法決,貪婪地吸收著藥力轉化的靈氣,自己煉製的下品增元丹果真和秦慶的中品增元丹比不得,藥力差了好多,不過怎麼說都是自己煉製的,有一股成功的味道在裡面。

幾天時間一晃而過,葉飛飛將那一顆下品增元丹的藥力吸收完畢,現在的她已經基本熟悉了丹藥藥力的吸收過程了,葉飛飛又倒了一粒秦慶煉製的中品增元丹塞入口中,繼續吸收著磅礴的靈力。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