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門指法果然犀利。催發快,洞穿力強,帶有灼蝕效果,不愧是可以凝結神通符籙的武技。」

蒼夜暗嘆一聲,臉上露出滿意的神情,爾後他縱身一躍。向後飛退十數丈,在錯開兩隻抓向他頸脖的利爪后,刀尖一轉,自腋下貼著皮膚刺出,瞬間插入一頭摩羅怪的左膝蓋內。直沒刀柄。

緊接著,蒼夜手腕一扭,橫切一記便抽刀長身而起,腳尖點地,火鱗刀如同活物,在半空中劃過幾道致命的弧度,爾後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切斬而過,竟是剛好切在這頭因為膝蓋被切斷而站立不穩摔倒的摩羅怪的頸脖處。

剎那間,一顆堪比石磨般的猙獰頭顱高飛數尺,大蓬紫色的粘稠血液如同泉噴,四下飛濺,腐蝕四周的岩壁,地面。

一時間,在這不大的空地上,一個相對瘦小的身影在一群窮凶極惡的魔怪中騰挪輾轉,進退翻飛,那火色的長刀帶著危險的氣息時不時的綻放璀璨芒光,卻輕描淡寫的收割著一頭頭摩羅怪的生命。

這些摩羅怪都堪稱是一台台戰鬥機器,擁有近乎完美的戰鬥技巧,悍不畏死,奮不顧身,可惜相對蒼夜卻略顯笨拙,被他利用速度優勢,各個擊破,僅僅是一炷香的功夫,喪命在其刀下的中隊長級摩羅怪就已有兩個批次,達二十餘頭。

隨著時間的推移,蒼夜的動作越發的簡單幹練,出刀收刀,出指收指的節奏更加的玄妙莫測,往往他僅僅一出刀,赤芒暴漲,光華璀璨,便有一頭摩羅怪或屍首分離,或無火自燃,倒地斃命。

往往他隨手一指,看似落在空出,但往往在下一刻,會有一頭摩羅怪將自己的要害部位,以種種不可思議的因由送到他的指下,被迸射而出的灼熱赤芒洞穿,灼蝕,爾後「蓬」的一聲,被那熊熊烈焰迅速攀升蔓延,燒為灰燼。

就在這空曠的地底山谷中,這些堪比五代寶血古獸戰力的中隊長級摩羅怪在蒼夜面前,便如豬狗般,被輕而易舉的抹殺,沒有給他造成半點的傷害。

「果然,這就是高級功法和武技的實戰效果,不是那些低階武技功法所能比擬的。」

蒼夜一心二用,一邊應對著這些摩羅怪,一邊在心裡分析對比,此刻他雖然接連斬殺了二十餘頭中隊長級摩羅怪,但卻沒有絲毫的疲勞,血氣充盈,武技施展得越發精熟,越能把握其中的精妙關鍵,招式銜接滴水不漏,堪稱行雲流水,水銀瀉地,勢不可擋。

與以往他依仗一身恐怖神力與浩瀚血氣蠻幹不同,蒼夜他這一次將自己的損耗降到了最低,往日在面對二十多頭中隊長級別摩羅怪圍殺,即便能最終將這些怪物統統滅殺,當他本身的消耗也會頗大,需要休息恢復。

然,此刻的他卻是依然精神抖擻,鬥志昂揚,可以繼續奮戰。

反掌一拍,大力金剛掌使出,將一頭摩羅怪拍成肉醬后,蒼夜將心頭一動,將目光放到了那頭退居在眾多摩羅怪之間的大隊長級魔怪身上。

「要不要冒險試試?如今從火蜈公子身上得到的神火九煅金身訣已修鍊到目前階段的極限,沒有後續功法,要想加強體魄,要麼獲得其他門派的鍛體功法,要麼提升神象伏魔功。」

「而要想提升神象伏魔功,卻是需要外力來捶打身體,這些摩羅怪倒是現成的苦力,比五戒他們九個戰戰兢兢不敢使勁要好得多,或可助我一臂之力。」(小說《九荒》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九荒》更多支持!

中型魔巢前的空地,蒼夜收起火鱗刀,停止運轉體內的三陽神火功,筋肉聳動間,紅金色的芒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層淡金色,如刷了一層金漆,個頭也是猛地往上躥高三尺,體型擴大了一圈。

神象伏魔功,第五重

落地后,蒼夜也不進攻,沖著四周那些不知為何停了下來的摩羅怪勾了勾手指,爾後對那頭大隊長級別的摩羅怪輕蔑喊道:「來,給大爺捶捶背,蒼大爺我保證不還手。」

大隊長級別的摩羅怪已具有不弱於人類的智慧,雖不明蒼夜話中的意思,但也感受到了他眼中的輕蔑,龐大的身軀震顫不已,從粗大的鼻孔中噴出一團團白氣,顯然憤怒到了極點,恨不得將眼前這個渺小如螻蟻般的小東西踩成碎渣。

但先前蒼夜所展露出的恐怖戰力,讓其不敢輕舉妄動,尤其是此刻蒼夜身上散發出的那股令它們感到驚惶,難受,迷惑的一股氣息,更是令這頭大隊長級摩羅怪感到戒懼。

「怎麼,怕了?」蒼夜原地擺了一番姿勢,見這些摩羅怪竟是一個個都縮在原地,不敢上前,皺了皺眉頭,決定繼續挑釁,「那啥,你要是怕了,就趕緊縮回娘胎吧,外面世界太危險,不適合你。」

「喲呵,居然還沉得住氣,看來還要繼續刺激刺激你才行。」

「那個,大塊頭,你倒地打還是不打。給個回復行不?你要是想打,那就上來,蒼大爺我今兒吃點虧,打不還手。你要是不想打,那我就費點勁,過去打你。總之,給你兩個選擇,快點吧,過了一炷香時間,我就當你默認第二條了。」

「吼吼~」

「嗯?吼兩聲是啥意思,你是想打呢,還是不想打?」

就在蒼夜在糾結這頭大隊長級摩羅怪叫聲的意思是,四周那些原本靜立不動的中隊長級摩羅怪動了,以比之前更加狂暴的姿態。向蒼夜發起了恐怖的進攻,爪子,牙齒,尖尾,錘尾,棒尾等等,凡是可以用來進攻的部位,都一股腦的向著蒼夜打了過來。

以蒼夜此時的體型。不足他們五分之一,體重更是輕得多。被這一撥狂擊轟中后,整個人竟是吭都沒吭一聲,就似釘子般,被砸入地面,只留頭頂一撮頭髮在外,分外可憐。

半晌。地面搖晃起來,蒼夜似從地里長出來般,拍去臉上的粉塵,眼中滿是興奮之色:「再來,再給點力!」

先前這一輪。他看似被打得凄慘無比,實則沒有受到頂點傷害,更重要的是,他感覺到神象伏魔功瓶頸的鬆動,隨著這一輪猛擊,他的皮膜,筋肉,骨骼,血髓在外力的壓迫下都開始加速強化,讓他渾身每一處都泛起難耐的瘙癢,讓他幾乎開口喊叫。

「吼吼吼~」那頭大隊長級摩羅怪的叫聲再度響起,那十數頭中隊長級摩羅怪聞聲也是紛紛發出咆哮,再度圍攻上前,對蒼夜爪抓尾抽,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可偏偏蒼夜卻像是顆蒸不爛,煮不熟,錘不癟,炒不爆的銅豌豆,任由這些摩羅怪對他進行一波又一波令人驚恐的進攻捶打,卻依然像是沒事一般,除了一頭撲撲塵灰,竟是半點沒有受到傷害。

甚至臉上還掛著欲求不滿的神情,嘴裡時不時的發出諸如「再加把勁」「再大力點」「你們沒吃飯嗎」「這是再給我撓癢嗎」之類的話語,而且聲音極大,將神態輕蔑,便是不懂人言,這些摩羅怪都可輕易感知蒼夜語氣中的輕蔑,引得這些原本脾性就狂暴的魔怪更加暴怒,紛紛使出吃奶的勁對他進行擊打。

魔巢洞口的礦道內,趙萌萌與五戒等護法面面相覷,雖然隔著老遠,但蒼夜那囂張無比的聲音依然清晰的傳了過來,在他們耳邊不停回蕩。

「小師姑,師叔他沒事吧,我們要不要去看一下?」陳玉祥打了個哆嗦, 茅山終極僵尸王

「沒事,這說明夜狼哥哥他現在很好。」原本焦躁不安的趙萌萌在聽見蒼夜的慘叫傳出后,反而鬆了口氣,擺了擺手,渾不在意,道,「他在練挨打功呢。」

「挨打功?」陳玉祥傻愣了眼,這世上還有這種功法,也太奇葩了吧,這種功法練了有什麼用?

「誰讓五戒他們一個個不給力,讓夜狼哥哥很不滿意呢,哎!」趙萌萌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爾後拍了拍陳玉祥的肩膀,道,「你留心了,如果夜狼哥哥他突然不叫了,那咱們就要小心咯。」

「是,小師姑,我會注意的。」陳玉祥點了點頭,皺著眉朝洞口方向張望了一下,卻只能看到黑黢黢一片。

地底山谷內,中型魔巢前。


蒼夜再度從地下躥起,精神抖擻的朝四周那些摩羅怪勾了勾手指,示意它們繼續:「來,再來,再加把勁,就快要好了。」

只是,這一次,那些中隊長級的摩羅怪卻一個個呆在原地,無論蒼夜怎麼挑釁招惹,都不肯上前動手,它們實在是被蒼夜所表現出的彪悍嚇壞了。

他們十幾頭戰力達到五代寶血古獸級的中隊長級摩羅怪耗盡了全力,拚命轟砸擊打,沒有絲毫留力,屢次將這個頭不及他們五分之一的渺小人類打入地里,可沒等它們喘口氣,他又會若無其事的竄出來,無論先前挨了多少的重擊,當他爬起時,身上卻沒有任何傷勢,且會張開他那張劇毒的嘴巴狂噴各種它們聽不懂,卻能大概理解的垃圾話,直把這些性格暴躁的魔怪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可在接二連三的出擊卻毫無收穫后,哪怕是這些精力十足的摩羅怪也累得夠嗆。

「喲呵,看來你們不想幹活了?既然如此,那麼,蒼大爺我就送你們歸西吧。」

蒼夜扭了扭脖子,渾身筋肉暴突,體內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爾後怪叫一聲如同一頭巨象,直線沖向一頭摩羅怪,高舉的拳頭如同流星般轟了出去。(小說《九荒》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砰~」

身高臂長的摩羅怪搶先一拳將蒼夜砸入地面,但隨即,地面開裂,一道人影從裡面躍出,躥高至這頭摩羅怪的胸口部位,舉起缽大的拳頭朝著這個遍布骨刺的部位就是一拳砸下。

「咚~」

悶響聲中, 牟明 ,人在半空,腳尖在這頭摩羅怪的腰間一蹬,出拳如錘,一記上沖,正中摩羅怪的下巴,狂暴的力量登時將其的頸脖撕開,頭顱立時打飛出去。

那傾灑而出的紫色毒血落在蒼夜身上,卻被他體表的一層淡金色芒光阻擋,便見一片漆黑中,一道顯眼的淡金色人影如有神助般,或騰起,或下落,或左轉,或右撞,每一次動作后,地面都會震動一番,都會有一頭龐大的生靈倒地不起。

即便被屢次擊中,但蒼夜都會很快爬起,繼續戰鬥,前胸後背,手腳被砸了個遍,卻沒有讓他受到丁點的傷害,再次將一頭摩羅怪的頭顱打入其胸膛里后,蒼夜身周已是空了一片,之前與他廝殺正酣的二十餘頭中隊長級別的摩羅怪再次撲街倒地。

「還行,瓶頸又鬆動了幾分,不過還不夠,還要再瘋狂些,再猛烈些,你們這些魔怪,不是嗜血狂暴,殺戮無情的么,怎麼在蒼大爺面前像是這麼軟?」

蒼夜輕輕的一握拳,空氣登時被捏爆,發出「噗噗~」的聲響,體表的淡金色芒光較先前明亮了些許,無論皮膜。肌肉,大筋,骨骼,血髓都在加速變化,一種更加強大,更加恐怖的氣息從他身體內部散發出來。

「吼吼~」

那頭藏身在眾多中隊長。小隊長級摩羅怪裡面的大隊長級魔怪也察覺到了蒼夜的變化,只有與普通人類相似智商的它清楚蒼夜的危險后,覺得不能放縱這個敵人繼續強大,於是急吼吼的命令一眾手下向蒼夜發起決死進攻。

可惜,它不知道,這正中了蒼夜的下懷。

「哇哦,來得好!」蒼夜怪叫一聲,神情說不出的亢奮,只是沒等他把下一句話說完。就被近百頭摩羅怪包圍,爾後就是一頓狂風驟雨般的猛擊。

吸取了它們同伴的教訓,這一百多投摩羅怪分成三批,一批打,一批準備,一批休息,循環交替,將蒼夜幾乎固定在一個點上。歇斯底里的暴打。

「爽!太爽了!哈哈,你們這些蠢貨居然聰明了一回。簡直是讓我爽死了,哈哈哈……」

這一刻,蒼夜彷彿變得不似他自己,與心房內那頭化作火蛟的孽龍交相呼應,一縷縷玄黑色的罪孽惡欲之氣纏繞滲入蒼夜的身體最深處,緩緩的改造他的身體……乃至靈魂。

礦道內。陳玉祥軟軟的靠在岩壁上,瞪著一雙無神的眼睛看著趙萌萌,道:「小師姑,你確定師叔他真的沒事?這聲音真……是可怕……」

言罷,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怨不得他膽子小,實在是蒼夜此刻發出的鬼哭狼嚎實在是太恐怖了,簡直是讓人背脊發涼,毛骨悚然。

「這個……可能是夜狼哥哥修鍊挨打神功時出了什麼簍子把,不過,以他的實力,應該很快就沒事的。」趙萌萌勉強的笑了笑,她心中同樣火急火急,但一想起自己要在陳玉祥面前保持長輩的風範,要沉得住氣,所以還是勉強的保持原樣,只是小手卻是將自己的衣裙扭了又扭,眼角不由自主的向洞口方向瞟去,雖然她根本就看不到什麼。

陳玉祥縮了縮脖子,道:「可是,真的沒事嗎?小師叔他這樣慘笑已經有小半個時辰了……」

「這才證明他沒事呀,你能一直慘叫半個時辰嗎?所以說,你還是太幼稚了,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沒想明白,玉祥師侄,你可明白?」

趙萌萌陡然站起,叉著腰,仰著頭看著陳玉祥一字一頓的說道,她實則上卻是說給自己聽,比較起陳玉祥,她對蒼夜的關心更加真摯。

「是,小師姑,師侄我明白了。」陳玉祥低眉順眼的點了點頭,見五戒等人都是一副默不作聲的樣子,臉上沒有半點緊張,他也便逐漸的放下心來,只是心中有有些好奇,那一位究竟是在練什麼功法,居然把自己弄得那麼慘?

此刻地底山谷,中型魔巢前,蒼夜依然被打得鬼哭狼嚎,但他此刻也不是只挨打不還手,在將力量壓縮到正常水平的百分之一后,他和這些摩羅怪展開了生死搏殺,藉以磨礪自己的拳腳。

「咚咚咚~」

十幾次猛烈的撞擊卻沒有將蒼夜撞動分毫,他雙腳仿似生了根般站在遠原處,雙手一抓一扭,便擒住了一條想要縮回的長尾,尾巴上尖銳的骨刺在他手中卻像是紙糊的那般,被他手掌一抹,便化作了骨粉,接著五指一抓,便破開了堅硬的鱗甲和堅韌的筋肉,抓住了深藏其中的尾骨。

這個時候,又是一連串的暴擊轟在蒼夜的頸后,前胸,腰背,小腹等處,卻都無功而返,那頭被他抓住尾骨的摩羅怪更是慘叫連連,使勁掙脫,卻始終逃不脫蒼夜的掌心,最後無奈之下使用斷尾**,用力一掙,將那截尾骨掙斷,意欲藉此逃生。



「哪裡逃!」

只是,下一刻,隨著蒼夜一聲暴吼,便見他出手如電,在那頭摩羅怪將尾骨掙斷的瞬間,那相對魔怪矮小得多的身軀奮力一撞,將擋在他身前的兩頭魔怪硬生生的撞開,爾後雙掌向下一抄,便抓住了那頭魔怪的的腳踝,雙手用力一抓一扭,腰腹用力一抬。

他竟是硬生生的將這頭中隊長級的摩羅怪硬舉到半空,爾後在其不斷掙扎中狠狠的摔在地上!

「砰~」

「嘭嘭嘭~」


在一聲巨大的撞擊聲后,先前那持續連綿,音量要小得多的擊打聲繼續傳來,便見那些摩羅怪發了瘋似的,陡然加快了對蒼夜攻擊的密度。

一時間,魔氣翻湧,無數道鞭尾抽擊聲響起,無數道爪尖寒光亮起,紛紛如狂風驟雨般撲向了蒼夜。(未完待續。。) 「小崽子們,沒吃飯嗎,就這麼點勁?」

蒼夜處在狂風驟雨的襲擊正中央,在一瞬間,至少被攻擊了十數次,但他只是用雙臂護住臉龐,眼中的戾氣越積越盛,周身的皮膜,筋肉,骨骼,血髓在這接連不斷,密集沉重的擊打下,有了極大的強化。

可每當這種強化要突破一道關口的時候,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攔住,即便這種阻力搖搖欲墜,卻也始終存在,連續數次,讓蒼夜極為憤怒,忍不住沖著那些摩羅怪怒吼咆哮。

「還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該死的!」

受到孽龍血脈的影響,蒼夜的體內逐漸的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抹比魔氣更加恐怖邪惡的氣息在他體內蔓延,雙眼逐漸的變成了純黑色,沒有一絲光亮,仿似兩個吞噬一切的黑洞,透著令人驚心動魄的邪魅。

與此同時,他的體型開始膨脹,仿似吹氣的皮球般,眨眼間就脹大了兩三圈,個頭達到了兩三丈,一層細密堅韌的鱗片從蒼夜的皮膜下逐漸長出,覆蓋在蒼夜的體表。

就在這時,一抹慧光在蒼夜的識海內亮起,原本漆黑烏光的雙眼中亮起一枚枚紋篆,不斷盤旋,不斷的組合,最後形成一道堂皇正大的印璽從識海內飛出,向著心房內正興風作浪,引吭高歌的血脈之靈狠狠的鎮壓下去!

「嗷嗷嗷嗚嗚嗚~~」

正在心房血湖中興風作浪的那頭火蛟陡然一震,感覺到一陣不妙,咆哮著想要飛躥,卻被那從天而降的印璽毫無反手之力的鎮壓住,一枚枚紋篆組合化作一道複雜難懂的符籙,猛地往這火蛟頭頂一貼。

登時。彌散在蒼夜體內深處的一縷縷玄黑色符籙便像是時間倒流般,被一縷縷吸收回來,全部縮回孽龍體內,使得蒼夜原本兩三丈高的身軀逐漸的縮水,體表的那層鱗片也都紛紛隱藏起來,回歸原來模樣。

「……嗯。不對,這不對!」

蒼夜從恍惚中回過神來,摸了摸自己的手掌,柔軟堅韌中沒有鱗片的光滑,讓他鬆了口氣,隨即心頭就湧起一片擔憂。

「莫非是我的血脈出現了什麼異變?」

「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得先把這些魔怪搞定再說。」

出現了先前的異狀,蒼夜再沒有斯條慢理。按部就班的心思,心念一動,渾身血氣徹底爆發,所有戰力統統全開,一蓬蓬赤金色的流焰海澎湃洶湧,精氣狂飆間,那許久不見的鐵血大旗再次樹立在蒼夜的頭頂,渾身上下似是沐浴在一團赤金色的火焰里。一股令這些摩羅怪恐懼的氣息泄露出來,使得整個中型魔巢都在震顫。

「渣滓們。蒼大爺我沒時間和你們遊戲了,你們一起上吧!」

蒼夜冷哼一聲,左掌一翻,大力金剛掌全力揮出,便見半空中陡然出現一隻巨大的金色手掌,無有往常的金霞芒光烘托。出現后,便如山嶽般轟然砸下,將三頭躲避不及的摩羅怪砸成粉碎。

與此同時,火鱗刀再次出現在蒼夜的右手中,人隨刀走。赤金色刀芒綻放如蓮,揮舞間,赤霞翻飛,火焰四濺,席天卷地,如狂風,似驟雨,根本就不給那些摩羅怪任何思考抵擋的機會,便如秋風掃落葉般,將所有抵擋在他前進方向上的摩羅怪斬殺。

刀口平滑,如熱刀切黃油般,輕描淡寫,那些最弱實力都達到普通古獸級的摩羅怪便如稻草般被劈倒,爾後火光亮起,這些被斬中的魔怪就無火自燃起來,在哇哇亂叫中,化為灰燼,只留下一顆顆摩羅珠,向天地證明他們存在過。

全面爆發的蒼夜終於將他最為恐怖的一面顯露出來,在堪稱殺戮機器的摩羅怪群中間肆意縱橫,無論是普通古獸級的摩羅怪,六代純血古獸級的小隊長摩羅怪,五代寶血古獸級的中隊長摩羅怪,在徹底爆發的蒼夜面前,都非他一合之敵。

尤其是在他交替施展佛武與神火宮的功法招式之後,將以前不耐久戰的短板補上,龐大的血氣和恐怖的體魄得到了協調聯動,再不如之前運用佛武時,要麼爆發血氣,要麼依靠體魄,兩者不能同時爆發的尷尬情形。

血氣與體魄聯動,爆發的戰力較蒼夜之前有了十數倍的提升,此刻的他化身為恐怖的生命收割機,這一路殺來,任何擋在他身前的摩羅怪都統統被一招斃殺,要麼一指,要麼一拳,要麼一刀,而且被他擊中的摩羅怪會在數息內無火自燃,連屍體都沒有留下,他所過之處,只有一顆顆晶瑩剔透,恍如黑玉珠的摩羅珠,鋪滿了地面。

「吼吼吼~」

原本藏在一堆小隊長,中隊長級別摩羅怪群中的大隊長級摩羅怪也被眼前這瘋狂爆發的渺小人類嚇了一跳,急吼吼的發出咆哮聲,指揮手下進行包夾,圍攻,但無一例外,所有的包夾和圍攻在徹底爆發的蒼夜面前都成了渣。

到了最後,蒼夜嫌火鱗刀不夠爽利,索性將這把靈器級的寶刀收起,以自己的拳腳出擊,血氣勃發之下,光是出拳的拳壓便可打出數十丈,在這個範圍之內的摩羅怪,即便沒有被蒼夜碰觸到,也抵擋不住從蒼夜拳頭逼出的風壓,被轟出一個個大窟窿,大蓬大蓬的紫色粘稠血液狂飆而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