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樓:頂樓上.求樓主下次放美人出浴視頻.

三樓:樓上是傻逼.同意的贊我.

四樓:其實這是在拍巴拉拉小魔仙吧.特效不怎麼樣啊.

……

期間也有幾個在問這視頻中到底是什麼物種.不過大都沒淹沒了.不由感嘆大天朝群眾果然是口味各異啊.慕樂稍微放了點心.但是還是叫了洛斯:「洛斯.你來看一下.」

洛斯洗好碗.踱步進房間.

慕樂將視頻點開:「你看.是不是獸人被發現了.不過這個獸人我不認識.應該不是祭祀殿的.」

洛斯將視頻看完.隨後說道:「不用擔心.」

「很多獸人對人類都沒什麼戒心的.」慕樂咬住下唇有點遲疑.「但是很多人類並不都值得信任.」

就像鳳鳴.

「在獸人閣和人類世界的通道打開的那時.我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了.遲早會來的.」洛斯看著慕樂臉上擔憂的表情.想了想還是開口.「兩個世界的牽絆越多.獸人閣的存在就越瞞不住.放心好了.我早有計劃.」

慕樂點點頭:「那就好.只是現在是網路時代.我只怕到時候閑言碎語很多.」


「就因為是網路時代.反而更好控制.」

「再等等吧.現在還沒到時候.」

既然洛斯都那麼說了慕樂也就沒再多擔心.不過這天開始慕樂對於網上跟獸人有關的信息就特別在意.隨時注意著這些訊息的走向.

就算洛斯可以控制事情的發展.但是人心是不可控制的.

人與人交往都經常受傷.何況是獸人與人.

網上關於獸人的消息越來越多.

慕樂看著網上開始蔓延的關於獸人的訊息.突然開始感到有點驚慌.

人類的輿論.似乎並不往好的那面發展.

就像人類研究外星人那麼多年.但是要是某天真的突然出現外星人了.並且明顯比自己強大太多.那肯定不會是特別友好的和外星人做盆友.

人類會先考慮外星人對自己是否有威脅.

哪怕外星人表現得很無害.

這天早上起床.慕樂就知道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新聞報道.頭條就是獸人的新聞.

而且是現場採訪.

「對啦.我們家隔壁就是那種新物種.不過還不錯.蠢萌蠢萌的.」接受採訪的是一個女孩.「不過這幾天圍觀的人太多.他已經搬走啦.好遺憾啊.他之前還幫我通過下水道的.」

這是正面評價.

「這絕對是來攻佔地球資源的.我昨天出門買東西.那個傢伙居然直接把我打暈搶了我的錢包就跑.而且她居然還會隱身.明明上一秒還在我面前下一秒就消失不見了.若是我們任由他們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總有一天他們會控制地球的.人類太弱小了.而他們太強大了.」接受採訪的男人頭上還有很大一個包.看起來就很痛.

「關於地球突然出現的新物種目前我們只有視頻和目擊證人.還沒有正式發現一個新生物.對於新生物突然出現在地球的目的我們還在進一步研究.有專家指出.新物種的出現應該只是為了體驗地球人的生活.不會對人類造成太大影響.希望各位市民不要恐慌……」

從頭到尾洛斯都不置一詞.

「洛斯.那些獸人們都安全嗎.」慕樂問道.

「恩.他們有自保的能力.如果生命有危險會自覺通知我的.」洛斯拿過筆記本電腦.打開.登陸網頁.

信息時代.想造點虛假的信息實在太容易了.

從頭到尾沒有一個獸人出現.就代表狀況目前洛斯一個人都遊刃有餘.

電腦突然彈出一個視頻對話框.慕樂抬眼看去..

竟然是林瀾.

許久不見.似乎長大了很多.

「目前輿論都在控制中.我需要確切的證據保證獸人不會做出有害人類的舉動.」林瀾的聲音大概因為在變聲期有點沙啞.不過語氣倒是成熟鎮定.

「相處這麼久.你還需要證據.」

「大祭司可以代表所以的獸人.」

「比起獸人的品德.其實我更懷疑你們人類的人品.」洛斯冷哼.

「通道入口掌握在你們手裡.我們完全是被動.不知祭司大人你還有什麼不滿意.」林瀾臉色有點難看.

「獸人可是很容易被欺騙的.」

「就我的觀察而言.並不.」

「那是因為獸人閣僅有的幾個高智商都被你遇到了.」

喂喂這樣黑自己種族的智商真的好嗎.慕樂有點黑線.

唔……雖然這確實是事實.

「這種話我會信.」林瀾完全不信.

情商和智商是兩碼事.他不止接觸過洛斯和奈奈.也還陸續發現過其他獸人..不得不說.在隱瞞身份這方面似乎獸人都不怎麼注意.否則以獸人的能力.想不被發現簡直輕而易舉.

不過獸人天生在智商上的優越性實在超過人類很多.

對數據和信息的敏感度都超過人類太多.


獸人若是真的想掌控人類世界.以人類目前的科技.根本無法對抗數量只有幾萬的獸人.

那些所謂的高科技.獸人只要看過一遍製作過程就可以完全複製.這能力太恐怖了.

「鏟屎官.」洛斯突然回頭.

慕樂正認真聽著.洛斯突然叫自己倒是讓慕樂有點愣住:「怎麼.」

「你去黎小圓那裡呆幾天.」

這是洛斯第一次主動要求慕樂離開自己.到底是什麼事.居然要避著自己.

「不要多想.」洛斯一看慕樂的臉就知道自家鏟屎官又想多了:「只是接下來幾天我也不在家.你在黎小圓那裡我比較放心.」一邊說著.一邊對林瀾說了一句.「我們明天見面談.」然後就合上了電腦.

慕樂突然想起.這是似乎是洛斯第一次向自己解釋他要做什麼.

心裡有點淡淡的喜悅.

「我需要和各國的領導人見個面.建立友好邦交.」洛斯摸摸慕樂的頭.「放心.不會有事的.」

慕樂對於洛斯的能力一點都不懷疑.只是偏頭問了句:「會很久嗎.」


「不會太久幾天而已.以後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做獸人閣大祭司的伴侶的.地位相當於第一夫人.高不高興.」如果鏟屎官高興.那一定要感謝本祭司.

慕樂踮起腳尖.在洛斯臉頰落下一吻:「這個感謝夠不夠.」

洛斯臉上的表情有點不滿:「我是那麼好打發的人.鏟屎官你越來越敷衍我了.」

慕樂笑眯了眼:「剩下的.祭司大人你以後加利息呀.」

她已經很久沒有喚他「祭司大人」了.這麼咋聽起來.還有點懷念.

「鏟屎官這幾天要乖乖的.」洛斯說道.

「我一直都很乖的好伐.」

第二天.慕樂就簡單帶了幾件衣服屁顛屁顛跑到黎小圓那邊去了.不過因為黎笙和洛斯一起出門了.所以洛斯又臨時通知..到慕明那邊去.不準亂跑.

他要保證慕樂身邊隨時有個他可以信任的人.

電視上報紙上關於獸人的新聞已經鋪天蓋地.喬藍終於後知後覺發現自己女婿可能不是人.

這個發現讓她擔憂了好幾天.自家閨女會不會被欺負啊是不是被騙啦……簡直各種猜測.慕明的安穩完全不見效.好在慕樂主動回家了.喬藍的情緒這才平靜了一點.

雖然自己女兒信誓旦旦和自己保證她過得很好.不過喬藍還是有點懷疑.

這個時候.各國領導人齊聚中國.開始了峰會. 徐默感覺到白狐兒顫抖的嬌軀,想到剛纔舉動,不好意思道:“師姐,你醒了麼?”

白狐兒將頭埋在徐默胸口,輕“嗯”一聲。

徐默略微尷尬道:“剛纔……剛纔對師姐多有冒犯,還請師姐見諒!”

白狐兒不說話,只輕輕的伸出玉手放到徐默手心。

徐默只覺白狐兒那隻玉手溫軟滑膩,不禁用大拇指在白狐兒的手背之處輕輕婆娑。

白狐兒將臉埋的更緊了。

許久,這對暗生情愫的男女才倏然分開,相互站起,只是那雙手,還緊緊的攥在一起。

徐默面含笑意的看着白狐兒道:“師姐,咱們繼續走吧?”

白狐兒嬌羞的點點頭。

二人便大手拉着小手,一起往漆黑的甬道中行去。

甬道中十分黑暗,只有一絲絲慘白的亮光,不過武者的目力極強,二人已然可以看清甬道中的情形。

四周的巖壁已不是火紅之色,而是透着一股慘青,摸上去十分冰冷。

走了不知多久,甬道到了盡頭,只是在地面上有一口很小的泉水在汩汩冒着寒氣。

徐默看着那口大小隻容一人通過泉眼道:“既然赤火翼龍把我們送到這裏,這泉眼顯然是必經之路,我先下去看看,若是沒有危險的話,你再下來。”

白狐兒柔語道:“要小心!”

徐默點點頭,便走到泉水口,慢慢潛了下去。

一入泉水,徐默周身竟然出現了一個兩丈大小的氣泡將他包裹在內,四周的寒水並不能近身。不由想到赤火翼龍送他的那顆珠子,該是有避水的作用。

徐默運起目力看看泉水四周,也是黑漆漆一片,有些長長的水草在泥沙中舞動,顯得十分鬼魅。

徐默從泉水口探出頭道:“師姐,拉着我的手下來吧,赤火翼龍送的那顆珠子有避水的功效,咱倆要挨在一起。”

白狐兒點點頭,便抓着徐默的大手也慢慢潛了下去。

到了泉水之中,二人周圍被氣泡包裹,行動自如,白狐兒不禁道:“師弟,赤火翼龍送你的珠子應該就是避水珠,想來是它知道我們要經過這口泉水。”

徐默歪笑道:“翼龍老哥真是仗義,想到對它的欺騙我真有些愧疚。”

白狐兒捂嘴笑道:“就說你奸詐的很,剛纔趁人家睡着還偷偷做壞事!”

徐默裝作不知道:“我做什麼壞事了?我怎麼不知道?”

白狐兒嬌羞道:“你說做什麼壞事了?”

徐默露出一個奸笑道:“這荒山野嶺孤男寡女的,我不做點壞事那不是顯得我不正常?”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