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我在大武師的時候必須換一部比《戰神譜》更強大的功法?呃,天行大陸上有比《戰神譜》更強的功法嗎?」蘇木獃獃地問道。

這似乎比拿到《戰神譜》第二篇章還要難,我現在一個無根之萍上哪裡找去?

「能有比《戰神譜》更強的自然是好,同個級別的也無所謂,戰神宮並不要求你拿到多逆天的功法,只是要你能以不同的修鍊方式產生不同性質的戰神真力,戰神宮就會自動融合所有真力,自行創出更強的真力,當然,至少是要與《戰神譜》同個級別的!」

蘇木有些明白了,就比如說,武師的時候修鍊《戰神譜》,在大武師的時候又修鍊別的什麼功法,然後,戰神宮就會吸收兩種功法的優點,形成更強大的戰神真力。

就是戰神宮自行融合各部功法的優點,創出更強大且屬於蘇木的功法。

如果單修一部功法的話,那麼到了後面就會玩完。

「對了,每個大等級都需要一部與《戰神譜》同等級的功法,這個,我上哪找去?」

想到這裡,蘇木的表情確實變的難看。

靠,似乎還是比拿到《戰神譜》第二篇章還難。如果我的神門潛力屬於逆天的,那還容易的多,找個門派拜師就是,但他所謂的潛力封頂只是武帥,這誰要他啊?

「嘿,你戰神背包不就有一部?」戰二嘿嘿地道。

「戰神背包里?」

蘇木眨了眨眼,什麼時候自己擁有與《戰神譜》同等級的功法?下意識地打開了戰神背包看了起來,瞬間,他的目光就落在一張泛黃的紙張上面:「你是說《蠻荒神訣》?」

「不錯,就是這部功法。不比《戰神譜》弱了。而且還正好是第三重,非常合適,本來我還想著讓你修鍊《戰神譜》到武帥巔峰,然後再想辦法轉修的。雖然你會弱一些。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卻不想掉下來這麼一部功法。」戰二嘿嘿地說道。


蘇木也是一喜,這應該是從地獄升上天堂的感覺,但很快又苦笑了下。一個大等級就得換一部功法,都不知道等《蠻荒神訣》第三重修完之後要上哪找同等級的功法。

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像孔野也說過,只有第三重的《蠻荒神訣》也就幾百金幣,到時候說不定可以用錢買到「武帥級」的逆天功法,不過錢啊錢,剛剛才被坑去了100金幣,而現在《蠻荒神訣》是不可能拿出去賣了,好窮的感覺。

「好了,現在擊敗我吧,然後我也可以給你特殊的獎勵,把外面那個自以為是高富帥的傢伙揍的他媽的都不認識都沒有問題。」戰二話音一轉道。

蘇木微微一愣,搖頭笑道:「又不能殺,似乎太浪費了啊,我還是先破了20宮再說。」

因為知道《戰神譜》不是必須的東西,蘇木的心情一下子輕鬆了下來,隨後,他便與戰二開戰,已經徹底將光暗兩種戰鬥方式融合的蘇木不再是被戰二虐的滿地找牙,甚至一開始就佔盡上風,不過,要將戰二的血量打光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半個小時后,蘇木才總算是將20宮打通。

半個小時后,蘇木也終於結束了入定,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哦?終於醒了嗎?怎樣蘇師弟,你找到戰神異象了嗎?」

看到蘇木轉醒過來,在外面等的有些不耐煩的袁豐終於笑著問道,他繼續期待著蘇木地失望至極的表情,失望加絕望,希望能讓他滿意,不然半個小時真白等了。

其他人也大多是期待的表情,特別是韋正淵和肖鳴。

雖然知道幾率很低,可還是希望蘇木可以找到戰神異象,只要能找到,那麼袁師伯再怎麼霸道也無法阻止他,雖然他是熊暴的師兄,可是戰門,是熊暴說了算的。

「戰神異象,我找那個東西幹嘛?我不過是剛剛有所突破,然後鞏固下而已。」蘇木茫然地抬起頭來,眨巴眨巴了眼睛道:「你們不會是一直在這裡等我吧?難道是怕我這個外門弟子修鍊的時候受到傷害,太感動了,特別是袁前輩,竟然也幫我護法……」

寒風吹過,在場的人想過蘇木的反應,絕望,痛苦,鬱悶,不甘心甚至還有可能是找到戰神異象后的興奮,但就是沒有想過會有這種耍人的表情。

是的,在場的人都有種被耍的感覺。

當然,韋正淵和肖鳴這感覺很弱,轉眼消失,只剩下嘆息,恐怕蘇木是在逞強吧?

袁師伯愣了愣,旋即身上的殺機隱隱爆發,袁豐也是如此,但很快就笑了出來,「哈哈哈,蘇師弟可真會逞強,找不到就找不到,又何必呢?隨便再找個功法修鍊到武帥巔峰,你只能達到武帥巔峰,但也不算很弱,至少可以混個小將軍什麼的。」

蘇木聳了聳肩,懶的理他,直接走到了韋正淵和肖鳴的身前道:「多謝韋師兄指點,《戰神譜》第二篇章我不再需要,肖兄,有緣再見……」

「蘇師弟,不要放棄,雖然沒有戰神異象,但是今天的事情我會向熊暴師妹說明,我想熊暴師叔或許有辦法解決戰神異象的問題。」韋正淵深吸了口氣道。

蘇木之前的表現太強悍了,韋正淵也是有惜才之心的。

但是這話瞬間讓「大小袁」皺了皺眉,這個韋正淵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竟然當著他們的面說要向熊暴求情,不知死活,想想,他們還是不敢隨便對韋正淵動手,韋正淵現在確實有一定的能量,但這個人已經直接被他們劃了出去,只要他們當權,不可能再用。

至於求情,哼,袁豐是不可能讓韋正淵還有求情的機會的。

「不用了韋師兄。我真不再需要《戰神譜》。嗯,韋師兄,肖兄,告辭了。」蘇木感激地對韋正淵道。雖然只是相處了這麼會兒。但是韋正淵確實值得相交。如果讓高高在上的人知道蘇木的想法不知道是什麼表情,你還當自己是個人物了,還值得相交?

失去了熊暴記名弟子的身份。蘇木就變的什麼都不是!

「唉……」

韋正淵輕輕地嘆了口氣,這是蘇木的傲氣啊,雖然欣賞,但現在不是驕傲的時候,年輕人要懂得隱忍,想了想,韋正淵又道:「既然你放棄了《戰神譜》,那麼就不再是熊暴師叔的記名弟子,只是一個外門弟子而已,這樣吧,你從今天起就是戰門的正式弟子。」

讓蘇木成為正式弟子之後,韋正淵再想辦法為他求情。

「這……」

「韋師兄,正式弟子,一個潛力只有武帥的正式弟子?這不合戰門的規矩。」

「我剛剛說了,我有權力任命……」

「韋師侄,那個人也就罷了,畢竟他的神門潛力還不錯,但是, 誤惹霸道校草,我的貼身萌小乖 ?」袁師伯冷冷地說道,剛剛被蘇木擺了一道,讓他好生鬱悶,雖然是逞強,但是傳出去也不好,天知道會傳成什麼樣子啊?

「韋師兄,別為難了,當個外門弟子,接接任務什麼的也挺好的,有機會幫我轉告熊暴前輩和郭旭師兄,他們的人情總有一天我會還的,告辭。」

說完,蘇木便直接轉身。

確實有些急著要回去,他還想要看看第20宮後面的寶箱有什麼好東西呢,更重要的是他想要立刻修鍊《蠻荒神訣》,提升實力才是硬道理……

當然,在韋正淵和肖鳴的眼裡,蘇木此時的背影充滿了蕭條,心死了的感覺。

「站住!」

就在蘇木走出幾步的時候,袁豐突然低喝了一聲,聲音帶著冷笑,蘇木微微回頭,而後就見袁豐緩步走了上來,冷冷地道:「我有說你可以離開嗎?」

「好狗不擋道!」蘇木冷冷地道。

「嘿,我今天心情特別好,不跟你一般見識,嘴上的便宜只有沒有實力的人才會用。」

袁豐對蘇木的話不以為意,跟一個註定要完蛋的人噴口水沒有意義,他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難道螞蟻咬了你一口,你要咬回去不成?

袁豐繼而冷笑道:「蘇師弟,你現在只是外門弟子了是吧?」

「韋師兄,好像有一隻狗叫我師弟,你聽到嗎?」蘇木表情淡淡,而後就又看向了韋正淵,也不管韋正淵的表情又道:「對了,剛剛好像是有一隻狗叫喚什麼不配做他師弟的,然後現在又來叫喚什麼師弟,你們說,狗不是忠誠的嗎,怎麼這隻狗叫起來前後矛盾。」

「蘇師弟……」韋正淵不斷地要阻止,可是蘇木卻沒有半點餘地,話音不斷。

前面袁豐確實說什麼不把外門弟子當成戰門弟子,現在又叫他師弟,其實不過是因為袁豐心情好,做出了高高在上自以為伸士的習慣舉動而已,天知道蘇木膽大包天地反擊。

袁豐本來確實無所謂,可是蘇木說的太難聽了。

另一邊,袁師伯皺了皺眉,卻懶的理會一個死人,而謝憐霜也眉頭微卷,旋即搖頭。

這個蘇木已經廢了,自暴自棄,甚至是破罐子破摔,她本來很欣賞蘇木的,甚至想著回到戰門給他向熊暴求求情,可沒必要了,像這樣自暴自棄的人不可能成為她的對手。

也不配讓她欣賞!

「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小小的外門弟子也敢侮辱我,本來還想給你一條生路,現在你可以去死了。」袁豐冷冷地道,真力爆發,浩瀚無比。

「袁師弟……」

韋正淵怎麼可能讓蘇木死在這裡,可是他剛想阻止說和。

但是袁師伯卻已經擋在他面前,冷冷地道:「韋師侄,雖然你也算是小輩,但已經不算是年輕人,小孩子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自行處理吧。」

自行處理,那你這個老不死的還跑來這裡干鳥?

「袁師伯……」

「再說,即便這外門弟子不死,也必須控制起來,《戰神譜》第一篇章絕不能外傳,如果放他離開,將《戰神譜》傳的滿大街都是,誰來負責?」袁師伯冷冷地道。

「這不可能,《戰神譜》不是說想傳就可以傳出去的,這是印在腦子裡的東西,就像蘇木雖然服下了魔憶丹而失去半年的記憶,但是他的《戰神譜》依舊存在,而他即便能以口相傳也有很多破綻。」韋正淵飛快地道,確實,以《戰神譜》這樣的頂級功法,如果隨便就可以傳出去那豈不是滿大街都是,像歐陽正海傳他的時候也是印入他意識里的。

也是很多大門派使用的方法,特別是對入門的修鍊功法,大門派是最最嚴密的,後面反而不那麼嚴密,因為轉修同等級的功法是大忌,即便是轉修,也要從入門開始……蘇木如果想要傳出去就必須印在別人的意識里,會受到精神反噬的,甚至於根本沒有印入別人意識中的方法,雖然他知道修鍊的口訣,但是,有些東西需要刻在意識里才能夠理解。

蘇木之所以在「失憶」后還敢繼續修鍊而不怕被人懷疑,就是因為功法是印入意識,即便是魔憶丹也無法消除的……

「就算他可以完整傳出去,也會第一時間被熊師叔知道。」韋正淵繼續辯解道。

「即便如此也會有風險,天行大陸上奇人無數,再說,他也知道了很多秘密,甚至有可能用熊暴師弟的身份在外胡作非為,絕不能讓他走。」袁師伯冷道,這說法實在牽強,特別是作為戰門的前輩根本就沒有必要這麼小家子氣,很明顯,他是刻意針對蘇木的。

韋正淵的心變的無比冰冷,想不出為啥袁師伯非要至蘇木於死地。


「我很好奇,為什麼非殺我不可?」


蘇木不記得得罪袁家啊,連越也不可能驅動的了戰門的袁師伯,至於父親那裡就更不可能,極少有人知道他的父親就是蘇黎,再說,蘇黎這個怕死的傢伙也沒多少人知道。(未完待續。。) 唔,在賣藝界和騙子界可能比較出名,沒準之前那個老頭就認識。


「殺一個外門弟子,需要理由嗎?」袁豐冷冷地道。

「袁豐,你過分了。」謝憐霜這時候也站出來說話。

「好,看在謝師妹的面子上,我就饒他一命,不過意識里的所有東西都必須廢掉。」袁豐也沒有太糾結,逼的太死的話,到時候熊暴那邊確實不好交待。

現在廢掉他,然後等他離開之後再找個人殺掉即可。

為什麼殺他?還是因為歐陽正海,哼,進了監獄還來鬧騰,他袁家要將蘇木幹掉,然後將他的屍體送進天鎖監獄,歐陽正海當年得罪他們袁家太死,可惜他是熊暴的正牌師弟,同個師傅的那種,當時不敢動手,也動不了手,因為歐陽正海太強了。

熊暴和歐陽正海是當年戰門的雙子星。

到了天鎖監獄,袁家更沒辦法怎樣,本來他死了就完事,卻不想他還能活著,這仇沒有辦法報,整個袁家都憋著氣,他們都是睚眥必報的人,蘇木就是最好的出氣筒。

不然,以袁師伯的身份也不會出現。

即便蘇木有戰神異象,即便蘇木得到《戰神譜》第二篇章,他們也不會放過的,最多手段更陰暗一點,當然,現在廢掉蘇木也是為了以絕後患,剪除一個威脅,熊暴對歐陽正海還有師兄弟之情,甚至對歐陽正海有愧疚。他們真怕熊暴保下他甚至是為他開各種綠燈。

蘇木之前逆天的表現,也是讓袁豐立刻要廢了他的誘因。

如果蘇木沒有通過考驗,那麼他倒還可以等等,但正如上面所說,這個人給他威脅感。

而現在韋正淵還要去為他求情,就更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瘋狗就是瘋狗,咬人不需要理由。」蘇木依舊冷冷地道。

瞬間,謝憐霜和韋正淵都是皺眉,到了這個時候,蘇木還不知道進退。現在一腔熱血有什麼用?小命才是最重要的。現在蘇木應該用熊暴的身份來壓才對。

袁豐真不敢太過分的,真需要顧忌熊暴的想法。

雖然他殺人的理由也足夠充分,可正如他們想的,熊暴在意歐陽正海啊。

可是蘇木竟然還在逼袁豐出手。太愚蠢的話熊暴的在意程度也會減弱的。熊暴雖然很護短。可是他更在意他弟子的各種磨練,即便歐陽正海代收的弟子也一樣。

熊暴絕對不是一個婦人之仁的人,公與私非常分明。

正如郭旭對蘇木說過的。記名弟子絕不允許用熊暴的名頭,再危險也不行。

除非蘇木表現的足夠讓熊暴動側隱之心,那就是必須強大,聰明,天賦逆天等等,說白了,想要熊暴護短,就必須先有護短的資格,蘇木畢竟不是歐陽正海的直系親屬。

簡單點說,袁豐要滅掉蘇木有幾個理由,第一,他逆天的表現讓他覺的威脅;第二,他是歐陽正海選出來的;第三。現在不滅掉指不定熊暴會動側隱之心;第四,正好蘇木如此羞辱他和他叔公,再加上為了戰神譜等秘密不泄漏,理由很充分……

也就是,即便熊暴知道了,也不會太責怪他。

「你放棄了最後活命的機會,死吧。」袁豐聽到蘇木的話也冷冷地道,也沒有拿出什麼兵器,直接用拳頭就可以轟爆蘇木……

「轟……」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從蘇木身上爆發出來,直接撞上了袁豐,剎那之間,袁豐就如同離弦之箭倒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比之前的肖鳴還要慘!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