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姐,可是在找在下?」

一聽是魏殊言的聲音,陳如意當即驚喜的抬頭看過去。

看到陳如意這副樣子和神情,魏殊言如何不懂她的心意,笑得譏諷,偏偏又嘴上「勾引」著陳如意。

「我,我剛剛看到你,想跟你打個招呼。」陳如意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燙。

「原來如此,這裡污穢之物甚多,相見不如偶遇,不如在下請陳小姐喝茶?若是陳小姐不嫌棄在下的……」

不待魏殊言說完,陳如意已經很是激動地說:「不嫌棄不嫌棄。」 第一百八十三章「偶遇」

心上人主動請自己喝茶,她如何能不激動。

魏殊言輕笑一聲,陳如意以為自己那麼迫不及待的模樣惹得他不悅了,問:「你笑什麼?」

「無事,只是覺得姑娘率真可愛。」他看著陳如意道,只是笑意不達眼底。

而陳如意此刻滿心滿眼都是魏殊言,只覺得魏殊言這句話像是蠱惑人心的謎葯,讓她覺得神魂顛倒。

這樣溫文爾雅的男子,誇讚自己……

她鮮少和女人交好,倒是跟男子玩的如同兄弟一般,但是他們都是校練場上三大五粗的漢子,各個看起來有她兩個壯,卻是從未接觸過像魏殊言這樣文武雙全的才子,只覺得很是奇妙。

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新奇,和她的格格不入,完全相反。

和他去喝了茶,又聽他做了些詩篇,再加上魏殊言刻意的引佑后,陳如意只覺得心中已經墜入愛河。

顧久檸和容墨施粥賑災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大家的耳朵里,哪怕顧久檸已經刻意早起,避開人群,但是還是鬧得人盡皆知。

卻不知道自己只是施粥罷了,卻也惹的人眼紅,眼紅的正是趙家姐妹。

「姐姐,現在大家都把顧久檸那小賤人捧上天了,都說成仙女下凡了。」趙詩雨語氣酸酸的道,她想到後背上的疤就對顧久檸恨之入骨,她本以為頂多就一個指甲蓋的疤,不想居然留下了小指頭長短的疤痕。

「沒辦法,她施粥確實是好事。」趙詩書今日從養生葯堂外面經過,也看到了容墨和顧久檸施粥的模樣,看的她要目眥欲裂,但是又只能穩住心神,端著優雅離開。

那個在她心裡如同神一樣的男子,那個她那麼努力卻連一個視線都不施捨給自己的人,卻陪她這種賤丫頭在外面給那些平民施粥……

她恨不得殺了顧久檸。

「姐姐,不如我們把她懷孕的消息說出去,讓大家知道她的真面目,有多噁心。」趙詩雨出主意道。

她現在好不容易被解了門禁,自然不能讓顧久檸那麼痛快。

在她看來,像容墨那麼完美的男人,雖然不是皇子,但是卻是遠遠比那些人更加高強,何況現在適婚男子里,那些皇子都還是小豆丁,自然是不如容墨來的得心應手。

這樣的男人就只有她姐姐才配的上,顧久檸定然是耍了狐媚子手段了,所以才讓容墨這麼神魂顛倒的。

只要等她把顧久檸奸詐狡猾的那一面公眾於世,那麼就一定可以讓大家都討厭她了,魏殊言自然也會嫌棄她。

趙詩雨已經彷彿看到了顧久檸變成街頭老鼠,人人喊打的模樣,卻被趙詩書給打斷了。

「不行。」

「為什麼?!」趙詩雨皺眉大叫。

現在還不能說出來,這樣豈不是促進了她和容墨的關係,除非那個孩子的父親不是容墨……

打定了主意,她讓趙詩雨附耳過來。

然後自己就梳妝打扮了一番去給魏家下帖子。

哪怕顧久檸不會跟自己變成好朋友,但是起碼要讓別人以為,她跟顧久檸是好朋友,而趙家只怕是跟她已經撕破了臉皮,而魏家是她名義上的娘家,總不能不理吧。

一連施粥三天,顧久檸整個人只覺得身子都散架了。

容墨主動上前幫她揉肩捏背:「是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顧久檸沉默了一會,她自然是明白這個道理,這麼多人,這麼多張嘴,她自然是沒有能力一直養著他們,若是把寶戒里的珠寶都拿了出來倒是毫無問題,但是她怕自己突然拿出來這麼多奇珍異寶,暴露了自己寶戒的秘密,最後被人給抓起來當初妖怪招搖撞市,那就糟糕了。

「我知道了。」她閉了閉眼,她近日準備把身邊的珠寶再兌換成一些錢財,開一家連鎖甜品店,但是跟一般的甜品店又不同,可以有住宿。

她這些日子看到這些人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她知道自己只能暫時的給他們溫飽,但是若是自己的店鋪開張,就能夠招聘工人,讓他們憑自己的能力賺錢了。

「我想開一家甜品店……」她把自己的想法跟容墨細細說了。

容墨看向她的表情此刻帶了些讚賞:「只是你一個女人家,若是開了店面,只怕是會招人口舌。」開店面的也有女人,只是大多有丈夫或者結過婚又離婚之類的,鮮少有未婚女子,待字閨中的丫頭出去拋頭露面的。

她的養生葯堂,若不是因為有李掌柜作掩護,並且她的醫術精湛,不然只怕是要被詬病死了。

這次的施粥,眾人也只是以為她用的是容墨的錢,不然她一個無父無母的人,哪裡來這麼多錢。

容墨沉吟了一會道:「若是你信得過我的話,你說的這個什麼甜品店,就掛我的名字如何?」他不想占顧久檸的便宜,也不想經商,但是更不希望別人對著他的檸兒指手畫腳。



「可是你的身份……」其實私底下碰了商的官宦子弟很多,但是大多暗地裡進行,所以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容墨為了自己若是明面上來,只怕是會惹人非議。

「只說我是入股,投了錢。」在風靈國也是有這種法子的。

「好。」顧久檸想到了陳如意,稍稍思索,心中有了主意,就不再推辭,若不是在風靈國的地界,她怕自己的秘密曝光,她也就不必這麼束手束腳了。

她對風靈國,並不是非常喜愛,總覺得不適從,相較之下,她更加喜歡玄冥國,可能是因為她是玄冥國的公主吧,骨血里也傾向著自己的國家。

第二天顧久檸去了養生葯堂,遠遠地就看到了老長的隊伍,早就乖乖的排好了。

顧久檸清了清喉嚨:「諸位,昨天是我們養生葯堂施粥的最後一日,今天我們就不再施粥了。」

底下當即一片躁動,這時候一個看起來賊眉鼠眼的人混進了人群嚷著:「你們這些有錢人,就是把我們窮人當猴耍,借著施粥博取好名聲,現在目的達到了,就想把我們給一腳踢開。」 第一百八十四章混亂

「對啊,現在這是不管我們死活了嗎?」

「我家孫子還嗷嗷待哺啊!」

……

當即底下一片躁動不安,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這些難民才看到了希望,現在看又要重新餓肚子,自然是各個惶恐不安,而剛剛那個人的話則是把這些不安的宣洩口堆到了顧久檸他們身上。

那人見大夥已經怨聲載道,自己已經目的達到,當即就貓著身子跑遠了。


顧久檸看著那些人,怒極反笑:「如果在你們心裡,我顧久檸就是這樣一個人,那麼你們大可現在就離開。」

她早就覺得那個人不對勁,對舜英使了個眼色,舜英當即秒懂,點了點頭跟著剛剛那個貓著身子離開的人一起消失在人群里。

舜華很是不平,她為顧久檸付出的心血和汗水不平:「你們一個個口口聲聲說我家小姐不管你們的死活,敢問我家小姐有什麼義務去養著你們?你們知道她這幾天為了給你們熬粥做饅頭,一日只睡幾個時辰,你們吃著我家小姐的東西,現在倒是怪罪起我家小姐了,你們良心何在?」

底下的嘈雜聲頓時就沒了,有些人羞愧的老臉通紅。

一個奶娃娃站出來:「顧小姐對我們已經很好了,我們不應該這樣說她,這樣好人也會傷心的。」

這句話說得頓時好幾個剛剛吵得最大聲的,現在都梗著脖子低著頭,不再說話。

顧久檸這才上前牽著小奶娃娃的手道:「一個孩子都比你們大人看的通透。」冷冷的看了一眼人群,失望是有的,但是又能理解他們,因為他們對自己產生了依賴心理:「我已經幫你們問過李掌柜了,若是你們願意,可以去李掌柜那裡面試,我們鋪子里會收幾個打雜的,你們可以在這裡領取工錢,選擇包吃住的工錢就稍微少一些,若是包吃不包住的可以多拿些工錢,你們自己選擇。」

「可是,我們這麼多人,也招收不了那麼多人啊……」一個人大著膽子說。

「對啊……」

顧久檸淡然道:「這個你們放心,近日會有一家新店召開,老闆是容世子和陳家小姐,到時候也會招收很多工人,並且在裝修期間也會需要人手,只要你們願意通過雙手去努力,就會有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如果你們自己好逸惡勞,好吃懶做貪生怕死,那麼我顧久檸也幫不了你們。」

一聽是世子和陳如意,他們當即心就放回了肚子里,那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總不可能說假話。

清冷的目光掃視了一圈,看到沒有人再有意見,這才放心的回去自己的小屋裡。

陳如意正嗑著瓜子喝著蜂蜜柚子茶,自然也是聽到了剛剛顧久檸高聲說的話,她吐了瓜子殼,翹著個二郎腿看著顧久檸:「嗯?本小姐怎麼就入了股了?妞?」

「你願意入股嗎?我想開一家甜品店。」顧久檸毫不介意,十分坦然的問,正大光明的先上車後補票。

「哼,你都那麼說了,本小姐還能說不嗎?檸丫頭,你這是越來越壞了,主意都打我頭上了,好一個先斬後奏。」她擠眉弄眼,看起來心情不錯。

「放心吧,跟著我,肯定會有錢賺的。」她昨天就想好了,要讓陳如意入股,倒不是說她家底如何,而是容墨身份特殊,陳將軍身份也特殊,現在陳如意也摻和進來了,那些個老東西,就算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說陳將軍的不是。

若是非要追究陳家的地位,那麼就可以參考一下楊家將了,陳家就是那樣的存在,一家子都是武官,到了陳如意這一輩也就只剩下陳如意這麼個獨苗苗了。

敢當著面挑釁陳如意的,整個京城也不多。

不知死活的另說。


那邊趙詩書本想著跟魏殊蓮建立個友好的關係,不想這魏殊蓮居然是個溫吞性子的,不爭不搶,根本挑不起漣漪,好在魏家老太太極為中意趙詩書,和顏悅色,視若座上賓。

三言兩語之間,就格外得到老太太的歡心。

看到一切盡在掌握中,趙詩書的笑容越發的燦爛,魏殊蓮卻是看的心裡一陣彆扭,她不喜歡爭搶,也不喜歡當棋子。

趙詩書一連好幾天都去了魏家,晚上才回來,趙太師問起,她也只說是跟魏殊蓮成了閨中密友,捨不得分開。

到了晚上,趙詩雨才進了趙詩書房裡:「姐姐,那人在林家村,說,說是顧久檸姨娘之女,和她長得七八分相像。」

「好,我知道了。」趙詩書眼神里閃過一抹得意。

打蛇打七寸,她就不信顧久檸真的毫無破綻,她想著林毅是突然從外面帶回來的,而且還能夠得到容墨顧久檸那般傾心對待,想必不凡,果然打探出來了一些貓膩。


「親人啊,呵。」

在趙詩書的故意提及下,魏家知道了林菀婉的存在,但是並沒有想要去接她來京城,一個鄉下丫頭,瞅著就會厭煩。

反倒是秦王府得到了風聲。

「既然有人想要對付顧久檸,本王何樂而不為,不若做個順水人情。」秦夭正有一搭沒一搭的吃著葡淘,而一旁得女子正是彩潔。

現在大傢伙都知道了榴槤這個東西,並且還對孕婦有好處,聽聞對孕婦來說可以補身體,彩潔當即就讓人買了很多,當成飯後甜點來吃。

「王爺,意下如何?」她身子豐腴了些,臉色紅潤,現在的彩潔對自己是非常捨得,畢竟是雙身子了。

「去,叫啞奴過來。」

「是。」

當夜,魏王也知曉了林菀婉這個人的存在,並且授意魏家,把那女孩找到,帶回京城。

魏王發令,魏家豈有不從。

去找林菀婉的是魏殊言,林菀婉本不欲離開林家村,但是心裡確實惦念著林毅,又覺得魏殊言長得不像個奸險歹毒之人,也就老老實實的去了京城。

甜品店在籌備之中,顧久檸已經從舜英那裡得知,之前那場躁動爆亂,是魏殊言唆使,冷笑一聲。 第一百八十五章咸豬手

「小姐,最近如意小姐跟魏殊言走得……有點近。」舜英想了想說。

她不願意做一個打小報告之人,但是魏殊言這人明顯是惡非善,而陳如意是個大大咧咧,看著聰明,但是女人這種生物是十分神奇的,平日里精明的堪比偵探柯南,可是一旦墜入愛河就被迷得七葷八素,根本摸不著北。

舜英不想陳如意被一個壞人利用了,那個魏殊言可不是什麼善良之輩。

「我知道了,只是感情的事情,我也不能干預太多。」顧久檸皺眉,魏殊言這種男人,在她心裡是上不得檯面的,口口聲聲說著對自己如何如何傾心,可是傷害自己的事情,他倒是一件也沒落下。

這樣的男人,在面對利益的時候可以拋棄你,又何況是未來面對了危險。

杏眼微眯,她不想陳如意陷在魏殊言身上,偏偏這種情況對她來說最為棘手,如若弄巧成拙,只怕是會化友為敵……

看到顧久檸陷入思索,舜英默不作聲的離開,還貼心的幫顧久檸帶上了房門。

這個問題沒有給她時間犯難太久,因為甜品店已經準備就緒,就差著開業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