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謝謝你救了我一命……」

林東則是不知杜真真心中所想,飛快的搖頭道:「沒什麼,你的實力強。就算是沒我的幫助,也能恢復。不過現在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先去找那幾個追趕雨恭慈他們的傢伙才是正事兒。」

「那那個傢伙……」

林東自然明白杜真真所指的是誰,頃刻間,眸中冷光閃動,隨即說道:「放心,那個傢伙跑不了。」

「恩?!」

雖然不知道林東為什麼這麼自信,但是對於林東。杜真真從心底里升起一股信任感。就像之前被那個壯漢挾持住,她也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一樣。

「要不你先走吧,我這個樣子怕是扯了你的後腿……而且……」

然而話音未落,杜真真卻突然發出了一聲驕呼,林東一把將其扛在了肩上。身形飛快的沖著之前雨恭慈她們離開的方向追去、

「林東……你……」

林東面色不變的回應道:「以你現在的狀況,還是老實的跟著我。若是再碰到其他人恐怕會對你不利。」

聞言,杜真真的心中一片悸動,心底竟產生了一種溫暖的感覺。雖然眼前這個青年看起來要比自己小上許多。但此刻呆在他的懷中,竟是如此的有安全感。

這種感覺,是杜真真以往都沒有發現的。

不過林東卻沒有想那麼多,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如何的追上那伙人。從戰鬥到現在應該也過去了一段兒時間了,也不知道雨恭慈他們是不是已經被追趕上了。

刷!刷!

雖然抱著杜真真,但對於林東來說幾乎沒有絲毫的吃力,手上就如同無物一般。身後一道極為真實的幻身緊隨其後。

「快!」


潛力之下,林東的速度躍升到了極致,身後的幻身也更為凝實。在奔跑中隱隱有突破到第七層幻身的趨勢。

而林東沒注意到是,自己的速度比之前又提升了許多。

此刻,一處樹葉茂密之地,先前那一伙人如林東心中所作的最不好的預感。

已經將雨恭慈他們追趕上了,甚至於將她們牢牢圍困住。

「師妹!你是咱們鳳落閣的希望!你先走!」

一個年紀稍長一些的女子,飛快的對著雨恭慈說道。手上一柄長劍揮舞的搖曳生風。只不過面對幾人的圍攻,卻顯得有些力不從心,節節敗退。

另外一邊也都是如此,這幾個女弟子的實力雖然都是結靈境,但是畢竟受了傷,現在所能發揮出的實力也就是相當於淬靈境飢。和全盛狀態的淬靈境修士比起來那還差了一些。

尤其是對面的這群人中,還有一個是結靈一重的修士。如此一來,實力懸殊更是大。

「嘿嘿嘿!兄弟們!這幾個小妞都別放過!奶奶的!這麼水靈的妞兒,老子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一次可算是享福了!哈哈啊!」

「是啊,建哥!老子要是能上她們一次,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諸如此類的流言穢語不斷的響起。

那個結靈一重的修士是個極為精瘦的漢子,滿臉的痘印,看起來就如同月亮表面一般,長相更是極為猥瑣。

更重要的是,這傢伙滿臉的淫笑,讓他的猥瑣更是展現的淋漓盡致。

「他奶奶的!為了這幾個小妞!兄弟們,都加把勁兒啊!」

隨著這猥瑣傢伙的一聲吶喊,幾個傢伙都是手上再度用力。一時間,幾個鳳落閣的女弟子承受不住這突然增強的攻擊,被迫圍聚在了一起。

雨恭慈赫然就在她們保護的正中。

「師妹!你怎麼還不走!你的實力本來就不夠。現在又受了傷。快走!我們幾個給你找出一道空隙。快走!」

「沒錯!師妹你體內的上古神民的血統純度極高,若是完全覺醒之後,以後成就不可限量。你決不能死在這裡,否則我們死了也沒辦法魂靈再回到宗門!」


然而,被幾人牢牢圍住的雨恭慈,卻是倔強的搖了搖頭道:「不!我之前已經拋棄杜真真師姐一次了,這一次說什麼都不能走!我要和你們一起戰鬥!」

此刻雨恭慈的臉上滿是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墜落。手上握著的一柄短劍,因為力竭輕微的顫抖著。

而那猥瑣男子早就盯上雨恭慈了,隱約聽到她們低聲的兌換,咧嘴猖狂笑道:「我說幾位美女,你們誰都走不了。倒不如留下來好好陪陪哥哥,說不准我會讓你們離開呢。哈哈哈!」

說罷,猥瑣男子一指雨恭慈,嘿嘿笑道:「兄弟們,老大已經有了那個大胸妹子,這個含苞待放的小美女就留給我了。其他的你們幾個平分,還不快上!」

「好!」

聞言,剩餘的幾人就如同是發情的公牛一般,呼呼地喘著粗氣。恨不得現在就過去把幾個妞兒就地正法。

「上啊!」

眼見著包圍圈再度縮小,又勸雨恭慈不動,年長的那個女子狠狠的叫道:「姐妹們!我們來生再見」

說罷,整個人突然射向對面三人聚攏的一個團隊之內,體內的靈氣以不規則的狀態急速的顫動著。

與此同時,年長女子的臉上閃過了痛苦之色,但眸中卻是滿滿的快意。

「去死!」

隨著這聲嬌喝響起,那三人包括是其他人都情不自禁的心頭一跳,那猥瑣男子更是第一時間大吼道:「不好!那瘋女人要自爆!快閃!」

然而縱然是猥瑣男子有心提醒,再加上那三人也有了躲閃之意。可是那年長女人速度卻是飛快的站定在三人的身前不足三米之處。


整個身體瞬間爆裂開來!

轟!! 三百年前,中土修仙界與大荒西域的妖族爆發一場大戰,刀光劍影,血雨腥風,天空爲之改色,日月因其而驚變,戰況之激烈,空前絕後,持續長達數十年之久。

衆多的修仙者與高階妖族相繼隕落在此戰役中,其中還包括一些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大神通之士。甚至連黎民百姓也未能逃脫此浩劫。一時間,人心惶惶,朝不保夕,餓殍千里,橫屍遍野,民不聊生。

妖族與修仙者之間的恩怨由來已久,利益的衝突,以及來自遠古的仇恨,使得兩者呈現水火不相融的局勢,雙方互相敵視,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

修仙者認爲人才是萬物之靈長,而妖族,只不過是一羣靈智稍稍開啓的畜生罷了。與此同時,妖族也覬覦修仙者體內的精元,借吸收這些精元來提升自己功力,因此,雙方的衝突必不可免。

妖族的羣體中,有十二支勢力最爲龐大,爲首的是四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族毫無疑問是妖族的最高領袖,統治妖族長達億萬年之久。

緊接着便是八大妖族“大地蒼狼、銀月妖狐、蒼穹巨猿、墨骨聖犬、九尾靈貓、黑水玄蛇、嗜血巨蝠、冰山雪豹”。其中又以大地蒼狼與銀月妖狐一族實力最強。

除此十二族外,其他的一些低階妖族只是作爲附庸而存在,戰場上也自然而然會成爲高階妖族的擋箭牌。雖然低階妖族中也不乏有一些天資卓越之輩,進化出極高的靈智,但卻在尚未成長的時候,便會無緣無故失蹤,從此不見蹤跡。

兇手是誰,從沒有人會去刻意追查,因爲這是最顯然不過的事情,人類之間尚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何況這些未完全開化,只知道弱肉強食,實力爲尊的妖族,自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族羣的霸主地位受到威脅,而不採取任何措施。防患於未然,未雨綢繆,到哪裏都是不可逆轉的真理。

中土修仙者,也是一羣不甘受命運的擺佈,欲追逐天道,實現長生的神通之士。雖壽元與妖族相比,簡直不可同日而語,但其修煉天賦,卻是妖族拍馬也追趕不及的。加之靈智遠高於妖族,修仙門派林立,高手更是層出不窮,因此自古以來,在與妖族的征戰中,從未弱勢半分。

妖族生性具有侵略性,在四神獸的帶領下,他們多次公然挑起與修仙者的戰爭,修仙者也非無故受欺壓之輩,何況對方還是自己一向瞧不起的長毛畜生,他們團結起來,奮力反抗。

經過數次較量,雙方各有輸贏,直到一萬年前,四神獸家族莫名其妙的失蹤,這也導致妖族羣龍無首,在三百年前的大戰中被修仙者打得一敗塗地,落荒而逃。

修仙者勢如破竹,直搗妖族老巢,正待妖族準備背水一戰,與修仙者玉石俱焚,同歸於盡時,修仙者中的幾位領軍人物卻突然做出了個決定,與妖族簽訂停戰協議,雙方在百萬年內不得再挑起爭端,若有違背,其必遭天譴。

這幾位修仙界的老前輩乃是真正的大仁義之士,其不願黎民蒼生再繼續遭受磨難,無奈之下,只得頂住無數的謾罵,不得已而爲之。妖族更是巴不得如此,他們如今已無路可退,雖說已做好了必死的決心,但螻蟻尚且偷生,何況這些靈智已然不低的妖族。

一場戰亂就此平息,滿目瘡痍的塵世間,也漸漸恢復了一點兒生氣,一切百廢待興。


大戰過後不久,在一個寂靜的夜晚,夜色如墨,一顆流星劃破天際,拖着長長的尾巴,墜落在一個貧窮山村外的小山上。驚天的巨響將人們從睡夢中喚醒,村民着衣走出門外,看着山頂上閃爍着璀璨的金光,照亮了半邊天空,驚歎不已,盡皆認爲是天降祥瑞,紛紛跪下祈禱,求上天保佑其家人一生平安。

金光持續了一晚上,方纔漸漸地淡去,有好事之徒曾想上山一探究竟,卻遭到村裏老人訓斥,說他們這樣做是褻瀆神靈,從此那座小山便被封爲禁區,禁止任何人進入。

山頂的樹林中,有一個巨大的圓坑,像極了碗的形狀,這正是由那顆隕石撞擊形成。圓坑中間,有個小小的平臺,上面擱置的卻不是什麼隕石,而是平放着一個嬰兒的襁褓,遍體金黃,雖終日被風雨所洗禮,卻未染上絲毫的塵埃,依舊鮮豔無比。更令人驚奇的是,襁褓內包裹着的並不是嬰兒,而是一隻巨大的金蛋,看起來頗有些不倫不類。

金蛋安安靜靜地躺在那裏,偶爾也有飢腸轆轆的野獸,欲食之果腹。但當靠近其十米以內時,那些野獸無一例外的感覺一股肅殺之氣撲面而來,靈魂都不自覺的在顫抖,好像是遇到那種來自王者的天生威壓,絲毫未能升起任何的反抗之心,最終只得灰溜溜地逃離開來,遠遠地望着這裏,不敢再靠近一步。

就這樣,金蛋終日吸收日月之精華,以天爲被,以地爲榻,在山頂一放就是三百餘年。

三百年後的一天,停放了許久而未曾有絲毫動靜的金蛋突然發出“吱吱喳喳”的響聲,金蛋裏傳來了敲打的聲音。過了沒多久,蛋殼破碎了一個小洞,裂縫順着那個洞口蔓延開來,直至最後全部碎裂開。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嬰坐在蛋殼中間,睜着他漆黑如墨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這個新的世界。

在此時,一隻新喪幼子,尚還在哺乳期的母狼路過此處,看到這個小男孩,猶豫再三,卻是不敢上前。男嬰似乎也看到了母狼,衝着它咯咯直笑,母狼試探着前進幾步,感覺的確沒什麼危險,方纔咬着他的襁褓,將其帶入自己的洞穴中,以狼乳餵養。

由於神蹟的事情過去太久,久到這個村子的居民漸漸地將之徹底遺忘,人們又陸陸續續的前往山頂,採集藥材,捕捉野獸,畢竟在這個貧困的小村落,這片大山,便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根本。

在一次外出捕食中,母狼被獵人的捕獸夾夾住了後腿,它奮力掙扎,卻始終掙脫不掉。母狼兇性大發,將傷腿咬斷,一路流着鮮血跑回洞穴,爲男嬰餵了生命中的最後一次乳汁,躺在冰冷的石板上,溘然而逝。

獵人夏青山追進山洞,被眼前的一幕深深觸動,他沒有將母狼的屍身拿去賣錢,而是將其莊重地埋葬,隨後用襁褓裹着嬰兒下了山,其妻夏蘭見到後非常喜歡,他們結婚多年未曾有任何子嗣,夫妻倆認爲這是上天賜予他們的,是爲了給他們的生活帶來光明,於是爲其取名曰“夏曦晨”。

小曦晨咬着手指看着面前慈祥的二人,聳了聳小鼻子,打了一個哈欠,可愛的小模樣逗得夏青山夫婦笑的合不攏嘴,可是他們怎麼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懷中抱着的這個嬰兒,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凌駕於億萬人之上,成爲這片天地間唯一的主宰。

一個偉大生命的傳奇之旅,就此展開…… 轟!!

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隨即響徹雲霄!期間還伴隨著其他女子悲憤的叫喊聲:「師姐!」

霎時間,又是一個女子飛射而出,低吼道:「我和你們拼了!」

而這個女子所面對的是另外兩人。

「快退!」

這一次那個猥瑣男子反應夠快,幾乎是頃刻間便擋在了那女子的身前,一柄造型奇特的巨刃橫空出現,瞬間劃過女子的身體。


噗嗤!

徒然,原本抱著必死之心的女子嘴角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若是放在以往,這個猥瑣男子級別的修士,休想傷她分毫。而如今……

砰!

隨著女子的倒地,其他幾個女子臉上瞬間露出了悲憤欲絕的神色。一個個臉上也都褪去了花容玉貌,換上了無盡的殺意和猙獰。

就連實力最弱的雨恭慈也不由的握緊了手中的短劍,低喝道:「殺了你們!」

說罷,竟是直接分開了前面僅剩的一名師姐,沖著那個猥瑣男子憤怒的殺去。

本來這猥瑣男子臉色極為的不好,畢竟之前那個瘋女人的自爆殺了他們三個兄弟。原本的八人,也銳減到了五人。

不過此刻看到雨恭慈過來,心頭的憤恨也漸漸退去,隨即說道:「呵呵,來得好。」

說罷,整個人飛快的消失在了原地。

再度出現時,正好擋在了雨恭慈的身前,雙手如鬼魅般的探出,直接抓住了雨恭慈白藕般的手臂,同時獰笑道:「嘿嘿嘿,這麼小的力氣如何殺我啊。倒不如讓你感受一下哥哥的力氣如何啊?!」

說著,猥瑣男子的一隻手竟是向著雨恭慈的胸前探去。

雨恭慈嬌羞欲怒,竟也準備如同前兩位師姐一樣,選擇自爆。只不過這猥瑣男子像是早就猜到雨恭慈會如此做,手上突兀的出現了一條鞭子,飛快的將雨恭慈束縛住。

見被束縛的雨恭慈,身材更顯凹凸。猥瑣男子眼中是掩飾不去的笑意。

「哈哈哈!小美女你就不要妄圖掙扎了。這鞭子可是一件靈器,雖然是殘缺的。但是束縛淬靈境的你可是不在話下哦。」

一邊說著,猥瑣男的一隻手已經攀上了雨恭慈的臉頰,猶如在欣賞一件美麗的藝術品一般,上下摩挲著,口中猶如夢吟般的說道:「瞧這臉蛋,多麼的完美無缺。瞧這身材,多麼的凹凸有致。哦呵呵呵!鳳落閣?七大宗派?!沒想到老子有一天也能享受到七大宗派的女弟子。」

「你!你個變態!快放了我!否則我林東哥一定不會放過你!」

雨恭慈的雙頰因為猥瑣男的摩挲,氣的一片通紅。口中更是破口大罵。

「林東哥?!」

聞言,猥瑣男子手上的動作一頓,像是想到了什麼,飛快的說道:「你是說那個之前留在那裡的那小子?!他?!哈哈哈!放心吧, 星際未來之蒸包子 。被二姐看上的人,還沒有活著的。哈哈哈!」

「變態!變態!」

雨恭慈更是不可遏制的怒罵。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