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場不請自來的沙塵暴將參加閱兵式的坦克、大炮、汽車和每一個義大利軍人的雙肩和後背都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黃沙。當然,那些站在檢閱台上的身穿名貴元帥禮物的大人物也不能幸免於難。但是,這場沙塵暴被沒有影響義大利人的好心情,墨索里尼身穿法西斯國民軍最高司令官的淡綠色軍服,略帶微笑,不時向周圍的人揮手示意。

閱兵這個詞,來自拉丁文文,原意就是:我準備著!作為一種軍隊的禮儀歷史非常久遠。一般是在正式節日、具有全國性意義的紀念日,或者是在大規模軍事演習結束后舉行。很早,古羅馬軍隊就將閱兵作為一種重要的國家禮儀,在古羅馬時期每當羅馬軍隊遠征勝利回時來,都要舉行閱兵式,慶祝軍隊取得偉大的勝利,凱旋歸來。古羅馬時的閱兵式通常由身披白袍的元老院老大們走在整個隊列的最前面,緊隨其後的是頭戴橄欖枝桂冠、手持權杖和月桂枝、坐在戰車裡的軍隊統帥,他們的周圍是鼓樂手和歌手相伴。再後面,就是穿著鮮紅鎧甲,手持長矛短劍,全副武裝、帶著戰利品和押著戰俘的將士了。

而在今天,作為新時期亞歷山大的征服者,墨索里尼將要帶領著他的新時期羅馬軍團,在戰爭年代,在敵人的眼皮底下舉行大閱兵,並且將參加閱兵的部隊直接開上戰場,這不僅在義大利歷史,即使是在世界閱兵史上,也是第一次。

為了這次閱兵,意軍一共編了20個方隊和梯隊,其中徒步方隊4個,裝備方隊10個,空中梯隊6個,總兵力有五千多人。


盛裝出席的三軍儀仗隊按照以往閱兵式的慣例走在整個閱兵式最前面的。跟在他們後面的是奇襲阿拉姆哈爾法嶺的義大利突擊隊員,正是這支不足百人的小部隊的頑強防守,成就了阿拉曼戰役勝利的關鍵。跟在突擊隊之後的是來自北非集團軍群的步兵和地中海艦隊的水兵。前者是阿拉曼戰役勝利的中流砥柱,而後者的奮戰使得地中海變成了義大利人的內湖,保障了大量物質人員順利運抵北非,為戰役的勝利提供了物質基礎。所有的徒步方隊都是是正面10人,縱深10排,領隊2人,一個方隊總數是102人。這些威武的百人方隊,邁著整齊的步伐一起走來,使得亞歷山大的廣場都略顯擁擠。

徒步方隊後面的是10個裝備方隊,其中包括現役的m12/36和p25坦克、菲亞特戰車、火炮導彈和保障裝備方隊。裝備方隊的編成隊形是正面3輛,縱深4排,領隊2輛,總共14輛。正式依靠著這些精良的裝備,意軍才從直布羅陀、阿拉曼、亞歷山大一步一步走向勝利。

&r.25雙發戰鬥機、菲亞特br.30轟炸機和來自德國的斯圖卡轟炸機。海軍則派出了橫掃地中海的**.79魚雷轟炸機。空中梯隊的編成隊形有楔隊隊形和「品」字隊形。空中梯隊飛機的數量在6到18架之間。這些空中戰鷹,不僅為地面的意軍撐起了可靠的保護傘還狠狠地削弱了英軍的實力,為地面和海上的戰鬥勝利打下基礎。

整個閱兵式雄壯威武,一共歷時2個多小時,向世人展示了義大利強大的軍力,得到了友好國家的一致稱讚。得益於前幾天義大利空軍強力掃蕩了英國在埃及最後的幾個空軍基地,再加上閱兵式當天高射炮和巡邏戰鬥機的通力合作,所以雖然偶爾可以聽見爆炸聲,但英國人的飛機並未能進入亞歷山大市區進行轟炸。所有人最擔心的一幕終究沒有發生。

視乎一切都在義大利人的掌控之中。

晚上19點,按照事前的安排,一場大型酒會正在亞歷山大的最豪華的酒店舉行。芒果將宴請北非意軍的高級將領,以示嘉獎。作為一座旅遊城市,亞歷山大不乏上檔次的酒店。這裡酒店裡的設施一點也不輸給羅馬或是巴黎的同行。

巨大的水晶燈,下觥籌交錯,言笑晏晏。每個來賓優雅地拿著高腳杯,步入這個有著華麗燈光裝飾的宴會廳……餐桌上擺放著剛剛從義大利本土空運而來的美酒佳肴,原汁原味的義大利通心粉、乳酪、火腿,還有絕對地道的卡布奇諾咖啡和義大利美酒,一盤盤抹上了乳酪的麵包干隨意品嘗,綿軟可口的乳酪,加上帶切成薄薄小片的生牛肉片配上一點鹽、胡椒、檸檬汁,這樣的組合簡直就是絕配,甚至可以讓人暫時離開這個戰火紛飛的北非,彷彿置身於午後慵懶的羅馬街頭。



出人意料的是,此時能在北非享受如此大餐的,除了亞歷山大市政廳里的達官貴人之後,還有一群英國大兵。只不過與義大利人那富麗堂皇的酒店大廳相比,他們的用餐環境就要差了太多太多———-在亞歷山大港口外15海里的水下,英國皇家海軍「奧林巴斯號」潛水艇的擁擠而又充斥著異味的船艙內,以大衛.斯特林上尉為首12名英國特別空勤團(sas)的特種部隊正在享用著他們「最後的晚餐」。雖然,沒人這樣告訴過他們,不過這頓晚餐的豐盛程度和馬上將要執行的任務,不得不讓斯特林上尉和他的手下有這樣的想法。

1940年8月,北非戰局如火如荼。英軍建立了一個叫做「特別空勤團」的部隊。這支只有6名軍官和60名士兵的小部隊之所以有這樣「響亮」的名號,是因為英國人希望能迷惑義大利人,誤以為在北非英國人又一種兵力可觀的空降部隊。該部隊的建立完全是出自指揮官斯特林上尉的大膽設想。斯特林上尉還親自為sas設計了徽章。盾形的底板上簡潔地綉有3樣獨具sas特色的東西:短劍——鋒利無比,能精確刺入敵人要害;張開的翅膀——既是表示這支部隊特種空勤團的身份,同時也表示其能快速的部署到地球上任何需要的地方;臂章下端,紅邊藍底的綬帶上綉著特種空勤團的座右銘:「勇者必勝!」。自成立起,這支不起眼的小部隊就不斷穿越沙漠滲透的意軍後方的機場、倉庫和通訊站進行襲擊,戰果輝煌,成為了英軍統帥奧金萊克手裡的一支暗箭。(歷史上sas是41年8月成立,本架空提前一年)

四天前,意軍將在亞歷山大進行閱兵式並且有大人物出席的情報被送到奧金萊克的面前。這位被意軍奇襲阿拉姆哈爾法嶺而深深刺痛的將軍馬上想到了同樣以特種作戰作為手段回敬義大利人一手。於是,他一方面指示北非的英國空軍量力而為,不強求轟炸亞歷山大,破壞意軍的閱兵式,一方面悄悄地射出了sas這支暗箭。

21點,大風又一次光臨亞歷山大。洶湧的海浪咆哮著撞擊著海岸上的礁岩,發出巨大的響聲。而此時大酒店裡也是人聲鼎沸、熱鬧喧囂,那些不勝酒力的貴客已經歪歪扭扭地摸索著向客房進發。在離海岸不遠的海面上,一根又粗又長又黑又硬的棍子探了出來。那是「奧林巴斯號」潛水艇的潛望鏡,再三確認海面周圍的安全后,艇長下令上浮。接著老邁的「奧林巴斯號」慢慢地浮出了海面,好像一副很情願地樣子。上浮后,艇員們迅速湧上艦橋,然後七手八腳地將兩條橡皮艇推入海中。

「祝你好運」,艇長握了握斯特林上尉的,又擁抱了一下,然後目送著12名sas隊員爬上橡皮艇。

〖 當1940年11月11日清晨第一縷陽光灑向大地.在這個後世某東方大國稱為「光棍節」的日子裡.來自義大利南部小鎮維羅那的萊普來上士.迎著初升的紅日.嘴裡叼著香煙.使勁地伸了個懶腰.然後將腰間積攢了一夜的微黃液體噴洒在法國西北部貝加爾機場跑道旁的草地上.

「上士.請注意你的素質」.說話的人是義大利駐法空軍第7轟炸機聯隊長阿爾弗雷德上校.他同時也是萊普來上士的機長.

「哦.是聯隊長啊——」.維羅那看了一眼阿爾弗雷德上校.接著悠悠地看了一眼西北方向.那裡是萬里無雲的天空.維羅那吐了一口藍煙.然後說道:「哦.今天天氣不錯啊.差不多是這個月里第一次有這樣適合飛行的好天氣啊.對嗎.聯隊長閣下.也許明天我們就可以回義大利過聖誕節了.」

「哦.回家過聖誕節.你到時想得挺遠的啊.不過也是.真的是還差最後一次了」.阿爾弗雷德上校放眼望去.一排排嶄新的比亞喬p.108重型轟炸機正整整齊齊停在機場跑道的兩側.原鋁色的高大機身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忙碌的地勤正在給這些大傢伙做著出征前最後的準備工作.如一群勤勞的工蜂在伺候他們的女王.

25次.回家……….

這可是偉大領袖給義大利戰略轟炸機部隊定下的規矩.在完成次戰鬥任務后就他們能回國.現在阿爾弗雷德上校和他同機組的9個兄弟們距離這個目標只有一步之遙.在過去的24次戰鬥任務中.阿爾弗雷德上校駕駛著「羅倫薩美女「號在大不列顛島的上空飛行了超過三萬公里.投下超過噸炸彈.打擊造船廠、飛機工廠、軸承工廠和各類軍事基地.在義大利版諾頓投彈描准具的幫助下.他們以令人驚訝的準確性炸毀了南安普敦的軸承工廠、普利茅斯的海軍船塢、布里斯托爾的噴火戰鬥機製造車間.同時.「美女」上的機槍手們.也不甘示弱.他們至少將3架噴火和4加颶風戰鬥機打得凌空解體.更多的則是帶著黑煙和彈痕逃跑.現在.他們只需再努力一把.就可以回到義大利本土.

早在日出前的上午4點.義大利空軍駐法部隊司令馬基尼將軍已經下達了作戰命令.隨即散落在法國西北部各地數十處機場上數以千計的地勤人員開始行動起來.為當日準備參戰的數百架飛機加油裝彈.檢查機況.做好出擊準備.這次馬基尼目標是英國第三大城市—-曼徹斯特.曼徹斯特曾是工業革命的開路先鋒.18世紀加工從美洲殖民地來的棉花奠下良好的基礎.曼徹斯特有方便運輸的運河、充足的水和煤炭供應.加上進取和創新的文化傳統(理查德?阿克賴特發明的蒸汽紡紗機就是代表).曼徹斯特孕育了全新的紡織工業.開創了工業革命的先河.自1780年後的四十年中.擁有英國棉紡織工業的四分之一;也是原棉和棉紗的貿易中心.東部以紡織、服裝、印染為主;西部以電機與通用機械為主.食品加工、化學和煉油也很重要.1830年建成利物浦.曼徹斯特鐵路.海輪經曼徹斯特運河(1894年通航)開通.曼徹斯特迅速成為僅次於倫敦和利物浦的重要港口.

這一次考慮到曼徹斯特位於倫敦的西北面.大不列顛的中部.所以義大利人的p.108重型轟炸機不得不攜帶更多的燃油和較少的炸彈.現在.每一架p.108重型轟炸機的6個油箱將加註超過6500升以上來自利比亞的高標準燃油.彈倉內則被塞進了2噸的炸彈—–5枚250公斤的高爆炸彈和3枚250公斤的凝固汽油燃燒彈.按照義大利人的計劃.參與襲擊任務的140餘架轟炸機將攜帶接近300噸的炸彈會給曼徹斯特帶來毀滅性的洗禮.

出擊前的任務簡報會上.任務軍官們向參戰飛行員們介紹了此次任務相關情況:「曼徹斯特曼徹斯特位於一塊盆地.北面和東面毗鄰奔寧荒野.南面是柴郡平原.市中心位於艾威爾河東岸.靠近另外兩條河..麥諾克河(rivermedlock)和riverirk的匯流處.所以.在空中這是一個比較容易找到的目標」

「這次我們集結了駐法空軍的全部戰略轟炸機部隊參加轟炸任務:一共有三個聯隊144架.另外.我們的轟炸機會獲得2個聯隊的福克fw-187戰鬥機的掩護.雖然.諸位已經不是第一次參加這樣大規模的轟炸行動的菜鳥.但是我還是要強調一句.以這次行動你們將有許多同伴同行.特別提醒到達轉向點時每個人都要睜大眼睛仔細觀察.防止相互碰撞.」

「起飛時間定在早上6點.當你們穿越海峽時.我們的雙馬基飛機將攻擊英格蘭南部的戰鬥機基地.為你們打開缺口.而與此同時.先期出發的德國亨克爾和容克轟炸機將在英國南部發起空襲.他們的行動將分散英國人所剩不多的戰鬥機部隊」

「吁—————-「.當任務軍官說出」所剩不多「這個單詞后.下面的飛行員們一如既往地還了一片噓聲給他.不過.這位任務軍官也不是第一次遇上這事了.他鎮定自若地喝了一口水.然後接著開始介紹任務.

「h時間(轟炸時間)定位10:時正,當前導機投彈標定目標后.主力部隊將從h+05時開始投彈轟炸.持續15分鐘時間.投彈高度保持在7000-7500米之間.」

「和以往一樣.可以預期的是你們會碰上英國人的戰鬥機.但由於雲層的掩護及福克戰鬥機的襲擾.大部分敵軍戰鬥機將不會有機會靠近你們的大編隊.我們相信.這將使來自敵軍戰鬥機的威脅降至最低.但請諸位一如既往地保持警惕.還有請再一次提醒你們的機槍手們.驅趕那些靠近的不速之客.遠比擊落他們更重要.所以當英國人的戰鬥機已經放棄攻擊.開始脫離時.請機槍手們務必轉移火力.準備迎擊下一架噴火..」

任務軍官老生常談之後.接下去是氣象軍官介紹預測的氣象信息到:

「你們一路往返於目標的航線上將有雲層的掩護.不過海岸線地區將有一些低雲層及降水.」

「風速大約為40-50英里/小時.風向西南至南.」

隨後領航軍官及轟炸領隊就航線、轟炸方式及彈藥裝備等情況作了說明.

聽完任務簡報會.全體飛行人員要完成了起飛前的最後檢查.在任務簡報會散場到起飛之間通常有三個小時.每一位機長要從頭到尾仔細檢查自己飛機.不放過最微小的細節.一個負責的機長.如阿爾弗雷德上校之流.是永遠不要滿足於別人所說的「沒問題」.他要和領航員仔細討論航線.並且爛熟於心.對在哪裡轉彎、哪裡有最猛烈的高射炮火等等這些關乎任務成功和自己生死的大問題都要有個清晰的概念.領航員會在一份小地圖上標出路線.如果他出了事情機長就能知道該怎麼返航.他們要完全搞清天氣狀況及預報.徹底熟悉任務中的編隊.起飛前特別重要的還有領航員要和無線電員交流以確定無線電設備完好.討論中最好所有人都在場.轟炸機組中的每個人都應該對其他人的工作有所了解.除了在緊急狀況下可以代替別人的位置.還有助於理解彼此工作中出現的問題.這可以增強彼此的信任.並且讓所有人都知道別人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此時.大家的心態倒不錯.萊普來上士還和聯隊長阿爾弗雷德開起玩笑.叫阿爾弗雷德把自己法國女朋友的電話號碼和工作地點給他.萊普來上士認為只要完成這次任務.阿爾弗雷德就一定會高升.然後順理成章地離開貝加爾.去巴黎或是羅馬的某個大衙門裡任職.到時.上士就打算接管上校的「貝加爾領地」了.

上午.6時許.宣告出擊的綠燈亮起.6時16分.第一架蘭比亞喬p.108重型轟炸機從貝加爾機場騰空而起.空襲行動正式開始.隨即法國西北部各處義大利空軍基地里.近千台p.xii發動機開始發動.發出雷鳴般的聲音.將比亞喬p.108重型轟炸機一架接一架推入藍天.直到7時45分所有全部飛機才起飛完畢.機群在法國西北部的上空編隊后.排成一條20餘公里長的縱隊向西北方向飛去———-

〖 從1940年的8月開始.義大利空軍駐法部隊已經整整在不列顛的上空奮戰了三個月.從萬里無雲的明媚夏日到陰雨霾霾的潮濕冬季.作為朱里奧?杜黑的徒子徒孫.義大利空軍的上上下下都堅信著.作為一種戰略手段.戰略轟炸能夠極大地削弱對手的戰爭潛力.並最終迫使傲慢的英國人走上談判桌.特別是先知的領袖已經讓義大利的航空工業部門早早地為他們準備好了比亞喬p.108重型轟炸機這樣得心應手的利器后.所以.在這三個月里.和他們的德國同盟軍不同.義大利空軍駐法總司令馬基尼將軍一直以英國人的工業城市為目標.雖然在最初的一個月利.先知的領袖對此略有微辭.因為作為穿越者的他認為除非義大利人有能力發動「千機大轟炸」.但是.戰事的發展卻說明了先知有時也有犯經驗主義錯誤.雖然.在摧毀工業區這個馬基尼制定的主要目標上.區區一兩百架轟炸機.三四百噸的載彈量.明顯是力不從心的.但是在消耗英國空軍戰鬥機部隊實力這個義大利人認為的次要目標、德國認為的主要目標上.p.108重型轟炸機足以對得起它高昂的生產成本和使用費用.

1940年11月11日7點45分.義大利人龐大轟炸機機群已經飛臨北海上空.通常依仗著大航程的比亞喬轟炸機和福克護航戰鬥機.義大利的轟炸編隊會首先飛到北海上空.然後.他們將突然向西轉向大不列顛島.這樣可以使得英國人更加難以判斷義大利襲擊的目標.從而進一步壓縮英軍戰鬥機部隊集結的時間.

剛剛侵入英國海岸線.英國人就開始使用零星的高射炮火歡迎義大利人.對於飛行在7000高空的義大利轟炸機編隊.這不過是歡迎的禮炮而已.幾分鐘后.兩架單引擎戰鬥機在編隊的一點鐘方向出現.他們高速沖來.從兩個黑點逐漸變成清晰起來.橢圓的翅膀表明了他們的身份—–那是義大利轟炸機部隊的老朋友英國皇家空軍的噴火戰鬥機.

在不列顛空戰開始時.英國皇家空軍戰鬥機司令部共下轄個中隊的「颶風」和個中隊的「噴火」.個中隊的「颶風」全部裝備8挺7.7mm機槍.而19個「噴火」中隊共有六個裝備了2門20mm西斯潘諾機炮的「噴火」mkib.而其它的則使用裝著8挺機槍的ia.西斯潘諾機炮的威力有目共睹.但仍存在卡殼的問題.最糟糕的是.改進工作在整個不列顛戰役期間始終沒什麼進展.這意味著除非打中駕駛艙、發動機等要害.不然打下一架比亞喬p.108重型轟炸機將是一場用水果刀捅死犀牛的戰鬥.

這兩架噴火試圖發起正面攻擊.他們魚貫而入.先後開火.可惜密集的7.7mm彈雨並沒有如英國人期望地那樣打中駕駛艙.在擊傷一架p.108機翼后.噴火戰鬥機從義大利機群的下方半滾著脫離了轟炸機編隊.這架受傷的p.108立即拖起了煙跡.但仍然保持在隊形中的位置.不過.義大利的p.108除了皮糙血厚外.還有一個讓英國人飛行員頭疼的地方.就是「防高」………

當噴火戰鬥機靠近時.義大利轟炸機上的機槍手馬上行動起來.按照維羅那事後的描述:「一霎那間.我們的飛機從駕駛艙到機腹部炮塔里充滿著燃燒后的火藥刺鼻的氣味.整架飛機因為機頭炮塔和機腹處可收放炮塔的反衝力而顫抖.我看到碎片從其中一架戰鬥機的機翼上飛落.然後兩架戰鬥機就從視野中消失了.」剛剛越過海岸線.就遭遇到英國戰鬥機的攔截.這不是英國人的一貫做法.那兩架戰鬥機來勢迅速.動作潑辣.不拖泥帶水.剛完成爬升就發起攻擊.似乎有些不擇手段.同歸於盡的味道.這使得義大利轟炸機的機組們都感覺不妙.

10分鐘后.義大利轟炸機編隊的各位機槍手報告有大量的戰鬥機機群從各個點鐘方向爬升.正從四面八方向他們撲來.有的成單.有的成雙.既有老朋友—-單引擎的噴火或是颶風戰鬥機.還有不少新朋友—-雙發重型戰鬥機英俊戰士.

無敵的我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麻煩 .只有德國從30年代初期一直在發展bf-110這種笨重的遠程雙發戰鬥機.戰爭開始后英國皇家空軍才發現.缺乏一種較「颶風」、「噴火」留空時間更長、能夠執行多種任務的重型戰鬥機.特別是擁有足夠強大的火力.可以強拆比亞喬p.108重型轟炸機之類四發怪物的戰鬥機.於是.「英俊戰士」作為一種湊合著用的重型戰鬥機.在最需要的時間-1940年9月初開始進入一個皇軍空軍服役.

最初的「英俊戰士」marki裝備兩台1400馬力「大力神」iii星型發動機.在15000英尺(4572米)高度上飛行時速只有309英里(497公里).當時英**方希望其飛行速度至少能夠達到335英里.而且這26英里的差距表明該機最高時速低於皇家空軍現役的單座霍克「颶風」戰鬥機.但是.英俊戰士前機身下方的4門20毫米西斯潘諾機炮很快就在實戰中體現了自己的價值.只需要一個短點射.英俊戰士就可以將德國人的雙發轟炸機打得凌空爆炸.就算是義大利人的p.108也扛不住一輪四門西斯潘諾的長點射.為此.70年後的老毛子gaijin公司出品的二戰網路遊戲戰爭雷霆(warthunder)里如實體現了這一點.使得英俊戰士江湖人稱「切糕戰士」.(這是我最近在玩的一個遊戲.現在以空戰為主.陸戰已經在測試了.大家一起來玩.反正我感覺比wot好玩.)

空戰馬上進入白熱化————-英國人的戰鬥機群排著隊.就像等待分配救濟品的失業工人或是圍繞腐肉的禿鷲.比亞喬轟炸機上的布雷達機槍連續地開火使飛機不斷顫動.機內空氣火藥味十足.駕駛艙內溫度很低.但是當向著駕駛員看去時.可以看到他汗流滿面.氧氣罩上也全是汗水.他正全神貫注地駕駛著飛機.以保持自己的飛機在編隊中的位置.對於駕駛員而已.不必看著那些英國戰鬥機沒完沒了地在自己周圍飛來飛去.實在是一種幸福的解脫.當然.想忘記那些戰鬥機的存在是不可能的.機頭炮塔里的12.7mm布雷達機槍在駕駛員半米以內轟然作響.就像炮彈殼在駕駛艙內爆炸.

不光是機頭炮塔.每一架比亞喬轟炸機的每一挺機槍都在開火.彈道在這一片天空交織著.這次短暫而激烈的交火中雙方都各有損失.兩架義大利轟炸機著火.脫離了編隊.不久機組成員同時跳傘.英國人這邊也有5架戰鬥機著火落向地面.後邊則跟著飛行員們的是英國佬特有的暗黃色的降落傘.

這時.維羅那注意到一個可怕的身影.一架英俊戰士始終在12.7mm機槍1000米的有效射程外跟著.這架飛機一直保持在他們的後方高六六點位置.顯然接下來要攻擊他們的飛機.維羅那用機槍死死地瞄準那架英俊戰士.明顯地感到頭皮一麻.後背開始濕噠噠的.他知道接下去會是一場對射.對射的雙方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儘可能地傾瀉最多的彈藥.但這一點也不公平.自己的一挺12.7mm的布雷達機槍要對抗人家的四門20mm西斯潘諾機炮.

「通通通———」紅的、黃的、綠的.一排20mm曳光彈撲面而來.

「去死吧…..」維羅那高叫到.立馬死死地扣住扳機.一排12.7mm曳光彈沖著對面射去.

這時.一排曳光彈從舷窗邊斜掠過去.「狗崽子.你射偏.看我的」.維羅那大罵一句.一個暗色物體從他們右側機翼上方掠過.不用看.維羅那也知道應該就是剛剛和他對射的那架英俊戰士.

過了幾秒鐘.一個閃亮的銀色物體衝過編隊.差一點撞到螺旋槳.維羅那認了出來.那是一架福克fw187.就像一條瘋狗一樣.一邊死死地咬住前面那架英俊戰士.一邊播撒著彈雨全然不顧身邊飛舞的子彈.

「搶肉的瘋子」.維羅那嘰咕了一句.但他沒有時間去觀戰.他必須馬上將注意力收回.因為戰鬥還在繼續.一個由12架噴火組成的中隊從12點鐘方向飛來.有的兩架一組.有的四架一組.黃色的機頭調轉方向.做u型轉彎.又是一場大戰開始了.


一架比亞喬轟炸機不幸被擊中發動機.它拖著黑煙逐漸右轉離開了隊形.但仍然保持著高度.剎那間.這架比亞喬轟炸機發生爆炸.在耀眼的火光中消失.只剩下四個小火球..四個燃燒著的發動機.在向地面落去.在它附近的飛機受到各種下落物體的威脅.機身碎片、緊急艙口、出艙口、過早開啟的降落傘、軀體、還有其他各式各樣的飛機零部件.戰鬥並沒有停止——–或者說戰鬥才剛剛開始

維羅那呆在飛機里繼續飛行.穿過這場亡命空戰留下的餘波.分解的飛機已是屢見不鮮.空中同時出現20個降落傘也沒有人會多看一眼.一架比亞喬轟炸機慢慢右轉離開隊形.駕駛艙里全是火焰.副駕駛員爬出窗口.一手攀著飛機.一手伸到身後.打開降落傘扣.然後放開了攀著飛機的手.他撞到了水平安定面上.大家相信衝力已經要了他的命.他的降落傘沒有打開.

十分鐘過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三十分鐘過去了.英國襲擊仍然沒有結束的跡象.維羅那看到緊挨著的一架比亞喬轟炸機油箱被著了火.飛機向後脫離到了他們上空約50米的地方保持位置.7個機組成員相繼跳傘.其中4個機組成員成功地從炸彈艙跳出.進行了延遲跳傘;一個機製成員從機首跳傘.過早地打開了降落傘.幾乎撞上了機尾;另一個機組成員從機身中部左面機槍處跳出.開傘時間恰到好處;腹部機槍手跳出艙門.在離開飛機還很近的位置就拉開了開傘索.他的降落傘同時展開.差一點碰到機尾.降落傘對他猛地牽動.使他的兩隻鞋脫落.他就一動不動地掛在傘帶上.而其他的成員降落傘打開后就開始用傘帶操縱方向.馬上可以明顯地看出他們還活著.這架比亞喬轟炸機隨後就一個倒扣旋轉著向後脫離.維羅那沒有看到駕駛員離開飛機.他直直看著這架飛機.飛機的右翼燃燒著一層黃色的火焰.然後斷裂.餘下部分直到它穿過自己下方2000米雲層.消失掉————他記得昨晚就是這個傢伙在紙牌上贏走了自己上周的薪金.

義大利人的轟炸機編隊已經受到整整一個小時的攻擊.這一次他們遭遇的攔截強度前所未有.目前.已經有5架飛機被擊落.7架脫離編隊.天空仍遍布不斷爬升的英國戰鬥機.時間是9點20分.轟炸機編隊距離曼徹斯特還有不足200公里.維羅那真懷疑自己的大限將至.說實話.在思想.從第一次參加實戰後他上早已接受死亡的事實.死亡僅僅是過一秒還是過一分鐘的問題.剩下的就是.射擊-裝填-射擊——-直到再一次回到地面.完整的或是零碎的.

〖 30分鐘后.義大利轟炸機編隊抵達目標區.曼徹斯特的上空萬里無雲.天氣條件都非常理想.如同臨行前氣象軍官預測地那樣.儘管天工作美.但要從7000米的的亞同溫層進行精確轟炸依舊是一項精緻的藝術—-特別是在七十年前.這一切都要依靠奧利弗少尉的完美操作.奧利弗是第7轟炸機聯隊長公認最好的投彈手之一.所以.他才會有資格呆在阿爾弗雷德上校親自駕駛的前導機中.

初入航校時.和其他的男孩一樣.奧利弗最想成為一名戰鬥機飛行員.可經過幾輪無情的淘汰后.他連駕駛運輸機的飛行資格也沒取得.本著物盡其用的原則轉行成為一個投彈手.可是.當久了投彈手.奧利弗卻再也不想和飛機上的其他人交換了.他認為飛行員可能也不錯.可如果再選一次.他還是願意做投彈手.看著自己的炸彈命中目標是世上最刺激的事.

義大利的轟炸技術和設備無疑是此刻世界上最好的之一.義大利版諾頓轟炸瞄準器讓他們在高空也有不錯的精度.在轟炸機接近目標區時.奧利弗需要利用望遠目鏡尋找目標.這一過程可以藉助一組反射鏡協助完成.找到目標后.奧利弗就必須把目標置於視野正中.然後打開諾頓轟炸瞄準器的電源開關.一旦開關打開.望遠目鏡伺服電機就會保證目鏡始終對準選定的目標.同時.奧利弗必須快速正確地手動在諾頓轟炸瞄準具上設定風速以及飛機的空速和高度.在接近目標的最後階段.奧利弗會選擇一個比較醒目的目標作為參照物.然後打開諾頓轟炸瞄準具.因為此時飛機沒有精確設定風速等信息.因此測試目標會隨著飛機飛行而在目鏡視野中不斷「抖動偏移」.此時.轟炸手應該通過一組微調旋鈕設定轟炸所需的各種參數.並隨時觀察目鏡中的目標.一旦發現參照物已經「靜止」在十字分划正中.則諾頓轟炸瞄準具的設定便宣告完成.

當諾頓轟炸瞄準具設定完畢后.投彈手就會讓「諾頓」瞄準具接管飛機的自動駕駛儀.從這時起.實際上操縱「佛羅倫薩美女」的就不再是阿爾弗雷德上校.而是「諾頓」瞄準具.它會控制飛機沿著模擬計算機計算出來的投彈航路飛行.並根據投彈手最後作出的調整及時修正飛機.在到達預先計算的投彈點時.「諾頓」瞄準具會自動投下炸彈.這樣投彈的命中效果就會顯著提高.在使用「諾頓」瞄準具的情況下.理論上投彈手可以從約7000米的高空將炸彈投到距離目標半徑50米的圓周內.但這僅僅是理論數據.或是在訓練場上的記錄.那裡沒有高射炮彈爆炸引起的氣流干擾.也沒有噴火戰鬥機造成的機體氣動損壞.

所以.想要擊中特定的目標.比如某個工廠車間或是某個工人宿舍.而不是讓炸彈僅僅落入廠區就完事了.還是要靠投彈手和飛行員的本事.投彈手和飛行員要密切配合.投彈手用通話器告訴飛行員進行最後的航線修正.這樣投彈手就只需要做些細微的修正.投彈過程中飛行員必須保持飛機平穩.不能做任何大的機動.這段時間非常難熬.一般每次投彈過程會長達兩分半鐘.地面上英國人的高射炮火非常密集.機上的每一個人都可以清晰聽見飛機被炮彈碎片擊中發出怦怦亂響.奧利弗更是能從轟炸瞄準器中可以看見地面上高射炮炮口的閃光

10點正.對曼徹斯特的轟炸準時拉開序幕———–

由於戰前的緊縮開支政策.使得英國政府還沒有做夠的經費修建所需要的大型深防空洞.所以在戰爭開始后.特別是不列顛戰役打響后.越來越多的英國市民開始將地鐵作為防空洞使用.英國政府本想阻止.但很快面對地鐵口的人潮湧動.就不得不放棄了.佔領地鐵的行動是從倫敦東區開始的.結果很快就波及整個首都.然後蔓延至英國全境每一個遭受軸心國轟炸機蹂躪的城市.只要有空襲警報.人們就會迅速離開辦公室或是車間.帶著食品、飲料、毯子和嬰兒推車來到地鐵站.乘電梯或自動樓梯下到深埋地下幾十英尺的地鐵站台上.地鐵火車仍在運營.而坐車的人必須費勁地穿過密密麻麻的堆在整個站台上烏壓壓的人群.儘管地鐵里的情況比起初那些臨時防空洞里的要好得多.但是有些更敏感的人看到這些站台上的人群仍不免感到震驚.

供職於曼徹斯特cooper軸承公司的瑪麗那天正搭乘班地鐵外出辦事.雖然聽不見地面上尖叫的防空警報.但是她看到每一個地鐵口湧入的人群.她馬上明白轟炸又開始了.回家后她在日記中寫道:「地鐵里的可怕景象真嚇人.一路上每一站的走道和站台上都擠滿了踡縮在那裡的人.看見這一切我驚得說不出話來.那麼多悲慘的人像錫盒裡的蟲子一樣睡在一起..那種悶熱、氣味和塵土.還有可憐的嬰兒不停的哭聲.臉色蒼白憔悴的女人哄孩子的聲音以及睡覺的兒童被擠壓時的抽搐……唉.如果我想折磨我的仇敵.最好的辦法我看莫過於使用暴力使其就範.」

瑪麗直到幾天後才知道.就在自己離開地鐵幾分鐘后.一顆炸彈正好落在了這個車站附近.炸斷了水管、煤氣管和下水道.當時下面有600人在站台上躲避空襲.突然間燈滅了.水管和下水道的水傾盆而下.煤氣也撲鼻而來.在亂作一團的黑暗中.一片恐慌.最後.車站上的管理員用汽燈帶領100多人蹚過齊肩高的水走到了街面上.但是另外500人則被全部淹死在裡面.

當然.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瑪麗的好運.cooper軸承公司的廠區就是這次義大利轟炸機的重點目標.炸彈直接擊中了廠區的製造車間.那滾滾的濃煙和熊熊的烈火像一支支巨大的火箭直衝的天空.當瑪麗下午上班進入廠區時.她首先聽到的是一陣巨大而沉悶的吵鬧聲.一種呼呼的颳風聲.好像有什麼動物在那下面哀號.當她又向里走了幾步后.一股惡臭撲面而來.熱烘烘的.又濃又烈.比死屍還難聞.熏得她直作嘔.然後不出意外的.她吐了出來.等她走到自己平時上班的車間前時.她站住了.在她前面.她能看見一張張朝著自己這邊張望的臉.簡直就像一幅地獄里的圖畫.那裡邊什麼樣的人都有.有各種膚色的人.但是他們都髒得讓你分不出來.許多工人快要死了.而另一些已經死掉了.救援隊已經開始挖廢墟里被埋的倖存者.他們不時地停下來聽聽下面有什麼聲音、動靜或**聲.但是如果聽不到什麼.「嗅人者」就來幫忙.他們像狗一樣在瓦礫中聞著氣味.全然不顧煤氣、廢水和煙霧的嗆人味道.直到他們說:「這裡有血.」這時他們就會更加使勁地聞.然後說:「別費勁了.血不流了.是死的.」或者說:「下面的血是新鮮的.還在流.」這時救援人員就會接著挖下去.希望能及時挖到受害者.

1940年11月11日.對於不列顛之戰而已.是一個讓雙方都刻骨銘心的日子.就在這一天里.英國人啟動了他們最後的王牌.一直布署在不列顛北部的第13大隊被全部要求投入攔截義大利轟炸機編隊的戰鬥中去.而在此之前.只有在8月15日這天13大隊派出7個中隊共計84架戰鬥機參戰.這使得當天參與攔截義大利轟炸機編隊的英軍戰鬥機數量超過了300架.再加上攔截德國佯攻部隊的兵力.那一天英國人一共動用了三個大隊400架戰鬥機參與攔截.如此大規模的攔截兵力.的確給了不可一世的義大利戰略轟炸機部隊當頭棒喝.9架比亞喬轟炸機被當場擊落.17架迫降后報廢.一天之內永久損失高達18%.這還沒算上修理廠內等待修理的40多架.

不過.雖然戰績不俗.但是英國人的損失也不小.15架噴火、22架颶風、10架英俊戰士被擊落.39名飛行員陣亡或是重傷.另外還有三倍於此的戰機在修理廠等待維修.更重要的是.從那一天起.英國人起飛攔截的戰鬥機數量再也沒有超過400架的大關.可以說只要軸心國的轟炸機繼續保持這樣的高強度轟炸.英國人裏手里最後的戰鬥機部隊就遲早會被耗盡.義大利人和德國人從來就沒有如同現在一般.距離主宰英倫之空如此之近.但是.何時英國人戰鬥機部隊才會被耗盡.而軸心國又如何能保持現在的轟炸強度.一切都是未知數————–不過.這一切對於「佛羅倫薩美女」上的9個人而言.已經不重要了.昨晚為義大利空軍中第一個完成25次戰略轟炸任務的機組成員.他們將登上一架前往羅馬的專機.開始遠離硝煙的新生活.

〖 就在「佛羅倫薩美女」機組上的九人歡天喜地準備回家過聖誕節的時候.千里之外的德國首都柏林早已經是深秋時節.菩提樹大街上的黃葉被秋風捲起.微微在地上打著滾.天空透過半枯的樹枝露出頗顯陰鬱的藍色.柏林火車站的站台上.一個站台和一條通道已被戒嚴.手持mp-40衝鋒槍的德國士兵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幾輛國賓車隊的梅塞德斯-賓士牌轎車停在站台邊.車前面站著一群身著黑色毛料西裝的納粹高官.其中站在正中間一位正是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他親自出現在這裡.是為了迎接一位來自羅馬的高貴客人————義大利領袖墨索里尼的乘龍快婿、義大利外交部長.加萊阿佐·齊亞諾伯爵閣下.

齊亞諾1903年3月19日出生於義大利里窩那的顯貴之家.他的父親科斯坦佐·齊亞諾即是卡布里伯爵.此人是墨索里尼的至交.同為義大利法西斯黨的締造者之一.是與墨索里尼共同策劃羅馬進軍的主要成員.法西斯黨獲得政權后此人還曾被指定為墨索里尼的繼承人.齊亞諾的老爹雖被義大利人民口口稱頌「永遠健康」.可惜卻病死在墨索里尼的前面.沒能接上墨索里尼的班.不過.此時的齊亞諾已經憑藉英俊的相貌和滿腹的才識.成為了墨索里尼的乘龍快婿.可以說是從一條快車道又竄上了另一條更好的快車道.一步也沒拉下.當然.如果有人想當然地以為齊亞諾只是個繡花枕頭一般的「官二代」.那麼就大錯特錯了.

在原本的歷史面位上.從希特勒吞併奧地利起.齊亞諾經過深思熟慮就認識到希特勒的擴張只會給義大利帶來的無窮的危險以及世界大戰爆發的可能.因此.他曾先後與里賓特洛甫和希特勒進行多吃次談判.以避免戰爭的發生.但都無濟於事.從這時起.齊亞諾就堅信德國人「正在拖著我們跟著他們一起去冒險」.因而極力勸阻墨索里尼過早參戰.而另一方面.他又積極配合墨索里尼對附近弱小國家的侵略.以壯大義大利的力量.

而在國內的政治舞台上.作為前交通大臣和前眾議院議長的兒子以及墨索里尼的女婿.齊亞諾也不免俗套地渴望追求權力.從1939年下半年.藉助墨索里尼計劃對義大利法西斯黨和政府的各個部門作一定的調整.齊亞諾向墨索里尼積極進言.施加影響信.使墨索里尼接受他的意圖而更換大批黨政要員.謀求飛黃騰達的官僚朝齊亞諾蜂擁而至.通過各種渠道向他尋求各自嚮往的職位.一時間.齊亞諾權蓋朝野.進入其政治生涯的鼎盛時期.義大利新內閣因而有「齊亞諾內閣」之稱.

1940年6面對希特勒的勝利.墨索里尼再也忍耐不住.終於在11日下定決心.排除一切干擾向法國宣戰.此時.齊亞諾明白一切避免戰爭的言行已成多餘.遂一反常態而主張參戰.並以實際行動來表示自己的戰鬥決心和對墨索里尼的忠心.他毅然決然地離開了位於羅馬的豪華外交部大樓.去擔任駐比薩的轟炸機中隊的指揮官並親自參與戰鬥.最終成為基層將士擁戴的「土兵大臣」.但是隨著戰爭的深入發展.義大利軍隊節節敗退.齊亞諾厭戰情緒開始增長.對墨索里尼的離心傾向也日漸明顯.

而在盟軍登陸西西里的1943年.此人果斷與墨索里尼決裂.並積极參与策劃推翻墨索里尼統治的政變之中.1943年7月24日.法西斯最高委員會會議召開會議.委員們對墨索里尼進行猛烈抨擊后通過決議.要求恢復君主立憲制.要求把軍隊指揮權全部交還國王.齊亞諾對此投贊成票.

正是因為此人在歷史上的表現.所以.在芒果穿越之後.一直對齊亞諾另眼相看.大力支持.認為此人絕不是什麼夸夸其談的「官二代」或是「軟飯王」.而是真才實學和獨到眼光的國之棟樑.

隨著一聲汽笛.義大利政府的專列隆隆地駛進了柏林站.瀰漫的乳白色蒸汽立刻擋住了里賓特洛甫的視線.片刻后.等列車停穩.霧氣消散.一隊人從車廂里出來.緊跟在幾位隨員身後的是一個高大英俊的年輕正緩步向他走來.這就是本次訪問柏林的義大利全權代表.現年36歲的義大利外交部長齊亞諾.此人其貌英俊.笑容親切.看起來像個溫和的鄰家大男孩.但與他打過多次交道的里賓特洛甫深知.這人可是個不好對付的厲害角色.

齊亞諾已經走近.里賓特洛甫在自己臉色堆出了職業外交官的笑容.迎上去就是一個擁抱.不等對方開口.雙方相互向對方拋出了幾句噓寒問暖.如同一場老朋友的重逢.讓人感覺春風拂面.

「那麼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會談.我親愛的部長閣下」結束了幾分鐘的寒暄后.齊亞諾開始切入主題.不等里賓特洛甫的回答.他又問了一句:「貴方何時安排我見你們的元首.」

「不知道貴方發生了什麼變故.如此匆忙地安排閣下代替貴國的領袖出席本次兩國元首間會商啊.」里賓特洛甫沒有回答齊亞諾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的確.對於義大利方面突然派出齊亞諾代替墨索里尼參加這次幾個月前就商量好的兩國元首級會談.德國方面感到的不僅僅是意外.這太不符合一般的外交禮節了.經驗老道的里賓特洛甫已經從裡面聞到了詭異的味道.

按照原來的歷史面位.1940年下半年的希特勒認為世界上已經沒有力量能夠改變大英帝國末日將至這一事實.英國已經的的確確被擊敗.最後承認失敗只是一個時間問題.英國人也許不久就要認輸.因為英國的形勢正日漸惡化.當然.德國也歡迎及早結束戰鬥.因為在任何情況下.仁慈的元首也不願意犧牲不必要的生命.希特勒認為即使英國不在近期內面對現實.承認失敗.那麼他們來年也一定是要求和的.在英國本土.德國和義大利人正在日以繼夜地繼續轟炸英國人的城市、工業區.在大西洋上.德國和義大利人也將逐步充分利用其潛艇新戰術「狼群戰術」.使英國的生命線遭受嚴重的損失.希特勒認為.英國一定會由於這些日益加強的打擊而被迫放棄鬥爭.而且根據潛伏在英國的間諜情報顯示.英國政府和軍方上層已顯然有某種不安的心情.有人正在為他們的帝國尋找另一條出路.希特勒和他大部分的將軍都認為英國人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為了所謂的榮譽.苟延殘喘.至於有人一直擔心的那件事———–英國企圖單獨或在美國的支持下.在歐洲大陸登陸反攻或採取其他軍事行動.是從一開始就註定要徹底失敗的.這根本不是一個軍事問題.這一點.英國人還不了解.因為在大不列顛顯然還存在著某種思維的慣性—————-英吉利海峽已經保護英國人太久太久.以至於讓固執的英國人忽視了現代軍事技術的發展成就.再則.這個國家是由一個名叫丘吉爾的瘋子領導的.此人在政治和軍事上都是外行.看看他的履歷表.每到關鍵時刻都徹底失敗.這一次還是註定要失敗.再說.軸心國國家已經在軍事上和政治上在歐洲壓倒英國.曾經的歐洲第一軍事強國法國已戰敗.而且正為其阻擋德意志的偉大復興付出代價.因此.此時希特勒所考慮的.不是如何打贏和英國人的戰爭.而是將目光放地更長遠一些.希特勒認為該是為千年帝國的發展.考慮如何獲得東方生存空間的時候了.其實.早在9月份時..他的陸軍參謀部就開始著手制訂具體的行動計劃.

而在芒果的面位上.義大利人橫掃地中海.並積極投身對英國本土的轟炸和大西洋的封鎖.這雖然依舊沒有幫助軸心國成功登陸英國本土.但也至少使得距離這個目標的變得更加可行.對於.元首熱衷的入侵蘇聯.獲得東方生存空間.芒果並不感興趣.芒果關心地是何時登陸英國本土.迫使英國政府投降或是流亡加拿大.在他看來.一道一百多公里的英吉利海峽不能帶給他足夠的安全感.只有和敵人隔著一個大西洋.才能讓他安心入眠.

所以.為了說服希特勒在登陸英國之前.放棄對蘇開戰.芒果幾個月早早前就約了希特勒.在柏林見上一面.可是現在.他自己卻不來了.這未免也太出人意外了吧——————-

〖 儘管臨時換人參加兩國元首的高峰會議,是一件極其不符合外交禮儀的事情,但是這絲毫沒有影響德國方面安排的接待晚宴規格和檔次。晚宴上,琳琅滿目的法國紅酒,荷蘭奶製品,比利時熏肉,德國人不動聲色地炫耀著他們的勝利。

作為主人的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更是不失時機的發表了一通演講,他說道「親愛的齊亞諾閣下,請替我轉告墨索里尼先生,從6月2日無恥的英國海盜發起突襲襲擊開始,我們兩個偉大的國家已經並肩戰鬥六個月了。在這六個月中,法國已經被我們打敗了。英國的精銳陸軍和空軍部隊已被擊潰,被埋葬在戰場上。我相信我們兩個偉大國家的聯合力量是無窮無盡的。一貫趾高氣揚的英國人很快就一定會相信這一點。」

里賓特洛甫手舞足蹈地長篇大論著,齊亞諾不動聲色坐著。這與其說是晚宴演講,不如說是里賓特洛甫的獨角戲,齊亞諾和其他人不過只是一個坐在舞台上的觀眾而已。對於里賓特洛甫這一套吹噓,義大利人並沒有在意,齊亞諾更關心的是與希特勒的會談,以及當他提出墨索里尼不能到訪的問題時,希特勒會如何反應。

晚宴結束后,齊亞諾半躺在舒服的大床上,手裡端著酒杯輕輕搖晃,看著窗外德意志首都柏林一片片街景,他默默回憶著這一天來的所聞所見。齊亞諾到達柏林之後,可以說是聽盡了各種各樣的恭維話,享受了一切隆重的款待。然而隨之而來的一些小細節卻讓這位外交老手看出了一些破綻。

在齊亞諾訪問柏林的短短几個小時里,就遇到了一次英國空軍轟炸柏林的空襲警報。那是他結束了德國外交部的晚宴,剛剛回到賓館的時候,齊亞諾看到賓館的服務人員快速但卻井然有序地跑進地下室,在黑暗的樓梯里,動作卻非常熟練,顯然那裡的防空洞對他們來說已經非常熟悉了。也就是說,至少英國人的轟炸機目前仍然對德國構成嚴重的威脅,希特勒在西線的目的遠遠沒有達到,他敢在這種情況下置西線的威脅於不顧?

在靜靜的思考中,齊亞諾迎來了第二天的紅日—————

午餐后,希特勒接見了這位年輕的有些不像話的義大利外交部長。和齊亞諾打算的不同,希特勒並沒有責怪墨索里尼「爽約」之事。同里賓特洛甫一樣,希特勒不等齊亞諾開口說話就開始了大段獨白。彷彿墨索里尼不來參加兩國事先約定了領導人峰會根本就不是一件大事。他滔滔不絕,連綿江水般地開始演說。

他說英國已被擊潰,最後投降只是時間問題,同時,偉大的義大利盟軍也在地中海也取得了輝煌的軍事勝利,因此軸心國的勝利指日可待了,現在已是應該考慮勝利后的世界安排的問題了———

有了芒果這個穿越者事先打預防針,齊亞諾對希特勒的這一套表演自然有相當的免疫。他心裡清清楚楚,希特勒這可是一個陰險狡猾的人,他可以鄭重其事地給你一連串的假相,也可以用十二分的真誠口氣,對你胡扯上一大通。連他的部下都把他看成一個演員,他的一言一語,一顰一笑都可能是事先設計好的表演,別奢望能在和他打交道時摸到一點漏洞,因為那很可能是他給你下好的圈套。同是,芒果也告誡過齊亞諾,希特勒是一個貪婪的人,他不會眼看著英國這塊即將到口的「肥肉」又從嘴邊溜掉,更不會大方地跟所謂的義大利同盟談瓜分勝利果實,這一定是希特勒的穩軍之計!也就是說,一方面希特勒要用「戰後重新分配利益」這個大大的畫餅來保證義大利人牢牢地捆上德國戰車,利用義大利來牽制英國和他身後的美國。另一方面,希特勒本身還是念念不忘獲得東方生存空間。在希特勒的如意算盤裡,最好的結果就是義大利人在西線死磕英國人,而德國人掉頭東進,獲取蘇聯的領土和資源。相反,在義大利人的計劃里,最好自然是把德國人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西線,至少在登陸大不列顛島之前,義大利人是不會對蘇聯有一絲的想法。

「親愛的元首,首先因墨索里尼閣下不能親自出席本次會談,請接受我方最真摯的道歉。」齊亞諾真誠地說道,「另外,我方認為在英國轟炸機依舊不時光臨貴國首都的情況下,談論最後的勝利,是否有些太早。」

的確,至少現在英國強大的空軍依舊是希特勒的心頭之患。希特勒私下曾對他的部下說過:「對英國作戰只會把兩個國家都變成焦土。」而且即使最終攻佔了英國,也必然要使德軍付出巨大的犧牲,而且英國人一定會帶走他們能帶走的,毀掉一切他們帶不走的,留下一片廢墟和幾百萬噢噢待哺的百姓給德國人。如果那樣的話可能近10年內德國都無法再發動大規模的戰爭了。同時,希特勒也認識到,德軍即使登陸作戰,成功打垮了大不列顛,但卻無力去瓜分在全世界土崩瓦解的英國殖民地,這樣德國人的鮮血只能為美國人和日本人換來漁翁之利。就連義大利人,憑藉著那支遠比德國海軍強大的艦隊,他們撈到的好處也會遠遠超過德國人。希特勒不反對義大利人奪取英國人、法國人在地中海的利益,但是這種奪取必須是用義大利人鮮血而不是德國人的。這是希特勒絕對不情願的。橫掃歐洲的德國鋼鐵之師不可能永遠生龍活虎,在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戰爭后就會變成疲憊之師,希特勒不願把他的最後一顆子彈用在英國身上。只要英國人老老實實地呆在海峽的另一頭,哪怕偶爾給柏林送點禮物過來,他也能夠容容忍。畢竟,一旦德國人從蘇聯獲得大片領土和資源相比,英國投下的炸彈就不過是隔靴抓癢罷了。

「可您知道嗎?為什麼我國會臨時派我出席本次會議?」

「為什麼?這是貴國的內政,我並不很關心。不過,我還是很有時間聽一下貴方的解釋,因為這個畢竟不符合外交禮節。」

「因為,就在前天,一支英國突擊隊在亞歷山大襲擊了我們偉大的領袖。在我離開羅馬的時候,偉大的領袖仍未脫離生命危險————-」。 時間已經不知不覺中走到了1940年的12月份。

馬上就要度過義大利人參戰后的第一個聖誕節了。

與上一次世界大戰不同,這一次沒有了那血腥而徒勞的伊松佐河戰役來打擾廣大義大利民眾的好心情,羅馬街頭的商店櫥窗里開始陸陸續續出現一棵一棵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聖誕樹,那些聖誕樹的枝椏上掛滿了沉甸甸的飾物和小禮包,載滿義大利人民對節日的喜慶與歡樂。不少坐落於高級cbd的商店門口更是不惜重金用真絲綢緞包裹,做出來一道道的拱門,很璀燦,也很耀眼。就連商店門口的行道樹上也綴著七彩的小電燈,一到暮色沉沉,就開始閃爍著光芒。這種金燦燦、亮閃閃的感覺更是將羅馬這座義大利首都與其他鄉下小地方的聖誕裝飾區別開來,更顯華貴。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