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我不抓,而是我做不到!”白虛無嘆了一口氣。

“難道你也抓不住他?”紹劍問。

“他本無相、無慾、無根,無從抓起,不知怎樣抓!”白虛無嘆了一口長氣,就像是幾千年沉積下來的一口長氣。

紹劍不說話了,就從剛纔與紹劍對持的手段,還有過往的種種,紹劍有理由相信,陳珀就是並不是那麼容易抓住的。

當白虛無落下來的時候,黃城說話了。

“今日我令諸位險遭遇害,在這裏,我給大家道歉!”黃城說完竟然跪在了三千弟子面前,而黃城身後的黃山弟子也跪了下來。

“我們到此本是爲了弄清白雲城消失的事實,不想今日卻被死神相救,我們在這裏叩謝紹劍少俠救命之恩!”三千猛地跪在紹劍面前。


ωωω● tt kan● ℃ O

紹劍卻拔腿就跑,誰也攔不住,而他的夥伴也跟着跑了起來。

可是衆人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大眼瞪小眼,最後繞繞頭。

月光出來掛在夜空,又抹了幾筆星星點點,黃山的夜空本來應該是黃沙漫天的,可是今天卻例外了,爲什麼,誰也不知道。

“你今天爲何要跑?”白虛無問紹劍。

“這三千人個個是不是好漢?”紹劍問。

“是!”

王後是驅魔女妖 他們會輕易給人下跪嗎?”紹劍又問。

“肯定不會!”

“可是他們今天卻跪了!”將病夫說。

“那是因爲他們謝你!”白虛無對紹劍說。

“可是你謝人需要下跪嗎?”紹劍說。

“難道他們還要其他請求?”白虛無說。

“應該是想紹劍幫忙!”十三媚娘說。

“可是三千人一起跪下說明什麼?”陽扇了扇受傷的翅膀。

“說明他們要少紹劍幫的忙很麻煩!”十三媚娘補充。

“而且還是個**煩!”鶴天賜點頭頜首。

“所以你遇到他們下跪你跑不跑?”紹劍問,手裏捋着自己的頭髮。

“跑,而且還要比你跑的快!”

“哈哈!”紹劍笑了,可是很快又停了,他的臉很快皺成一張抹布。

“你怎麼了?”鶴天賜問。

“你應該知道!”陽說話了。

“沒想到你已經不再是以前的紹劍了,而我也不是以前的鶴天賜了,我知道你想問什麼!”鶴天賜說。

“可是我現在不想問了,外面的客人進來吧!”紹劍說,只見外面的黑影將房門推開,原來是黃城。

那張臉很像我亡妻[綜漫快穿] 本來是我的地方,不知爲何我卻成客人了!”黃城說。

黃城走了進來坐到了離門口最近的椅子上。

“看來是我失了禮數!”鶴天賜卻站起來賠了禮數。

“不用,你來有什麼事?”紹劍的臉是抹黑的,看來他並沒有原諒黃城。


“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而我也不該奢求你的原諒。可是你總該聽一下一些解釋!”黃城說。

“你是被逼的?”紹劍說。

“是!”

“火神與雷神並不是你的人!”

“是!”

“你的目的是打敗賀坤洞主?”紹劍又問。

“是!”

“你抓住鶴天賜的時候,兩人就打算爲賀坤洞主報仇?”紹劍說。

“是!”

“你知道我可以引他出來!”

“是!”

“你知道我是誰?”

“不知!”

“好!我用再問,我從今天開始與你黃城沒有任何瓜葛!”紹劍說。

“謝!”

“不用!”

二人沉默了,誰也沒有想到幾年的恩仇,在幾句話之間已經煙消雲散。

“我到底是誰?”紹劍問這個話明顯是對白虛無說的。

“爲何在我令牌中可以見到你?”

“你到底是人是鬼?”

“他又是誰?”

“你爲什麼還活着?”

“我的任務是什麼?”

紹劍一連串問了很多問題。

“其實你知道答案!又何必問我?”白虛無卻只有一個問答,而這個回答也回答了這個問題。

“可是陳珀說的是真的嗎?”紹劍又問。

“有真有假!”

“什麼是真?什麼是假?”紹劍又問。

“你是真,他是假!”

“我哪裏真,他哪裏假?”

“你活着是真,他活着是假,你存在是真,他存在是假,你本來是假的,可是今天確實真的,而他本來是真的,可是今天開始他卻不再是真,而是假!”白虛無回答,回答的乾淨利落,只是沒有人聽懂,而且越聽越糊塗。

“難道我和他是一體的?”紹劍突然作了一個假設。

“你果然猜到了!”

“到底怎麼回事?”

“兩萬年前他出生了,是由十顆九幽聖果造就,出生就威力無窮,無人能敵,而樹大招風,他的任務是顛覆這個世界,而槍俠世界所有人都是他的敵人,所以他爲了將自己的實力提到最高,他將真氣提到最高修煉,可是這種修煉方式很容易內丹碎裂,所以終於有一天他急火攻心,一股內丹的真氣跑了出來,化爲了人形,從那天開始槍俠世界變被改變了,本來他有把握改變這個世界的,他手持長劍披荊斬棘,榻山關,滅五海,可是最終敗在一個人手裏,可是他到底是怎麼敗得誰也不知道,只知道那個人稱自己命運。而自從他敗後,他便真氣盡失,一直被人追殺,主要人物就是三大世界的人,而今天出現的命運應當也是他在兩萬年前留下的真氣!”白虛無說了很長一段話,而紹劍卻什麼都懂了。

他不屬於這裏,而命運才屬於這裏,自己的存在只是爲了消除他的存在,而他的存在也只是爲了消除自己的存在! 夜已漸深,蟲鳴聲悄悄響了起來。

“鐵劍門門主木癸愁拜見紹劍少俠!”門外響起一個大漢的聲音,謙卑而弱勢。

緊接着又響了一聲。


“長空門門主落靜香拔劍紹劍少俠,有事相商!”一個女人的聲音。

“孫同門門主孫獨山拜見紹劍少俠,有事相商!”男人的聲音。

門外頓時來了上百人,看樣子都跪在門前,等待紹劍的迴應。



······

“外面可是人見人愁,鬼見鬼愁的木癸愁?”黃城喊道。

“是!”回答鏗鏘有力。

“外面可是一招滅九冥魔教,三招斬蛛王於腳下的落靜香女俠?” 孽罪青春

“是!”那個女人答。

“外面跪的可有力蓋山河,單槍闖螞蝗陣的孫獨山大將?”黃城又問。

“是!”那人語氣不失霸氣但又不失禮數。

······

黃城一連問完了一百號人,想必這個個是好漢,而且個個是頂尖的高手。

紹劍問:“這木癸愁、落靜香、孫獨山還有這些人到底什麼來路?”

黃城答:“白雲城建立之初相傳有一百零八座白雲寺相助,化作一百零八人幫助當時的白雲城主創下了白雲城,而從此以後便有了白雲城。這一百零八人有了後人,並且有了家族,一直輔佐白雲城歷代白雲城主,可是白雲城城主一代比一代兇狠喜怒無常,所以白雲城下一百零八堂這幾十年已經消聲滅跡。可是今天到黃山的沒想到就有一百零八個後人,而此時他們就站在門外。這木癸愁相傳是生的一副醜相,但是實力強悍,曾經相傳很多人連看都不敢看着他。落靜香曾經與九冥教教主大戰,僅用一招就斬了對方人頭,滅了九冥魔教。而孫獨山是個鐵頭大漢,曾經一人闖過螞蝗陣而得名,這個個是實力強勁的高手。”

“那就更麻煩了!你們先聊,不知這裏可有後門?”紹劍說着已經站起來,開始找出路。

“你這是作甚?”鶴天賜問。

“他又想逃了!哈哈!”白虛無卻笑起來。

“估計你今天是逃不了了,你看着外面的人馬,有些事你需要面對,即使知道這是個**煩!”鶴天賜語重心長的樣子還真像個兄長。

“你還是去看看吧,也許並不是你想的樣子!”十三媚娘也說。

“看來大家的意見都是一樣,你還是從了吧!”宮娥居然說話了。

紹劍一扇門,門打開後,他走了出去。

“叩見紹劍少俠!”衆人居然跪了下來。

“受不起,你們最好起來,否則我還是回去喝茶算了!”紹劍往後退。

“好!”衆人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

“你們到底想我做什麼事?我先說明,太難我做不了,太容易我不喜歡做!”紹劍摸了摸烏黑的頭髮。

“這件事對您來說是舉手投足,但是對我們來說卻是事關重大!”長相醜陋的人說道。

“那就直接一點吧!”紹劍說。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