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在寒冰破碎的那一刻,他從那火口中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十分強烈的魂力波動,不僅如此,葉凡還感受到,那魂力波動中,蘊含著一股滔天的怨氣。

噗!噗!噗!……

場上不止葉凡一名靈符師,在經歷了最初的高溫侵蝕后,那升騰著熊熊火焰的空洞內,突然傳出一陣強烈的怨氣,場上的靈符師都沒有反應過來,便被這股怨氣給狠狠的來了一擊。

場上十幾名靈符師,唯有那修為比較高的幾人,才勉強擋住了這股來襲的怨氣,不過從他們泛白的臉龐上,依舊能夠看得出來,那股怨氣,對他們也有很大的影響。

「雷留管家,這是怎麼回事兒?」

那長有一把白色鬍鬚的劉高深,面色微白,沖身旁的雷留低聲詢問道。

此刻的雷留,已經捧著那本古籍,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對於場上的變故,他也有些茫然,面對劉高深的近乎質問的語氣,他趕緊開口安撫道:「大家不要驚慌,大公不會傷害你們的。」

雷留的話語出口,卻並沒有起到安撫人心的作用,場上的靈符師,臉色都有些發白,眾人紛紛轉身,向石屋外退去。

而就在眾人即將退出石屋的時候,屋內又響起了那道滄桑沙啞的聲音。

「還沒有人能從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你們想試試嗎?」


這沙啞的話語一傳出,眾人後退的腳步就猛然停滯了,原本還想離去的靈符師,臉上神色劇烈變幻,雙手緊緊的攥著,情緒似乎有些憤怒。

來到雷家的這些靈符師,基本上可以代表天府靈符師的最高實力水平,每個人在外界都受人尊敬,心氣十分的高傲,如今受到這種威脅,每個人心頭都鬱積了濃濃的怒氣。

「大公,您不要與他們計較,他們也是初來乍到,難免會有些不適應。」

察覺到場上氣氛的緊張,那雷留趕緊站出來,開始打圓場,他先是沖那待在暗處的人笑著解釋一番,隨後才安撫眾人,道:「大家別擔心,你們安心做事,過後每人多給一枚升魂丹。」

聽到這話,眾人的情緒才稍稍得到了緩解,再好聽的語言,也不如真正的利益來的實在,雷留恰好抓住了眾人的心理,才會有了這樣的許諾。

此時,那個隱藏起來的人,再度開口,說道:「趕緊開始吧。」

「是。」

還在安撫眾人的雷留,聽到那道聲音,趕緊擺正神色,恭敬的應了一聲,隨後才將目光落向自己掌心的古籍上。

周圍眾人,也跟隨著雷留的目光,望向了那本還殘留著塵埃的古籍。

待在人群里的葉凡,從一開始就沒準備撤退,當眾人與雷留對話的時候,他的黑眸一直向四下張望著,想要尋找出那道沙啞聲音的位置,至於自身的魂力,他根本就不敢動用,因為他知道,在一個實力高深莫測的人面前動用魂力,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一番張望后,他初步確定那聲音就是從那火爐空洞中傳出來的,這種發現,令他心中疑惑到了極點,他心中在思考,之前那股強盛到極點的怨氣,是不是從雷留口中的大公身上散發出的,如果真是那樣,對方的可怕程度,就再次上升了一個高度。

思索了片刻,葉凡也沒有想出結果,於是他就搖了搖頭,將腦海里雜亂的想法甩掉,目光隨著眾人的視線,一起落向了雷留手中那本古籍。

這本古籍整體十分的破舊,枯黃的書皮上還殘留著點點灰塵,看上去就知道塵封了有很長的時間,而且書的一角,有著明顯的被灼燒的痕迹,好在古籍的完整性沒有遭到太大的破壞。

而那些落過去的目光,此刻全都集中在了這本古籍封面的三個大字上,臉上有著明顯的錯愕之色。

「養丹術?」

望著佔據了古籍封皮大半面積的三個大字,葉凡眼神中涌動出一抹明顯的錯愕,不過這錯愕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隱晦的火熱,他舔了舔嘴角,心頭喃喃自語道:「這倒是件好東西。」

葉凡並不知道這本古籍的具體內容是什麼,但只是從書名中,他就能夠了解到一些重要的信息。

丹,這一個字眼,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非常有誘惑力的,因為他會令人聯想到一種珍貴的東西,丹藥。

說起丹藥,就必須要提起大陸上另一個職業,煉藥師,這種職業的受尊敬程度,比起靈符師絲毫不弱,但由於成為煉藥師所需要的精力更多,條件更為苛刻,而且還沒有太強的自保能力,所以這個職業非常的凋敝,很少有人會選擇成為煉藥師。

當然,一些大勢力為了自身的發展,會耗費大精力來培養煉藥師,只要煉藥師順利成長起來,他所發揮出的作用,是無比巨大的。

只要給予足夠的材料,這些煉藥師就能夠煉製高品質的丹藥,而這些丹藥,每一枚都有著極高的價值,如果放在外界,都會引起一陣哄搶。

這所有的一切,都能夠說明煉藥師的珍稀,也能說明丹藥這種東西的珍貴程度,眼下雷留手中出現了一本關於丹藥的書籍,這讓眾人下意識的就它與煉藥師聯繫到了一起。

要知道,靈符師與煉藥師可以說一衣帶水,彼此之間有很密切的聯繫,它們都要求修習之人有很高的靈魂天賦,而且非常講究控制力,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前者利用靈符,而後者則是利用火焰。

當然,比起眾人,葉凡情緒顯然是更高漲一些,這完全是因為,他手中握有一尊魂鼎,並且曾用魂火煉製過許多的東西,那種手段雖然不能與真正的煉藥師相比,但也算得上掌握了一點皮毛,對於這一領域,非常的有興趣。

當葉凡沉在自己的興奮中的時候,那雷留已經伸手翻開了養丹術的第一頁,不過這一次,眾人沒有得到繼續閱覽的機會,察覺到周圍目光的雷留,將古籍調整了一個高度,認真的閱讀起來。

場上眾人交頭接耳,目光在雷留以及那本古籍上掃動,相互談論著什麼,而葉凡的目光依舊落在那本古籍上,黑眸中眼神閃爍。

時間,就在這種氣氛下逐漸流逝,片刻后,連續閱讀了三頁的雷留才將古籍緩緩的合上,然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抬頭望向那火光閃爍的牆壁空洞上。

「大公,我已經準備好了。」雷留神色十分認真,沖著前方的牆壁說道。

隨著雷留聲音傳出,石屋內氣氛徹底的沉寂下來,就這般沉寂了片刻后,石屋內才再次響起那道蒼老的聲音:「準備好了,就開始吧。」

「是!」

雷留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即就轉身走到牆角,將那本古籍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原處,然後才來到眾人面前,神情認真的沖眾人說道:「接下來就到了大家出力的時候了。」

「雷管家,現在總應該告訴我們,需要做的事情是什麼了嗎?」

追問了一路沒有得到結果的靈符師,這個時候又一次詢問起來。

而這一次,雷留沒有拒絕,他笑著點了點頭,眼睛里精光閃爍,回應道:「你們要做的事情其實很簡單,就是將你們的魂力,盡量輸送到這個火爐空洞內。」

「什麼!!!」

雷留說話的語氣非常的淡然,可聽到這話的場上眾人,卻再也無法保持淡定,眾人目光轉移向閃爍著火光的空洞,眼神劇烈的閃爍起來。

「雷管家,你不是在與我們開玩笑吧。」一名靈符師眼神忌憚的盯著那火爐空洞,語氣無比凝重的問道。

「你看我像開玩笑的樣子嗎?」雷留收起臉上的笑容,語氣認真的反問道。

「雷管家,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那空洞里不僅僅是溫度高,而且還充斥著濃郁的怨氣,魂力進入其中,肯定要遭遇到沉痛的打擊啊!」

「是啊,這太危險了,一不小心,神識就可能遭遇重創,我看雷管家還是另請高明吧。」

場上眾人怨聲載道,有許多人再次萌生了退意,不想進行這種高危險性的行為。

場上稍微淡定一些的就是劉高深與葉凡,不過前者的眉頭皺的很緊,倒是後者,黑眸盯著那火花閃爍的牆壁空洞,臉上有一抹濃郁的興奮之色。


屋內眾人怨聲載道,令氣氛逐漸緊張起來,而那雷留,這一次沒有選擇妥協,臉色徹底冷了下來。

!! 面對眾人的抱怨,雷留並沒有像之前那般用利益來拉攏眾人,而是將臉色徹底的冷了下來。

「如果有誰想離開,那趕緊走,不過只要你們走出我雷家門,便是我們雷家的敵人!」

雷留目光冷冷的在眾人身上掃了一圈,態度十分強硬的講道。

聽到這話,原本還有些吵鬧的人群,逐漸的安靜下來,眾人盯著態度強硬的雷留,臉上神色劇烈的變化起來。

他們可以不顧及雷留的身份,但是他們做不到將雷家一起忽視掉,眼下對方把雷家拿出來,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畢竟雷家的地位擺在那裡,作為天府的三大巨頭之一,它所擁有的能量是十分恐怖的,如果雷家刻意針對他們,那他們也只有死路一條。

想清楚這些,心中百般不願的眾人,深深的吐了口氣,徹底的沉默了下來。

在雷家當管家這麼多年,雷留的手段還是有的,眼下這一番說辭,徹底將眾人給鎮住了,那種效果,比先前以利益誘惑還要強出許多。

見氣氛沉寂下來,那雷留臉上的冷意才稍稍減緩了幾分,他目光審視著石屋內的每一個人,語氣緩和的說道:「我已經告訴過大家了,不要擔心安全問題,只要你們能夠將整個任務完成,我在給你們每人加上一枚升魂丹!」

雖然眾人之前選擇了沉默,但那也是迫於雷家所給的壓力,委曲求全,可以說每個人心裡都有那麼一股子怨氣,而眼下雷留這話語一出口,眾人心裡積攢的怨氣,就消掉了大半。

「打一個巴掌再給一顆棗,雷家這管家還真有點手段。」同在場上的葉凡,黑眸盯著那雷留,心頭默默想道。


他轉頭向身旁那些神情稍稍釋然的靈符師望了一眼,然後目光直接落向了那升騰著熊熊火焰的牆壁空洞,心裡忍不住一陣感嘆。

「人心不足蛇吞象,為了利益丟掉性命,這太不值當了。」

他已經仔細考慮過了,為了搞清楚雷家所隱藏的秘密,他準備按照雷留所說的做,也就是將自身的魂力灌輸到那容納著火焰的牆壁空洞中,這個過程雖然很危險,但葉凡已經留有了後手,所以他並不是過於擔心,相反倒是場上的其他人,很有可能會遭遇到不小的危險。


與雷家人接觸了這麼久,他很清楚對方的行事風格,雖然那雷留一直在承諾肯定會保證眾人的安全,可葉凡卻並不相信,所以,一切還需要小心對待,不然稍有差池,連他都有可能要將性命交代在這裡。

當葉凡在仔細的分析場上形勢的時候,身邊的那些靈符師,已經徹底的妥協了,就連那之前皺著眉頭沉默不語的劉高深,手掌都開始捋著鬍鬚,認真的思考起來。

「雷管家,加不加升魂丹,那倒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們唯一擔心的就是安全問題,畢竟那火口后存在著很大的危險,萬一發生什麼危險,我們這些靈符師可能要遭受到致命的打擊。」片刻的思索后,那劉高深摸著鬍鬚,語氣平淡的沖雷留說道。

作為場上靈符師修為最高的人,劉高深對於升魂丹的重要性看的稍微淡一些,眼下他毫不避諱的說出了心頭最大的擔憂。

聽到劉高深的話,雷留根本沒有太多的思考,上來就要答覆,可就在他剛要開口的時候,那待在暗處,沉默了一陣子的人,卻搶先一步說話了。

「我會確保你們的安全。」

滄桑中帶著一絲沙啞的聲音,迅速傳遞到了石屋的每一個角落,而就是如此簡短的一句話語,卻比雷留的千萬次的保證都來的有價值。

眾人並不是太相信雷留,但是他們卻十分相信那個待在暗處的人所說的話,因為眾人心中很清楚,實力那樣高的一個人,完全可以用武力直接壓制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說謊。

「好,我相信雷家的信譽。」稍作估量后,劉高深率先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而場上的其他人,也都跟隨著表態,表示願意按照雷留說的去做。

身在人群中的葉凡,做出了同樣的反應,不過他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完全信任雷家那人所說的話,而是留了一個心眼,小心謹慎的防備著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危險。

「既然大家都已經同意,那就麻煩大家將魂力灌輸進去吧。」

見眾人同意,雷留臉上也多了抹笑容,他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牆壁上的空洞,笑著對眾人說道。

這個時候,場上一群靈符師徹底的緊張起來,眾人盯著那升騰著熊熊火焰的空洞,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謹慎,雖說他們已經同意進行雷留所說得任務,但在真正面對這火爐空洞的時候,他們還是有些心驚膽戰。

空洞內火焰像巨龍一般躥升,帶出了一陣陣炙熱的氣流,而在這股氣流中,還夾雜著一股股的怨氣,令人心神一陣恍惚,胸腔中血液翻滾,非常的難受,眾人面對這如此惡劣的環境條件,臉上都浮現出一抹抹凝重之色。

眼下,沒有人想要第一個出手,畢竟前方可能存在著致命的危險,誰也不想站出來當炮灰。

氣氛就這般持續了好一片刻,見到眾人都沒有動手,待在旁邊不遠處的雷留,再次開口,說道:「劉老,您是這裡實力最高的,我看就由您帶個頭吧。」


雷留的話語一出口,旁邊的劉高深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眼睛里閃過一抹濃郁的冷意,但很快他神情就恢復了平靜,笑著回答道:「我這一把老骨頭,恐怕是經不起折騰了,機會還是留給年輕人比較好。」

說話的時候,劉高深的目光落向了場上年紀最小的一人身上,而這人便是葉凡。

葉凡還沉浸在自己分析中,察覺到周圍眾人投來一陣陣戲謔的目光,他瞬間就反應了過來,皺眉便向那劉高深望了過去。

場上除了他之外,都是一些邁入暮年的老人,眼下劉高深所說的年輕人,很顯然就是沖著他來的。

「這隻老狐狸!」

望著劉高深嘴角那一抹隱晦的戲謔,葉凡用力咬咬牙,在心中恨恨的罵道。

「劉老說的有幾分道理。」雷家的管家雷留,顯然也是個很有心機的人,他眼睛里閃過一抹精光,淡淡道了一句后,就將目光直接落向了不遠處的葉凡,笑道,「這裡當屬你最年輕,不如就由你先開始吧。」

聞言,葉凡的心猛的抽了一下,但表面上他還是一副笑臉模樣,沖雷留道:「雷前輩,小子才疏學淺,哪敢與在座諸位相比,再說我經驗匱乏,萬一出點什麼差錯,也不好交代啊。」

面對劉高深提過來的燙手山芋,葉凡很聰明的選擇了將它踢了回去。

「這的確也有幾分道理。」聽到葉凡的話,雷留微微思索了片刻,隨後他就點了點頭,將目光落向了劉高深後方的一名靈符師,指定道,「就由你開始,每個人都按照實力排名,依次行動,最後由劉老壓軸!」

聽到這話,葉凡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還真擔心,自己會被選做第一個,眼下危機暫時得到解除,他倒是可以稍微放鬆一點了。

場上十五名靈符師,有十四名都鬆了一口氣,唯獨那個被指定的靈符師,臉上一片愁苦之色,整個人氣勢十分的萎靡。

片刻的猶豫,那名被挑中的靈符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胸膛高高鼓起,然後才道:「橫豎都是一死,我拼了!」

話語出口,那名靈符師神情徹底的平靜下來,天靈蓋上方魂力迅速湧出,匯聚成一縷縷,向著那牆壁上的火口就靠近過去。

但與平常不同,那名靈符師看上去十分的謹慎,在其控制下的魂力,顫顫巍巍的向前方行進,那姿態將本人的恐懼心理,徹底的暴露出來了。

周圍其他靈符師,目光都緊緊追隨著那股魂力,想要看看事情接下來的發展,而在眾人的注視下,那縷魂力最終還是來到了牆壁的火口位置。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