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我們一起跳!」鬼臉人說著「一起」,卻率先跳了下去。

郝仁見了,再也不好意思猶豫,也跟著跳了下去。

幾十米的城牆一躍而下。兩人落地之後,又往旁邊跑了一段,以免雷公從這個地方追了下來。跑遠了,就為他的搜捕大大地增加了難度。

茫茫濃霧立即把他們淹沒。郝仁剛才還覺得渾身又麻又癢,現在卻漸漸變得疼痛起來,而且越來越痛,痛得鑽心。「啊!」他不由得呻吟一聲。

「閉上眼睛,將真氣逼出體表來抵禦霧氣的侵蝕!想看什麼,就用自己的神識去探察。」那鬼臉人說著,已經盤膝坐了下來。

鬼臉人不用提醒,郝仁也知道閉上眼睛。眼球那麼嬌嫩,可經不起這濃霧的腐蝕。反正,他的神識也能起到眼睛的作用。

此時,郝仁的皮膚已經被霧氣所溶化,渾身出現了無數潰爛的傷口。幸好,他的真氣及時逼出體外,與霧氣相抗,阻止了霧氣的繼續侵蝕。

「兄弟,感覺怎麼樣了?」那鬼臉人說道。

「感覺好些了,起碼沒有那麼疼了!」郝仁說道。

「可以聊聊嗎?」鬼臉人又問。

「可以,你想聊什麼?」郝仁笑著問道。

「就聊聊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吧!」鬼臉人也笑了。

郝仁就把他來自地球上的華夏國,經大周國進入天獄城,以及在這裡發生的一些大事都說了。最後郝仁笑道:「該你了,我還不知道你高姓大名呢!」

「我姓雷,叫雷藏!」鬼臉人笑道。

「你也姓雷,跟雷公是什麼關係?」郝仁一驚,剛剛擺脫一個姓雷的,又來一個姓雷的,他能不怕嗎?

「你不要擔心,我雖然與雷公有關係,但是我和他是仇人,要不然,我也不會幫你的!」雷藏說道,「我來自法家空間,當然,雷公也是。

因為這個空間有法家、名家、雜家、陰陽家、縱橫家共五個宗派,各家都想用自己宗派的名字為這個空間命名,所以,如果有人說他來自名家空間、雜家空間、陰陽空間和縱橫空間,其實都是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的。

我們雷家一直是法家名門望族,我的祖父還曾經是法家的族長、領軍人物,但是在一次與其他宗派的衝突中重傷去世。

本來,按照我們各個宗派的規矩,應該是父死子繼,由我父親這個嫡長子擔任族長。但是雷公身為我祖父的兄弟、我父親的叔叔,他卻不服我父親的管束,拉了一幫人,將我父親囚禁。

我從小就醉心修鍊,一向不問世事。但是我親生父親都落了這樣的下場,我還怎麼有心思修鍊?」

郝仁笑道:「你是不是專門跟著雷公,想找個機會把他殺了的?」

雷藏搖頭苦笑:「就憑我現在的修為,想殺他,那簡直是找死。我只是出來歷煉歷煉,並在暗中與雷公作對罷了。雷公想殺誰,我就在暗中盡量的拉誰一把。今天早晨我在附近吃早點,就聽市民們說,雷公要引一個叫郝仁的人出來。於是,我就在附近看著,你們走到哪裡,我就跟到哪裡,如果你落了下風,我就趁拉你一把!」

郝仁這才知道,為什麼在千鈞一髮之際,會有人出來偷襲雷公了。 「竟然是沒有被煉化過的儲物戒指,真是便宜我了。」秦逸繼續探查著儲物戒指的內部,發現這枚儲物戒指裡面的空間,大約有三個房間那麼大,在儲物戒指裡面,應該算是下品的一類,但即便是這樣,這枚儲物戒指,也足以讓無數的修道者嫉妒到發瘋、發狂!

儲物戒指裡面空著的地方,大約有兩個房間,秦逸算了一下,這麼大的地方,正好可以將九竅玲瓏爐裝進去,而剩下的地方,則放了一個個足足有一人高的黃金南瓜,秦逸數了數,一共有二十多個。

這些南瓜全都是用純金打造而成,秦逸打開其中一個,頓時一股濃郁的葯香傳來。


「是聚炎丹!」秦逸看了一眼,這一個南瓜裡面的聚炎丹,恐怕有數千枚。


將這些黃金南瓜挨個打開,裡面都是滿滿的聚炎丹,還有每一張都可以兌換十萬聚炎丹的銀票,塞滿了一個個黃金南瓜。

秦逸估算了一下,算上銀票上記載的數量,這裡的聚炎丹,不下於四五億,足以在玉華城建立一個和秦家抗衡的大家族了!

還剩下最後一個黃金南瓜,秦逸索性也打了開來。

打開的一剎那,一抹紫色煙霧瀰漫而出,沁人心脾,叫人神清氣爽,淡淡光華過了三個呼吸的時間,才漸漸散去。

秦逸低頭看去,見到這個黃金南瓜裡面,只放了一枚拇指大小,滴溜溜的墨綠色丹藥。

「黃泉獓日丹!」秦逸一下子就猜出了這枚丹藥的名字。

將這枚散發著潤盈光澤的丹藥托在掌心,秦逸有些猶豫:「之前角蟒老祖說,服下這藥丸,可以幫助她提升實力,可是不知道我服下去的話,會不會受不了這藥效。」

秦逸閱讀《大陸志》的時候了解到,修道者和丹藥的關係,就好比是容器和水,修道者實力越強,容器就越大,就越能服用藥效剛猛的丹藥;修道者如果實力弱了,那麼容器的容量就小,不能容納太多的水,否則瓶子就炸了。

所以過量服用丹藥,就可能導致真氣亂竄,最後爆體而亡。

如果單純服用丹藥就可以提升修為的話,那就沒有人會去修鍊了。

秦逸並不知道這黃泉獓日丹具體的品級,只可以從角蟒老祖的話語里,推斷出一二。

猶豫片刻后,秦逸把心一橫:「既然要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為,那就必然要走捷徑、冒風險,如果按照正常修鍊的話,要蘇醒第三頭蛟龍,不知道要多少時間,賭一把!」

打定主意,秦逸運行八極大法,仰頭一口將黃泉獓日丹服下。

黃泉獓日丹進入口中,並沒有如秦逸預料的那樣,化作一股熱流湧入丹田,而是像是有生命一般,滴溜溜朝著心臟的位置而去。

秦逸只覺得胸口腫脹,彷彿是有利刃,割裂皮膚、筋肉、肋骨,疼得他一剎那幾乎暈厥過去。

黃泉獓日丹遊動到秦逸的心臟位置后,如同尖刀,猛地朝秦逸的心臟刺了進去。

秦逸牙關緊咬,嘴唇出血,汗如雨下,捂住心臟跪倒在地,痛楚得全身緊繃,但是一聲都沒有吭。

他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黃泉獓日丹正在不斷往自己的心臟裡面鑽進去,而自己的心臟,這時候跳動得越發有力,迅速,心跳頻率超過了平時的三倍,也正是如此,秦逸才能保證全身血液的快速流動,沒有暈厥。

大約一頓飯的功夫,秦逸幾次都在要暈厥的邊緣,但是全都硬挺了過去,突然間,他感覺黃泉獓日丹整個鑽進了自己的心臟,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也隨之瞬間消失。

秦逸正在疑惑發生了什麼,猛然就感覺心臟有力一跳,怦的一聲,胸腔彷彿是鼓點一樣,聲音清晰可見。

隨著心臟有力地擠壓,秦逸可以清晰感覺到,一股強勁的藥力,如同奔騰大海,隨著鮮血從心臟里擠壓出來,注入周身血脈!

「這是……」秦逸愣了一下后,隨即明白過來,這黃泉獓日丹,並沒有直接化作滾滾藥力,而是通過八極大法的運轉,鑽進了自己的心臟,隨著心臟的每一次跳動,通過經流的鮮血,沖刷丹藥,將原本足以將自己爆炸的丹藥丹藥,分割成了無數份,如涓涓細流,綿綿不絕滲入自己的血管。

這樣子可以確保自己在最安全的情況下,吸收掉黃泉獓日丹的全部藥效。

「雖然慢了點,但是可以全部吸收啊。」秦逸舔了舔嘴唇,盤膝坐下,全神貫注運行八極大法。

經過八極大法和九竅玲瓏爐的改造,秦逸身體的強悍程度,早就遠遠超過了常人,甚至超過同境界的修道者一大截,心跳速度和力度,也比其他人強上許多,所以心臟每有力地跳動一次,都能帶出一部分藥力,緩緩融入鮮血、筋脈,此刻通過八極大法的運轉,秦逸更是可以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每一秒鐘,都在變得比之前要堅韌、強悍。

隨著精神的集中,秦逸感覺到懸停在體內宇宙的巨大蛟龍,此刻也在緩緩發生著變化。

原本只蘇醒了兩頭蛟龍,其他的蛟龍,都是石雕一般死氣沉沉,但是此刻,秦逸可以看到,十八頭蛟龍,此刻不再是灰濛濛的石頭模樣,而是變得如同玉石一樣,溫潤光澤,陣陣即將蘇醒的氣息,正從這十八頭蛟龍的身上散發出來。

隨著黃泉獓日丹藥效的吸收,每一條蛟龍身上的光澤,也在逐漸變得明亮,雖然過程緩慢,但是以秦逸現在的眼力,卻是可以清楚看到。

看到這一幕,秦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思考了一番后,明白了過來:「等到黃泉獓日丹全部被我吸收,這十八頭蛟龍就會全部蘇醒。黃泉獓日丹讓蛟龍蘇醒變得比以前容易了。」

「原本以我的修行速度,要繼續蘇醒蛟龍,恐怕是困難無比,每多一頭蛟龍,困難都會以無法預計的方式增長,但是黃泉獓日丹,卻讓前二十頭蛟龍的蘇醒,變得容易了起來。」

「雖然只能先行蘇醒二十頭,但是這二十頭蛟龍的力量,應該足以和先天境界巔峰的強者抗衡了,看來我要抓緊時間修鍊,爭取早日將這十八頭蛟龍全部蘇醒過來。」

秦逸站起身來,活動了下四肢,真氣蘊含筋肉之中,一揮拳,一踢腿,噼里啪啦作響,空氣滾盪,如狂濤,如颶風,力量在秦逸體內格外充盈。

「嘿!」遠遠一拳揮出,如蛟龍掃尾,砰一聲巨響,五十步外懸挂在牆壁上的人體殘肢,被秦逸凌空打碎,純金的牆壁也凹陷了進去。

秦逸滿意地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將九竅玲瓏爐裝進了儲物戒指,這樣一來,儲物戒指裡面的空間差不多就滿了,剩下不到半個房間的空餘。

「從這裡前往天聖學院,大約需要四十天的時間。要是遲到了,聽說會被剝奪原本已經獲得的入學資格。」秦逸權衡一下,決定先趕去天聖學院,「我現在的實力,還沒發使用九竅玲瓏爐,只要進了天聖學院,一切就都有機會。」

等到黃泉獓日丹的藥效被全部吸收后,自己修鍊提升的速度必然會大大降低,並且還會面對許多前所未有的困難,這時候只有依靠天聖學院強大的輔助,才能繼續提升,不然想要蘇醒全部蛟龍,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聽說天聖學院的學生分為許多層次,層次越高,受到學院的獎賞就越多,裡面甚至不乏天材至寶,這些才是我現在最需要的。」秦逸打定了主意,確定在絕艷仙宮裡沒有留下蛛絲馬跡后,將儲物戒指貼身藏好,穿越外圍大陣,離開了這座黃金宮殿。

天聖學院已經不在大武朝的境內,而是在大武朝和相鄰的大燕朝境內。

不過雖然天聖學院在大燕朝境內,但是它根本不受大燕朝律法的節制,甚至大燕朝,還要仰仗天聖學院的鼻息。

其實大陸上幾乎所有國家,都需要仰仗大門派才能生存。

一個稍微有點規模的門派,地位可比國家要高得多,比如天聖學院的學生,如果是地位比較高的,地位甚至遠超一個國家的皇帝!

秦逸此行有萬里之遙,需要穿過數百城池,數千小鎮,還有茫茫無人沙漠、沼澤。

不過這種惡劣的環境,卻是秦逸求之不得的訓練場所。

想要儘快消化黃泉獓日丹,就必須加快心跳的速度,讓自己的血液流速和力度加快、加大。

這一路上,秦逸都在不斷地刻苦修鍊,用地獄式的方法,磨練自己的精神、身體。

鮮血源源不斷,猛力衝擊著秦逸心臟內的黃泉獓日丹,藥效不斷滲透進他的身體里,宇宙中的蛟龍搖搖欲墜,第三頭和第四頭蛟龍身上,齊齊出現了裂紋,距離蘇醒的日子,已經不遠!

當第三十八天,秦逸來到天聖學院大門前的時候,他體內已經蘇醒了四頭蛟龍,第五頭也也已經蠢蠢欲動。

此時秦逸的境界,也已經突破了煉骨境界的瓶頸,達到了第六重祭血境界,而實力,足以擊敗第七重祭髓境界第九層的高手,距離擊敗第八重祭體境界,也僅僅一層紙的距離!

三十八天之前,秦逸可以抗衡第七重祭髓境界第二層的修道者,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他的實力等於整整提高了一個層次,普通修道者,比如秦逸的二叔秦弘毅,擁有整個秦家做後盾,從祭髓境界提升到祭體境界,整整花了十五年的時間!

秦逸提升所需的時間,比他少用了接近一百五十倍!

這個消息如果被秦弘毅、秦弘仁知道,恐怕會活活嚇死!


如果現在再讓秦逸面對角蟒老祖,可以輕鬆將對方殺死,對抗秦弘毅,秦逸也有信心將對方絞殺當場!

第六重祭血境界,體內血液全部換一遍,身體堅韌程度再上一層樓,反應敏捷,過目不忘,五十步內風吹草動,都清清楚楚,而之前,秦逸只明察秋毫二十步。

望著眼前巍峨無邊的巨石廣場,秦逸深吸一口氣,按耐住內心的激動,大步朝著天聖學院高聳的大門走了過去。

PS:新書上傳第三天,《煉神》的成績,比我預期的要好上許多,謝謝大家的支持。

按照網站的規定,新書達到3萬字,就可以出現在新書榜上,按照成績排序。

昨天剛到達3萬字,過了0點,《煉神》就升到了新書總榜第3,玄幻類新書第1。

這個成績,可以說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要知道,《煉神》只是剛剛達到了上榜的字數條件。

三天時間,謝謝這些兄弟姐妹捧場(排名不分先後):邪神小落落,wupenghr,煙墨,jerry-xu,過去未來人,枯葉盛學,victor00,雲霄神殿の爆仙、純純牛奶,黑土羽,夜夢寒,龍青陽,承諾水天之間,風吹雞雞淡淡冷,雲霄神殿聖皇,時無兩,血酬,閃亮的蜜蜂,雲霄神殿誰的妞,非法蛋疼,東一方,禹少少,雲霄神殿常99,pegasush,龍品天下,雲淚天雨,雲霄神殿蘋果魚,雲霄神殿丨逐日,雲霄神殿飄雪00,雲霄神殿萬毒,雲霄神殿無法無,我是落葉無言,那邊般若,殘月天泣,谷韻俗風,傲天無痕,槑瓜小賊,天啟瀾雲霄神殿,GiGiHer,a944812685,詩詩雨諾諾,那一抹的故事,殘血修羅15018454,斌斌16849,雨路天涯,苦海無涯,老編,137141,霸氣的飛碟,唯易永恆,日久生情丶,君天逆,恰似一江旖旎,孟婆,煙月籠沙,紙草,蠻腰,掠痕,今夜尼姑庵,納蘭辰星,魚歌,娶貓的老鼠,[email protected],蠟筆請小心,[email protected],放誕,本宮不死你休想,效力李,[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電門專門壓帥哥,車皇傳說,mine,大安知,沒田的守望者,韻事一點點,孤島啊,賜我帥哥吧,我是魚PP,偶陣雨honey,夢入神機的老子,咪兜銳,單身情人1,秋葉雪,xuan妹r,茄子1234,秋境,偶陣雨baby,陰靈鬼魂,15988456918abc,浩楓01,lisong71,取名是真難,紅謿,世殤,151183,李尐哲,碎心綺夢,謂爵,14177814,浩方78525,純-,小邁丁,sandmannol,pyhpy8888,風雅居士,飄逸族群,白夜輝,鬱悶的MAN,破音,只為你微笑,問玄,KOAO,139743,夢瑤瑤,yzzl,狐小妖,139549,夢雪,華佗在世難治相思,舒帆,雪女孤寂,a944812685,djnvdkgk,筆洗,效力李,看!有灰機~,k1451244,浪子斷情,夢~守護摯愛,一林,wqwsrwd,樂之心血之靈,huaigong0,倪聶火,焦白羽,丹頓,尜中,w0w1w0w1,siu豆,匿名7006008700600,139204,158026,luckyl**enders,lvrui870331,187980,無法連接K,地爆裂天,hn2098,123ncxxg,w378492838,淡忘殤淺傷,leehoning,天王喪屍,斗米折我腰,愛睡也瘋狂,張飛我,卧下大的,若苗彰,愛一萬年恨也一,殘月天泣,一點一下飛,靚色玫瑰,敕雲,無敵狐狸大仙,第十個景觀房,我是帥王,天天好無聊,wqg71870600,寒葉盟丶天邪,天玄道真,失她失心m2丶,fbcvvb

還有不少貢獻出點擊的兄弟姐妹們,我們一起加油! 「你以前是不是進過天獄森林?」郝仁見雷藏似乎很有經驗的樣子,就問道。

「是的,之前已經進來過兩次!」雷藏點頭笑道。

郝仁疑惑地說:「我第一次聽人說到天獄森林的時候,就有人特意強調過,說天獄森林中的濃霧具有極強的腐蝕性,人和畜牲進了這裡,就會化為血水和白骨。難道你沒有聽人說過,或者是忘了,又或者是象今天這樣,被逼無奈?」

雷藏搖了搖頭:「我不是沒聽人說過,也沒有忘記,更不是被人逼迫,純屬是我自願的!」

郝仁不信:「你腦子有病?明知是有危險的事,卻還要去做,是不是傻啊你?」

雷藏笑道:「我這人從小就膽子大,越是別人不敢去的地方我越要去,不進去看看,就渾身難受,那好奇心就能把我折騰死。說起來,這都是我們法家空間中的一些閑人給害的!」

郝仁十分奇怪:「那些是什麼樣的閑人,他們怎麼害你了?」

雷藏說道:「我們空間里,除了法、名、雜、陰陽、縱橫五個大宗派,還有一些人數極少的小宗派,比如農家、小說家。我說的閑人,就是指這些小說家。在他們寫的一些書中,總是說某人進了一個神秘的地方,就會趕上奇遇。我從小就喜歡看這樣的書,受到他們的毒害,如今我都快一百歲了,還喜歡做這個的美夢!」

郝仁心中暗笑:「這些小說家,怎麼跟我們地球上的網文作者一個德性!」

雷藏接著說道:「所以,一聽人說天獄森林不能進,我當時就有了進去看看的想法。在來到天獄城的第三天,天剛亮我就來到了城西的牆邊上,跳了下去!」

「為什麼選擇天剛亮的時候?」

「我當時想,天亮了,森林裡面的情形能看得清楚,如果有什麼危險,我能儘快感知,以便迅速逃離。」

「那你可以選擇中午啊!中午的時候,陽光正盛,裡面的情形不是看得更清楚嗎?」郝仁笑道。

「中午不行。如果我中午跳上城牆,讓城裡的市民們看到,還以為我是要自殺呢!只有天剛剛亮的時候,市民們還沒有起床。我跳進去也沒有人看到!」雷藏笑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