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狄雲還是很厚道.沒有因為拓跋野是新來的.就坑他.

拓跋野說道:「這是我住的地方.收集到了材料.你直接讓人送過去就行.我把寶物煉製出來.會派人送過來.」

「沒問題.軒宇閣下.你隨處看看.要是有中意的寶物.算我給你的見面禮.」狄雲說道.


「狄雲大管事.你太客氣了.」拓跋野笑道.

「應該的.」

拓跋野也沒有客氣.開始在騰盛會挑選起寶物來.

騰盛會是天器城比較大的店鋪.裡面好東西肯定不少.

以他如今的眼力.就算不用神念之力.都能夠很快挑選出眾多寶物之中不錯的.

他隨意挑選了一些.並沒有讓騰盛會太過破費.雖然人家好意送見面禮.他也不好意思拿太多太好的寶物.

要是沒有分寸的話.會讓人不快的.

看到拓跋野挑選的幾件寶物.狄雲很滿意.笑著說道:「軒宇閣下.為什麼不多挑選一些寶物.」

他這是客套話.他當然不想拓跋野繼續挑選寶物.這可是見面禮.免費的.

「多謝狄雲大管事.有這些寶物足夠了.」拓跋野微笑道.

別看他挑選的幾件寶物都是材料.而且不是特別珍貴的.可對他來說還是很有用處的.

而且.他還撿漏了.因為其中一塊材料名為玄鋼.玄鋼裡面有一塊拳頭大小的玄鋼精.絕對是難得一見的仙材.

玄鋼精是七品仙材.最重要的是極為罕見.所以異常珍稀.

拳頭大小一塊玄鋼精.絕對價值連城.

只是一般人.沒有辦法看到被玄鋼包裹的玄鋼精.也只有神念之力才能看透.

這樣撿漏的機會.拓跋野當然不會放過.反正騰盛會沒有看出來.他不要的話.還是便宜其他人了.


騰盛會好東西不少.拓跋野不好意思多拿.就怕狄雲不收仙晶.

他走出騰盛會.準備去其他店鋪看看.順便揀點漏.收集一些仙材、仙藥.

有神念之力相助.他總算能夠有些收穫的.

就當熟悉天器城的環境.他開始四處閑逛.

遇到店鋪.他就會進去看看.然後運起神念之力.快速把店鋪裡面的寶物都查看一遍.遇到能夠撿漏的寶物.還有他中意的寶物.他都會買下來.

他的神念之力太強大了.幾乎每家店鋪.都能夠讓他收穫頗豐.

一家家店鋪逛下去.他都不知道買了多少寶物.反正他積累的仙晶、極品靈石不斷減少.

極品靈石和仙晶越來越少.他卻越來越高興.

「天器城還真是好地方.尤其是煉器的材料.簡直遍地都是.撿漏的機會也多.」拓跋野暗喜.

天器城這個地方.煉器材料.還有各種寶物.價格比外面要低一些.


而且不管是材料.還是寶物.天器城都極為齊全.不是外面那些城池能夠相比的.

拓跋野走了數十家店鋪.看了不少寶物.甚至看到了不少飛行仙器和仙舟.這在外面那些城池是極為罕見的.就算是拍賣會上也難得一見.可在天器城.這些寶物都是上架出售的.只要有足夠的仙晶.就能夠買到這些寶物.

這說明了一個問題.天器城飛行仙器、仙舟也能夠經常見到.並不是罕見之物.

相比之下.靈魂類仙器、仙府類寶物更為罕見一些.主要是因為材料極為罕見.

就拓跋野知道的材料.還真是不多.幽冥甲蟲的背殼、追魂魚的魚須都是極好的材料.可惜極為罕見.

仙府類寶物.主要材料是空冥玄石.就算下品空冥玄石.也極為罕見.有價無市.

下品空冥玄石.是煉製下品仙府的.正因為空冥玄石的價格高昂.而且很少有拿出來銷售的.使得下品仙府類寶物都極為珍貴稀少.

拿聖仙界來說.很多天仙境強者是沒有仙府類寶物的.

就算是玄仙境強者.也不一定配上了仙府類寶物.有仙府類寶物的.也多半是下品仙府類寶物.下品仙府類寶物.用處不大.只能作為超大的乾坤戒使用.

拓跋野走了那麼多店鋪.沒有看到靈魂類寶物和仙府類寶物出售的.

估計.只有拍賣會上.才可能出現這兩類寶物.

拓跋野豢養了不少幽冥甲蟲.如今有煉製靈魂類防禦仙器的材料.他也能夠煉製出來.

不過.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拿出來出售.因為他煉製出那點靈魂類仙器.還無法滿足天宇盟強者需要.

至於靈魂類攻擊仙器.需要豢養一批追魂魚.他才能夠煉製.

追魂魚他知道出處.卻沒有辦法去撲捉.

而且.追魂魚不是那麼容易撲捉的.就算他到了盛天海域.能不能捉到追魂魚.還要看他的本事.

追魂魚要是成群結隊出現.是非常危險的.他們一起發動靈魂攻擊.兇殘無比.

有不少強者.去撲捉追魂魚.不但沒有收穫.還把性命搭上了.

拓跋野不擔心安全問題.只是他現在不敢出現在盛天海域.因為盛天海域是被盛天宗控制的.

別說他了.就算是聖宗強者去盛天海域撲捉追魂魚.也必須得到盛天宗許可.甚至要拿出一些好處.

盛天海域.在飛仙海的深處.聖宗強大.卻鞭長莫及.

拓跋野的實力還不如.他如今去盛天海域.估計盛天宗都不會搭理他.

他繼續逛街.不敢想太多.當務之急.還是想辦法提升實力.

「岳寧樓.」

這是一家很大的店鋪.規模還在騰盛會之上.

拓跋野看到店鋪.毫不猶豫走了進去.

進入店鋪.神念之力掃視了一遍.他發現九樓有一塊巨大的仙晶.好像是上品仙晶.上品仙晶外面包裹的是厚土.被當成了厚土出售.厚土也算是仙材.價值也不低.

可他還發現.這塊上品仙晶內部是極品仙晶.而極品仙晶裡面還有一團仙髓.

別說極品仙晶和仙髓了.上品仙晶也極為珍貴.足以跟厚土的價值相比了.極品仙晶就比厚土珍貴多了.至於仙髓.那更是無價之寶.

仙髓是最精純的能量.用來修鍊的話.不會有什麼副作用.修鍊速度會非常快.而且仙髓放在那裡.就能夠自動吸納仙氣.在四周形成仙晶.

有了一團仙髓.就相當於有了一條仙脈.而且是極為珍貴的仙脈.

根據仙髓外面包裹的仙晶來看.這塊仙髓是一座上品仙晶的核心.

拓跋野要是買下他.那麼以後幽冥仙府裡面就會多出一條上品仙脈來.

要是能夠拿下巨大的厚土.絕對賺大了.

他沒有絲毫猶豫.直奔九樓.

他用神念之力已經看清楚了價格.這塊巨大的厚土售價十萬下品仙晶.也算是價值不菲.

正因為售價很高.所以很難出售出去.

他快步到了厚土的架子前面.說道:「這塊厚土我要了.這是仙晶.」

他早就準備好了足夠的仙晶.放在一枚乾坤戒裡面.

他生怕夜長夢多.厚土被別人買走了.那就虧大了.


服務員接過來乾坤戒.拓跋野撫摸著厚土.心情激動無比.

他雖然盡量控制住了情緒.誰都看得出來.他非常高興.

「慢.這塊厚土我要了.」一名年輕強者走了過來.

拓跋野抬頭看了一眼.此人看上去不超過兩百歲.天仙境初期修為.算得上天賦卓絕的年輕強者.

「對不起.厚土我已經買下了.仙晶都付了.」

他才不管對方是誰.厚土絕對不會讓出去的.

要知道.這塊厚土.對天宇盟來說太重要了.甚至能夠改變天宇盟的命運.

「你知道我是誰嗎.」那名年輕強者冷聲道. ||第七百五十八章皇甫雅

「不管你是誰.厚土已經是我的了.你想要的話.那要看我願不願意.」拓跋野見多了這種以勢壓人的人.他壓根不在乎.

「小子.別不識好歹.我叫王強.我師父是天器城的長老趙剛.」年輕強者冷聲道.

「沒聽說過.」拓跋野冷漠道.

就算對方的師父是天器城的長老.他也沒有放在心上.

據他所知.天器城的長老基本上都是仙器大師.

他能夠煉製四品仙器.同樣是四品仙器大師.只要表明身份.同樣能夠成為天器城長老.只是有沒有實權就不一定了.

天器城長老很多.大部分都是掛一個名.沒有實際權力.

因為他們專心煉器.不想因為其他事情而分心.所以大部分仙器大師都是閑職長老.只有少數是例外.

趙剛就是例外.他喜歡權勢.所以主動擔當管事之人.在天器城很活躍.不知道他的人極少.

偏偏遇到了拓跋野.他剛落天器城不久.今天才第一次出來閑逛.自然不知道趙剛.

他不害怕.可服務員害怕了.

「顧客.你還是把厚土讓給他吧.」

拓跋野看了服務員一眼.發現他渾身纏住.臉色蒼白.就知道對方來頭不小.

他沒有放在心上.微笑道:「我已經繳納了仙晶.算是完成了交易.厚土是我的.對不起.我的東西.只要我不願意.誰也別想強搶.」

他把厚土直接收進了幽冥仙府.看到厚土消失.王強臉色不斷變幻.怒氣到了爆發的邊緣.

要不是天器城禁止私鬥.他很可能立馬出手.

王強看了看拓跋野.輕蔑之極:「小子.你找死的話.我會成全你的.竟然看不起我的師傅.我會讓你在天器城呆不下去.只要你走出天器城.我要殺你跟玩似的.」

「好大的帽子.我沒有見過你師傅.自然不可能看不起他.不過.你只會拿你師傅的名頭壓人.我極其看不起你倒是真的.」拓跋野冷笑.

「你給我等著.看我不玩死你.」王強怒極.

拓跋野笑道:「隨時奉陪.來吧.」

他走出店鋪.發現有人跟隨他.他也沒有在意.

「看來.必須讓人打聽一下王強和趙剛的情況.不能輕視他們.」拓跋野暗道.

影門的強者他帶了不少在幽冥仙府裡面.隨時可以派出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