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落焰花是我最先發現的,你們想要拿走,連個招呼也不打,未免太不給面子了吧?」古晨再次出現在大家面前,同時身形落在了幾朵花的旁邊。

「殺了這小子。」胖三怒喝一聲,那些人就要下手,古晨突然伸手將那朵黃-色的摘下,用手揉爛,一攤手,用嘴吹得散落一地花瓣。

「為了這個打打殺殺,我看不如全部毀了,大家也就相安無事了。」古晨笑道,又一伸手摘下了那朵藍色的落焰花,拿在手中把玩著。

「等等,等等啊。」劉子豪一見古晨要毀滅她選的落焰花,趕緊制止道。

邊曉月也震驚地看著這個暴殄天物的醜八怪,生氣又不得不壓制怒氣道:「小子,你怎麼可以如此不識好歹,這可是最難得的落焰花,有了它就能夠修鍊雷電術了。就算你後天境界現在無法修鍊雷電術,也不該這樣就白白毀壞了啊,真是可惜,太可惜了。」

僅僅只是它們眼中最弱的黃-色落焰花都讓他們如此嘆息,又何況是藍色和紅色的呢?古晨心中想著。

「你們想殺我,好呀,來吧,只要你們上前一步,我就立即把這兩朵都捏碎扔了。」古晨吼道。

「別激動,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 這個大爺你惹不起 ,說道。

「剛那個胖子說要殺我,我聽了很不爽,也很怕怕,你們兩家誰幫我除掉胖子,我就把誰家的花給誰。」古晨眯著眼看向邊曉月和劉子豪。

胖三有些心寒地看向邊曉月和劉子豪:「二位,冷靜,冷靜啊,剛剛我們合作還好好的,大家千萬不要中了這小子的離間計。」

劉子豪一笑:「我不管什麼計,只要得到落焰花,殺誰無所謂。」

胖三頓時無語,剛剛比試他的人敗在了劉子豪和邊曉月手下,若他們真要下殺手,他肯定必死無疑。

古晨只是看著。

另一邊昏死的老者醒來,幽幽看著場中變化,才徹底明白,遇見這個醜八怪,當真是遇見的索命鬼。看這樣子,這些人最後都得被這個醜八怪收拾了。

劉子豪看向古晨:「小子,說話可算話?」

古晨點頭。

劉子豪再不遲疑,猛然跳起親自動手去擊殺胖三,胖三眼中無限暴怒,二人斗得昏天黑地。但劉子豪到底比胖三高上一截,十幾個回合下來,胖三被劉子豪一拳打在胸口,吐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

胖三的那些隨從沒人敢上前去營救,眼睜睜看著劉子豪過去就要下死手。

「劉子豪,求你放過我吧。」胖三哀求,「我們是荒風嶺,你也知道這一片最強大的勢力是三火族,我們荒風嶺可是三火族的附屬,你若是殺了我,三火族可不是你們能得罪起的。」

… 胖三說的卻是真的,古晨在來的時候也是聽見這麼說的。邊曉月顯然也知道這些,才一直猶豫沒下手。

劉子豪高高舉起的拳頭,停在了半空中,他在思索。

「我就不信三火族會為你們區區一個荒風嶺跟我們過不去,再說,等我煉成雷電術,還怕什麼三火族?」劉子豪眼中殺意漸濃,拳頭轟然砸向驚慌失措的胖三。

「住手,什麼人敢如此大話。」一聲稚嫩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同時一道光芒****而來直奔劉子豪,劉子豪慌忙從胖三身前跳開躲避。

眾人看時,就看見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從側面走了過來,耳朵和頭頂都有一個肉火焰,這是三火族的特殊標誌。

「屬下荒風嶺胖三見過三公子。」胖三一見大喜。他認識來人,來人正是三火族聖祖劉向天的三兒子劉永浩,在這雲天大陸西南,三火族可以說是稱霸一方,誰敢動三火族的人,更不要說三火族的公子了。

劉子豪一見,之前聽說過三火族聖祖劉向天三兒子最聰明,天賦極好,現在一見這孩子年歲不大,但看已經激活肉火焰,三個肉火焰放出道道火焰幻象,將來在修鍊一途必有大成。若不趁早剷除,將來必成大患。

「原來是三火族的三公子。」劉子豪皺了皺眉,「那好吧,看在三公子的面子上就不跟胖三計較了。」

劉子豪帶人就走,連古晨手中的落焰花都沒要。 我不當藝員 ,定然有著什麼打算。

「多謝三公子搭救。」胖三再次拜謝劉永浩。

「對了,三公子,是那小子讓劉子豪殺我的,他手上還有兩朵落焰花。」胖三忽然指向古晨,對劉永浩說道。

一旁一直沒說話的邊曉月低聲道:「胖三,如今劉子豪走了,他的那朵藍色的花就歸你了,我還是要我們紅色的。」

「又把我當空氣。」古晨心中不悅,手中暗暗用力,那朵紅色的花眼看就要被捏碎了。

「啊,不要。」邊曉月眼見古晨黑著臉,忙呼喊道。

「本來這朵紅色的我是要給你的,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古晨淡淡道,「既然你把我當空氣,那我就當你也不存在。」

「不,不是你想那樣的。」邊曉月努力想解釋,卻不知該怎麼解釋。

「等等。」劉永浩看向古晨,「你若是把兩朵落焰花分給胖三和這個女人,你逼劉子豪殺胖三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跟我計較?」古晨忽然笑了起來,「孩子,別怪我沒提醒你,你現在要是趕緊走,性命還可能保得住,若不然,恐怕你和在場這些人都得死在這裡。」

「你說什麼!」胖三見古晨對劉永浩如此不敬,怒喝一聲,但忌憚於古晨手中落焰花被毀,敢怒而不敢上前直接出手。

邊曉月卻聰明的很,沉思片刻道:「很有可能他說的是對的。」

胖三一聽,喝道:「怎麼?剛剛三公子還說給你分一朵落焰花,難道你想跟這個醜八怪一起對付我們?」

劉永浩雖然只有十二三歲,但這孩子天生就聰慧過人,聽完古晨和邊曉月的話,立即呵斥胖三:「胖三,那將落焰花看得很重的劉子豪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我們可能真得會有麻煩了。」

「三公子,他是怕你才趕緊離開的。」胖三道,「他敢跟三火族為敵嗎?」

邊曉月道:「不敢正面為敵難道就不敢暗裡使壞了?他若急急去找人前來,將我們一網打盡全部誅殺,又有誰知道三公子是被他所殺呢?胖三,你覺得有這種可能嗎?」

「他、他為什麼要冒著得罪三火族的危險殺三公子?僅僅就為了落焰花?」胖三道。

「能夠讓他下手殺三公子的,可不單單是眼前這落焰花的誘惑,真正的原因應該是他不想三火族將來強大到他們無力抗衡從而走你們的路,成為三火族的附屬勢力。」邊曉月分析著。


話已經說的如此明白,大家互相看了一眼,胖三道:「那我們還不快點走,還等什麼?」

「已經走不了了, 神廚狂后 ,正在不斷縮小包圍圈。」古晨道,「這劉子豪心機很深,害怕我們走掉一人暴露消息,這個可怕的人留不得。」

一旁樹下老者聽完古晨的話,真想扯著嗓子喊一聲:「小子,你比他可怕一千倍一萬倍,你更是留不得啊。」


「劉少主,他們一個不少都在這裡呢。」一個人對著走來的劉子豪說道。

「好,很好。」劉子豪手一揮,那些人從四面八方衝出來殺向在場的所有人。

胖三一看,剛剛大家的推斷是對的,忙看向古晨:「小子,你快拿落焰花要挾他放我們走。」

古晨一笑,將落焰花裝進黑暗之門:「現在我就是把倆落焰花都吃掉,他還是不會放我們走的。快去保護好你的三公子,其餘的交給我了。」

胖三一聽,這醜八怪人長得丑,口氣卻不小,劉子豪緊急找來附近的這些人,起碼有四五十人,其中先天境界不下於五人,你一個後天的小子,還開口就全包了。胖三笑道:「就憑你,要是你真的全包了,三公子要安全沒事的話。沒的說,那倆落焰花你全留下,而且我還叫你一聲爺爺。」

古晨聞聽,對身邊邊曉月和劉永浩道:「你們可得作證。」

邊曉月一見來了六個先天高手,心中一沉,料想今日難逃厄運。聽見古晨這麼說,又見古晨境界如此低微,半信半疑道:「你若真幫我們逃過此劫,我們邊牧族答應會為你做一件事,只要你提出來,我們就會照辦。」

劉永浩也道:「大哥哥,你要是幫我脫險,我就把這個送給你。」

說著話,劉永浩將一枚三火令牌拿出,道:「整個三火族一共只有三枚,就連我兩個哥哥都沒有呢。此令牌可號令所有附屬勢力,見令牌如見三火族聖祖劉向天,也就是我爹。」

「劉少主,想不到這小子居然還有一枚三火令牌,若是我們得到,就可以號令那些三火族的附屬勢力,到時可一舉成就大業。」劉子豪身邊一人眼中放光。

「恩,先把這些人一個不留,全部殺死。」劉子豪盯著劉永浩手中的三火令牌,臉上露出微笑。

… 劉子豪下了必殺的命令,那些人一個個不要命的衝上來,古晨大喝一聲:「現在不想死的馬上滾,想死的就留下。」

那些人誰會聽他喊叫,率先沖著他而去。

古晨木劍祭起,放出道道電光,原本晴朗的天氣突然爆出一聲驚雷。

「怎麼回事?好好的天氣哪裡來的雷聲?」眾人抬眼看天,就看見木劍上方雲層急劇聚集,透過雲層,不時有電光閃現,偶爾伴有雷鳴之聲。

「這、這是怎麼回事?」所有人都驚呆了。

「雷爆!」

古晨一聲大喝,天空突然一道立閃打下,將遠處一棵直徑三米的巨樹直接劈為兩半,巨大的樹轟隆隆倒在地上,壓倒了一大片小樹。

「這小子怎麼會雷電術?」邊曉月驚訝地問道,「連先天境界都不是,怎麼可能修鍊雷電術,我們先天境界的也只有藉助落焰花才可能不被爆體,他就算用了落焰花身體肯定也無法承受雷電之力啊。」

身邊胖三搖搖頭:「不知道,不過看來我一會真得叫他一聲爺爺了。」

劉永浩看向胖三:「不虧本,叫人家一聲爺爺,換你的性命,多劃算的事情,不過,一會我這個三火令牌看來真得給他了。」

邊曉月看向劉永浩:「得了,你也不虧,一個三火令牌救了你的命,可我還不知道這個奇怪的丑哥哥一會提什麼條件呢,要是他、他想我做他的,唉,不說了,都怪我剛才說的太快沒考慮到自身利益。」


胖三一見,哈哈大笑:「怎麼,你還嫌人家長的丑?我看人家還真不一定看得上你。」

「去你的。」邊曉月看著天空道道閃電劈向那些劉子豪帶來的人,心亂如麻想著。

天空幾十道水桶粗的閃電輪番劈下,劉子豪已經受傷,那六個先天境界的也死去四個,還有兩個重傷,其餘那些更是不堪一擊,隨便幾道閃電劈到就一命嗚呼了。

緊緊一刻鐘,劉子豪絕對優勢已經徹底不再。一些人帶著劉子豪就要跑,古晨深知已經結仇,再放過也是給自己將來留麻煩,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糾集閃電密集轟殺,片刻間劉子豪等人全部被閃電轟殺地血肉橫飛,沒一具完整的屍體。

古晨心中暗暗吃驚,這次轟殺這麼多人,竟然沒有真氣耗盡乏力的感覺,實在是太興奮了。

他隱隱感覺到已經進入後天武王巔峰最後時刻,並且有種隨時可能要突破的強烈感覺。

「他一個人殺了所有的劉子豪帶來的人。」胖三驚呼起來。

「好厲害,大哥哥,你太棒了。」劉永浩走向古晨,將手中的三火令牌交給古晨,笑著說道。

古晨也不推辭,伸手接過,就看見這個三火令牌整體有一片楓葉那麼大,形狀也差不多,好像一團火,上邊有三朵火焰烙在其中。古晨咧嘴笑起來:「小小年紀,資質不錯,人品也不錯,將來必有大成。不過,這個對你們三火族有用,對我有什麼好處呢?」

「當然了,整個三火族只有三枚,這個可以號令所有三火族的族人和附屬勢力,見這個令牌就好像見到我爹。」劉永浩解釋著,好像生怕古晨認為他給的這個價值不大,不理解他的知恩圖報。

「小子,想不到你有如此通天之能,我答應過你,可以為你做一件事,你說吧。」邊曉月也走過來,明眸中閃爍著光彩,好像擔心什麼,又好像期待著什麼。

「小子,這紅衣美人可是邊牧族的公主,你要是讓她嫁給你,將來整個邊牧族可都是你的了。」胖三跟過來,大聲說道。

「滾一邊去。」邊曉月冷聲喝道,同時低頭等著古晨的話。

「這麼說來,倒是很不錯的一筆生意。」古晨微微一笑。

邊曉月剛觀看古晨以一抵擋那麼多人,芳心已然被古晨撥動的痒痒的。包括六名先天高手,還有最難對付的劉子豪,都被他輕鬆用雷電轟殺。要知道他還僅僅只是後天境界啊,若將來真踏入先天境界,還不知道會有多恐怖的力量呢。

但是,剛剛聽古晨說讓她嫁給他,是很不錯的一筆生意,生意?這兩個字將她激怒。這醜八怪居然把婚姻大事當成一幢買賣,這讓她無法接受。

「本公主從不做生意。」邊曉月冷冷道。

「這麼說你說話不算話了?」古晨故意笑著說道。

「我——」邊曉月芳心蕩漾,不知道古晨那句是真那句是假了。

「放心吧,我不會為難你的。至於你答應為我做一件事我還沒想好,等我想好我再告訴你。」古晨道。

「你——」邊曉月說不出心中是失落,還是什麼。只是有話想說,卻又不知道從何提起,支支吾吾,無法言語。

劉永浩一擺手:「好了,丑哥哥,別逗她了,跟我回我的住處我好好招待你一番。」

「你的住處?在哪裡?」古晨聽他說的意思,劉永浩應該住在這裡。

「這個,保密,你跟我走就是了。」劉永浩說完看向胖三,「胖三,你回去吧,沒事了。」


胖三聞聽,點頭,帶人就要離去,忽然好像想起什麼,扭頭看向古晨。

古晨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朵藍色的落焰花:「我就知道你還惦記這個,送你了。」

胖三剛要拿,劉永浩突然故意咳嗽幾聲。

「請恩公幫我轉送給三公子。」胖三很識趣說道。

劉永浩一聽,伸手制止:「這個可以送給你,但好像你忘記了一件事。」

古晨一聽,好像突然想起來,將手中藍色落焰花一收:「胖三乖孫,叫聲爺爺有糖吃。」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