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葯魂眉頭緊緊蹙著,「不是這樣的吧,想點問題都不行,難怪之前我一句挑釁的話就讓你如此狂躁,來啊,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念頭剛一落下,體內所有紅鸞精晶火火焰溫度陡然間加了一倍,焰體體積猛然加大一倍,葯魂只覺得很多地方傳出微弱的「噗噗」聲響,那是火焰躥出內臟時的聲響。

內視全身,所有火苗都已將內貫穿,而那腸道處葯魂幾乎看不見任何自己的腸子,火焰幾乎將那些盤踞的腸子完全覆蓋了。

體腔內火焰就像被挑釁過後的莽夫,開始揮舞拳頭打架了。

葯魂哼了一聲,「火焰有火性,老子喜歡。當日在火淵里若不是武魂,寒冰以及火晶鳥相助,以我淬體境五六重本事還真是收服不了你的。」

經脈內紅鸞精晶火完全不受控制,現在專挑主幹經脈遊走。

「只要讓它沿著瞑息血元功的運行線路運行才能完全操控經脈里的這簇火苗。」心神一動,經脈里的血紅元氣直接瘋涌而上,試圖將火焰完全包裹。

噼里啪啦的聲響傳來,火苗似乎感覺到葯魂的心意,開始焚燒血元氣。

「你想玩是吧……」葯魂咧咧嘴,臉上儘是難搞的表情。雙手結出一個個繁複印法直接催動丹田蟄伏很久的元氣進入經脈。


血紅元氣如同開閘放出來的水一泄千里向那簇越來越猖獗的火焰涌去。

「我看你能燒掉多少!」葯魂嘴角一抽賭氣般的道。

紅鸞精晶火瘋狂的燒滅元氣,甚至連經脈都開始顫抖,不到十息,剛才進入經脈內的血紅元氣已經被悉數燒光。

「這樣搞不是辦法?紅鸞精晶火?精晶?對了,控制那個精晶就能操控紅鸞精晶火!」葯魂一聲低吼,參透了問題的關鍵。

轟——

心神沉入那猩紅如同鮮血的精晶石里竟發出轟然聲響,精晶不停顫動,似乎想要反抗藥魂的控制。

「你反抗不了你,因為我早已騙過你了,現在我是『大精晶』你是小精晶,你我根本是一體的,如果你想反抗就再讓你崩碎一次。」葯魂語帶威脅的和紅色晶石交流。

轟——

這一聲轟鳴似乎是認同了葯魂的看法。

輕哼一聲,葯魂心神向紅色晶石每個角落漫延而去,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將整塊精石完全掌握,心神在精晶石里發現意想聯結至經脈內的紅鸞精晶火。

紅鸞精晶火沒有任何抗拒直接接受了葯魂心神牽引開始向運轉瞑息血元功經脈里涌去。

「經脈內的危機總算是解除了。」看了一眼經脈外沒有一點寒冰,葯魂吐出一口氣,嘆道。

正在燃燒內髒的火焰已經完全將內臟包裹,全身幾百處地方熊熊燃燒著火苗,體內氣體向體內漫延而出,從外看去,此刻的葯魂全身通紅,白煙繚繞,偶而還有一兩通火苗直接肌膚上炸開,旋即便長出一塊血痂。

火晶鳥已經將一千塊中品元氣石完全煉化,如今已經突破至淬體境八重巔峰,外界的火溫已經影響到它,雙翅一拍火晶鳥直接飛出了葯魂識海,出現在地穴之中。

看了一樣全身不停散發出白色蒸汽血痂遍布的葯魂,火晶鳥咂了咂嘴,「這小子,搞出來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不過這裡火能加重,在黑洞里的萬魂玉也會受影響從而吸引大量的火元氣聚集到此處,所以這裡倒是適合我修鍊,如果可能,它煅完體后我的實力能夠突破到淬體境九重。」

葯魂臉上肌肉因為抽動開始變得有些扭曲,火晶鳥眼神放光,「看他目前的情況已經似乎已經完全控制了紅鸞精晶火,還好有龍血,不然他一定不會太輕鬆。只是這火焰的灼體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夠熬得下去的……」

火晶鳥有些憐惜的望著葯魂,旋即將視線轉至地穴山壁上,山壁不停有碎小山石擋不住蒸汽的碰撞掉落下來,地面的陰冷積水早已不在。

火晶鳥拍動翅膀懸停空中,火元氣越來越多,它張嘴猛吸,火紅元氣如同一條赤蛇飛入火晶鳥嘴裡,火元氣越來越濃郁越來越精純,火晶鳥也不得不間歇性的吸那火元氣,不過揮動翅膀驅趕葯魂身上傳出的一股股熱浪。

葯魂體內附著在內臟上的火焰完全爆開,將體腔填滿,瘋狂燃燒葯魂身體。

葯魂忍不住巨痛,突然破口狂叫起來,這一道撕心裂肺般的嚎叫把火晶鳥嚇得愣住。 火晶鳥腦海里出現一隻小鳥在火海里掙扎的畫面,那是它自己,以前也曾嘗過被地火甚至更高級的火焰煅體的滋味,那種感覺生不如死。

它還記得它第一次接受火焰煅體時是它五歲時,而那火坑裡除了有四五種地火同時煅燒它之外還有各種小型一千條火氣蟒在火坑裡遊走,火晶鳥一邊忍受那地火煅身一邊吞吃那些小型火氣蟒。

只有將那一千條火氣蟒全部吞下肚后才能結束第一地火煅體。


葯魂與當年的自己又有何異,吞吃一千條火氣蟒雖有難度,可是它是天生高級火屬性妖獸又有吞噬的天賦,而葯魂只是葯族普普通通的一名,而且天生還不是火焰武魂,這種煅體的痛苦跟它比較起來強了近百倍!

「臭小子,堅挺住,挺過第一次以後你就能逐漸將紅鸞精晶火的威力開發出來,挺不過來你一輩子都是葯族普通的一員,根本不可能完全你爺爺交給你的任務,更加成不了任何大事!」一道精神意念從火晶鳥識海內發出,葯魂體表已經有火焰開始不滅燃燒葯魂,那星星點點的火焰表明葯魂體內的火焰已經完全爆開,它只是魂力探測一眼便被那火海般的景象震驚!

現在它現聲提醒葯魂不但不會騷擾他反而算是一種激勵,如果葯魂在這裡扛不下地火煅體,他們兩個都會被地火炸成渣渣!

葯魂頭微微一點,告訴火晶鳥不用太擔心,已經燃起火焰的雙手頻繁結印引導紅鸞精晶火在體內沿著瞑息血元功經脈運行,只要完成一個完整的周天,經脈內的紅鸞精晶火就算完全被煉化了。

反而是身上傳來的火焰燃燒痛苦藥魂已經緩緩適應,體內的龍血受到火燒似乎正緩緩傳出強悍的能量,但那能量依然潛藏在肌肉骨骼里未曾爆發。

葯魂嘴角掀起一抹劫後餘生的笑意,紅鸞精晶火在血紅元氣的包裹下已經完成了一個完整周天的運行。

轟——


就在紅鸞精晶火完成一個周天的運行之後,葯魂體內的火焰完全爆開,將他整個人燒成一個火人。

火焰熊熊燃燒。地穴里的空氣都被猩紅火焰燒得扭曲起來,地穴里溫度徒然變高,讓火鳥妖身子都有些顫抖。

火晶鳥猛拍翅膀閃身急退至地穴壁,地穴壁上不停掉落碎石,碎石輕鬆穿過火晶鳥

的身子,有些還沒有落到地上就被火焰燒成齏粉。

「這便是地火之威啊。」火晶鳥吐出舌頭咂了咂嘴道。「如果是天火,地上的齏粉都會被燒碎……」

僅僅過了幾息,地穴山壁上各個地方不停傳出嘭嘭的炸裂聲,被燒得脫離岩石的石塊全部在未掉落地面前騰的從身上燒出一團猩紅火焰如同流星一般落地化成黑色齏粉。

「這個地穴現在還炸不了……」火晶鳥眼中湧出一抹駭然,它沒有想到葯魂搞出來的動靜會這麼大,只好強行自我安慰。

葯魂痛苦的嘶嚎, 將軍快嫁我! ,偶爾還能爆出火花。

焰溫不再上漲停了下來。

葯魂的嚎叫也隨之緩緩停了下來,雙目依然緊閉,眼皮微微顫動,他依然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嘭!

火焰威力太強,直接燒化了地面,葯魂身子猛的下陷,而他周圍的岩石也被火焰燒化,全數化成粉末。

「好久沒有見過這種陣仗了,好燙,但是萬魂玉聚集而來的火元氣和魂力實在是太精純了,我吸!」即便火晶鳥被紅鸞精晶火逼到了地穴邊緣,它也不忍放棄,這樣的修鍊機會可遇不可求,再等下次不知要等多久,所以它也在堅持著,憑它妖靈體的身份呆在這種環境里已經有點危險了。

雙手頻繁結印,葯魂再度驅使紅鸞精晶火在經脈里運行一圈。

「總算是將這紅鸞精晶火完全煉化下來了。」葯魂喃喃道。

當他再次內視身子時,方才發現體內充滿了猩紅火焰而他的身子也完全曝露在猩紅火焰之中。

「凡事都有第一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得益最大的,我一定不能錯過這次煅體時機。」心神一動,葯魂直接把經脈內的火焰抽離出來加入煅體大軍。

火晶鳥望見葯魂身上的猩紅火焰又向上跳了一截,還敢加火焰威力,這小子不怕被燒死么?

烈火焚*身,葯魂彷彿置身火海, 腦洞大爆炸 ,體內臟器微微顫動,似乎快要擋不住的火焰的焚*燒了。

「差不多了。」葯魂眉尖挑動,再向結出印法收掉身體之上的熊熊燃燒的紅鸞精晶火,卻聽得地穴頂有聲響傳出。

「火晶鳥不是布下魂力結界了嗎?怎麼會有人發現了這裡?」葯魂心生疑惑之時已經聽到破開魂力結界的聲音傳來。

「我靠!敢壞了火爺的結界,你們簡直是找死。」火晶鳥的叫罵聲響在葯魂耳邊,葯魂心中狂罵不止,不是說你的東西很高級不會被人發現的么,怎麼還來了不少妖獸的樣子。

葯魂睜眼,火焰依舊在身上跳躍,即便他現在收掉身上的烈焰也要將所有地紅鸞精晶火在經脈內煉經化才行,而眼前的情況顯然不是最佳的煉化時間。

七八條火氣蛇鑽進地穴,皆是達到淬體境五六重的實力,嘴裡嘶嘶吐著信子,堅瞳直望著葯魂,似乎對葯魂很感興趣。

「火晶,你娘的,你不是說你的魂力結界有保障的嗎?怎麼來了這麼多的同好?!」葯魂開口罵道。

「我怎麼知道?你的氣息和叫聲都被我屏蔽了,我想應該是萬魂玉聚集而來的火元氣把它們吸引來的吧!」火晶鳥馬上傳音解釋,似乎跟它一點關係都沒有。

凡是涉及到「萬魂玉」這個詞都必須傳音交流,這種詞不能被人聽了去,否則只會招來無窮無盡的殺戮。

「朝我撲過來了!你快來幫我擋一下,你現在有淬體境八重了吧?」葯魂體表的血痂快要被紅鸞精晶火燒化,再煅下去就會被燒傷了。

「來了,你們這幾隻小火蛇簡直是在找死!」火晶鳥向前飛,還沒有接近那幾條火氣蛇立馬向後飛,向葯魂叫道:「你那地火威力太強了!我過不來,你自己先頂著,我去地穴上看看!」

火晶鳥撲騰翅膀向地穴頂飛去,頭剛探了出去馬上就縮了回來,喝道:「小魂子!把眉心留出空位來,老子要進識海!」

葯魂知道出了情況,驅趕已經煉化的那團紅鸞地精火沿著身子向上爬,直接將眉心處的火焰驅開,留出一道縫隙。

「要進快進!你這個雜毛鳥!」葯魂怒喝一聲。

火晶鳥化成一道紅光飛入葯魂識海之中。

那七八條火氣蛇再也耐不住心中的渴望向葯魂爬了過來,誰能吃了葯魂誰就能繼承這後天地火,地級火焰一晚能焚燒一座城池,誰不想要,只要是修鍊火系功法吸收火元氣的妖獸都想要。 火氣蛇爬向葯魂,還沒有完全接近葯魂身子就突然的燒出猩紅火焰,火氣蛇開始扭曲著身子痛苦的在地上擺動,一兩息后直接被燒成了火灰。

葯魂正想將紅鸞精晶火收入經脈之中慢慢煉化,地穴頂突然黑了起來,幾百多條火氣蛇堵住地口,密密麻麻的蠕動著,誰也進不來,最後抱成團硬生生的將地穴頂擠出偌大的豁口從而掉落下來。

望著地面四處爬動的火氣蛇,葯魂頭皮一陣發麻,洞口再度黑了起來,火尾蠍,百節蜈蚣,火心蟾等各式各樣的火屬性妖獸普天蓋地的朝地穴里湧進來,都想要吞噬掉這地火。

此時的葯魂成了不折不扣的唐僧肉。

吐出一口濁氣,葯魂此時方才明白過來火晶鳥那個不講義氣的為何突然要求進入識海,原來那個混球是想要躲開群獸的攻擊。

「這個軟蛋!」葯魂惡狠狠的罵了一句。

地穴口不大,一條火氣蟒將蟒頭探入地穴,蟒身將地穴口的岩石擠掉也是掉落地穴之中,一旁的火氣蛇見到進化后的火氣蟒全部像見了鬼一樣四處爬開。

地穴里的火屬性妖獸越來越多,有些從一旁的岩壁上破壁而出聞風趕來,一隻兜頭兜腦的真火玄龜破土而出,嘴裡吐出一道藍焰,顯然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葯魂面色極其難看,現在恨不得將火晶鳥拖出來暴打一頓,痛罵它一句「這就是你給老子布下的結界」!

搖搖頭,葯魂知道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即便要算帳也要等到把這些妖獸處理了再說,這些妖獸大多在淬體境五重左右,只有極個別的實力接近先天境,而只有淬體境七重的他身懷地火,顯然成了眾人眼中的香勃勃。

「蛇蟲鼠蛇都來齊了。」葯魂嘴角扯出一抹嘲弄之色,苦笑一聲,道。

雖然來的妖獸實力沒有達到讓他恐懼的地步,但好漢架不住人多,來的妖獸實在是太多了,而且那地穴口還有火屬性妖獸持續向這裡湧入。

紅影閃爍,一個紅燦燦的球形身影閃入地穴后在左右的石壁上彈跳數下方才落到地面。

那妖獸落到地面后將頭從腹部抬起葯魂方才看清它的模樣,全身赤紅,長滿火紅絨毛,手腳和身體比起來完全不成比例,頭小小的幾乎完全隱藏在火紅體毛之中,兩隻眼睛好奇的望著葯魂。

葯魂和那毛茸茸長得如同一個肉球的妖獸對視一眼,能發現它眼底深處有火熱涌動著,彷彿隨時都會撲上來將葯魂吞下。

它有那個肚量!那滾圓的肚子就是吞下那七八丈長的火氣蟒葯魂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

地穴口變得亮堂起來,只有零星幾隻火屬性妖獸還在往地穴里涌。

地穴內原本就充滿火屬性元氣,火溫比那火淵內的岩漿還要熾熱,這幫火屬性妖獸到來之後氣溫變得更加炎熱,一些實力較低的妖獸發現處境異常想要抽身離開,身上卻突然燒出火焰,還沒有開始爭奪地火就被燒滅了。

葯魂輕哼一聲,「這種實力也很來吃我?!你們也是醉了!」

想要逃跑的火屬性妖獸不是因為地穴里的氣溫太高開始自*燃就是被其他妖獸直接吞吃掉,如同火爐的地穴泛起血腥,劍拔弩張,大戰一觸既發。

地穴里的氣溫越來越高,火元氣撲天蓋地的扑打在妖獸身上,這種環境下,近千隻妖獸開始躁動起來,煉化地穴里的精純的火元氣還是小事吞掉葯魂身上的地火才是它們不顧一切來到此處的主要目的。

葯魂目光狠辣的在這些虎視眈眈的妖獸身上掃了一眼,喃喃道:「淘汰了弱者,現在你們也該出手了吧……」

此刻葯魂全身燃燒的火焰又向上騰的漲了一截,氣焰更甚,一部分實力修為不是太強的妖獸心生退意,知道自己不是吃下地火的料了開始後退,有了前輕之鑒,它們哪裡敢明目張胆的後退,只是緩緩後退,但還是被那些實力強勁的妖獸發覺,直接被吃下肚。

「當真是殘忍啊,連同伴都能吞下。」眼見一條體型較大的火氣蛇把一隻體型稍小的火氣蛇吞了下去,葯魂有些心有不忍的道。

定了定神,葯魂明顯過來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如果實力不夠強只會被別人吞掉。

「小魂子——」火晶鳥出聲叫道,「你自己想辦法扛了,我幫不了你的忙,這裡妖獸大多,我一個淬體境八重的妖靈體只有被滅的份兒,你懂的……」

「靠!」葯魂罵了一句,「有你這樣的嗎,把我帶到這裡來,布下一個被別人輕易而舉破除掉的結界就不管事了,你以後還有臉跟我要元氣石嗎?」

「小魂子,不是我不幫你,實在是量太大,我開始修鍊了,實力提高以後才能幫到你,我用魂力把神龍鼎封住了,你就別傳音了……」火晶鳥翅膀一拍,一道火紅魂力光幕飛出將神龍鼎封了起來,葯魂如何傳音都傳不到鼎內。

「還是只能靠我自己啊,這火晶鳥關鍵時刻總是靠不住!」葯魂嘴一張,吐出一口猩紅火焰,直接向妖獸群飛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