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說歸說,王語曦依舊還是按照身後教官的話繼續保持着自己的速度、呼吸、步速、平衡,以及。。。。。。後背上幾十公斤重的重物!

王語曦和蒂一起要拜師,但是想要拜女神爲師,很顯然這是有着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所以說,現在的蒂和王語曦還僅僅的只是一對學徒,只有經過神道家族的人考驗和審覈之後,才能真正的成爲女神魅影的徒弟。這也是魅影爲何依然還停留在國內,並未一起跟着回來的原因。

三個月的考覈之間,倘若王語曦和蒂沒有通過的話,那麼她們依然還是得乖乖的回到國內,回到她們朝思暮想的男人身邊。

當然,蒂和王語曦的起跑線不一樣,自然所要接受的考覈自然也不一樣,王語曦已經一個多月沒有看到蒂那小丫頭了,整天的對着這冷冰冰的教官,王語曦煞是想念那個小丫頭。

第八圈了還是第九圈了?王語曦看了看前面的鄉間小路,不由暗暗的想道,隨即卻又很是無奈的放棄了追尋這個答案的想法,因爲不管是幾圈,身後那個金毛女如果不喊停的話,自己就要一直跑下去。

一開始到了這邊的時候,僅僅三天,王語曦就抱着蒂大哭了一會兒,甚至一度萌生了回去的想法,自己是喻晨的寶貝兒,安安靜靜的待在他的身邊多好,爲什麼要跑到這裏來受苦受累呢?而且這裏的訓練計劃,簡直不是在訓練一個活生生的女孩兒,而是在訓練金剛。所以王語曦哭着對蒂說,她想回去。

蒂的回答很簡單,同意王語曦回去,只是她不回去。王語曦知道蒂的堅持遠要比自己來的堅定,所以也就放棄了想要讓蒂跟自己一同回去的打算,但是隨即當她發現蒂的手臂受傷的時候,大驚之下詢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蒂卻是輕描淡寫的告訴她,對戰的時候,被對手用刀具貫穿了!

王語曦當時的心情很是複雜,有心疼,更有佩服,但是更多的是擔心。蒂卻是依然還是一臉的無所謂,繼而很是燦爛的笑着說道:“想要成爲他的劍,就要變得鋒利。王語曦姐姐,小媽姐姐告訴我,我和她很像。而蓋特大嬸告訴我,如果愛,那就不顧一切的去愛,爲了自己愛的男人,付出一切!”

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王語曦的心意頓時堅定了下來,就如那小鎮上百年悠久的古堡一樣,依然堅固和永恆。但是後來王語曦還是罵了蒂一通,因爲那個叫蓋特的大嬸,只是鎮上一個沒有結婚更沒有男朋友的單身老女人!

可是不管怎麼說,王語曦再也沒有想過回去,回到喻晨的身邊依偎。

自己要變強,即便是不能像是蒂那樣成爲他的劍,也要成爲一個能夠去幫助他的女人。

“好了,今天的任務完成了,回去吃飯。”金毛女冷漠的說了一句,隨即轉身向着回走。王語曦頓時深深的舒口氣,隨即有些驚奇的發現自己今天**的時間比以往要少了多。難道自己真的已經適應了這樣了?王語曦不由高興的想到,隨即跟着金毛女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那是一個古堡,裏面住着很多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王語曦一直沒有和他們有過任何的交談,即便是偶爾走個對面,自己也不會去理會那些人,因爲他們更加的不會理會自己。

花掉一個小時的時間吃過早飯,隨即被金毛女帶着去了訓練室,開啓一天的第二個課程。

而在小鎮北面的一座小山上,潛伏在草叢中已經足足一天一夜的蒂忽然之間睜開美目,繼而身影像是箭矢一般從隱蔽的草叢中疾速閃出,掌心的馬刀在陽光下,顯得寒氣逼人,隨着一聲犀利的破空聲,蒂的馬刀狠狠的砍在一個黑色皮膚的青年身上,一刀封喉,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黑色皮膚的男人睜大自己的眼睛,很顯然的是難以置信眼前的女孩是從哪裏蹦出來的,但是即便是有着太多的疑問,也無法再去開口詢問,所以只能是帶着眼底最後的一絲不甘,緩緩斷絕了生機。

蒂快速的將男人背後的包拿了下來,然後四周警惕的環視了一眼之後,一個跳躍,不如草叢之中,很快消失不見。

再次出現蒂的身影時,是在一個枯樹的樹洞之中,蒂坐在冰冷的地上,將那個包輕輕的打開,然後髒兮兮的俏臉上,露出一個很是調皮的笑容。裏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只是有着一些食物和水而已。蒂將那些黃油麪包粗魯的拿出,然後狼吞虎嚥的便是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握着自己手裏的刀刃,緊緊地,不曾放鬆。

蒂吃完這些東西之後,滿足的用着小手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肚肚,隨即嘻嘻一笑,小聲的自言自語道,“等我哦,老公,這裏早晚會給你懷一個寶寶的,可是,現在我的,必須要活着下山呢,嘻嘻,好啦,去殺人啦!” 這是蒂的最後三關考驗中的最後一項,而這項考驗的內容如果讓喻晨知道了話,說不定會親自飛到歐洲來,然後將神道家族的人狠狠的揍上一頓,甚至是殺掉。

這座小山上,現在有着一百餘人,基本上都是想要拜師神道家族的殺手或者是高手。當然這其中也不缺少很多想要追求女神魅影左右的人們。但是競爭的殘酷性,直接導致了很多人的夢想和理想破碎於此。

因爲這一百多人每一個人的胸前都彆着一枚特別的胸章,而且每天神道家族的人會往山上投放稀少的食物和水,更爲殘酷的是,這場考覈的內容是,每一個人儘可能的收集胸章,時限爲兩個月,兩個月以後,山上的才能下山,然後交付胸章,得到胸章最多的那個,則能成爲女神魅影的弟子。

但是,想要得到胸章,就必須直接殺人,沒有人願意把胸章心甘情願的交出來,而且即便是貪生怕死的人把胸章交給了別人,下山的時候沒有胸章,依然也會被神道家族的人殺掉。

不是什麼人都能成爲女神的徒弟,繼而進入到神道這個神祕的古家族進行鍛鍊。想要得到什麼東西,就必須有付出,得到的東西越昂貴,付出的代價也就越大。

在蒂簽署生死協議的時候,蒂就知道,如果自己沒能成功,那麼自己那個不時被自己偷偷想起的男人就會只能是看到自己冰冷的屍體,自己不想他難過,不想他在自己的屍體前哭泣。所以自己必須要通過這最後一關。

所有人都不是等閒之輩,甚至很多人的實力都遠遠超過自己,所以蒂一直很小心,爲了喻晨,爲了自己,她隨時隨刻,都在打着十二分的警惕在行動着,就比如秒殺剛纔的那個人,蒂足足隱匿在草叢裏有一天一夜,不吃不喝,甚至連睡覺都幾乎豎着耳朵。

稍有不慎,自己就有可能再也醒不來。

蒂也偶爾會想起王語曦,甚至還會搞怪的想着王語曦此時的慘狀,會不會給喻晨打電話哭着喊着要回去,又或者是躲在哪裏偷偷的哭泣。

“希望我下山的時候,還可以看到你,王語曦姐姐。”蒂在內心裏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隨即身影隱沒在灌木叢中消失不見,就如墜入了虛無之中一般,讓人再也無法感覺到一絲一毫。

黑夜中,喻晨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隨即滿頭大汗,臉色蒼白的猛然坐起,將原本一左一右摟着自己睡的香甜的林夢瑤和夏琪嚇了一跳,紛紛起身驚恐的看着喻晨。

“怎麼了?”林夢瑤小聲的問道,而夏琪也是一邊揉着眼睛一邊問道。

喻晨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發現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很可怕的夢境時,這才深深的舒口氣,繼而轉頭看了一下夏琪和林夢瑤,歉意的說道:“做噩夢了,沒事兒,你們繼續睡吧,我出去一下。”

喻晨不由分說,便是起身走了出去,進入到電梯之後,對着虛空說道:“去找小媽。”

此時已經是凌晨的兩點多鐘,整個南海市早早的陷入了一片沉睡之中。喻晨來到魅影的房間門口時,四個女孩依然筆直的站在門邊,就好像她們是機器人一般,可以不吃不喝的守護着女神。

“打開門,我要見小媽。”喻晨輕聲的說道,讓四個女孩微微一怔,隨即有些爲難的看着喻晨。

“可是小少爺,現在,現在已經很晚了,而且小姐,小姐已經睡了。”

“我知道,可我就是要見她,是我自己闖,還是你們主動打開?”喻晨微微有些怒氣的說道,讓四個女孩無奈之下,急忙給喻晨把門打開,然後喻晨便是很快的走了進去。

柔軟的牀上,魅影像是一個小女孩一般的抱着一個大大的布娃娃正睡的香甜,月光傾灑進來,映在她那傾國傾城的臉上,讓喻晨看了都不由心裏爲之一蕩。

“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你。”喻晨沉聲的說道,將頭轉開,似乎是很害怕看到此時的魅影一樣。畢竟此時的被子下,到底是什麼樣的風情喻晨也不是很清楚。

“怎麼了?三更半夜的跑到我這裏來,難道你想對我圖謀不軌麼?”魅影淡淡的睜開眼睛,笑意盎然的問道,從喻晨走到自己的門外的時候,魅影便是已然醒來,多年的高手直覺,即便是在睡夢中,對於周圍的環境也依然可以保持着清醒的瞭解。

“我想知道她們兩個怎麼樣了,我,我剛纔做了一個夢,夢到她們。。。。。。”喻晨老臉一紅,微微有些尷尬的假裝沒有聽清楚魅影調戲自己的話語,反而是很是認真和後怕的說道。


魅影嘻嘻的笑了一下,繼而從被子裏坐了起來,黑色絲綢睡袍寬鬆的包裹着那散發着迷人氣息的嬌軀,胸前若隱若現的大片春光,更是讓喻晨堅定了自己看着窗外的目光。

“原來是這樣子啊。”魅影呵呵笑着說道,讓喻晨感到有些後怕的是,這個女人竟然從牀上走了下來,晶瑩玉墜般的小腳踩着軟軟的地毯輕盈的走了過來,隨即帶來一股濃烈的香氣,讓喻晨嗅到之後,忍不住的還是將目光望向了她。

月光下,美女如斯!

“如果被你爺爺知道,你爲了兩個女人這樣的話,一定會對你很失望。”

“我知道,但是她們是我的女人,我無法假裝對她們沒有任何的想念和牽掛,更何況女天神道家族,那可不是什麼樣的人都可以去的地方。告訴我,她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喻晨有些微微無奈的說道。

魅影淡淡一笑,白皙的手臂輕輕的擡起,搭在喻晨

的肩膀上,柔軟的小手通過指尖傳達給喻晨一種很是無法抵禦的誘惑,讓喻晨微微有些後悔這個時候跑到這個女人的房間裏。

“王語曦那丫頭還算表現不錯,但是蒂,我不清楚,有可能還活着,有可能,已經被殺掉了。”


喻晨頓時瞪大雙眼,全身一震,甚至雙眼之中忽然射出駭人的寒光猛然盯緊魅影。 “你想殺我?”看到喻晨這般模樣,魅影頓時收斂起了笑意,很是平淡的看着喻晨。而喻晨也是猛然一驚,隨即收起了剛纔不知爲何而釋放出的殺戮氣息,有點無奈卻又依然很是生氣的說道:“你讓蒂參加了‘血龍屠’?!那種選拔是蒂可以參加的嗎?蒂充其量只是一個半天級高手,甚至都算不上超一流的殺手,你讓她參加這個?!”

說到最後,喻晨真的是怒了,無比生氣的看着魅影。而魅影則是淡淡的看着喻晨,隨即柔軟如水的小手輕輕撫摸在喻晨的臉上,“你第一次,對我用那種眼光,我總以爲,你永遠不會這樣對待我,但是沒有想到,爲了你的女人,你竟然會對我露出殺機。喻晨,你的心志變了很多,是因爲你身邊的那些女人嗎?”

喻晨再次全身一震,因爲從魅影平淡的聲音裏,喻晨聽出了讓自己恐懼的殺機!喻晨情急之下,一把握住魅影的小手,“不要動她們,魅影,不準動她們!”

“呵呵,很多年沒有聽到你直呼我的名字了呢,對吧?”魅影突然呵呵的笑了起來,小手被喻晨握在手裏,格外的溫暖,“但是,很遺憾,我不希望你變成被女人困惑住心志的男孩兒,所以,她們都要死。”

依然很平淡,但是把喻晨卻是嚇的魂飛天際,喻晨幾乎是祈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聲音沙啞的說道:“我再說一次,不要動她們,如果她們有所損傷,那麼魅影,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永遠!”

“爲了你,我不怕。”魅影針鋒相對,讓喻晨到底的暴走,狠狠的一把將魅影摟了過來,卻是下一刻停止住了任何的動作,因爲喻晨想要將她丟出去,卻是忽然醒悟,這是自己的小媽,而且,擁有着恐怖實力的小媽!自己根本無法對她動手,這樣的結果導致喻晨倒像是一把將其摟在了懷裏,姿勢曖昧,卻是又不合時宜。

“想要揍我?”魅影突然調皮的笑了起來,笑的讓喻晨一陣無可奈何,有點頹廢的緩緩鬆開手,離開那個柔軟到讓自己全身都感覺炙熱的身體,“不要鬧了,你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既然接受了她們,我就不會允許任何人去傷害她們,即便是你也不可以。她們在我的心裏,很重要,比什麼都重要。”

“我呢?”魅影突然輕聲的問,讓喻晨頓時尷尬不已起來。這樣的問話,貌似不該是一個後媽對自己兒子的問話吧?

“也,也很重要。”喻晨硬着頭皮,艱難的說道,卻是看到魅影的手指在自己的眼前神奇般的變化,喻晨頓時臉色大變,剛剛說了一聲不要,接着便是軟軟的倒在了魅影的懷裏。

“小男孩兒,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哦。而且,唯一讓我不殺她們的理由,只能是你的在乎哦。”魅影笑嘻嘻的就如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兒一般,然後將喻晨放在牀上,媚態百生的看着只能眨着眼睛,卻是無法說話的喻晨。

“我想幹什麼?”魅影讀懂了喻晨眼睛裏的話語,繼而好笑的看着喻晨,柔軟的身子輕輕的靠了上來,緩緩的壓在喻晨的身上,吐氣如蘭的小嘴貼在喻晨的臉邊,俏然說道:“我們亂 倫一下好不好?你一定不敢的吧?咯咯咯咯,可是我敢哦。嗯。。。。。。就當是報復你爸爸冷落了我這麼多年好不好?”

(不要!你少來,他哪裏冷落你了,分明是你冷落他!要不然以老王八蛋那種德性怎麼可能一直都不曾。。。。。。)

魅影嘻嘻笑了起來,似乎心情變得更加好了一般,小手託着自己的頭,靠在喻晨的臉邊,很是愜意和調皮的看着喻晨用着眼睛不斷的對自己說着話。

(放開我好不好?我們可是母子!)

“我們不是。”

(是!)

“不是。”

(。。。。。。求你了,小媽)

“叫我名字,我喜歡你叫我名字,就像小時候那樣,你總是吵吵着要給你的老王八蛋戴綠帽子,嘻嘻,小晨晨,你的膽子哪裏去了?怎麼長大了,卻是連摸我一下都不敢了?你不是曾經發誓說,除了你,誰也休想得到我嗎?”

(那時候我小,我亂講的。。。。。。)喻晨的臉色便是紅潤了起來,神色極度的尷尬不已。讓魅影看了之後更是笑的花枝亂顫格外迷人。

“乖乖地睡一覺,嗯。。。。。。要不要吃奶?”

(去死!你哪裏有。。。。。。喂,喂。。。。。)

喻晨驚恐的看着魅影結了一個手決,然後閃電般的印在自己的額頭上,隨即自己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在自己意識逐漸變得模糊那一瞬間,喻晨不禁暗暗罵道:神道家族的老變態,我恨你們這幫混蛋搞出來的這古祕術!你們他媽的研究出這古祕法出來,是不是就是爲了搞迷 奸的?!!!

又是一個風平浪靜的夜晚,喻晨這一覺睡的很是香甜,真是睜開眼睛的時候,還想翻身摟一下自己身邊的林夢瑤或者夏琪,但是隨着自己的手臂落空,喻晨頓時睜開雙眼,閃電般的便是從牀上一躍而起,臉色蒼白的看着周圍,這陌生的房間和熟悉的味道!

低下頭一看,我靠,老子的衣服,怎麼,怎麼又換了!!!

喻晨很是後怕的到處尋找着魅影的身影,雖然自己很懼怕問出什麼來,但是不搞清楚自己到底昨晚和她做了些什麼,自己恐怕都會一直擔心到發瘋!出了門,幾個女孩依舊守在門口,喻晨很是遲疑的看了四個人一眼,繼而沉聲問道:“小媽呢?”

“呃?小少爺,小姐不是昨晚去你的房間裏睡了嗎?怎麼你會不知道?”

喻晨一聽,頓時無比欣喜起來,這樣以來,自己的擔心也就沒有必要了不是嗎。喻晨神清氣爽的給了四個女孩一個媚眼,接着便是轉身要走,結果聽到身後的一個女孩忽然說道:“小少爺,您洗澡換下來的衣服,小姐交代送到樓上去了。”

“啥?!!!” 喻晨來到黃金餐廳,找到魅影的時候,她正笑嘻嘻的和林夢瑤等人聊着天。

林夢瑤幾個人的臉上已經沒有了上一次的拘謹和惶恐,反而是多了一些羞澀,喻晨很好奇魅影和她們說了些什麼,但是想到昨晚魅影說過的話,喻晨還是有些微微的擔心。

如果自己被女人捆住了肩膀,束縛了心靈,那麼這個女人真的有可能瞬間秒殺自己身邊所有的女人!輕輕的嘆口氣,喻晨走過去坐了下來,和衆人打了一個招呼之後,這才轉頭看向魅影。

他自然是不會傻乎乎的去詢問昨天自己有沒有被魅影那個,他現在還是很擔心王語曦和蒂,於是輕聲的說道:“我還是想要知道她們的安危。”

魅影呵呵的笑着,繼而美目看了一下紛紛向着自己投過來目光的林夢瑤和夏琪,知道她們也同樣的很是擔心蒂和王語曦,眼睛裏,竟然有着一絲的欣慰。

魅影拿出自己的手機,繼而按下幾個數字,響了一下,便是被人快速的接起,裏面傳來很是尊重的聲音:“小姐,您找我?”

“彙報一下那兩個丫頭的近況。”魅影看着喻晨緊張兮兮的樣子,忍不住小小的白了他一眼,不過這個眼神卻是狠狠的電了喻晨一下,讓喻晨急忙尷尬的轉過頭去不再盯着那張傾城傾國的面容。

但是喻晨和林夢瑤等人所有的心思,卻是完全的都放在了那個手機裏傳來的聲音上。

“黃泉蒂表現的很是出人意料,至少到今天,她還活着,雖然受了傷,但是不足以致命。他已經拿到了三十多枚胸章,而且還在繼續。”

聽到蒂受傷了,喻晨的心裏不由微微一緊,但是聽到後面,卻又稍稍的放鬆了下來,甚至是有些暗暗的佩服起這個小丫頭來,畢竟那樣的考驗,即使自己,都無法保證全身而退。想當年自己也曾經歷過血龍屠的考驗,只不過當時自己的年紀比較小,山上的高手基本上不算是很強。但是固然如此,自己也只比第二名多拿了一枚胸章而已。


而喻晨稍稍的放鬆了以後,卻又變得更加擔心起來,因爲那種考驗的遊戲,越到最後,剩下的對手就越強,蒂現在還沒有過關,能不能過關,喻晨很擔心。

“我希望她即使過不了關,也都要活着,完整的活着。”喻晨沉聲說道,讓魅影再次白了他一眼,繼而輕聲的問道:“另一個丫頭呢?”

“小姐,說實話,不是屬下懷疑您的眼光,而是這個王語曦資質真的不算是很好,而且以他空白的基礎,即使通過二級考驗,也在今後不會有什麼太高的造就。”

“你的話太多了!”喻晨冷冷的對着那個電話說了一句,讓對方頓時陷入了沉默,因爲他聽出了這個聲音的主人是屬於誰的。魅影也懶得再去白喻晨,繼而輕聲的說道:“你的話太多了。。。。。。”

喻晨衆人狂汗。

“我問的是她的表現。”


“是,小姐,王語曦的表現一直都是我們沒有把她過早送回去的理由,我見過很多堅強的女孩子,她,卻是我見過最爲堅強的。而且還有着越來越堅強的表現,即使任務增加,難度提升,她總是一臉笑眯眯的樣子,讓佩斯感覺很是驚訝,也開始真正的接納這個女孩了。”

“那就好,等她通過之後,可以考慮執行一些難度比較高一些的任務,保證她的安全。”魅影淡淡的說道,絲毫沒有去理會喻晨那護短的眼神。

不等喻晨說話,魅影便是將電話直接掛掉,然後笑吟吟的問道:“現在你放心了?”

“不放心,一點都不放心。你讓蒂參加血龍屠我還沒有和你算賬呢,你現在又打算讓王語曦去執行任務?神道家族的高手都是踩着屍體殺出來的,難道你要王語曦去殺人嗎?”喻晨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隨即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很是認真的看着魅影:“你應該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但是你也要明白,她們對我來說,也很重要!如果她們兩個人有任何的一個人有了什麼閃失,魅影,你聽好,我會抹殺掉神道家族!即便是爺爺不幫我,我有有這個實力和可能!一年不成,那就三年,三年不成,那就十年!我會殺到女天神道家族只剩下你一個人爲止!”

一席話,讓餐廳裏的氣氛驟然變得緊張起來,林夢瑤和夏琪驚恐的看着喻晨和魅影,張張小嘴,卻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過了不久,魅影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就如百花開放一般讓人暈眩,喻晨不得不承認,眼前的這個女人,幾乎美到了骨子裏,一行一動,一瞥一笑,都能帶來無限的風情與魅力,讓人無法平靜和安定。

“這纔是我認識的小晨晨嘛!不過,你也應該明白一件事情哦,她們所走的路,是她們自己選擇的,是爲了自己的男人選擇的,那麼,對待自己的選擇,就要有着承擔後果的覺悟。蒂要成爲你的劍,那麼就必須斬殺磨礪變成無堅不摧的劍,她們有着自己的選擇,她們走着自己的路,你,憑什麼要阻止?憑什麼不去尊重呢?”

“可是你知道,我不需要她們這樣,我的女人,就該讓我來保護。”喻晨冷聲的說道,顯然是不肯接受魅影這個說法。但是同時他的心裏,卻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