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

又是一柄閃爍著寒光的長槍與夢天擦肩而過,終於,夢天的眼前一片明亮,一個陰暗的石洞頓時顯現了出來。

這是懂得面積,據夢天初略估計,大約有一千碼-一千碼的面積。而在這是懂之內,卻是有著一列列排列整齊的騎在骷髏戰馬之上的骷髏士兵守護著。而且,這些骷髏騎兵十列,每列十個骷髏騎兵。

而在最前面那一列之中右邊的五名騎兵的手上,卻是空無一物。顯然,襲擊夢天的,便是這五個傢伙了。而其餘的骷髏騎兵,卻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拿著閃爍著寒光的長槍,額……長矛……

在夢天一出現在這個石洞的入口的時候,上百名骷髏騎兵的骷髏頭,都是轉向了夢天的身體之上,閃爍著紅色火焰的眼眶之中,似乎是有著一道道殺意開始蔓延。

「擅闖大帝遺迹者,殺!」


夢天心中一驚,nnd,這些騎兵的智慧,貌似還不低啊……竟然能夠說話了……

夢天大汗,天知道後面還會有什麼變態的史詩級超級大boss出現。額,咳咳,這幾天看葉子的網游打坐……順口扯遠了……史詩級怪物……

「上,殺了這個入侵者,不要讓他打擾到大帝的休息!」

「上!」

「沖啊……」

頓時,上百名騎兵嘩啦啦的將手中的長矛對著夢天便是投擲了過去。而這些長矛在那恐怖的攻擊速度下,直接化為了一道道閃爍著寒光的白影,便是鋪天蓋地的瀰漫向了夢天。

夢天大驚,妹的,要是被這些長矛刺到的話,恐怕夢天不死,也得被紮成刺蝟!

二話不說,夢天一個翻身,便是向後退了幾步。然後手中的弒天劍瞬間批出,赫然是斬斷凡塵多愁事!

「嘩啦……啪啪啪……」

頓時,凌厲的劍氣直接便是在那些矛雨之中撕裂開了一道大大的缺口,數十隻長毛瞬間斷裂成了兩半,然後便是無力的墜落到了地上。

「日!這些長矛好硬的防禦力……」

夢天看著這可憐的傷害範圍,頓時有些無語加鬱悶。

確實,這些長矛的確很硬。以至於即便是夢天是出了弒天劍劍法中的「斬斷凡塵多愁事」,竟然也只是斬斷了十根而已。這讓一向一往不利的弒天劍劍法,第一次遇到了阻礙!

….

「讓我來吧,這些是亡靈騎士,他們的攻擊,即便是物理攻擊,也是攜帶著包含著魔法攻擊的變異亡靈之力。咳咳,變異亡靈之力就是死亡的亡靈長期浸泡在魔法元素之下所產生的異變,所以不用問我……而他們的防禦,必定是極強。對付魔法,憑你,咳咳,不是我打擊你,因為你對上魔法,只有挨打的份……你的靈魂防禦,根本不管用,肉體防禦也一樣……除非你擁有防禦性的武技,否則,一切白搭……」

夢天翻了翻白眼,身體之上便是有著金色的光芒涌動。

「哦,忘了告訴你。貌似在二世輪迴的時候,我得到了一個抗雷屬性的武技,名字我忘了……但是對付他們的拿什麼魔法攻擊,應該不在話下吧?」

夢天所使用的技能,正是當初他在西諾帝國西部臨海遭遇雷暴時所得到的以雷霆淬鍊肉體的不滅金剛體!已然好久未用,倒是極為懷念的。想當初夢天還因為這個抗魔屬性疑惑了一下,也沒有過多考慮,現在一想,原來是抵抗魔法的。

百分之三十的抗魔屬性,應該不會差吧?(這個不滅金剛體是早就埋下的一個伏筆,詳情請見《第一卷-無字天書,額……應該是在第十章往後,當初是想為第二卷寫伏筆的,最後忘了。最近整理大綱的時候加了進來》)一念至此,夢天直接拒絕了魔皇的要求,令得魔皇悶悶不樂的退了回去。夢天豈能不知道魔皇是想出來透透氣,順便發泄一下這幾天在靈海中的無聊?但是,夢天還未領教過魔法的威力,所以,自然不能讓給這傢伙。

不過想想,魔法這東西,應該也只是稍微強一點的東西吧?嗯……連靈魂力量都是無法阻擋,應該強一點……

「喝……只此一生殺伐道!」


夢天一聲沉喝,眼看著剩下的幾十道白色光芒極速略來,夢天極速後退間,弒天劍再次劈砍了出去。

「嘩啦啦……嘩啦……啪啪啪啪啪……」

頓時,剩下的白色光芒瞬間停住,然後八十餘道長矛瞬間斷成兩截,然後便是化為了上百道斷矛,無力的墜落在了地面之上。

嘖嘖……還是弒天劍劍法第二式凌厲……最後一招便是全部幹掉了……夢天的心中不無感慨。

而緊接著,便是剩下的那些骷髏騎兵了。

「啊!可惡的入侵者,竟然多了過去。哼!兄弟們,轟爆他!」

接著,夢天便是聽到了一連串令人鬧大的莫明棋妙的類似於咒語的東西,然後,一個個小型的火球便是浮現在了那些骷髏騎兵的身前。

「嗤……」

頓時,上百道在剛一出現的時候,便是一陣翻滾,然後便是被身後的骷髏騎兵一推,瞬間便是對著夢天閃掠了過來。沿途所過之處,一片嗤嗤聲。

「最低級的火球術……嗯,以你的防禦,應該能全部抵擋下了,不過……吃些苦頭是一定的……」

「嗯?」

夢天一愣,然後便是被鋪天蓋地的火球術淹沒了進去。

「啊……好燙好燙……」

頓時,夢天的身形直接大叫著跳了起來,然後再度被火焰吞沒。

不過,在匆忙之間,夢天卻是一眼瞥見,那些施展了火球術的骷髏騎兵,身上的綠色光芒竟然是一個個的黯淡了下去,選即便是無力的從骷髏戰馬上掉了下來。看來,這一個火球術,應該將它們的力量消耗的差不多了吧? 醫女有毒:王爺請當心 ,應該也差不多了……

十秒鐘后,火焰終於熄滅。

「靠!這火球術好厲害……竟然連我的從地底召喚出來的水源都是無法熄滅……」

「嗯……雖然是低級火球術,但是似乎也是產生了一些改變,普通的水似乎熄滅不了它們……」

夢天翻了翻白眼,然後便是提著劍走到了那些骷髏騎兵的前面。

「他們怎麼了?」

夢天看著倒在地上的從骷髏戰馬和骷髏騎兵,似乎是徹底死去的樣子。

「他們不過是最低級的亡靈而已,體內的魔法元素並不多。這一擊,便是幾乎好逛了他們的所有能量,陷入了沉睡……不過,應該用不了一兩天他們便會醒來……」

當然,魔皇還在心中加了句:比亡靈大陸的亡靈強多了……

自然,他是沒見過亡靈大陸的真正亡靈戰士,夢天當然也沒有……

「哦……」

夢天隨口答應了一聲,便是體檢上前,給那些倒地的骷髏戰馬和骷髏士兵每個不上了一劍,讓他們瞬間便是化為了骨粉,被夢天一個風之力吹散了去。

「你幹嘛?」

「斬草除根啊……」

夢天撇了撇嘴,不再理會這貨,轉身向前方走去。他能做的,僅僅只是盡量的幫助身後可能到來的葉問和寧詩情清除障礙,減少他們的危險。

【未完待續。。hoho~~餓了,一整天沒進飯了,二十四個小時還要多,二十五六了。嗯,下一張將會在明天早上,我先吃完飯再整理大綱去……】 穿過冗長的石道,夢天面前的視線,再次一片開闊。

呈現在夢天面前的,又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不過在這處廣場之上,卻是分佈著九個類似於傳送陣法一樣的東西,而在這些傳送陣法之上,各自標有一塊個奇特的符號緩緩地在陣法的中央,被針法的光芒包裹著漂浮在半空之中,九個符號的形狀各不相同。

而在這處廣場的盡頭,對應著九個魔法陣的方向,靜靜的矗立著九個黑漆漆的石洞。石洞中沒有一絲光線,看起來有些陰森。而在著九個石洞的上方,也是有著九個閃爍著各色光芒的符號靜靜的印刻在哪裡,夢天細一比較下,竟是發現,這九個石洞之上的符號,竟然和九個傳送陣法之上浮動的符號一模一樣!只不過順序變得雜亂了而已!

「這是什麼東西?看起來……怎麼有點像是傳送陣啊……但是……」

夢天疑惑的看著這九個奇怪的陣法和九個石洞,而在上面的符號,卻是格外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是魔法陣,上面漂浮的符號,代表了魔法陣的屬性。從左面那個紅色的魔法陣開始,分別是:火、雷、土、木、金、風、冰、黑暗和光明就打魔法蘇醒的魔法陣。嗯……你運氣不錯,全是屬於攻擊型的……」

聽到魔皇的話語,夢天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全是攻擊屬性的,這也就是說,自己想要過去,就得將這東西扛過去了?

「但是……那九個石洞是做什麼用的?」

說著,夢天便是伸出右指指了指前方的九個黑漆漆的石洞。

「嗯……我看看……」

說著,夢天的身體便是一顫,雙眼的眼珠便是變成了黑色,顯然,魔皇已經掌控了身體。

「嗯……這的確是魔法陣,而這九個石洞……應該是對應九個魔法真的,但是……看著順序,雜亂不堪,嘖……」

魔皇摸了摸下巴,雙眼的目光不斷的在九個石洞的位置上來回的掃視著,同時又那就跟魔法陣法與那九個石洞相比較著。

「這陣法……莫非是……九星鎮魂不成?!」

魔皇頓時有些驚訝的後腿了幾步,然後從地上建起了一個石子,小心翼翼的對著某一個石洞扔了過去。

「嗡……轟……」

在那石子剛剛落到標有火焰符號的石洞之中的時候,頓時,九個魔法陣法一起發動,一聲嗡鳴,九道絢麗的光線便是將那火焰洞口給包裹了進去。

「嘖嘖……果然……」

魔皇砸吧了兩下嘴,然後搖了搖頭。

「九星鎮魂?這是什麼陣法?」

夢天不由得疑惑的問道。

「九星鎮魂,其實在魔法一說中,就是相當於亡靈巫師們所使用的離魂之術。這九個石洞的確是對應了九個陣法,但卻是只有一個是沒有危險的石洞。稍微走錯一步,九個陣法便是會發動,強大的魔法元素足以讓一個化虛境的強者狼狽不堪。而破解它們的辦法,便是找到它們攻擊的盲點,然後順著那個點進入沒有危險的那個洞口。」

「問題是……你知道那個忙點在哪裡么?就算知道了,那個洞口呢……」

「額……這個簡單……」

說著,魔皇的手中便是多了八塊小石頭。

「投石問路……這個你總知道吧?」


說著,魔皇便是右手一甩,八塊小石頭便是對著除了火焰洞口之外的其餘八個洞口至終飛了進去。

「嗡……轟轟轟……」

「額……」

九道絢麗的火焰一起升騰而起,然後分為八份,迅速的轟擊載了八個洞口之中。

「這就是你所說的投石問路?」

蒙恬再領海中,早便是將魔皇給鄙視了一個遍了。

「咳咳……那個,這個也有失誤的時候……」

你好啊小花仙 ,按照道理說,不應該啊……應該有一個洞口是沒有危險的啊,但是為何……

魔皇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若是普通的陣法的話,倒的確是有一個洞口是真的。但是問題是,現在的九個洞口上的魔法印記和九個魔法陣法完全不對應,而且全部都是相反著的。比如說,水系魔法陣法所對應的,乃是標有火焰魔法印記的石洞,而土系的魔法陣法,卻是對應著標有金系魔法印記的石洞。

「難道……」

魔皇突然抬起頭來,然後迅速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指不知道在地上畫著什麼東西。

在魔皇的手下,頓時,一個奇特的陣法便是浮現了出來。

「nnd,我們被騙了!」

「什麼、怎麼回事?」

夢天頓時有些不解的出聲問道:「難不成,這裡不是真的陣法不成?」

魔皇搖了搖頭:「不,這裡的一切,的確是真的。但是,正因為這裡的一切是真的,我們才被迷惑了!nnd,這九個魔法陣法與九個洞口都是真的,但是問題就出在這上面!」

「怎麼回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