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神念加持、一個魔神附身,身材嬌小的阿曼莎和魁梧高大的奧格里亞,在這巨大的山洞空間內展開激烈交鋒。

兩人的實力,無限接近於葉寒所知道的先天強者,他們的每一次交鋒,都會產生出具有驚人破壞力的衝擊波,葉寒等人只有遠遠退開,躲在一尊尊黃金神像之後,才避免了不被殃及。

奧格里亞被阿曼莎成功拖住,兩人之間的對決,短時間內難以分出勝負,阿巴頓趁機繞到阿瑞斯神像旁,右臂用力一甩,幾滴從虎口處冒出的鮮血灑向戰神阿瑞斯的黃金雕像上。

「嗡……」

阿瑞斯神像一陣輕顫,隨即神像投射出萬道金光,將阿巴頓籠罩其中。

和阿曼莎接受神念傳承的過程相差無己,阿巴頓被神光籠罩后,身上也幻化出一套黃金戰神,手中出現了一把黃金長矛。這長矛是戰神阿瑞斯獨有的,比起雅典娜女神手中的長矛,更加富有攻擊性,據說此矛可以洞穿一切,所向披靡,無可匹敵,在傳說中的神戰時期,不知收割了多少魔神的生命。

被阿瑞斯神念加身的阿巴頓渾身金光如火焰升騰,戰意滔天,他目射精芒,威視奧格里亞,眼見阿曼莎和他僵持不下,大喊一聲,抬腳大步向前邁出。

他一步邁出,縮地成寸,直接跨越了數百米的距離,出現在奧格里亞面前,手中黃金長矛向前突刺,「嗤」的一聲,矛尖竟洞穿了奧格里亞身上的魔神戰衣。

一擊得手,阿巴頓自己都不由呆了一呆,隨即恍悟——此前奧格里亞與妹妹的交鋒,消耗了他大量的魔力,而自己卻正處在神力加身的巔峰時刻,因此全力一擊,才能重創奧格里亞。

「啊!」

奧格里亞身體被洞穿,雖然沒有立即死去,但鮮血迸濺,那種刻骨的疼痛讓他忍不住慘叫出聲,他目中凶光大盛,身體不退反進,帶著洞穿身體的長矛猛然向前撲出,雙臂大張,竟擺出要與阿巴頓同歸於盡的姿態。

「嗖!」

一道金光激射而來,從阿巴頓的身側掠過,穿透了奧格里亞的身體。

那道金光,是阿曼莎手中由神念幻化的雅典娜之矛,她長矛脫手,不偏不歪的穿透奧格里亞的心口,強大的慣性,竟讓長矛帶的奧格里亞的身體向後飛起,矛尖深深釘入後方的山體。

奧格里亞嘴角帶血,看向阿巴頓等人的目光里滿是不甘和絕望,隨即他嘆息一聲,眼中光芒斂去,腦袋一垂,就此隕落,同時身上的魔神戰衣如被風吹散,消失不見,身上兩個碗口大小的血洞,看起來讓人心底發寒。(未完待續。。) 奧格里亞死去后,阿巴頓兄妹身上被加持的力量也迅速減弱,由神念幻化出的戰衣、長矛,隨即消失不見,一切恢復正常。

半晌,葉寒等人才從震驚呆愕的狀態中回過神來,看著身周如小山般巍然矗立著一尊尊黃金雕像,他們感覺像是經歷了一場魔幻之旅。

「阿巴頓,你剛才穿著黃金甲、手持黃金矛的樣子,真是太威武霸氣了!」葉壯讚歎道。


「阿曼莎,你被雅典娜神念附身,是什麼樣的感覺?」黃小蓉一臉羨慕的問道。

阿巴頓和阿曼莎都覺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夢,聽到葉壯和黃小蓉詢問,阿巴頓撓了撓頭,回想了一下剛才的情景,道:「我當時覺得……我的身體里像是被突然注入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這種力量能夠移山填海,粉碎一切……」

阿曼莎一臉遺憾的嘆道:「我也是這種感覺……只可惜,在殺掉奧格里亞后,我身上的這種力量就迅速消失了……」

葛騰輝道:「這真是太神奇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根本無法相信這是真的!」

葉寒笑道:「不管怎麼說,奧格里亞已經授首,這就是好事!」

葉壯搓著雙手,仰頭看著眼前一尊尊巨大無比的黃金雕像,喃喃道:「如果能把這些雕像全都搬走賣掉,咱們立即就是富可敵國的超級富豪了啊!呃……哪怕搬走一尊也行,這一尊至少也有十萬斤重吧?按照現在的市場價格計算。一克黃金大概在兩百五十元華夏幣左右,一斤五百克,這就是十多萬……十萬斤的話……我靠,上百億了!一尊就值上百億了!」

他邊說邊吞著口水,一臉垂涎的表情。就葛騰輝和黃小蓉聽了「上百億」這個數字,都聳然動容。

阿巴頓兄妹面面相覷,臉色微變,在他們看來,這些黃金雕像應該屬於光明教廷、屬於他們這些神族後裔,在他們兩兄妹的心裡。根本就沒打算去動這些雕像。而是要讓這些塑像保持原樣,今後用來供光明教廷的人和神族後裔瞻仰膜拜,可如果葉寒等人真想打這些雕像的主意,以他們兄妹兩人的實力。也無力阻止。

葉寒沒好氣的瞪了葉壯一眼。道:「這些雕像上都附有神念。連我都不敢觸碰,你敢?好吧,就算沒有神念。但這麼多巨大的雕像,咱們怎麼帶得走?一尊就是十幾萬斤啊!」

阿巴頓兄妹聽了葉寒的話,暗暗鬆了口氣,不過葉寒接著又道:「不過呢,這麼多黃金確實非常誘人,既然咱們到了這裡,如果不帶走點什麼,實在是說不過去……」

阿巴頓苦著臉道:「葉寒先生,你們要動這些神像嗎?這……這恐怕不妥……」

葉寒笑眯眯的道:「哦?有什麼不妥?」

阿巴頓撓了撓頭,道:「我覺得這些神像出現在這裡,一定是神靈的安排,如果咱們妄動,或許會有未知的災難發生……所以,我建議就讓它們繼續在這裡呆下去……」

葉寒聞言,笑著搖了搖頭,道:「我覺得……把它們留在這裡也不妥,就算咱們不動,萬一以後有其他人發現了它們呢?你別忘了,魔族的人還有很多,他們中除了奧格里亞之外,或許還有其他人知道這個秘密,與其以後這些黃金被別人弄走,還不如咱們現在瓜分了!這樣吧,咱們一共六個人,見者有份,均分了這些黃金雕像吧!」

均分神像?阿巴頓一聽,頓時嚇了一跳,用力搖頭,心想這可是褻瀆神靈的事情,自己萬萬不能做,否則一定會受到神靈懲罰的。

相比起阿巴頓兄妹臉色發白的樣子,葉壯、葛騰輝、黃小蓉三人則是臉孔漲紅,興奮不已,真要像葉寒說的,把這些黃金雕像帶走,那以後他們什麼都不用做了,天天在家裡數錢玩就行。

可是緊接著,他們不由又犯了愁,這些黃金雕像實在太大,就算是切割成塊帶走,也是一項耗費心力的事情,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成,更何況有些雕像上還附有神念魔識,根本無法觸碰。

阿曼莎眼珠轉了轉,忽然低聲在哥哥耳邊說了幾句什麼,阿巴頓聽了,猶豫了一下,隨即咬了咬牙,道:「葉寒先生,我知道,這裡是您最先發現的,按理說,這裡的東西,您有權處置。可是……這山洞中的神像,與我們光明教廷有著莫大的聯繫,所以我希望您能把這些神像讓給我們光明教廷……」

「讓給你們光明教廷?呵呵……阿巴頓先生,你是在說笑話吧?光明教廷與我何干?這些黃金,咱們均分,不算虧待你們兄妹吧?」葉寒微笑著說道。

無論前世今生,有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上,葉寒從來都不是有著菩薩心腸的善主,這山洞中的黃金雕像,在他發現之前一直屬於無主之物,現在阿巴頓要讓他拱手讓給光明教廷,他當然不願意。

阿巴頓忙道:「葉寒先生請放心,我不會讓您吃虧的……我會把這件事情稟報給教皇大人知道,相信他一定會拿出一個令您滿意的價格……無論什麼事情,咱們都好商量!」

「阿巴頓,你們教廷很有錢嗎?你應該知道這些神像的價值,想要我讓出來它們,你們光明教廷不拿出能夠打動我的東西可不行!」

在此之前,葉寒對阿巴頓所謂的光明教廷並不怎麼了解,自然也就談不上什麼好感,雖說他對阿巴頓兄妹的印象不錯,但雙方終究是萍水相逢,並沒有建立起能夠推心置腹的友誼。

葉寒也不擔心阿巴頓兄妹會利用剛才對付奧格里亞的方法來對付他們,因為從這對兄妹的身上,他並沒感應到絲毫殺機,從這一點來看,兩兄妹應該是把他們當成了朋友來看待,這也是葉寒願意和他們均分這些黃金雕像的原因所在,否則的話,哪怕兩兄妹流露出一點點殺機,葉寒就會毫不留情的突下殺手解決掉他們。

「好吧……我會把你的要求,轉達給我們教皇大人知道……阿曼莎,你在這裡陪著葉寒先生等人,我現在就回去,用最快的速度趕回光明教廷,把這裡的情況和教皇大人說說……我想,教皇大人知道后,一定會非常激動,或許他會親自趕過來……」阿巴頓扭過頭對阿曼莎道。

阿曼莎點點頭,催促道:「那你快走吧!」

「放心,一天之內,我會盡量趕回來!葉寒先生,我妹妹拜託你們照顧了!」阿巴頓說完,再沒有絲毫猶豫,轉身離開山洞。

「要在這裡等一天啊!」目送阿巴頓離開,黃小蓉無聊的嘆了口氣,背著雙手,開始觀賞洞中的神像。


葉寒等人閑來無事,也開始四處走動,觀察那些神像,和阿曼莎懷著滿心的敬畏不同,他們心裡思索的是如何把神像從這裡帶走。

阿曼莎跟隨在葉寒身邊,看到葉寒在哪一尊神像前駐足,她就會為葉寒講述一下這尊神靈的來歷,通過她的講述,葉寒也了解了不少西方神靈的故事。

「火神赫淮斯托斯……大地之神該亞……海神波塞冬……戰神阿瑞斯……」當聽到阿曼莎說起這四位遠古神靈時,葉寒心中一動,對阿曼莎道:「阿曼莎,有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夠幫忙……」

「你說吧葉寒先生,只要是我能幫到的,我一定義不容辭!」阿曼莎眨著眼睛,無比真誠的說道。

比起阿巴頓,阿曼莎就顯得單純了很多,她把葉寒等人當成了朋友對待,聽到葉寒的話后,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下來,這讓接下來想要利用她的葉寒多少感覺心裡有些愧疚,於是正色道:「阿曼莎,只要這件事情你能幫上忙,我可以考慮在神像問題上作出一些讓步,比如答應你哥哥的一部分請求,盡量把諸神的雕像留在這裡……」

「真的嗎?」阿曼莎顯得很興奮,道:「你快說吧,要我幫什麼忙?」

葉寒道:「我希望你能用你的鮮血,激活火神赫淮斯托斯、大地之神該亞、海神波塞冬、戰神阿瑞斯的力量,讓這些力量加持到你的身上,然後你把這些力量釋放出來,讓幫助我們幾人藉助這些力量來修鍊……這樣就行了!」

「啊?修鍊?」阿曼莎呆了呆,道:「可是那些神靈的力量直接加持到了我的身上,你們怎麼修鍊?我不太懂……」

葉寒道:「你只要把諸神加持給你的力量散發出來就行,我們有特殊的方法,可以把你釋放出的力量吸納進體內進行煉化,從而達到提升實力的目的……好了阿曼莎,如果你願意幫忙,就照我的做!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埋怨你……你自己看著辦!」

阿曼莎道:「我當然願意,只是幾滴鮮血而已!但願我的幫忙,能讓你們實力獲得提升!」

『阿曼莎,太謝謝你了!」

葉寒心中暗喜,對葉壯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過來,然後把自己的想法和他們說了,幾人都沒想到用這種方法也能修鍊,當聽葉寒說如果一切順利,他們的實力有望在短時間內有大幅提升時,不由又驚又喜。

葉寒和葉壯等人盤膝坐好,隨即向阿曼莎微笑點頭示意時,阿曼莎也是一笑,隨即弄破了自己的手指,彈出一滴鮮血,血珠在空中劃過,落向戰神阿瑞斯的雕像。(未完待續。。) 阿曼莎彈出的一滴血珠,落在戰神阿瑞斯的黃金神像上,那神像頓時金芒大盛,萬道金光照射在阿曼莎身上,阿曼莎身軀輕顫,神念附身,黃金戰衣和黃金長矛依然出現,她眼中神光湛然,整個人產生出一種君臨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果然,我猜的不錯,戰神阿瑞斯的神力極富攻擊性和侵略性,無堅不摧,無物不破,這種神力,其實就是五行靈氣中的金靈氣!」

感應著來自於阿曼莎身上的強大金靈氣,葉寒心中狂喜,向著葛騰輝看了一眼,見他似乎也感應到了金靈氣的存在,輕喝道:「騰輝,運轉『金靈訣』,進入修鍊狀態,準備吸納金靈氣!這是莫大的機緣,千萬別錯過了!」

葛騰輝聞言,不及細想,默默運轉起「金靈訣」,靈台空明,物我兩忘,迅速進入到修鍊狀態。

阿曼莎此刻體內充盈著的大量神力,是來自於戰神阿瑞斯的一縷精粹金靈氣,這海量的金靈氣一旦釋放出來,對於金屬性身體的修鍊者而言,有著巨大的好處——葛騰輝是金屬性之身,而葉寒是五行之軀,兩人都能吸納大量金靈氣,這必須能讓兩人的實力都實現一個巨大跨越。

「阿曼莎,把你的神力釋放出來吧!」葉寒傳音給阿曼莎。

阿曼莎雖然被戰神阿瑞斯的神力附身,但自己的意識還是清醒的,接收到葉寒的傳音后。輕輕點點頭,雙臂展開,神力從體內幅散開去。

頃刻間,濃郁的白色金靈氣充溢了整個山洞的空間,金靈氣特有的鋒銳殺伐氣息,令站在遠處的葉壯、黃小蓉兩人感到皮膚刺痛,不得不運轉各自的靈氣進行抗衡。

葉寒和葛騰輝同時運轉「金靈訣」,身體彷彿變成了兩個海綿,瘋狂的吸納著這山洞中的白色金靈氣,濃郁的近乎實質的金靈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進入到葉寒和葛騰輝的體內。

阿曼莎神力散去,整個人恢復到正常狀態,有種脫力的感覺,她調息片刻。這才恢復過來。睜大眼睛去看葉寒和葛騰輝。只見兩人盤膝坐地,寶相莊嚴,洞中瀰漫的白色氣息。正絲絲縷縷的沒入到兩人體內。

葉寒和葛騰輝的體內,此刻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驚人變化,兩人運轉「金靈訣」,將吸納入體的海量金靈氣一點點煉化,然後逆經導脈,不斷去沖刷鍛造金之脈,金之脈就像一條正在修整中的公路,不斷得到擴寬加固。

九九八十一個周天後,金靈氣如江河入海,歸入丹田之內,和丹田中原有的金靈氣凝聚的白色光團匯合在一起,無論體積還是光亮,都比之前的增加了幾倍。

半晌,葉寒和葛騰輝同時閉開雙眼。

「騰輝,感覺怎麼樣?進步不小吧?」葉寒目光凝注在葛騰輝身上,感應著他體內增強了幾倍的金靈氣,笑著問道。

「是的師父,進步很大!簡直……簡直不可思議!」葛騰輝站起身來,激動的說道。

他雙拳輕輕握起,只覺身體里的血液在奔涌沸騰、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無窮的力量,要不是顧忌這是在山洞裡,他真想全力一拳轟出,試試自己現在的實力究竟強到了什麼地步。

「葛師弟,你的金靈氣到什麼境界了?」葉壯也感應到了葛騰輝此刻的強大,一臉羨慕,忍不住問道。

「五層境界了,感覺隨時都能突破到第六層……」葛騰輝興奮的說道。

「我靠,不是吧?」葉壯差一點跳了起來,一以眼睛瞪得滾圓,道:「就這麼一會兒,你的金靈氣就由第二層攀升了第五層?你在開玩笑吧?」

葛騰輝「哈哈」笑道:「事實如此,真沒開玩笑!不過你別羨慕我啊,咱們師父比我厲害得多,你問問他的金靈氣到了什麼境界?」

葉壯和黃小蓉一聽,目光都轉向了葉寒。

葉寒聳聳肩,不等他們詢問,笑著道:「我和騰輝一樣,金靈氣都提升了三個境界,騰輝從二層到五層,我是從五層提升到了八層。」

他說的輕鬆,但葛騰輝等人聽了,卻不由倒吸了口涼氣。他們都是師從葉寒,知道修鍊一途,越是往後,實力的提升難度就越大,比如「陰陽五行靈訣」,每提升一個境界,難度就是成倍的增加,因此葉寒雖然和葛騰輝一樣,都提升了三個境界,但他這三個境界的難度,卻堪比葛騰輝的十倍。.

「阿曼莎,感謝你!因為你,我和騰輝的實力都有所提升!現在,還要繼續麻煩你……請你接受大地之神該亞的神力吧!」稍事休息后,葉寒又對阿曼莎說道。

葉寒之所以催促阿曼莎,是因為他擔心阿巴頓引來光明教廷的人後,對方會把這山洞中的黃金雕像全部據為己有,到時候對方人多勢眾,自己這一邊的四人恐怕無法應付。

所以,在阿巴頓帶著光明教廷的人趕來之前,葉寒必須抓緊時間利用阿曼莎來提升自己這一方的實力,這樣就算到時候雙方為了黃金雕像的歸屬而鬧翻,自己這邊也有一戰之力。

雖說阿巴頓和阿曼莎兄妹和自己這一方建立了不錯的關係,但葉寒不敢把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他前世是大風大浪里闖過來的,閱歷何其豐富,知道眼前這一尊尊巨大無比、堪比樓宇的黃金雕像有多麼珍貴,光明教廷的人再怎麼大公無私,只怕見了這些雕像之後,也很難割捨給自己等人,所以只有自己的拳頭硬了,才能在利益攸關的場合中佔據優勢。

阿巴頓會在一天之內返回,葉寒估算了一下,一天的時間,應該足夠自己這邊的四人把實力提升到一個很高的境界,尤其是自己,水靈氣已經觸摸到了先天境界的邊緣,只差一步就能突破。

只要到了先天境界,那麼在這個世界里,葉寒有信心憑著自己的五行之軀,在任何情況下都能立於不敗之地,哪怕是神州大陸玄冰奇火宮的先天強者前來複仇,也休想讓自己俯首。

阿曼莎自幼就在光明教廷長大,很少在世間行走,相比起哥哥阿巴頓,她的頭腦單純的像是個小孩子,既然認定了葉寒等人是朋友,就對他們沒有任何戒備之心,也根本不會去想雙方可能會因為黃金雕像的事情而反目成仇,所以葉寒讓幫忙,她就毫不猶豫的幫了,哪怕需要自己付出鮮血的代價。

「大地之神……老大,這回是不是輪到我來提升實力了?」葉壯聽到「大地」兩字,雙眼放光,精神一震。

葉寒瞪了他一眼,道:「少廢話,動轉『土靈訣』,準備進入修養狀態吧!」

葉壯大喜過望,走過來在地上盤膝坐下。

葉寒也盤膝坐好,然後對阿曼莎道:「阿曼莎,再次麻煩你……」

「沒問題!」阿曼莎說著,手指一屈一彈,再次祭出一滴鮮血,灑到大地之神該業的神像上。

和剛才幾乎是同樣的步驟,阿曼莎從神像上獲得大地之神該亞的一縷神力,然後把神力散出,土靈氣布滿整個山洞,葉寒和葉壯同時開始吸納,土靈氣境界由此猛增。


散完神力,阿曼莎再次脫力坐倒,這一次她調息恢復的時間比剛才久了一些,顯然經過兩次神力的加持和散去,對她的消耗也是極大。

在吸納煉化了海量的土靈氣后,葉壯的土靈氣境界,由兩層提升至五層,和葛騰輝的實力依然持平。

而葉寒的土靈氣境界,原本就處在第八層上,雖說這次他比葉壯吸納了更多的土靈氣,但到了他這種境界上,再想前進一步,實在難上加難,因此他並沒能一舉突破先天境界,而是停留在了九層巔峰境界上,距離先天只差寸步之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接下來,葉寒又示意阿曼莎借用火神赫淮斯托斯、海神波塞冬之神力,幫助黃小蓉將水靈氣由一層境界提升至五層境界。黃小蓉接連跨越四層境界,自己固然興奮不已,也讓葉壯和葛騰輝大為羨慕,想不到這個新入門的「小師妹」,居然都和自己並駕齊驅了。

葉寒無疑是今天最大的受益者,他的火靈氣也由五層提升到了八層境界。而最讓他感到驚喜的是,他本已站在九層巔峰境界的水靈氣,終於藉助著海神波塞冬之神力,衝擊先天境界成功。

現在的葉寒,五行靈氣中除了木靈氣境界稍差、依然處在第五層外,金靈氣和火靈氣都達到了第八層境界,土靈氣到了九層巔峰境界,水靈氣更是步入先天行列,在這個世界里,絕對已是無敵的存在,在他之前的那個世界,也可堪稱縱橫一方的強者。

一入先天,誰人能撼?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