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似乎所有扭曲的線條都可以用龍來裝飾,他也無話可說。也還好老人想到的是龍而不是什麼蚯蚓爬蟲之類的玩意兒,要不然他哭都來不及了。

然而此刻,這個普通的胎記竟是越來越熱,蒸騰出了一片霧氣,那些原本模糊的扭曲條紋動了起來,紅芒中顯現出金色,緩慢地勾勒出一條龍的形狀,雲氣翻滾,霞光點點,神輝交映,說不出的瑰麗與奇幻。

但此刻的龍天可不好受,手臂上傳來的剜肉般的疼痛感讓他汗水直流,彷彿在經歷十八層地獄的酷刑,時間一分一秒在他的眼中有如一個世紀般漫長。

他想大聲叫喚,卻喊不出任何聲音,就像是一個溺水的人,被嗆得死死的,全身都在抽搐,發抖,意識也逐漸模糊。

相反的,他手臂上的龍影卻是愈漸清晰,竟有陣陣龍吟響徹,彷彿自古老的神話中穿越而來。

莫名的氣機籠罩周身,不屬於這個時空的神音響起,像是億萬蒼生在禱告。

昏迷前,龍天看到了一幅神奇的畫面——

古木參天,洪荒巨獸咆哮奔走,莽莽羣山巍峨聳立,一羣古老的先民跪在地上,聲聲禱唸。

前方,一條洪荒巨龍盤旋飛舞,億萬河山匍匐在巨龍之下,諸天星辰拱衛龍軀,神威無鑄,茫茫蒼蒼,浩蕩無邊。 “嗯!”悶哼一聲,昏睡過去的龍天醒了過來,睜開了眼睛。

他先是一愣,繼而臉色大變,焦急地擡起手臂。

翻來袖子一看,紅色的胎記已經不見了,只有一條黃金龍影隱藏在皮膚下,透發出無邊的威嚴。捏了捏拳,感覺身體裏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氣一樣,像十全大補丸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胎記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了,竟然會是一條龍?”龍天摸着手臂上的胎記皺眉自語。

他並沒有被手臂上的龍嚇到,只是莫名的濃霧、神祕的龍影、未知的山和神奇的經歷,都讓他覺得不可思議,仿如身在夢中。

眼前刻着龍形的石壁也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山洞,黑黝黝的一片,如洪荒巨獸張着血盆大口,要擇人而食。

“看來這就是鑰匙了,那,裏面會是謎底的答案嗎?”龍天摸了摸手上的龍印,看向眼前的山洞。


沒有猶豫,他一腳踏進山洞。雖然不知道里面有什麼東西,但既然來了,不進去看一看的話,他會後悔終身的。

“轟!”

在龍天進入山洞的剎那,洞壁竟然開始發光。光芒閃耀,雲蒸霞蔚,五色交相輝映,一幅幅石刻圖畫在光芒中顯現,帶着古老滄桑的韻味,彷彿自太古就存在,直到現在。

古老的氣息蔓延開來,山林樹木蟲魚鳥獸都在石刻上顯化而出,最後竟是衝出壁畫。

“靠,現在是什麼情況?”龍天嚇了一大跳,奔涌過來的山林鳥獸駭得他直往後退,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還好眼前的這些都是幻影,並不是真正的活物,因爲衝出壁畫的山林樹木蟲魚鳥獸穿過了他的身體,不是真實的實物。

“不過,真實得有點過分了呢!”鎮靜下來,龍天看着眼前的影像,心中驚訝萬分。

他攤開手,風拂過手掌,感覺是那麼的真實,有種莽荒的味道,像是穿越了時空來到上古。

“這是什麼,高科技全方位投影嗎?”龍天皺起眉頭,心中疑竇叢生。

繼續深入,越來越多的壁畫顯現而出:巍峨聳立的高峯,直入雲端;蜿蜒重疊的山嶺,層層堆疊,遮天蔽日;浩遼無垠的大河,狂浪拍天;古木參天,似要洞穿蒼穹;洪荒巨獸咆哮衝出,如一座座山峯,黑影蔽日,兇獰之氣,橫衝直撞,破開一切。

“這是神祕的洪荒神話嗎,天哪,我看到了什麼?”龍天驚駭,視覺上的衝擊,心靈上的震撼,讓他疑似進入洪荒大地,行走於荒古老林。

繼續深入,山脈延展,巨大的鳥兒橫空拍翅,尖聲厲鳴,扇出巨大的風暴,參天古木在翅膀的拍擊下摧折,損毀殆盡;一隻只巨獸相互獵殺,捕食,被對方撕成了兩半,血流滿地,帶血的骨頭橫飛,碎末四濺,兇戾狠獰之氣橫掃一切,慘烈無比。

漸漸的,有原始先民出現。他們手執石棒石斧,提着鋒矛搏殺兇獸,驍悍無匹,勇不可擋,如山一樣的巨獸在其腳下落塵,鮮血流了一地。

他們或是一個人獨自狩獵,或是一羣人圍殺獵物。

不過很顯然,一個人獵殺的先民更可怕,那種氣勢,雖然只是虛影,但卻是震天動地,山石盡摧。

無邊的氣血如赤色神霞,襯托得先民們有如威靈降世,撼天動地。他們徒手轟碎巨獸,單掌捏拿巨獸的咽喉有如在抓小雞一般,單單看着就讓人心驚。

越是往前走,龍天心中的震撼就越是強烈,自己似乎打開了一扇神祕未知的門戶,未知讓人害怕,但也如罌粟花般吸引着他,讓他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古老的傳說中,上古有一個消失的時代。那個時代,強大的人餐霞飲露,吞食雲氣,隻手遮天。他們可以活上幾百年、幾千年,甚至長生;他們與兇獸搏鬥,與天爭雄,行走於茫茫天地間;甚至遨遊太空,與日月爭輝,同星辰鬥豔。

當然,這樣的描述只存在於書中,龍天原本也不相信,雖然每當讀到這些片段的時候,他都激動不已,但他也只當這是古人的一個美好願望而已。

然而,今天發生的這一切,徹底地粉碎了他的認知,讓他不得不相信,確實存在過那樣的一個神話,確實有一段古老的文明遺留在了歷史的洪荒中,不爲世人所知。

“靠,太神奇了,說出去絕對要爆掉一地的眼球啊!”龍天激動莫名,心潮澎湃,眼前發生的一切都太過神奇了,宛如神話一般,若非親眼所見,根本就難以相信。

到了後面,漸漸的有星辰在流轉,混沌蒼茫的氣息暴衝而出,席捲四野,一條條巨龍穿行其中。

有的巨龍張口吞噬星空,有的巨龍身處無邊潮水之中,揮爪之間,狂浪橫卷,氣勢懾人。

透視漁民 我這是走進龍窟裏了嗎?太震撼了吧!”龍天不由得有些口乾舌燥。

他看到有一條巨龍眼若恆星,光芒四射,周身遍佈火紅色的鱗片。赤霞滾滾,神輝道道,龍眼一睜,無邊烈焰憑空而起,灼燒大地,山河盡成流炎,赤地千里。

一條巨龍,盤臥星辰之上,蒼茫大氣,似太古青天鎮壓而下。星辰在巨龍四周流轉,彷彿在拱衛王者。而巨龍爪下赫然抓着一顆太陽,金色的火焰滾滾燃燒,卻奈何不了它,被束縛在龍爪之下。

另一邊,一片雷雲籠罩,雷音滾滾,碾壓一切。一條巨龍沐浴雷光而出,張口吞吐,雷霆炸響,仿若在開天闢地,破碎鴻蒙,滅世的雷光橫掃一切,電光閃耀,霸氣絕倫。

繼續走,越來越多的巨龍出現:有的隱在雲霧中,飄渺神祕;有的棲息在高大的山峯上,尊貴大氣; 虐愛情深,冷心老公難討好 ,氣勢磅礴。

巨龍矯健的身軀輕輕擺動,電光火石般橫行在天地間,洶涌的龍威澎湃狂囂,氣勢懾人,有如天地間的主宰一般。

萬龍出世,貫日吞月,高貴中帶着兇悍霸氣,冷眼世事沉浮,睥睨天下。

“不過我還是不知道要幹什麼呢,就只有影像嗎,能不能給點提示啊?”龍天大叫,影像倒是大氣磅礴,可他愣是看不出什麼,有些摸不着頭腦。

而且很奇怪地,走在山洞裏,雖然發生的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但他卻總能夠快速地接受,好像有種莫名熟悉的味道,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的恐懼。

可惜回答龍天的只有陣陣迴音,無奈,他只能繼續向前走。

漸漸的,壁畫開始消失,龍影遁去,彷彿回到了他們的那個時空,眼前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光亮籠罩,透發出聖潔的味道,一股**的氣息瀰漫,讓龍天的心頭也不由得一片肅然。

“轟——”

突然,一道沉悶古老的聲音響起,像是有億萬人在齊聲吶喊。先是悶雷般似有若無,卻又繚繞不斷;繼而如同狂風暴雨般猛烈乍響,千軍萬馬齊呼,響聲動天;最終,天地間就只剩下了這個聲音,威嚴浩大,磅礴大氣,再無一絲雜音。

純粹的神威充斥天地,讓人有一種超越時空,跨越滄海桑田的錯覺,彷彿天地間就只剩下了自己,還有這巨大的祭音,亙古長存。

龍天聽不明白神祕祭音的意思,但是他可以感受到那種**肅穆,那種震天撼地的信念——

那是來自洪荒的對生存的渴望,對未來的堅定不移的追逐;那是立誓開天闢地創造未來輝煌的心聲。

這種信念如天目一般,穿越了億萬年的滄桑,落在他的胸膛。

聽着祭祀神音,龍天受到了莫名的牽引,他的心隨着音波在跳動,莫名的思緒籠罩在身上,淚水順着臉頰不受控制地流下來。

眼前,莽莽羣山跌撞奔涌而來,參天古木遮天蔽日,洪荒猛獸咆哮怒吼。古老的祭臺前,億萬人族聚集在一起,對天禱告,對天起誓,響聲震天,動盪山河。

一道古老的身影在衆人的禱唸聲中浮現,模模糊糊,既清晰又混沌,如在眼前,又似乎遠隔億萬時空。


扭曲的感覺讓龍天一陣頭痛,一下子驚醒過來,摸着臉上的淚水道:“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無緣無故流淚,那神祕的聲音,還有那場景?”

他擡頭看着空曠虛無的空間,臉色有些陰晴不定,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祭祀神音還在響動,而隨着祭祀音符的響徹,虛空也開始泛起波紋,一道古老的石壁浮現,天地間似乎就只剩下了這個石壁。

“這這這……”

震驚地看着眼前發生的不可思議的一幕,龍天可以感覺到,那震天的祭祀神音在朝着石壁聚集,在讚頌、在禱告、在祈求,如雷般響動。

“這是什麼回事?”

像是有一把刀在刻畫,石壁上不斷落下石礫,一股**的氣息瀰漫開來,無邊的威勢籠罩,時空都停止了,只有沙石簌簌而落的聲響,一點一滴敲在心上,讓整顆心都變得沉重起來。

龍天的臉色變得凝重無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心中既緊張又興奮,終於要揭開了嗎?

眼前,黑暗籠罩一切, 未知、詭異,但卻充滿神聖的味道,所有的光亮都被圈束凝聚在石壁之上,而石壁也在神祕力量的雕刻下,開始顯露出它神祕高貴的面容。 “這是……”

當沙石滑落,石壁顯現而出,竟是一尊太古巨龍。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頸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集齊各種動物的特徵,卻無絲毫的不倫不類,反而是那麼的矯健,完美。

巨龍雖然只是石壁,但卻有着令天地動容的氣勢,如玉石一般的石像上,有莫名的氣機在流轉,渾厚而又蒼茫。

雲氣裹住龍軀,使得巨龍愈加的飄渺,仿似遁入無盡虛空;也使得龍的威嚴更加浩大,有如掌控蒼穹的皇者,處於雲中城內,手握權與力。

祭祀神音還在響動,石像卻是矗立不動,有如一座永恆的神山。

看着石像,在祭祀神音的牽動下,龍天的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緒,在這中華古老的圖騰前,他有一種心跳的感覺,十分的激動,彷彿血脈相連。

他走上前,右手撫摸着石像,入手處有一種溫潤的觸感,像撫摸活物一樣。

“這是上古時代的龍圖騰嗎?”龍天心中驚訝萬分,沒想到這裏竟有傳說中的龍圖騰。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夢似幻,但滾滾如雷的祭祀音符卻提醒着他,這,是真的。

他想到了李大爺的話,難道李大爺真的見過龍?

若是在從前,有人跟他說見過龍,他的第一反應不是那人出幻覺了,就是那人是個神經病。但是,到了現在,他卻不得不信。

“或許,遺龍村真的出過龍,不過那也應該是古老久遠的年代,否則不會沒有人發現。”

龍天想道。

龍,古老傳說中的龍,真的存在。

“可是,龍不是各種圖騰融合演變成的嗎,怎麼會變成真正的生靈,難道上古先民崇拜的龍是真實存在的?”龍天心中疑惑,可是那一幅幅顯現出來的畫面卻告訴他——龍,真的存在,不是結合各種動物虛擬出來的。

黑暗裏,不知從哪裏發出的光一直籠罩着這裏,龍像在光芒的照射下,巍峨、蒼茫、大氣。

龍天小心地撫摸着石像,手指輕輕劃過石龍的每一片龍鱗。

隨着手的移動,他感到手臂上的龍形胎記蠢蠢欲動,而龍像竟也開始發熱,微微抖動,龍鱗逐漸煥發光采,玉石般的鱗片上,神輝點點,神祕非常。

“嗯,這是什麼回事,發光了?”龍天有點詫異,皺着眉頭繼續摩挲龍像,想要看看胎記和石龍有什麼關係。

突然,石龍輕微抖動,竟然活了過來,龐大身軀擺動,有如一座山脈在起伏,一股更加浩大的氣勢洶涌而出。

“啊——”

龍天尖叫,被這神奇的變化嚇了一跳,觸火般把手縮了回來,向後退了一大步。

就在他想要繼續後退的時候,龍像睜開了眼睛,玉石刻成的眼珠變得黑白分明,光華流轉,古老如荒的氣息降臨,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

“你……你是活的嗎?”停頓了一會兒,龍天艱難地嚥了嚥唾沫,語無倫次地問道。

雖然心頭一片駭然,但好在有過相似的經歷,他並沒有暈過去,而是老老實實的站着。

恢復生命的龍像沒有說話,也沒有對龍天不利,而是緊緊盯着他,看得他忐忑不已,小心肝撲通撲通直跳。

突然,“吼——”

巨龍張開大口,發出一聲震天的龍吟,身上的龍鱗如波浪涌動,碾壓虛空;玉石雕琢般的龍角,像是太古的神樹,發出璀璨的聖芒。

肉眼可見,一道道色彩斑斕的氣體被接引過來,投入龍嘴,化作一個混沌色彩的漩渦,一顆瑰麗的珠子在漩渦中心成形。

“啊——”龍天嚇得大聲驚叫,緊緊閉上眼睛,舉手格擋。

“咦,怎麼沒事?”隔了一會兒,察覺到自己並沒有被龍吃掉,龍天有點疑惑。

他閉着眼睛摸了摸自己的全身,再睜開眼睛一看,一片瑰麗的雲彩映入眼簾,而後,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傳來,他的意識竟被吸入石珠之內。

意識境內,仿似開天闢地般,一道道混沌氣瀰漫,浩浩蕩蕩。而後,一道神音乍響,似在闡述天地至理,太初的仙光沐浴神音,熾烈如天火,鋒芒無比,衝破混沌鴻蒙,照亮黑暗虛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