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三哥他還在歷練的時候認識了人家玉越學院的美女學生呢。還約定在鬥榜大會上和人家再見面呢”。葉步美對葉言諾說。

“你小子行啊,去歷練了還是去泡妞去了啊。我看你等會記功勳時候怎麼辦!”葉九鼎說道。

我把血丹都給步美了,步美不放心給我留了一顆呢。葉清揚輕鬆地笑着說道。 第二十六章 血丹換功勳

“一顆!一顆血丹夠幹什麼的啊”。葉言諾看着微笑的葉清揚疑惑的說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葉清揚還是微笑着說道。

“所有回來的新學員來這裏交血丹記功勳”。

一個綠衣長老喊道。周圍已經圍滿了看熱鬧的學生,

“走吧,我們過去。我要看看你的那顆血丹有什麼特別的,還能長出花?”葉言諾說完就走過去了,明顯對弟弟不滿。

“清揚,那一顆血丹夠幹什麼的。能給你記兩點貢獻就不錯了,長老看到了還不發火了啊”。葉安妮在旁邊說道。

“確實啊,這一顆血丹就是一顆血丹,它能長出漂亮的紋路它也是一顆血丹”。葉九鼎在旁邊皺着眉頭道。

“大哥,大姐。你們就放心吧。這一顆血丹肯定有很高的貢獻的”。葉步美在旁邊笑道。

“唉~長大了,不服管教了”。葉安妮在旁邊說道,看着笑眯眯的兩人還是溺愛的摸了摸兩人的頭。

“走吧,既然清揚說夠,就讓長老看看它的長出花的血丹吧”。葉言諾站在幾人的前面走着,回頭對葉安妮說道。

“嘿,聽見了麼。剛纔那小子交出去了整整二百枚血丹啊”。一個老生站在圍觀人羣裏對旁邊的人說道。

“你不知道吧,那小子是一個天啓帝國一個附屬國的二皇子。據說那小國的皇帝早年是個修煉者,有不少趁手的兵器。這小子手裏就有他爹送他的一把上品靈器寶劍。還有幾個大臣兒子做拍馬屁的小跟班呢”。

“就是這小子啊,聽說來的時候有一整個騎兵隊送來呢”。前者看着那剛剛領完功勳的男子眼睛中好像發現了寶貝一般,嘴裏還一直嘖嘖不停。

“你還想去搶他的東西?雖然他本身沒多大實力,也就是從皇族混上風加學院的貴族子弟。不過你可要看清楚他那羣狗腿子呀。有兩個散發出的氣息可不比你差啊。你也就養神三重,還想去揍一羣人”。後者說道。

“也是啊,不過就這般高傲的樣子。總會有學院那些“強盜”來搶的”。

葉清揚幾人在人羣旁邊的隊列邊,聽得一清二楚。

“大哥,在這學院搶功勳不算犯錯?葉清揚問道”。

“當然不算,學院以強者爲尊,只有實力夠的人才能使長老們重視,纔能有更好的發展。那些在學院裏搶錢的都是些在學院待了五六年的,在不達到規定的修煉程度就要沒有在學院呆下去的資格了。所以他們索性就在學院搶劫新生賺上一筆”。葉九鼎解釋道。

“不過那些“強盜”不會搶劫你們倆這樣的學生的,只有在學院中那些皇族成員,高傲的人才會被盯上。那些皇族的成員基本上都是些酒囊飯袋都是讓皇族送來鍍金的。一點本事都沒有,看那剛纔那人,才二百多的血丹就得瑟,估計那二百枚也是從狗腿子手裏拿的一大部分。還裝作很厲害的樣來吸引學院那些姑娘。葉言諾不屑的掃了一眼小國皇子”。對葉清揚兩人解釋道。

“切,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呢,在這裏裝厲害樣子”。葉言諾也是看了看那擡着頭如鴨子一般的皇子。

長老看着剛剛下去的那個皇子,也是不屑。一個小皇子算什麼,二百顆血丹都弄不起,還是自己跟班給的一大部分,還一臉高傲。

長老看着冊子,那皇子名字後面標記了兩百顆血丹,四百貢獻。幾個跟班手裏就只有三十幾顆血丹,這血魔雖然有養神一二重的力量,不過只要有武器十分鐘之內肯定會殺死,畢竟血魔只是血海中的血水凝成的,皮膚根本沒有那麼硬,而且也不會什麼武技。還以爲二百個算很大的數量呢。

“下一個”,長老還是保持最原始的表情喊道。

“長老好”,上來的幾個男子衣服上都是佈滿了血魔的爪印撕痕,一看就是那種與血魔打鬥過的樣子,幾人回到學院吃過發放的丹藥好多了。

“呵呵,遇到大波血魔了吧”。長老接過幾個學員遞上來的儲物袋子微笑着問道。

“嗯,再回傳送臺的途中看到大批量的血魔像一條玉橋聚集,繞了遠道。沒想到還是遇到了五十幾只血魔,不過我們幾人還是從血魔羣衝了出去,成功的回來了”。

“總比遇到一大波的血魔強啊”。長老笑了笑。

“不錯,四人共七百二十顆血丹。其中林峯二百七十一顆、林都一百六十顆、林元一百四十五顆、林澈一百四十四顆。各獲得血丹兩倍的功勳”。長老還特地大聲的宣讀道。

底下的皇子本來高傲的頭顱低了下去。心裏暗道;“還以爲兩百顆就夠多了沒想到還有獲得這麼多的人,早知道把他們幾人的血丹都要來了呢”。

破嘴姐妹 。要知道每年的歷練可都是掙功勳的好時候。比那些鬥武場打擂和上山採藥、集體獵妖獸掙得多多了。

四兄弟將玉牌遞給長老,長老以祕法增加了玉牌中功勳的數量值。

笑着懷給四人。

四人拜謝了長老就走下臺去了。

四人看着玉牌上幾百的數字高興極了。

“嘿嘿,現在笑了。要是知道一瓶補氣丹就在五十功勳他們又在愁眉苦臉了”。葉言諾看着剛下臺的四人說道。

“哦?丹藥這麼貴。聽說巨劍也才三百功勳呢”。葉清揚看着葉言諾問道。

“你那把是下品法器當然還算便宜,一把中品法器就要一千功勳呢”。葉言諾看着葉清揚說道。

差距竟然這麼大。

“當然了,一把好武器可以使一個強者的武力成倍增長”。葉安妮笑着說道。

“這一屆的學生比我們那屆要差一些啊。最高的幾人纔得到了五百多顆左右血丹。這三天他們都去幹嘛了,圍殺一下午血魔最少就有將近十波血魔,最少一個團隊也能獲得將近三百顆血丹。三天最起碼也在將近兩千顆左右,幾人平均分也有五百多顆吧。這麼多人竟然就有六七個有五百多顆的”。葉九鼎一直看着臺上的血丹數量。

“大哥你們幾個上次血海的歷練有多少血丹啊?”葉步美問道。

“嘿嘿,不多不多”。

“大哥、大姐、我,我們三人一共才兩千七百多顆”。葉言諾爽朗的笑道。 第二十七章 人羣沸動

葉言諾幾人正站在換功勳的隊列中。

旁邊不乏老生帶着自己家族的新生在排隊。

葉言諾爽朗的回答聲讓周圍不少人都是聽見了、

旁邊一個新生小聲的對身旁同族的老生說道;“這人是在吹牛吧。三個人就能有兩千七百多貢獻。一人就是九百多貢獻啊”。

同族直接扇了一下說話新生的後腦勺。

“壓低了聲量;屁!那是我們這屆的大師兄、二師兄、大師姐。當然有那麼厲害了。你是不是在動堅城(天啓帝國的城市)家族裏待傻了。那五個人就是南加城的葉家的人”。

“葉家!”還在揉後腦勺的新生聽見一聲震驚。

旁邊的人都是看了過來。

老生急忙捂住他的嘴,對旁邊衆人道;“呵呵,沒事沒事,這孩子咬到舌頭了”。連忙歉意的對衆人道。看看平靜的和自己族人,朋友說話的衆人,還重點看了看有說有笑的葉家五人才放心放開了捂住新生嘴的手,甩了甩。

“你就不能小聲點麼”。老生壓低了聲量對新生說。


“嗯嗯嗯,我知道了”。新生再也不敢質疑了。

新生一個個的交出血丹獲得功勳,歷練的結果已經漸漸臨近末尾。

隨着又兩個新生持有五百多左右的血丹數量,後院已經被圍觀的人羣擠滿。這些圍觀的人都想見識一下今年的新生到底有多少真正的“天才”。

剛纔那個嚇住的新生和幾個同伴上了臺子,四人共交出五百多顆血丹。那新生交出了兩百一十多顆血丹。這已經算新生中中游的成績了。

葉清揚兩人前面的幾個學生也一同上了臺,成績不算理想,三人共三百一十多顆血丹。灰溜溜的走下臺去,與老生族人碰了面便走向人羣裏。

葉清揚看了看走下臺的幾人,笑着點了點葉步美的肩頭。


葉安妮三人都站在臺下一邊笑着看着走上臺去的兩人,臉上寫滿了驕傲兩字。因爲就在剛剛一組走上臺上的時候,兩人也將儲物袋子拿了出來。三人只是隨意打開看了一眼,當三人開到袋子內的血丹數量時,頓時心中就涌動對自己的弟弟、妹妹的自豪和驕傲之情。

兩人走上臺前,朝着綠衣長老躬身雙手抱拳拜了一拜。

長老衝兩人微笑的點了點頭。

在兩人上臺的同時,臺下的人羣已經注視在兩人的身上。其一,很少有兩人一起組隊的隊伍,一般男生都是三四人一組,女生是五六人一同組隊的。這一男一女的組隊可謂是歷練來的首次出現。其二,在兩人排隊時,葉家三人也跟在身邊。葉家在近幾個月在天啓帝國中名聲大噪,本來不算名聲太大的葉家一躍成爲帝國的一流家族。兩個超屬性的出現,更是讓許多煉藥師與各種職業的修煉者與葉家結交。結交者都有不俗的實力。名聲的壯大讓帝國中的人都不得不注視這一家族,都知道葉家族長共有三子兩女。現在五人站在一起,大家自然都知道了,這臺上的兩人便是三人的親弟弟、親妹妹。

長老當然也看見了五人的關係,那葉安妮三人都是真傳弟子的料子,三人在十個月前的歷練更是達到了學院的最高紀錄,三人,二男一女共獲得了兩千七百多血丹。

這兩人與三人同爲葉家的精英子弟,可謂是真正的天才。

葉步美轉頭看了看葉清揚,葉清揚微微的點了點頭。

葉步美兩步走到桌子上,將儲物袋子交給長老。

長老接了過去,打了開來。

長老眼睛瞬時瞪大了一圈,瞪了幾眼葉步美和葉清揚。

葉清揚兩人微笑着點着頭。

長老瞪着眼睛,臺下的人羣一陣騷動。

“難道兩人得到的血丹太少了?都惹得長老幹瞪眼”。一個女生站在人羣裏對着旁邊的女人說道。

“哼,一看就是個花瓶,長得那麼清純肯定是吃過易容的丹藥的”。旁邊那個花枝招展的女孩冷哼道。剛纔還有一堆男孩子在她眼前來回轉悠說要請自己一塊上山殺妖獸,並且還把妖獸的核能水晶給她呢(妖獸體內的結晶,因爲妖獸的自身屬性分爲不同的顏色)。臺上的女孩一出現,那些男人都跑到了人羣最前排去看那女孩去了。

不過那些男生到了前面,聽聞了葉家的事情都畏懼了,他們可不敢上去調戲那女孩了。先不說葉家能要他們好看。就大師兄三人隨便來一個,他們一羣都在要在房間裏躺上一個月。

長老點了一遍血丹,本來還鬆弛的的臉上掛起一堆笑容,臉上的褶子擠在一塊。

站在後院幾處隱蔽的地方中幾個隱藏着的黑影露出身形,幾道黑影看到長老臉上的笑容時也是咦了一聲。綠衣長老是這風加學院中幾個老頑固其中之一也是這學院的發配功勳的長老之一。雖然是對人和善,不過想要讓老人露出這般笑容還沒有幾人能夠做到。除了學校那幾個小一輩的真傳弟子。這笑容只在前幾屆歷練中少數的幾個人見到,其中就包括葉家的前三人。

綠衣長老,笑了好一會才漸漸收起笑容,不過嘴角還是帶着一道很滿意的微笑。輕咳了一聲,站起身來公佈葉步美的成績。

“葉步美,共獲血丹一千二百三十九枚”。綠衣長老不禁大聲的爆了出來,因爲這可是超越她的哥哥姐姐學校最高的記錄了。

“譁~”人羣一片騷動!一千二百多!這也太多了吧。這一個人得到的血丹數量比兩個甚至三個團隊的總和還要多啊。

剛纔那花枝招展的女人頓時也是花容失色。拉下去的下巴,帶了一堆的粉。汗水打透了她今早花了一個小時化的妝。眼影,粉底混在臉上,花了一臉。剛纔說的那些要是讓別人聽到了傳了出去,她絕對會被那些崇拜葉家人的師姐們、師兄弟們鄙視的。她那些擁護者絕對會放棄她,轉去那臺上的葉步美擁護團那邊,她再也不會有魔晶和高級的丹藥使用。

她的失態不會被別人看見,因爲人羣裏已經達到了沸點,葉清揚在葉步美身後交出了自己手中的儲物袋子. 第二十八章 三千功勳

當葉清揚微笑着踏出第一步之後,所有人的譁然聲頓時消失,碩大的學校的**院中剛纔還吼叫着,嘰嘰喳喳的討論之音全部停了下來。

當葉清揚緩慢的踏出第二步之後,所有的人都帶着期盼,這一家的人都是前途不可限量之輩。那傑出的成績即使在這普遍天賦極高的風加學院都是出類拔萃的。藏在暗處的長老們也很是期待這葉家五人中最後一位的表現。

葉清揚在滿場期待的目光中將儲物袋子交到綠衣長老的手中。

長老也是很期待,接過遞來的袋子迫不及待的打了開來。

綠衣長老在滿是期待的院子中裏打開了袋子。眼睛望向袋子裏。

當他看見袋子裏的血丹時他愣住了。一雙手不停地顫動,眼睛盯住袋子裏眼睛中寫滿了不可思議。

咦?

幾個處在黑暗中的長老看着綠衣長老的舉動都是疑惑了一下。

這小子到底得到了多少血丹。幾個長老都是疑惑。

藏在黑暗中的長老互相對視,都點了點頭。

全院子的學生都在期盼着長老報出這葉家人的血丹數量。

與此同時,幾個黑暗之中隱藏的長老踏着空氣飛向臺子之上。空氣之中踏出幾道真氣顏色的波紋,如蜻蜓點水般的在空氣中飛行着。

幾人飛到臺上的同時站在人羣前的幾個新生班級導師也迅速的踏着身法向臺上跑去。

葉清揚兩人見這麼多師長前來,連忙退到臺子的一側。


幾個長老圍在綠衣長老的身邊。

“老牧,這小子有多少血丹?”說話的正是葉清揚入院時出現的五個長老中的其中一個,火屬性長老,加斯。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