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爬了七樓,陳凡到教室門口的時候,剛好遇到鐵面捕頭點到陳凡的名字。

“陳凡……”

“到。”

“到。”

隨即響起兩聲到,一聲是站在教室門口的陳凡發出,另外一聲是教室內的林超幫陳凡答的到,他以爲陳凡來不了了,所以趕緊幫陳凡答了一聲到。

可沒想到好巧不巧的陳凡竟然在這個時候掐着點來了。

“什麼情況,你們班有兩個陳凡啊!”趙老師的目光犀利的往門口一掃,“剛剛是誰替答的,都給我站起來,糊弄到我頭上來了,我看你們是不想順利畢業了吧。”

林超果斷的站起身來,趙老師一看是林超,平時成績優秀,還是畢業生裏面難得的第一批創業青年,不忍苛責便說道。

“林超你給我坐下,沒有下次了啊。”

回答了一聲是之後,林超只能悻悻的坐下。

最近大四的畢業學生剛回校一個個都有點飄,違反紀律遲到早退的現象越來越頻繁,趙老師一直想找機會整治,沒想到陳凡主動撞到槍口上。

“陳凡,你什麼情況,是已經順利找到工作了,不需要畢業證了是吧,我的課你都敢不按時來,別的老師的課你還指不定怎麼樣了。”

趙老師手裏掐着筆對着陳凡就是一頓指指點點。

此時全班同學的目光都集中在陳凡身上。

“老師,已經有個富婆給陳凡當長期飯票了,他還需要什麼畢業證啊!”韓冰的一句話引得鬨堂大笑。

趙老師聽到這話跟着調侃陳凡說道:“那挺厲害啊,吃軟飯比我們這些吃硬飯的要強得多啊。”

全班同學再一次笑開了。

陳凡懶得跟趙秀蘭對着幹,她這人平時對學生就是嫌貧愛富,陳凡這大學四年,基本上就沒看到過趙秀蘭對他有什麼好臉色。

“陳凡我警告你,再讓我發現你遲到一次,我的這門課你掛定了,畢業證你也別拿了。”

看到陳凡這樣,韓冰心裏爽快多了,終於有人替他出這口惡氣了。

陳凡不太想惹事,畢竟也是自己遲到在先,便乖乖回到自己座位上。

回到座位上之後,陳凡將課本往自己面前一架,躲在課本後面玩起了手機。

手機剛好定格在微信的界面,微信顯示林雨薇已經通過陳凡的好友驗證了,林雨薇的微信頭像是她的自拍,很自然也很陽光。

難得在學校裏看到不塗脂抹粉的女孩子,素顏的自然美里面還帶着點乾淨和清新。

林雨薇是屬於耐看型的女孩,小圓臉稍稍有點嬰兒肥,眼睛又圓又大,不知怎麼的陳凡盯着林雨薇的頭像,是越看越覺得她可愛。

如果非要拿林雨薇跟胡欣比的話,胡欣就是那種好看的衣服和化妝品堆砌出來的美人,卸了妝的胡欣還不如林雨薇好看。

陳凡想象着要是林雨薇也換上尤婉月的緊身裙,塗脂抹粉的打扮起來,那不得秒殺現在的一線女星。

一想到跟林雨薇第一次見面時候,林雨薇對他那如沐春風的微笑。

再想到今天得知林雨薇把賺取到的三十幾萬全拿去給母親治病,陳凡心裏對林雨薇的好感瞬間爆漲。

送你一頂綠帽子[快穿]

林超看陳凡盯着一個女孩的微信頭像一直傻樂,便用胳膊肘捅了陳凡一下,小聲說道。

“這誰啊?”

陳凡聽到林超突然這麼一問,嚇得手一抖,趕緊把手機給蓋住。

“你新交的女朋友啊,你怎麼沒跟我說啊,行啊陳凡,豔福不淺啊最近,快跟我說說這女孩誰啊。”

陳凡苦笑沒有回答,他該怎麼介紹林雨薇,人家也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啊。


手忙腳亂之中陳凡也不知道是按到手機哪個按鍵了,手機視頻的聲音突然響起。

剛剛他跟林超鬧騰的時候,趙秀蘭已經注意到他們兩個了,如今陳凡的手機聲音再次吵到課堂的進度,趙秀蘭突然指着陳凡大聲嚷道。

“陳凡,你給我站起來,又是你,怎麼又是你,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我這門課你掛定了,誰來求情都沒用,滾。”

韓冰捂着嘴偷樂着,生怕笑得太大聲了。

全班都看向陳凡,想看他到底怎麼收場。

“趙老師,我不是故意的。”陳凡站起來,吊兒郎當極度敷衍的說了一句。

所有人都以爲陳凡該哭着喊着求着趙秀蘭別把他掛了,可沒想到陳凡竟然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態度。

“都這個時候,這小子還裝什麼逼,把趙秀蘭得罪了,他肯定沒好果子吃。”吳平樂道。

趙秀蘭指着陳凡怒道:“陳凡你這是什麼態度,道歉認錯一點都不真誠。”

陳凡這股氣是從進門一直忍到現在了,原本打算就忍了,沒想到趙秀蘭真的要把他給掛了,那他就真的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了。 “趙秀蘭,別以爲我是在求着你,我是在給你一次機會,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你要是把事做絕了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陳凡說道。

趙秀蘭沒想到陳凡竟然會這麼不尊重自己,直接當着全班同學的面叫出自己的名字來。

“陳凡,你竟然敢威脅老師,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你可以收拾東西走人了,你陳凡被我開除了。”趙秀蘭說道。

“那我也正式通知你趙秀蘭一句,你也正式被開除了,看咱們兩誰玩的過誰。” 舊日主宰

趙秀蘭看着陳凡離去的背影不屑的說道:“他一個窮學生說要開除我,真的是窮瘋了,我一個副校長的身份他動得了。”

“陳凡這逼裝大發了,不知道趙秀蘭後臺多硬。”韓冰小聲說道:“我都不敢跟趙秀蘭硬碰硬,他能耐有多大。”

出了教室之後,陳凡立即給尤婉月打電話,直接下指令要開除學校副校長趙秀蘭。

尤婉月什麼都沒多問,只說給她二十分鐘的時間就成。

隨即尤婉月讓手下的人查學校的資料背景,在最短的時間內聯繫到學校的校長。

十分鐘之後尤婉月親自開車到了學校,進到校長室,找到了校長。

校長正泡着茶看着股市的行情,突然就聽到有人走進來的聲音,擡頭一看,竟然還是個性感貌美的女人,頓時驚得有點不知所措。

“請問你……你是……”

尤婉月將一張支票直接放到校長的辦公桌上,對校長說道。

“貴校多年育才爲社會貢獻不少中堅力量,實在是不容易,我代表公司想給貴校捐贈一棟實驗樓,您看這筆資金夠嗎?”

校長聽到再看支票上的金額,一千萬確確實實是真的支票,嚇得手都在抖。

“你們是什麼公司,怎麼之前都沒說過要捐樓,這……這太突然了……太突然了……”

“怎麼捐樓還得看黃成吉日的嗎?”尤婉月不想耽誤太多的時間,“還是說貴校不需要外界捐贈呢?”

校長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但有人送錢過來,哪有不要的道理,生怕對方反悔,趕緊將支票收下隨後說道。

“需要需要,額……我們學校剛好需要一棟實驗教學樓,都規劃好了,就缺資金了,你們簡直是雪中送炭,請問你們是哪家公司,您貴姓啊,爲了表達感謝,我中午請你們吃頓便飯吧。”

“不用麻煩了,這棟樓我們是匿名捐贈的,只是給學校增添一些教育設施,樓建成之後也不需要屬我們公司的名字了,我只有一個要求。”

尤婉月也不跟對方打太極了,直接了當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別說您是一個要求了,就算是有十個要求都儘管提,請問您的要求是什麼呢?”校長的臉笑的跟朵菊花似的,這筆錢來的這麼容易,他當然高興了。

“開除趙秀蘭。”尤婉月說道。

校長嚇得笑容都僵在臉上了,他還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趕緊確認說道。

“開除?趙秀蘭是我們學校的副校長,她近幾年教學水平正常,也沒有什麼違規行爲,我想問一下趙副校長是哪裏得罪了你們,你們要讓我開除她?”

尤婉月從助手那裏拿來了一份文件扔到校長的辦公桌上,隨後說道。

“這是近幾年來被趙副校長掛科的學生,經過調查這些學生都反映一個問題,就是趙副校長向他們索取高額的考試費用,並且承諾只要給了錢,保證他們能夠順利畢業,這些金額加起來已經高達百萬,請問這算不算違規行爲,夠不夠開除她?”

趙秀蘭收取考試費用的事情校長自己也是知道的,雖然是違規,但他也從中牟利了,這件事情明明做的很隱祕,怎麼會被外界知道了。

校長心裏不由得開始害怕,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

“我……你給時間考慮考慮……”

校長猶豫的說道,把趙秀蘭開了,她要是一些學校的私密事情給捅出去,那他這個校長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並不是官官相護,而是校長也不敢動趙秀蘭。

尤婉月輕輕的用手指頭敲打着辦公桌面,隨即說道:“我的時間不多,我只能給你一分鐘的考慮時間,一分鐘之後,如果你不同意開除趙秀蘭,那這筆錢我們收回,並且趙秀蘭的事情我舉報到教育局,校長你好好考慮。”

校長被尤婉月的話給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對方這根本不是在商量,無論是什麼結果,趙秀蘭今天是走定了。

那好不如同意了對方的條件,這要還能棄卒保帥。


“不用考慮了,我同意你們的條件,我現在就下達開除趙秀蘭的紅頭文件。”

尤婉月嘴角微微上揚,她早預料到會是她想要的結果,隨即附加了一個條件說道:“我要求全校廣播趙秀蘭被開除的消息。”

“啊?這麼做合適嗎?”校長額頭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您說合不合適呢?”尤婉月敲打着辦公桌上的支票說道。

校長瞄了一眼支票上的數字,很快就點頭說道:“合適,合適,我馬上安排廣播人員,課間立即全校進行廣播。”


下課鈴聲剛剛想起,趙秀蘭還沒踏出教室的門,頓時就聽見校內的廣播響起。

幾乎所有的師生都靜靜的聽着廣播內容 。

“以下播放一則通知,副校長趙秀蘭女士,因違規向補考學生收取高額費用,經過學校老師的投票表決,學校教委組決定撤銷趙秀蘭女士副校長一職,並開除趙秀蘭女士……”

趙秀蘭聽到這則通知,頓時怒火中燒。

“趙秀蘭還沒下達開除陳凡的通知,趙秀蘭自己就被開除了?”

“什麼情況,趙秀蘭被開除了,難道是陳凡?”

“別瞎說,那屌絲不過就是運氣好而已,憑他也能動得了趙秀蘭,肯定是別人舉報了趙秀蘭。”

一時間班級裏都議論開了,趙秀蘭抓起自己的教案,疾步往校長室的方向走去。 趙秀蘭氣喘吁吁的跑到校長室,連門都來不及敲,直接踹開門就進去了,也不看裏面有誰,直接將教案拍在校長的辦公桌上就破口大罵。

“校長,這校內廣播的內容是什麼意思?經過你的允許的嗎?我向補考學生收取高額費用,這些不是你們允許的嗎?”

此時尤婉月還沒離開,喝着茶看着眼前這一幕。

校長不知道尤婉月具體是什麼來頭,可趙秀蘭當着外人的面直接就這麼說了,生怕她再說出什麼來,頓時就急道。

“趙秀蘭你給我閉嘴,開除你,是經過校委會決定的,你別在這裏胡攪蠻纏的鬧啊。”

“什麼校委會的決定,我怎麼不知道,你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準確的答覆,我肯定跟你們沒完。”趙秀蘭罵道。

尤婉月站起身來突然開口說道:“趙老師,我實話跟你說了吧,不爲別的,只因爲你得罪了一個學生。”

“學生?哪個學生?”趙秀蘭在腦子裏將學校裏幾個有權有勢的學生都過濾了一遍,也沒想名字自己是哪裏得罪了他們。

“陳凡。”尤婉月說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