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域為大宗派大家族集中之地,地緣遼闊,人脈極廣,天才輩出,瑰寶紛呈,乃五域之最強版域。

東域由無數海島組成,素有「九曲十灣」之稱,多海中魔獸,難纏之極。

西域分屬yin暗之地,亦為黑暗絕地,被稱作五域之「死者墓地」!

南域多山谷乃魔獸群居之地,亦作獸域。

北域最是貧瘠,實力也排最末,罕有強者至此。亦作廢域。

在靈獄大陸上,有著三類致命的誘惑,受大陸上無數人的追捧與爭奪。

一則為靈氣功法,類似於總綱之類的功法,分作禁法、天、地、玄、黃五階,每一階又分作高、中、低三級。禁法之中,則以九星為級別。越後者則等級越高。

靈氣功法的選擇,意味著一個人作戰的持久力及修鍊速度高低。靈氣功法等級越高,對於選擇者而言,好處越多。

二則為靈氣技法,亦作靈技,如一類特定招數,具有極大的殺傷力。與靈氣功法等同,靈技之中也有著禁法、天、地、玄、黃五階為等級,分作高、中、低三階別,禁法以九星劃分。

靈技的好處與靈氣功法相比,其最突出的是它成效在於速度與易成。如一名靈者與一名靈師交戰,按常理而言靈者必敗無疑。但若這名靈者所掌握的靈技階別遠過於靈師,那麼,則有可能與這名靈師戰成平手,甚至擊殺對方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逆天之物,怎不令人眼紅不已?

第三類之物,名為丹藥。一類類似用於廣泛途徑的神奇服用之物。丹藥之力,可使人實力瞬間暴增,破除封印,令人起死回生……

如此神物,當之無愧為大陸炙手可熱之物!

丹藥之中,也有嚴格的等級劃分,一般說來,丹藥分為一至十品。據聞十品丹之上,另有傳說中才有的天品丹!只是關於傳說年代太過久遠,已經無法考證。

而若說起丹藥的起源,便不得不談及在靈獄大陸上最令人驚羨的職業——煉丹師!煉丹師,顧名思義,便是指能夠煉出各種神奇丹藥的人。

煉丹師的可怕不在於他們的實力有多強橫,而是在於他們的號召力與影響力。

一個勢力寧願得罪一個同等級的對頭,也不願得罪一個煉丹術十分強大的煉丹師。因為一旦得罪了他們,這些煉丹師便會以丹藥為利,請來無數的高手為他所用。

到時,就是絕世強者也會深感頭疼。可見,煉丹師的強大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住的。

同時,要成為一名煉丹師的條件更是奇難無比。首先,煉丹師的天生魂力要遠過常人,以免煉丹時,魂力不足,出現丹毀人亡的情況。

通俗一點,魂力即指jing神力,這種奇妙的力量極難掌握,再加上魂力增長又極為艱難,如此一來,大陸上幾有一半之人不符合此類條件。

再者就是一體擁有火木兩種屬xing,火為靈,木為生氣。但其中要以火屬xing居多,木屬xing少量,如此才勉強可進入煉丹師的大門。

大陸之上單屬xing之體佔了九成多,餘下一成也不可能儘是火木雙屬xing之體。再是體內兩種屬xing要形成最佳分配,才擁有成為一名煉丹師的資格。

兩種先天條件極為刻薄,萬人之中也不見得出現一個,也可知煉丹師數量何等稀缺了。

煉丹師為人敬仰,但能成為煉丹師的人卻寥寥無幾。他們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煉丹大道,大凡千萬,殊不同歸。煉丹師所走的路要比尋常人艱辛數倍不止。

靈獄大陸之上,只有品階達到八品的煉丹師才可被譽為丹道宗師,也是煉丹之道上一個分水嶺,地位不可同ri而語。煉丹師之中,有九成以上皆不入八品之列,窮其一生也無法達到丹道宗師的高度。至於之上的境界,更是無法觸及。

凡此種種,也就造成了煉丹師的顯赫與尊貴!

三類寶物,缺一不可,這是成為一個絕世強者的關鍵所在!

當然,大道三千,靈獄大陸永遠不缺少「奇迹」這個辭彙。古往今來,多少霸絕大陸的蓋世強者曾為一介**凡胎,寶物雖好,但終究是外物,憑藉己身之力才是正道。

可以如此說,靈獄大陸是一個充滿神奇的大陸,人族也並不是永恆的主宰。只要有實力,就能創造無數的輝煌!

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這裡,永遠不缺乏神奇!

靈獄大陸,萬族並立,宗派橫行,五域為主,海域無盡,瑰寶無窮……

彌塵天生暗屬xing之體,且十分的jing純,這也就造成了他一生不可能成為煉丹師的命運。不過,對於這些彌塵也不是太過在意,他本一介廢物,能如常人那般修鍊就已讓彌塵心滿意足了。煉丹師那種稀有東西,離他太遠了。

言歸正傳,黑暗屬xing之體,在靈獄大陸上還是十分罕見的,而像彌塵這般暗屬xing異常jing純的體質,論稀缺程度,絲毫不下於煉丹師的數量,甚至猶有過之!

眾所周知,大陸西域是yin暗之地,出現暗屬xing體質的幾率比其他版域要大得多,但暗屬xingjing純程度遠過常人的,也是極其罕見。

彌塵之妹彌月為彌族第一天才,其師又為彌族之中人盡皆畏的無戒長老曾請來一位達到九品的煉丹宗師為彌塵查探體質。

這名九品煉丹師斷言,彌塵暗屬xing之體為他生平僅見,若不是因為體內經脈異於常人,粗大無比,且其中含有大量雜質,靈氣無法疏通,才致使彌塵修鍊天賦低於常人。若不是因為此,彌塵縱不是絕頂天才,其天賦也不是一般人可比,哪裡還會背負那麼多年的「廢物」之名。

此時此刻,彌塵已盤坐在一處房室內,屋子裡布置簡潔,除了床、桌、椅之外,幾乎無他物。可見彌塵對於外物並不是太過看重。

他的手中正緊緊握著一枚通體翠綠的丹藥,正在思量到底該不該現在就

服用了它。眼神直視此丹藥,良久之後,神sè間多了一絲堅決與決然!

不做多想,因為克制隱忍多年的他,深知作為一個廢人的無力。他彌塵可以死,但絕對不可以死得毫無尊嚴!

他要變強,他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人活一世,註定與自己斗、與人斗、與天斗!!!

縱然他ri命喪黃泉,他也絕不會後悔今ri之所作所為!

男兒一生,當執三尺青鋒,迎難而上,腳踩骨山,殺上青天!!!

血染身衣,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如此,才是男兒本xing!!!

彌塵作為一個男人,自是不願平凡一生,碌碌無為。等到歲月蹉跎,才悔之晚矣!

若是回到以往廢物時光,如此想法倒也罷了。但眼前卻有一個空前未有的大好機會,可以使他重拾男兒血xing,擺脫廢物之名,他怎能棄之不顧?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修鍊一途,本就是逆天改命,彌塵做與否,都將與天不死不休!成敗如何,又何必理會,只要問本心無愧,縱與天下人背馳,又有何惜?!

彌塵的腦中有了一絲明了,隨之而來的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瘋狂湧上心頭,眼中閃過一絲熾熱的血光!!!

「世人冷語,我不在乎,我自淡笑而去,只走自己道!大陸無情、冷血,我便以身試法,大道之下,終為一介螻蟻。若我能站在靈獄之巔,必還這大陸萬載昌盛!」

這一語,似道出了彌塵的心中之願,也苦訴了這許多年來的心有不甘!他如在諸天神魔面前,立下重重血誓,這一生,勢與天不休!!

決然之間,彌塵一口吞下丹藥————龍血塑骨丹!

吞下之後,全身猛地一顫,暴烈無比的藥力通徹了彌塵的各處經脈。一張略含稚氣的小臉滿是痛苦掙扎之sè,口間一熱,吐出一大口鮮血…………

彌界,飄雲閣。

山水間,迷霧重重,不見人跡,只有一座千丈高的樓閣巍然聳立,直插雲霄之中。樓閣三百層,以三丈左右為一層,雕樑畫棟,巧奪天工,不似凡間之作。

在樓閣頂層,玉柱龍鳳生威,白石為鋪,雲氣繞行,漸影迷離。在憑欄處,一名白髮男子瞭望雲空,負手而立。他面目沒有想像中的老態,反而中氣十足,顯得年輕。他目光銳利,透著冷漠的氣息,望人一眼便是寒入人心!

「出來吧,彌絕!」冷冷一語,白髮男子依舊遠望天空,臉上不起波瀾。

空間一陣顫動,如水波輕盪,一名黑衣男子便無息出現,腳踏白玉石,目光深邃渾濁,布滿歲月的的滄桑。好像曾經經過什麼沉重的打擊,整張臉的神sè是死氣沉沉的,不顯一絲活力。

兩鬢頭髮灰蒼,十指乾瘦,本就不是太過惹人注意,乍看之下,更沒有任何特sè。

這是一個悲痛失去人生的男子!

「你,變強了一點……」黑衣男子隱在yin暗之處,由於長久未說話,話音間有幾分嘶啞。

神sè一動,白髮男子深吸了一口氣,淡然說道:「東西我想月兒已經交給他了。」

彌絕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sè彩,有欣喜、有愧疚…………良久之後,他說道:「謝謝!」

白髮男子詫異看了他一眼,嘴唇蠕動,本想說些什麼,卻終究沒有說出口,只是道:「我是月兒的師尊,即使你在彌族不受人待見,我也會儘力辦到!更何況,月兒也是你的親生骨肉!」

彌絕聽罷,嘆道:「是啊,月兒也是我的骨肉……嘿嘿!」誰也沒有察覺到,在說這話時,他本來深邃的目光中,閃過冰冷的寒意……

「不去看望一下嗎」白髮男子道。

自嘲一笑,彌絕道:「看什麼?見面不過徒增悲傷而已,只要那個人活著,這樣做,只會令情況變得更加惡劣!」

「那段仇恨,不能放下嗎」白髮男子臉上閃過一絲不忍。

彌絕冷厲一笑,眼中透著寒光,說道:「殺妻之仇,毀子之恨,如何能忘?」

白髮男子搖了搖頭,道:「那個人不是你能反抗的,你應該知道,如果你在執迷不悟下去,最終只會慘淡收場!」

「我明白,但我決不後悔!」彌絕一笑,不知想些什麼。


「彌無戒,今天我來的目的是讓你把這個東西親手交給塵兒與月兒,算是多年來對他們兄妹倆的愧疚吧!」彌絕從懷中取出兩枚渾圓的丹藥,拋向彌無戒。

一手接住,打開一看,便見此兩枚丹藥渾體天藍,散發著奇異的淡香,令人心魂一盪。彌無戒微感詫異,說道:「竟然是十品寂神丹,而且連丹紋都刻畫清晰,品質上等。真不知道你從哪兒得到這兩枚神丹的,寂神丹對我們這種境界的人沒什麼效果,但固神養息的神效正好對月兒他們有用。ri后衝擊靈神也有極大的裨益。」觸摸到兩枚丹上的紋路,彌無戒不禁讚歎。

「靈神對他們還遠了點,以塵兒的資質,即便服用了寂神丹,估計今生也難達到靈神境,除非有人願意為他耗費大量jing元,逆天改命!他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被人打了一掌,造成經脈混亂錯雜,能有今ri之成就,已實屬不易!」彌絕冷笑一聲,心中恨意頓生。


彌無戒點了點頭,道:「不錯,逆天改命確實能將他的暗疾治好,只可惜,只有達到天神境的強者才有這個本事,若不是如此,我倒可以為他花些jing力逆天改命。好了月兒受我詔令,應該快到了,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們還是各走各路,我能幫你的只有這麼多了。」

深吸了一口氣,彌絕道:「你能幫我這麼多,我已經很感激了,他們兩個就交給你了。」

彌無戒堅定道:「我是月兒的師尊!」

彌絕深望了他一眼,轉過身子,嘴角處勾起一抹冷笑,彌月,嘿嘿…………

沒有絲毫的停滯,彌絕身子融入虛空之中,不見了蹤影,空間一陣晃動………… 「月兒,你來了。」

身著藍衣的少女剛一出現,樓各中便傳來一陣淡淡的聲響,一白髮男子忽的出現,神秘異常。

這白髮男子,正是彌無戒!

絕美少女一怔,隨即恭聲道:「月兒見過師尊!」

這出現的少女自是彌族第一天才彌月了,而這白髮男子彌無戒也正是彌月的授業恩師。見過彌月後,彌無戒眉頭輕皺,道:「你沒有服用龍血塑骨丹?」

心中莫名一慌,整張小臉顯得有些煞白,彌月怔了一怔,苦笑道:「師尊,我……」


彌無戒眉頭鬆開,彷彿早已預料到這種情況一般,淡聲道:「為師猜得出來,是給你哥哥了吧?」

彌月深知此事瞞不過去,只能無奈點頭,咬緊了銀牙。

對於自己師尊的脾xing她是知曉的,為人冷厲,頑固不化,甚至有些不近人情。如今作為他最滿意弟子的自己,竟然把族中頗為重視的龍血塑骨丹送給了別人,即便再是對自己滿意,心中也難免有些惱怒。想到這種可能,彌月不禁擔憂起來,她受罰事小,但要是連累到自己的哥哥,這是她不願意見到的。

「月兒,你跟為師也有幾年了吧?」彌無戒面sè平淡。

偷望了眼師尊古井無波的臉sè,彌月心情更加沉重,她似乎知道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一旦徹底爆發,足以淹沒一切!

「是,師尊,已經七年了。」彌月咬牙,臉sè蒼白。

頓時,彌無戒臉sè一冷,說道:「那你應知為師的脾xing,你在忤逆為師的意志嗎?」

「月兒不敢!」彌月心中一緊,單漆跪下,顫聲道。「不敢?哼,我看你還有什麼不敢的。你天賦奇佳,乃為師生平僅見,你ri后前途比為師要長遠許多。但自古大事者不為情所牽連,若你在如此下去,只怕未來前途艱險。到時,你不但害了你自己,也辜負了為師對你的一番期望!月兒,你可明白?」彌無戒一臉冷漠。

「是,月兒……明白」彌月心中苦澀,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感襲來,令她呼吸開始急促。

「好,既然你明白,為師也不多說什麼。從今ri起,你便住在為師這裡,至於你哥哥彌塵,為師另有安排,你大可放……」

一個「心」字未脫出口,他的話便被少女打斷:「師尊……」

「怎麼了?」彌無戒皺眉問道。



彌月心中凄涼,似有天大苦楚說不出口,但xing格堅強的她,終是忍住傷痛。只是低低道:「月,月兒不想和哥哥分開,望、望師尊不要為難月兒……」

彌無戒面sè一冷,不容置疑道:「這件事為師替你做主了,你不用多言,為師絕對不會答應你的要求!」

彌月只覺世界崩潰,眼前一暗,一股窒息感湧上心頭,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垂首跪膝,聲音中竟帶了絲絲哭音,泣求道:「哥哥乃月兒至親之人,在月兒眼裡,他的生命比月兒更重要。若要月兒斬斷與哥哥之間的一切,恕月兒極難從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