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聖大陸,分為下天域,上天域和神域。神域之上或許還有東西,只是凡人卻並不知曉了。古加隆帝國是在最低端的下天域,周邊的天越國等等都是一樣。

秦石從沒有聽說過任何上天域的事情,此刻慕容幽幽一說他忽然來了興趣。

慕容幽幽臉色有些為難,急忙說道:「快走吧,不說了。」

秦石隱隱覺得這小妞身世神秘,這上天域應該和她有些關係,只是每次說到她背景的時候,她都是這副樣子。

「若是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探一探她。」秦石微微忖度,用力點了點頭,隨後朝著遠處漸漸變小的背影,猛的追了上去。

……

【作者題外話】:感謝流雲W天下的打賞,再次感謝純潔巨的推薦,預祝純潔巨的新書《妖道至尊》越來越火。 盟會之爭終於結束,秦石的名號開始在天機學院打響。一拳轟碎南寧羽的戰利品,一招打勝熊武,這秦石的風頭,簡直比十年前的南寧羽和五年前的司徒烈,要猛了好幾倍。

學院紛紛流傳南寧羽回去之後氣的吐血,熊武被當眾大罵了一頓。也開始流傳石頭門即將崛起,這天機學院從此將會是一年級的天下。

正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盟會之爭后的許多天里,忽然有好多新生開始紛紛踴躍報名,要加入石頭門。甚至連一些二年級三年級頗有實力的好手,也紛紛表示加盟。

短短五天時間,石頭門聚集起來五六十人,而且大部分都是一年級的新生,潛力無限。


星空之下,一片空曠的草地之上,冰兒仰著可愛的小腦袋,抬頭看著天上繁星。

「聽說他在盟會之爭里出盡了風頭,還受了點傷,不知道現在怎樣?離盟會之爭已經過去好多天,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冰兒胡思亂想著,心裡揮之不去的都是秦石的影子。

「要不要再去找他呢?他會不會覺得我……」冰兒有些躊躇,搖擺不定。那隻素白的小手伸出來,朝著頭上那發簪上摸去,臉上卻是帶著一絲溫暖笑意。

「這個獃子竟然也會送別人東西,不知是不是開竅了?」冰兒心想,「不過也真是奇怪,那次失蹤之後,他似乎性情大變,本事也漲了不少。」

正想著,身後傳來一個聲音,「冰兒,怎麼一個人這麼寂寞?」

只見拓跋靈風笑嘻嘻走了上來,手裡握著一個大如鵝蛋的璀璨寶石。

「冰兒,這百鍊靈晶是我託人從上天域弄來的,你主修冰系和風系功法,它能很好輔助你。」拓跋靈風一臉溫柔地說道。

「我不要,你自己用吧。」洛冰兒話語冰冷,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勢。

拓跋靈風依舊溫和著臉,「我已經有一個了,這百鍊靈魔晶原本就是一對,你一個我一個,這樣不是挺好。」

冰兒轉身就走,只是冷冷說道:「這寶物太過貴重,冰兒承受不起。」她輕輕轉身,看都不看拓跋靈風一眼,飄然朝著遠處而去。

拓跋靈風站在原處,目光里射出一絲冷意。

「冰兒,你為何對我如此冷淡,是因為秦石嗎?」他沉下臉,眉宇間都是殺意。

正這時,身後護衛忽然開口,「少爺,李雷來了。」

「李雷?他還有臉見我?」拓跋靈風「嗤」了一聲,一臉的不屑。

李雷嬉皮笑臉,看見拓跋靈風的臉色卻並沒有一絲懼意,反而笑嘻嘻的迎了上來。

拓跋靈風道:「你這個廢物,還來這裡做什麼?」

李雷笑道:「之前我沒殺掉秦石,主要是南寧羽太廢,所以這一次我跳過他,直接來找您彙報消息了。」

拓跋靈風本想大罵過去,但是看到李雷十分自信的表情,便忍住心中厭惡,冷聲道:「有什麼事情,快點說吧。」

李雷道:「這秦石的實力確實沒的說,但是小的通過一些辦法,發現了他進步飛快的秘密。」

拓跋靈風微微轉頭,急切問道:「什麼秘密?」

「這秦石每天晚上都要去後山一個山洞修鍊,在那山洞裡頭,肯定有貓膩。」李雷一臉神秘的說道。

拓跋靈風眼神一聚,厲聲喝道:「山洞?他去山洞幹什麼?」

李雷急忙說道:「聽他的室友說,他很少修鍊,也沒有家族背景,可是實力的提升卻非常快速,而且居然還會魂紋之術。他幾乎每天夜裡都要和他的隨從去那山洞一趟,回來之後卻依然精神奕奕。」

拓跋靈風微微思索,臉上露出疑惑神色,「要說男的晚上去青樓還挺正常,去個山洞能做什麼。」他想了一會問道:「你去過那個山洞嗎?」

李雷面露難色,「沒……沒有。」

「白痴!」拓跋靈風厲聲喝道:「沒去過你跟我來說有什麼用,難道你來這裡就告訴我你發現了一個山洞。」

這語氣犀利起來,嚇的李雷急忙跪在地上,「小的沒本事,不敢只身前去,不過那山洞的方向我倒是清楚一二,所以……」

「所以你想讓我代勞?」拓跋靈風面露冷意,嚇得李雷差點就尿了出來。

本以為這拓跋靈風會勃然大怒,沒想到他竟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你這個人挺機靈,知道審時度勢,自己打不過就找幫手,比那南寧羽強多了。」拓跋靈風誇了一句,「好好跟著我,有你享福的時候。」

李雷腿都軟了,那額頭就跟小雞啄米一樣死命磕著,「多謝小皇子栽培,多謝小皇子栽培。」

拓跋靈風斜了地上的男子一眼,說道:「秦石實力飛漲,又學會了魂紋之術,這定有蹊蹺。你再探,若情況屬實,定有你的好處。」

李雷大喜,急忙說道:「小的一定不會辜負小皇子的栽培,我再去打探,再去打探。」

正說著,暗處里走來一個黑色身影,身上籠罩著神秘而又無比強大的氣息。

「松……松鶴大師!」拓跋靈風畢恭畢敬的開口叫道。

「小皇子,你們說什麼山洞,什麼魂紋高手,說給我聽聽罷。」

李雷眼神里閃出興奮的光芒,急忙上前一五一十說了個清楚。

松鶴摘下兜帽,露出一個碩大的鷹鉤鼻和乾枯蒼老的臉孔,「你說的可是真的,秦家人,實力飛進,魂紋之術……」他的眼中閃出精光,深邃望向遠處。

想了一會,他伸出樹枝般的手,拿出兩顆褐色丹藥,「這是高級的暗黑鬥氣丹,獎勵給你,找點幫手吧。」

李雷大喜,跪在地上,拚命磕起頭來。

……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這些日子這兩句話不時在秦石腦海里旋轉,師父看似安慰,實則遺憾的表情讓秦石心痛不已,他暗下決心,一定要想辦法幫師父弄到這煅仙換髓草。

離盟會之爭已經過去數天,秦石的石頭門雖然打響了名號,可他卻一直耿耿於懷。接下去的這段日子有幾天長假,秦石打算再回一趟梵天城找找,聽說最近商會進了一大批仙草,他想去碰碰運氣。

有了之前的經歷,這一次秦石不敢單獨返回梵天城。雖然上一次的刺客極有可能不是沖著他來的,但是依舊讓他心有餘悸。

好在秦石還有個私人保鏢,彩螟。

「我乾爹這段時間也許會在梵天城出現,但是我也不敢肯定,你如果跟著我,或許能看到他。」

僅這一句話,就讓彩螟心甘情願為他披荊斬棘。秦石還大言不慚的要彩螟換一副裝扮,說她這副妖嬈的樣子進城,怕嚇壞了城裡善良無辜的百姓。

彩螟忍氣吞聲也不發作,最後當真換了一副正常普通的行頭,濃妝艷抹的臉也變回了素顏。

「這樣子不是挺好看的,非要搞的自己人不人,妖不妖的。」秦石看著如今的彩螟,頓時有種驚艷的感嘆,口中卻淡淡說道。

「臭小子,再廢話一句,信不信我殺了你。」彩螟的眼中閃出一絲寒意。

秦石這才意識到自己眼前的不是平時任由他調侃的慕容幽幽、司徒晴等人,而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他急忙捂住嘴巴,乖乖跟在彩螟的身後。

二人一路而去,沒多久就到了梵天城。

城門口人流擁擠,來往路人中只要是個男子,都側臉偷瞄著彩螟。如今的彩螟,看上去有些清麗,二三十歲的模樣,正是中年男子的最愛。

「你好像很受歡迎,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才要畫那些濃妝。」秦石輕聲問道。


「閉嘴,你想死嗎?」彩螟紅著臉,輕聲罵道。

秦石臉上沒有表情,內心大笑起來。

正這時,城門口卻出現一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讓秦石無來由的一愣。

「冰兒?」秦石急忙迎了上去。

冰兒聽到呼喚,轉頭一看,露出一個禮貌似的淡淡笑容。

「你怎麼也來這裡了,看來我們倆還真是有緣啊。」秦石大喇喇的走上前去,笑嘻嘻說道。

冰兒道:「我去找你,小山說你來梵天城了,我想好久沒回來了,就來看看。要是能碰到你,就最好了。」


秦石傻笑一聲,「我來城裡主要是來買點東西,你如果沒什麼事,就跟我一起吧。」

「好呀。」

彩螟走上前,冷笑道:「秦石,又一個紅顏知己啊,看來滿樹桃花啊。」之前秦石調侃了她好多句,此刻終於抓到機會,讓她能狠狠的報一次仇。

秦石大窘,急忙擺手道:「不是,不是。」隨後看了看冰兒詫異的臉,想了想急忙又說道:「這個是我未婚妻。」

彩螟笑道:「原來這才是正牌的,你說她倆誰更漂亮些。」

「她倆?」冰兒一臉疑惑看著彩螟。

秦石心裡早就問候了彩螟的祖宗十八代,臉上去可憐兮兮看著彩螟,眼神里好像再說,「求你,別說了。」

彩螟微微一笑,臉上滿是得意。

秦石哀怨地看了彩螟一眼,在彩螟得意的眼神里轉過身,和冰兒並肩走去。 三人一行,來到司徒商會,秦石第一時間找了幾家較大的商鋪想要賣掉這段時間自己刻制的魂紋。

只是那些商鋪雖然是開門做生意,但是一件秦石的魂紋數量較多,價格較大,紛紛縮進了頭。這號稱梵天城第一商會的司徒商會,竟然沒人願意吃下秦石手中的貨物。

「沒錢我怎麼買仙草。」秦石隱隱糾結起來。

又問了幾個商鋪,依然是一樣的回答。

「我們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神,這些東西你應該拿去河西城賣,那裡才有市場。」

秦石鬱悶,急的到處亂轉,卻聽到旁邊一個熟悉的聲音。

「有好的魂紋,為什麼不告訴我呢。」秦石驚訝的轉頭,只見又是那個武二,如鬼魅一般出現在秦石旁邊。

「武大哥」,秦石感激他上次的救命之恩,親熱的喊道。只是他心裡也有些奇怪,為什麼每次自己出現在梵天城,都能遇到這武二。

武二笑道:「先別叫的那麼親熱,你的魂紋給我看看,做完生意我們再談感情。」

秦石將袋子遞了過去,說道:「本來這些東西送你也是無所謂的,但是我要買一顆仙草,而卻非常要緊……」

正說著,武二開口道:「一百個魔晶,我都要了。」

「一百個?」秦石長大了嘴巴,久久不能閉上。

「怎麼?嫌少?」武二說道:「我這邊就只有一百個,如果嫌少,有拖無欠,下次給你。」說著他扔過來一個沉甸甸的袋子,裡頭滿滿都是魔晶。

「不是的。」秦石急忙解釋,「武大哥你太客氣了,這些魂紋,你給我三十個魔晶我就知足了。」

武二大笑起來,「你這人不知好歹,哪裡有自己給自己還價的道理。你這些二階魂紋都是中品,我轉手拿去河西城賣,隨便就能賣到一百五十個魔晶。」

彩螟一聽「二階魂紋」四個字,身軀猛的一動,似乎想到了某些事情。

秦石收下了那些魔晶,笑道:「那就謝謝武大哥了。」

武二也給了個大大的笑容,問道:「秦兄弟帶著兩個美女,來這商會裡頭,不只是賣東西和逛街吧。」

秦石笑道:「我想買一株煅仙換髓草。」

「煅仙換髓草?」武二疑惑道:「你要這個做什麼?」

秦石撓了撓頭,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