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比武台,珈藍和雷音都沒有廢話,直接朝著對方攻擊而去。

一開始,珈藍並沒有使用紅蓮業火,而是憑藉靈力來對付雷音。

雷徹和鳳凰炎坐在下面的比武台上,看著鳳凰炎一臉悠閑的模樣,雷徹的心更加提起!

只見,雷音冷笑一聲,周身也爆發出了紫色的光芒。

兩道紫色,兩兩對持,只不過珈藍的紫色當中還帶著絢麗的紅色。

眾人見此,有些疑惑,這到底是紫階靈力師還是紅階靈力師啊?

沒有突破紫階巔峰,他們當然不知道這是進入玄階段的特徵。

看著雷音周圍的淡紫色光芒,珈藍知道,她是才進入紫階不久……

雷徹看著雷音,震驚的表情一瞬間浮現在臉上,就連那些皇子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這個一向看起來都柔柔弱弱的雷音居然是紫階靈力師?

太不可思議了,她幹嘛從來沒有說過?

就在兩人僵持的時候,雷音動了。

雖然有紫光阻攔,珈藍卻清楚的看到雷音攻擊而來的雙手帶著黑色。

不能碰到雷音,這是珈藍非常清楚的事情……

看著珈藍沒動,被紫色光芒籠遭的雙手,雷音勾出一抹冷笑。

只要她碰了她的手,就必死無疑……

珈藍又不傻子,當然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

看著她嘴角的冷笑,珈藍勾了勾唇,她得讓她失望了!

身子一側,珈藍就從雷音的面前到了雷音的側面,隨即雙手之中,一道紫紅色的靈力就朝著雷音攻擊而去。

珈藍反應的快,雷音反應的也不慢,看到珈藍的攻擊,雷音的手中也出現了一道靈力,朝著珈藍向她攻擊而來的靈力球揮去。

頓時雷音就後退數步,而珈藍卻是站在原地,腳步並沒有移動。

簡簡單單的一個表現,大家都看的出,雷音的靈力比不過珈藍! 雷音咬牙,從手上戴著的儲物戒裡面拿出了一把長劍。

劍身呈青色,青色流光流轉,有幾分漂亮的韻味。

珈藍見此,也不逞強,拿出了阿修羅送給她的冰劍。

比起冰青劍,珈藍的冰劍更甚一籌。

光潔的劍身散發著白霧,那些寒氣,劍柄之處,鑲著一個水藍色的寶石,和光潔的劍身呈對比,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珈藍,看來你的武器不能幫助你了。」雷音冷笑一聲,淡淡的說道。

隨即拿著冰青劍,伸出帶毒的右手,抹過劍身,頓時,原本青色的劍身就慢慢變得漆黑起來。

珈藍見此,並沒有多餘的表情,只是冷漠的看著雷音。

看著雷音的劍變黑,大家都知道,那是劍上面抹了劇毒才會有的徵兆。


而雷音剛才並沒有拿出什麼毒藥,只是用手抹過,難道她本身就帶毒?

想到這裡,離比武台較近的人齊齊後退了一步!

拿著冰青,雷音自信十足的朝著珈藍攻擊而去。

她的劍上面,不但抹了蠱毒,還有隱藏起來的蠱蟲,到時候,只要珈藍的武器接觸到她的劍,隱藏起來的蠱蟲就能爬到她的武器上面去,從而釋放毒,這樣一來,她也要倒霉了。

雷音的速度極快,等到了珈藍的面前時,手中的冰青就朝著珈藍攻擊而去。

珈藍見此,冰劍一個反轉,當下了雷音的一劍。

就在雷音興奮著蠱蟲可以過去的時候,卻看到詭異的一幕。

只見靠著冰青的冰劍,驟然散發出了強烈的寒氣,瞬間凍住了冰青劍。

雷音彷彿看到了恐怖的事情一樣,拿著劍離開後退幾步,用靈力打碎了劍身上面寒冰。

冰碎裂的那一刻,幾隻已經死掉的小蟲子從上面掉在了地上。

見此情況,雷音整個臉色都黑了起來。

拿著劍快速朝著珈藍攻擊而去,整個人的身上也是不是的散發出一些黑氣。

珈藍不退反進,手中的冰劍每次都直擊要害。

與雷音擦肩而過的一瞬間,珈藍一個轉身,冰劍直直的刺在了雷音的手臂上。

從雷音的手臂傷口處,流出了黑色的血液。

眾人看著那血液,如果剛才是猜測雷音帶毒的話,現在就是確定了!

雖然被珈藍刺傷了手臂,雷音卻沒有憤怒,反而笑著說道,「珈藍,這可不比毒霧,你的劍沾染到了我的血,很快你的劍上面就會布滿毒了。」

她的身體是母體,身體裡面居住了許多的蠱蟲,她的血液也是劇毒。

「是嗎?」珈藍淡淡一笑,看了看站著血液的劍身,隨即平衡拿著劍,左手之中,火焰凝聚而出。

「哈哈。」雷音張狂的笑了起來,「都跟你說了這不比毒霧,不是火焰就能夠毀滅的。」

珈藍卻沒有理會她,拿著火焰,開始讓劍身焚燒。

就在雷音錯愕的目光下,劍身上面的黑色,一點點的消失,知道最後,全部不見,珈藍才收回了火焰!

雷音見此,眼睛睜大,帶著不可置信,身子微微後退一步,呢喃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她的蠱毒非常的厲害,一般的火焰是不可能焚燒毒液的。

「怎麼不可能。」珈藍反問道。

「就算如此,我也要讓你死。」雷音的話落下,就整個人瘋了一半的朝著珈藍攻擊而去。

珈藍蹙了蹙眉,淡淡的吐出兩個字,「找死。」

她可以容忍,但是並不代表她允許別人踩在她的頭上,就算是面對神界的那些人或者是冷漠,她都不會說什麼求饒,更何況是雷音……

看著雷音如此瘋狂的攻擊,她也沒有必要在手下留情了。

想到這,珈藍拿著冰劍就迎上了雷音。

還是一樣的情況,冰青每一次碰到珈藍的冰劍,都會被凍結。

珈藍感嘆冰劍的寒力,不愧是排名二十的武器。

只是,珈藍不知道的是,冰劍的力量是跟著持劍人的力量有多強而增加的。


就好比之前,冰劍雖然帶有寒氣,卻沒有這麼強,如今珈藍力量變強,冰劍的力量自然也跟著提高了!

就在雷音不敵珈藍的力量,開始後退的時候,珈藍手中的靈力球快速朝著雷音而去。

來不及躲閃,雷音被珈藍的力量傷到了肩膀。

疼痛傳遍全身,雷音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而珈藍並沒有停手,冰劍的光芒再次好著雷音而去。

靈力比不過珈藍,武器討不到好,雷音咬牙,也顧不得隱藏,將手中的冰青放回了空間。

雙手開始變黑,這一次就連臉龐都開始變得黑沉起來,而且還是黑的可以滴出水來的黑。

珈藍蹙眉,她很清楚,雷音這是把身體到處都布滿了毒素,而且這些毒裡面,恐怕就有哪些蠱蟲,不能大意……

看著雷音跟變了一個人似的,而且還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一些沒見過的公主就嚇的差點哭了出來。

就連雷徹的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

他一直以為這個女兒身體不好,沒想到她居然帶毒。

黑色的毒霧四散開來,有些往比武台下飄去。

鳳凰炎見此,素手一揮,一道紫色的結界就籠罩了他們下方,讓毒霧飄散不進去。

珈藍見此,也就放心了。

她沒有想害死這裡的其他人……

雷音變成這樣,珈藍自然是不可能再用冰劍對付她的,只好收起了冰劍,雙手凝聚火焰!

火焰護住了雙手,珈藍也就憑藉雙手和雷音打了起來。

雷音知道珈藍的火焰厲害,所以不敢靠近珈藍,只能力量靈力來對付珈藍。

這一下子,雷音不靠近珈藍,就不表示珈藍不靠近她了。

躲過雷音的攻擊,珈藍縱身一躍,就到了雷音的背後。

感覺到背後的火焰熱度,雷音想要向前去。

就在此時,珈藍雙手結印,以她為中心,紅蓮業火呈直線朝著雷音追去。

就在雷音還想躲過珈藍火焰的時候,她背後的衣服卻開始燃燒了起來。

本以為用手接可以熄滅那火焰,卻怎麼也熄滅不了。

紅蓮業火燃燒的厲害,沒一會就開始燃燒雷音的身體。

珈藍看著那火焰,伸手,讓火焰圍城一個圈,遮住了裡面,隔絕了外面那些人視線。


——

大家早安,求留言求推薦票票,謝謝你們的陪伴和支持~~ 珈藍並沒有比武勝后的笑容,沒有悲傷,沒有開心,只是那麼平靜的站在火焰之外。

她並不想以這種方式殺了雷音,只是她的身體裡面養育著許多的蠱蟲,到時候這些蠱,還會找新的母體,而雷音本身又帶了劇毒,只有紅蓮業火才可以焚燒這些毒!

直到再也沒有聲音傳出來,珈藍才收回了火焰。

而地面上,卻什麼都沒有了。

珈藍轉身,以靈力之法,將飄散在空中的毒霧凝聚了起來,最後以紅蓮業火焚燒。

一切完成過後,鳳凰炎才撤銷了結界。

此刻的那些人都驚呆了,而雷徹則是看著珈藍,帶著憤怒。

不管怎麼樣,雷音都是他的女兒,而他卻要親眼看著自己的女兒在他的眼前失去,連屍體都沒有留下!

「你……。」雷徹看著走來的珈藍,氣的說不出話來。

「父皇,我們得謝謝她。」一名女子說道,「如果不是她焚燒了這毒霧還有雷音,我們就等著被毒死吧。」

女子說話比較直接,但說的卻是道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