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飛,這屆中州的新生,據說他爹是中州一個家族的族長,很有實力,要小心些。」一旁的周岩提醒道。

雖然來自中州的一群傢伙很傲慢,但確實有他的實力,在外院時就已經讓人見識到他們的潛力了。

「蕭白!」韓飛叫道,語氣傲慢。

「哪頭?」獨孤逍遙用著同樣的語氣回道,雖然見過中州的那群人,但是對韓飛卻是沒有什麼印象。

「哼!東邪蕭白,一個半廢之人,你已經不行了。」韓飛陰狠的說道,性格與自己的長相差距很大。「將你手中的紫晶靈牌交出來我可以不動手。」

「唉!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獨孤逍遙慵懶的說道。

「哼!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中州不是你這蠻夷之地的人所能比的。」韓飛叫道,出身於大陸核心的中州,自覺的帶著一絲優越感,讓人看得不順。

「暗黑玄功。」

轟!


一股陰寒的氣息從韓飛的身體釋放出來,讓四周的溫度霎是降了數十度,一片片泛著黑絲的雪花從空中飄落,一些灑落在樹枝上,碧綠的枝葉霎時變得枯萎。

「退後!」獨孤逍遙回頭對周岩道,只是早已不見了周岩的身影,人早已經跑到數十米開外了。

「鄙視你。」獨孤逍遙不由豎起中指。

「玄武壁。」獨孤逍遙輕喝一聲,以自身為中心數米外放出一道金罩,將那片片黑色的雪花阻擋在外。

「哼!看你能阻擋多久。」韓飛冷笑道,雙手緊握,原本稀疏的黑色雪花變得密集起來,而且亂空飛舞向著獨孤逍遙而去。

噗噗噗!

如刀割一般,金色的護罩一點一點的被侵蝕,範圍變得越來越小。

咔嚓!

片刻,只聽金色護罩一聲脆響,咔的裂開了一道縫隙。

「哼!東邪蕭白也不過如此,只是徒有其名罷了。」看著輕易將獨孤逍遙所設的結界破掉,韓飛不由得意的說道。

對此獨孤逍遙只是輕輕一笑,大手一揮,原本快要破碎的護罩霎是粉碎,一片片雪花落在獨孤逍遙的肩上。

「竟然能夠吞噬元力。」獨孤逍遙感覺,隨著黑色雪花的融化,自己的元力也隨著慢慢流失。

「嘿嘿……有趣!」

「妖吞天地。」獨孤逍遙大喝一聲,雙手撐天,一股龐大的吸力從獨孤逍遙的周身放出,只見一道道黑色漩渦出現在獨孤逍遙的體表,空中飄灑的黑色雪花全部被獨孤逍遙吸入體內。

噗!

單手一指,一股水劍射向韓飛。

看見自己的玄功竟然就這樣被輕易破除,韓飛連忙後退,腳下留下一道深深地痕迹,再看向獨孤逍遙時原本的輕視以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有深深的忌憚。

「果然有些實力。」韓飛冷笑道。「不過也僅此而已。」

「玄冰刃。」

韓飛輕喝一聲,只見四周的水分突然向著韓飛匯聚,空氣驟然變得乾燥起來。

片刻,只見一把冰霜凝結的劍刃出現在韓飛的手中,提起冰劍便刺向獨孤逍遙。

看著沖向自己的韓飛,獨孤逍遙輕輕一笑。道:「這是你做的最錯的事,竟然跟我近身打鬥。」

微微一錯身,冰刃的劍尖順著獨孤逍遙的臉角劃過,相差不過一毫米。

嗖!

一個閃身,人影已經從韓飛的眼前消失,瞬間出現在韓飛的身側。

「什麼……」韓飛大驚失色,沒想到他速度這麼快。

「嘿嘿,晚了。」獨孤逍遙嘿嘿一笑。

「天妖禁。」

曲指一抓,一張透明的手印握住了韓飛的右手。

砰!

一拳狠狠的打在了韓飛的胸口上。

咔嚓!

足足後退數十步將身後的大樹撞斷韓飛才停下身形。

咳!

雙手撐地,一口鮮血噴出,韓飛雙眼震驚的看著獨孤逍遙。

「想挑戰人就應該有被打敗的覺悟。」走到韓飛的身前,獨孤逍遙低頭俯視著韓飛。

「你們幾個過來。」獨孤逍遙指著在一旁哆嗦的孫鵬幾人。

「你要幹什麼?」孫鵬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沒辦法,自己的大哥都沒打過獨孤逍遙,現在自己只能任人宰割了。

「將你們身上的靈牌還有靈石統統交出來。」獨孤逍遙說道,開始打劫起來。

「什麼……」

「哼!」沒等孫鵬說完話,獨孤逍遙就是一聲冷哼,將他們原本要說的話全都憋在嘴裡,痛快的把自己手中的靈牌和靈石交了出來。

「還有你的。」獨孤逍遙轉過頭有對韓飛說道。

「哼!」韓飛倒是沒有多說什麼,很是配合的將身上的靈石和靈牌拿了出來。

將東西包好,獨孤逍遙隨手將東西仍給周岩。「你先收著吧!」

「真的,老大我愛死你了。」周岩大叫道。「從今天起我就跟老大你混了。」

「嗯!有前途。」獨孤逍遙笑著點了點頭。

??????

「老大,你怎麼把紫晶靈牌扔了?」

「太沉了,先放那吧!」

不久后,一隊人馬快速的出現在這裡。

「大哥,你看,是紫晶靈牌。」一個人興奮的大叫起來。

「快收起來。」有人很快反應過來,快速的用黑布將紫晶靈牌罩住,但是透過黑布,紫光還是散發出來,依然明亮,在昏暗的森林深處是那麼的顯眼。

很快,另一隊人趕了過來,十數人展開一場混戰,紫晶靈牌最終落到了後來人的手上。

這樣的場景幾天的時間裡連續發生,紫晶靈牌不知易手了多少人,但這些卻與獨孤逍遙沒有關係,現在他正在一處清秀的林間調養傷體。 綠林間,花草清香,清流緩緩,與開始獨孤逍遙落腳的地方相比,這裡無疑是一片仙境。

小溪旁,一個身穿青袍的青年盤膝而坐,略顯消瘦的面龐滿是堅毅,只見青年雙手快速結印,一股股精粹的元力凝聚周身。

嘶……

猛吸一口氣,周身元力瘋狂的湧進青年體內,那原本凄白的臉色變得紅潤了許多。

呼~~~

深深呼了一口氣,青年慢慢站起身,雙手握拳。「呵呵……地階。」

感受著體內的元力,要比人階大圓滿時要多出數倍,獨孤逍遙很是滿意,身體的暗傷也恢復了七七八八,剩下的慢慢調理就好了。

「老大,你突破了。」周岩驚喜的叫道,人階大圓滿時就能戰地階,那突破地階了不更厲害。

「嗯!」獨孤逍遙輕輕點了點頭,心情很不錯。

「老大,你出關了。」這時,又從林間出現一群人來,年齡不是很大,王超、杜則都在其中,還有一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眾人看著獨孤逍遙眼神都充滿火熱。

「走,收利息去!」獨孤逍遙大手一揮說道。

「走嘍!」一群人興奮的跟在孤獨逍遙身後。

??????

「賀斌、賀武,你們兩個竟敢對我出手。」一個青年面無表情的看著賀斌兩兄弟,而四周還躺著許多的學員,樣子都十分的狼狽。

「呵呵,宋強,要怪就怪你實力不濟,紫晶靈牌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得到的。」賀武嘿嘿笑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便出自一地,在有利益上的分歧時也一樣會發起衝突,更何況本就不是一心。

「很好……我們走著瞧!」宋強咬牙陰沉的說道,沒有再動手,因為知道自己不是兩人的對手。

「咦!剛出來就碰上你們了,運氣真好。」一個慵懶的聲音突然傳來,只見遠處一道身影慢慢的走了過來。

「是你……」賀斌震驚的叫道,看著來人不由變得謹慎起來。

「蕭白……」賀武也震驚的看著獨孤逍遙,沒想到這個當初在東方學院門口想要羞辱的人竟然就是東邪蕭白,可笑的是那時自己還嘲諷人家。



「你想幹什麼?」賀斌問道,似是有些膽怯,沒辦法,蕭白這個名字太有震懾力了。

「不幹什麼,只是要把那個收回來。」獨孤逍遙指了指賀斌手中的紫晶靈牌。「那是我弄丟的。」

「哼!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有本事來搶。」賀武喊道。

「好啊!」說完,獨孤逍遙的身影閃電般的向著賀斌兩人衝去。

「你……」沒想到獨孤逍遙這麼乾脆,根本不給兩人反應時間。

「五門起開!」只聽獨孤逍遙一聲大喝,一股兇猛的元力從體內迸發而出,如洪水猛獸一般的拍向賀斌兩人;這也是獨孤逍遙有意為之,要瞬間震懾住兩人。


「這是……」感受這股龐大的元力,兩人震驚的站在原地,想要躲閃卻以來不及,只好硬接這一擊。

砰!

轟!

「咳咳……你!」賀斌兩兄弟狼狽的趴在地上,雙眼不甘的看著獨孤逍遙。

此時所有人都被驚住了,沒想到一招就將兩人打敗,要知道兩人可是都有著地階中期的實力。

「他突破了,達到了地階。」有人驚喊道。

「呵呵……」賀斌兩人苦澀的笑了笑,人階的時候就能屠掉天階,更何況如今已經突破到了地階。

「小的們,收戰利品了。」獨孤逍遙大喊了一聲。

「哦!」


??????

「老大,他們怎麼辦,已經跟了一路了。」周岩用手指了不遠處的一行人。

「你想怎麼樣。」看了一眼周岩獨孤逍遙問道。「將他們打跑。」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