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複試的人最中間的人是康爾公司的萬芳菲,右邊是吳副總經理,左邊是總經理秘書夏彩霞。

萬芳菲低頭看著江帆的簡歷,江帆,年齡二十四歲,畢業於東海市醫學院,臨床系本科。

萬芳菲抬頭看了江帆一眼,她對剛才江帆進屋后扶起凳子,十分滿意,另外江帆的長相也很帥氣。江帆修鍊龍虎秘術後身體散發出讓女人痴迷的氣息,萬芳菲聞到江帆身上的氣息,她不知不覺對江帆有好感。

「江帆,你的觀察力不錯,一進門就看到了倒地凳子,這是作為一位業務經理最基本得要求。我想問你一個私人問題,如果有一天你的女朋友背叛了你遠離你而去,結果她又被人拋棄了回來找你,你還會接納她嗎?」萬芳菲微笑道。

江帆笑了笑,這女人真他媽的刁難,「如果我的女人背叛了我,被人拋棄了回來找我,我肯定不會接納她了!」

「為什麼呢?你的女朋友已經回頭是岸了,為什麼不給她一次機會呢?浪子回頭金不換,只准你們男人回頭,就不準女人回頭嗎?」萬芳菲道。

「哦,如果一天你的男朋友和你身邊的女人有了曖昧關係,你能原諒你的男朋友嗎?」江帆沒有回答萬芳菲而是反問她。

萬芳菲身邊的吳副總經理和夏秘書兩人臉色暗變,兩人對視一眼,「江帆,你是來複試的,你怎麼反問萬總呢,你被淘汰了!」吳副總經理喝道。

江帆微笑道:「既然她是公司的總經理,想必有超人的見識,如果她回答不出了也就算了!」

吳副總經理剛想說話,卻被萬芳菲用眼神制止了,「如果我的男朋友背叛了我,我肯定不能原諒他!也不會原諒那個女人!」萬范芳菲冷冷道。

江帆微笑點頭,「看來我們的觀點是一致的!我們都認同好馬不吃回頭草!既然犯了錯就要受到懲罰!」

萬芳菲露出笑容,「如果有一天,你和你女朋友乘船遇到海難,有一根木頭飄到你們身邊,但是這根木頭只能救一個人,你是自己用這根木頭還是讓給你女朋友呢?」

江帆微笑道:「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男子漢大丈夫,當然把這個根木頭讓給我女朋友!」


「喂,江帆,你也太虛偽了吧,你知道讓出木頭的含義嗎?你讓出木頭就等於讓出生命!你有這麼好嗎?」吳副總經理不屑道。

「是呀,這恐怕是說給我們聽的吧,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想你肯定是自己用木頭的!」夏秘書也附和道。

萬芳菲也露出不信神色,「呵呵,我想你們沒有真心愛過一個人吧!如果你真心地愛一個人,你就會心甘情願地為她獻出一切的!這就是真愛!」江帆道。

「真愛,說得好!」萬芳菲微笑點頭道。

「江帆,你不要花言巧語啦!這世界上怎麼會有真愛呢!」夏秘書不屑道。

「哦,看來你是沒有男朋友哦!」江帆笑嘻嘻道。

夏秘書臉立即紅了,她可不敢說自己有男朋友,自己的男朋友就是萬總經理的未婚夫。「江帆,公司追求夏秘書的男人多著呢!」吳副總經理道。

「哦,吳副總經理是不是有很多女職員追求你呢?」江帆笑道。

「胡說,怎麼會有女職員追求我呢!我在公司里可是清清白白的,和任何女職員沒有關係!」吳副總經理急忙道,他生怕被萬芳菲察覺了他和夏秘書的曖昧關係。

「哦,不知吳副總經理的魅力不夠還是對女人不感興趣呢?」江帆笑著望著吳副總經理。

「江帆,你不要胡說,我的未婚妻是萬總經理!」吳副總經理道。

江帆立即裝著一臉驚訝,「哦,對不起,萬總這麼有魅力的女人會是你的未婚妻呀?」江帆望著萬芳菲。

「是的,吳副總經理是我的未婚夫!」萬芳菲點頭道。


「哦,真是太出人意料了!」江帆搖頭道。

「哦,怎麼出人意料呢?」萬芳菲驚訝道。

「呃,這個不好說,我怕吳副總經理生氣!」江帆狡黠道。

「哦,吳副總經理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你儘管說吧!」萬芳菲微笑道。

「哦,既然吳副總不是小氣的人,那我就說了!萬總天生麗質,十分有氣質,是我們男人追求的對象。吳副總經理呢,一看就是小白臉那種,一臉的卑躬屈膝的奴才之相,如果說萬總是天上的鳳凰,那麼吳副總經理就是地上的烏雞,你們兩人在一起就是烏雞配鳳凰啊!」江帆調笑道。

江帆這一番話后,吳副總經理的臉色變成豬肝色,站了起來,渾身打抖,臉色變成微笑道:「你,你被錄取了!」

江帆頓時吃驚,以為吳副總經理會說被淘汰了,沒想道他說自己被錄取了,這小子不是有病吧?江帆疑惑地望著吳副總經理,就連一旁的萬芳菲和夏秘書也疑惑地望著吳副總經理。

「吳副總,怎麼回事?」萬芳菲微笑道。

「江帆說的是實話,萬總就是天上的鳳凰,我就是地上的烏雞,能擁有你這樣漂亮的女朋友真是我福分!公司就需要敢於說真話的人,所以我同意錄取江帆!」吳副總經理道,其實他心裡恨死了江帆,他之所以錄取江帆就是想讓江帆留在公司里,自己才可以慢慢地收拾他。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兇獸越來越多,情況不妙啊。”

南長山島的基地內,何非無大殺四方,鄭宇跟在他的身後,越來越多的A級學員,向他們這邊靠攏。

“查到是來自哪裏的兇獸了嗎?”

“應該出自渤海,可渤海不應該有這麼多的海獸啊。”

何非無滿身鮮血,再強大的戰士也終究會疲勞。

“會不會和赤鏈青環蟒有關?”

鄭宇眉心緊鎖,這次的任務關係重大,學院計劃了整整五年,要是在他的手裏出現了差錯,那他外勤部的部長一職估計就要拱手相讓了。

“那傢伙固然強大,但恐怕無法集齊這麼多的兇獸,而且,他此刻應該還在與徐老他們纏鬥。”

“它們的目的,應該是龍靈。”淡藍色的屏障閃動,御氣訣的第三層,凝結!猩紅的獸血被凍住,幼小的兇獸凝結又破碎,S級的新生,第一次在衆人眼前展現他恐怖的攻擊能力。

何非無有些詫異看向林軒,御氣訣在他眼中,一直只是個雞肋的功法,沒想到修煉到第三層能有如此實力。

“龍靈並不在這裏,他們應該比我們清楚。”

鄭宇向外走去,他嘴角輕挑,應該是找到了發動獸潮的根源。

林軒緊隨其後,他對獸亂並不感興趣,只是在獸羣中,他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

“這麼快就要離開了嗎?”

鄭宇擡手,一個快到的模糊的東西,從鄭宇的手心飛過,一眨眼就堵到了大廳的門口。

“你這武器不錯,隨心所欲的,花了不少錢吧?”

鄭宇側頭笑着看了看林軒。

“這是我的子午甲,與生俱來的。”

“本命武器啊!”林軒笑着打趣到。

“吼~”刺耳的咆哮聲傳來,何非無紅着眼,持續的屠戮,激發了他體內的妖力。

“搞出這麼多事,也該讓你付出點代價了。”


說着何非無一躍而起,他的目標是大廳門口的黑袍人,鄭宇堵住了他的去路,林軒御氣擡手,大風吹下他的黑袍。

“木麟!”

林軒有些驚訝的看着門口的黑袍人。

“你們認識?”

何非無突然停下,然後疑惑的看着林軒。

“白雅曦呢?”

林軒憤怒的看着木麟問道。

“還是這麼關心她?在奧伊米亞康,要不是我,你可能早死了。”

林軒拉開淡藍色的屏障,徑直朝木麟走去,妖力漸起,御氣訣的第三層愈發恐怖,沿途的兇獸,無一倖免。

“實力長進了不少啊。”

木麟蹲下身,做好防禦的準備。

“還得感謝你們,如果不是你們在奧伊米亞康激活了我體內的妖力,恐怕此刻我們就不能愉快的見面了。”

麒麟獸角發出火紅的光,木麟死死的盯着林軒。

“感謝的話,留着以後再說吧,今天,我應該不能陪你了。”

說着木麟轉身就要離去。

“足下怕是走不了了。”

鄭宇擡手,他的子午甲迅速擴張,似刀又似鱗片的東西,很快結出一張網來。

林軒掌心御氣,吞噬奇木後,他的第二技能所凝結的屏障更加堅固。

何非無提着手裏的長槍,朝着木麟就是一通開火。

“再見了,我的朋友。”

木麟嘴角透過一絲邪魅的笑意,靈符閃動,一個活生生的人,眨眼間就消失在了林軒他們眼前。

“道法?”

何非無有些迷茫的看向鄭宇。

“傳送符,應該與流沙有關。”

林軒眉心緊鎖,這種傳送符他曾經使用過,在雷池,是杜峯親手所畫,從剛纔木麟消失的速度來看,這道傳送符,要比杜峯畫的,強上許多。

“流沙怎麼會和兇獸攪到一起?”

何非無有些不解的再次看向鄭宇。

“昌臨慘案,就是他們救走的林軒,奧伊米亞康龍靈被劫,他們也在現場,這些不會是巧合,他們和荒獸之間,必然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

“你剛纔說,他們的目的應該是龍靈?”鄭宇收起子午甲,一邊清理着殘餘的兇獸一邊對對林軒問道。

“猜測而已。”

鄭宇擡頭,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林軒。

“你是不是可以感知到高階獸人的存在?”

林軒御氣控風,沒有木麟的引導,獸羣很快便亂了陣腳,哀鴻遍野,入侵古森學院的外勤部,完全是自殺式的襲擊。

“木麟是麒麟獸,他的氣息與衆不同。”

鄭宇側頭看向林軒,從來只有獸人之間纔可以相互感應。


“你在懷疑,學院三十年前的實驗一直沒有結束?”

鄭宇沒有理會何非無,只是目不轉睛的看着林軒,他的背影,着實像極了鄭宇曾經的故人。

“入侵兇獸已全部清理完畢,是否向上級申請轉移根據地?”

鄭宇回頭看向遍地的兇獸殘骸,又轉身看了看他身邊滿身血跡的外勤學員。


“有的人經歷了太多次,甚至都已經習以爲常,可有的學員卻是第一次經歷,不管怎樣,我想你們現在都明白了,加入古森學院,從來都不是我們的退路,混妖該有混妖自己的活法。”

鄭宇的子午甲沒入他的身後,林軒有些看不清這個男人,也看不清這個世界。

“弇茲追尋計劃,已經正式啓動,學院那邊會和懂事會交涉。上一次在渤海,我們犧牲了三百一十八名學員,我想大家知道,這是一個註定會有人犧牲的任務,要執行還是放棄,都取決於你們自己。”

何非無站在鄭宇的身邊,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這些學員。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