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級材料:11(比如:攻速7,大限4,加起來11,就是五材打造裝備能出的【最多】屬性了)

六級材料:12

七級材料:13

八級材料:14

九級材料:15

。。。。。。

每件裝備的打造次數上限爲八次,現在明白了:要想出混沌裝,必須每次都用九級材料,並且機率極低,一般情況下,九材打八次,每次都出15屬性的機率不太大,因此只能出神罰。

但是張禾手裏的這件諸界毀滅者,有個自帶屬性,大限(5),也就是說,只要能出115屬性,這就是混沌裝了!


現在開始合成材料。

兩萬多六材合成五千多七材,加上原有一千多七材,合成約一千六百個八材,然後合成:400個九材。

請注意:一億人民幣,只能買400個九級材料。

如果張禾沒記錯的話,上次打那個【惡魔】星辰戒指,花掉300多個六材,而那件裝備,還是五材打成功五次,纔開始使用六材的。

九材打裝備,前五次必然成功,第六次大約有90%的成功率,第七次大約有50%的成功率,第八次。。。。。。由於很少有人這麼財大氣粗去測試,所以這個概率沒有參考數據,反正,最多不超過20%,在一些僅有的傳說中,這個機率可能是8%。

而50%的成功率,是不是打兩次就必然成功一次呢?這個玩過遊戲的同志都知道,連着失敗個五六次也是很正常的。

合裝開始,原有裝備:【華麗】諸界毀滅者。

裝備合成成功,獲得【鑽石】諸界毀滅者,第一次很幸運,出了15點最高屬性。

裝備合成成功,獲得【圖騰】諸界毀滅者,這次依舊幸運,目前35點屬性。

裝備合成成功,獲得【屠龍】諸界毀滅者,這次比較不幸,目前49點屬性。

裝備合成成功,獲得【惡魔】諸界毀滅者,這次依舊不幸,目前63點屬性。

裝備合成成功,獲得【天堂】諸界毀滅者,依舊不幸,目前77點屬性。

很遺憾,合成失敗!

裝備合成成功,獲得【次元】諸界毀滅者,依舊不幸,目前91點屬性。


張禾已經緊張了,操!我不想要神罰啊,如果這次還出14點屬性,那就危險了。。。。。。

危險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因爲並沒有出14點屬性:連一點屬性都沒出。

很遺憾,合成失敗!(這一失敗,白瞎了3個九級材料,價值75萬元人民幣)

很遺憾,合成失敗!

很遺憾,合成失敗!

。。。。。。

很遺憾,合成失敗!

裝備合成成功,獲得【史詩】諸界毀滅者。

讓張禾吐血的事情發生了,這次依舊出了14點屬性,目前105屬性,如果下次再出14點屬性,就與【混沌】裝備無緣,只能帶【神罰】裝備了。

目前爲止,共合裝19次,花費九級材料57個,還有三百多個,張禾想了,還能接受,照這樣下去,很有希望,將那件諸界守護者也打到【混沌】或者【神罰】。

接下來,張禾用血的經驗親自驗證了九級材料第八次合裝的的成功率,並不是傳說中的8%。

痛苦的過程就不說了,直接說結果吧,張禾看到裝備合成成功。。。。。。的時候,捂住了後面的字,因爲緊張,不敢後面寫的是【混沌】還是【神罰】,先去檢查了一下材料,還剩下。。。。。。34個材料。

九級材料第八次合裝的成功率,不足1%。這次經歷,使張禾再也沒有嘗試過打造【混沌】,一億一件,就算是比爾蓋茨也不能這麼玩啊!

錢都不是問題了,問題是,這個機率明顯是坑人的,張禾不願意被坑。

到了後來的諸神大戰時,張禾身上最牛的裝備就是這件諸界毀滅者,剩下的,就都是一些【史詩】裝備了,當然,那件巫之星護甲,由於開始用五材打造,屬性還要低一些。

張禾鼻尖的汗留到了人中都沒感覺癢癢,一點一點地挪開手,看到一個三點水。

我操!!!

忽然覺得值了!

裝備合成成功,獲得【混沌】諸界毀滅者!

【混沌】裝備是什麼概念?玄幻小說裏的東皇鍾、盤古幡、太極圖、誅仙劍,這樣的超級神器,實際上就是【混沌】裝備,只不過小說家們不太瞭解,說成是什麼先天至寶,其實就是鴻鈞老祖打造的【混沌】裝備。

不過那些都是在天上煉成的,相對而言,要容易一些,起碼材料的來源有保障,而張禾的這件是在人間煉成的。

這是地球上煉出來的第一件【混沌】裝備,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都是唯一的一件。

現在來看一下屬性吧,由於成就了混沌,其煉化屬性遠遠高於一般裝備和亡靈裝備:

【混沌】諸界毀滅者

攻擊(10):增加1000斤基礎力量

金劫(8):攻擊時附加2400斤金屬性傷害

魂護(10):被攻擊時免疫3%的傷害

攻速(10):增加3米每秒攻擊速度

金強(10):金屬性攻擊時傷害增加3%

大限(8):增加24000斤大限

移動(10):增加1.5米每秒移動速度

氣限(10):增加30000斤氣限

防禦(10):受到攻擊時抵消對方1000斤力量所造成的傷害

木劫(8):攻擊時附加2400斤木屬性傷害

克水(10):受到火屬性攻擊時免疫3%的傷害

土劫(8):攻擊時附加24000斤土屬性傷害

火強(10):火屬性攻擊時傷害增加3%

活力(10):每秒鐘恢復100斤大限

木強(8):木屬性攻擊時傷害增加2.4%

克火(10):受到火屬性攻擊時免疫3%的傷害

特效一:倍擊(攻擊時5%的機率造成雙倍傷害)

特效二:攻擊時附加5%的傷害。


特效三:致死(攻擊時有5%的機率直接削減對方大限上限的20%)

致死雖然不是使對方直接死,但是張禾變化一千五百株大樹的妖形,攻擊頻率會非常高,這個事件是很容易觸發的,連續觸發五次,對方就掛了。

這件裝備,張禾一直帶到死,它就像混沌鍾、盤古幡、太極圖一樣,成爲了一代神器。 早起,張禾很少起得這麼早,今天能起來,主要是覺得慎得慌。

張禾幫趙雨華蓋好被,拉上門出去,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行走。人們說男女之間不能隨便,隨便以後關係就要走下坡路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張禾有妖丹加持,不覺累,走了整整一天,從市中心走到了東邊的郊區,夕陽已西下。

張禾看到前面一所難得的院落,土牆木大門,門口有幾隻雞母雞在啄食,趴着一條草狗,一隻大公雞在狗背上站崗。

周圍再沒有其他屋子,難道是養蜂人?

張禾走了進去,裏面卻沒有人。那條狗見到張禾,居然非常開心,搖着尾巴走了過來,大公雞在狗背上搖搖晃晃,也沒有摔下來。

張禾伸手,那狗很順從地讓張禾摸自己的腦袋,伸出舌頭舔舔張禾的手背,然後靠着張禾的腳臥下。

倒是那公雞怕人,跳下狗背,出了院子。

夕陽照着這座院子,天色似暗非暗,光線非常柔和,南方的春天,是比較舒服的時候,沒有夏日的酷熱,也沒有冬天的陰冷。

忽然張禾感到了一陣寒意,一個穿着黑袍的人慢慢走了進來,向張禾道:“早到,早到。”

那人四十上下的樣子,相貌奇偉,身材魁梧,一雙眼睛彷彿能看透一切。張禾不由得起了幾分敬畏,向那人道:“是師父麼?今日終於得見尊容,怎麼有空上來?”

“師父?看來還有別人給你送機緣。不過,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我不是你師父。”

原來不是帶自己在地府修煉的那黑袍,張禾心想,叫他黑袍二號吧,向那人道:“您是。。。。。。”

“我是誰,其實沒什麼關係,我和你師父一樣,是來給你送機緣的。”黑袍二號道。

“機緣?”

“廢話不說了,我來傳你一套殺陣,是爲見面禮。”黑袍二號道。

當下黑袍二號傳了張禾一套殺陣,張禾能化出一千五百棵大樹,主殺只用了四棵。但是這套陣法,卻是一點沒有浪費,張禾用剩下的一千四百多棵樹,擺出了一副圖,自覺玄妙莫測,雖然自己能夠使用,但其中的深意,卻是一時難以窺得。

張禾道:“謝謝二師父,這套殺陣還沒用,我就覺得很猛,這幅圖實在是完美無缺。”

黑袍二號道:“完美個屁,你只有一千五百樹,不過勉強擺出了閹割版的圖,要有真圖,那才叫恐怖,對了,我什麼時候成二師父了?”

張禾訕笑道:“我已經有一個黑袍師父了,你是第二個。那麼這真圖一定很猛很猛了。”

黑袍二號道:“自然,現在機緣還不到,等機緣到了,我會把真圖給你的。”

張禾愕然,爲什麼從原始天尊到玉皇大帝,再從黑袍一號到黑袍二號,都跟我產生了這麼些難以擺脫的瓜葛?

黑袍道:“想什麼呢?我時間有限,現在還有些機緣要給你,盤腿坐好,含住妖丹。等會不論發生什麼,要守住本心,一切我來搞定。”

張禾經過煉器,已經將自己的妖身打造得近乎完美,那黑袍二號將手按在張禾百匯,也不覺驚得咦了一聲。

一股熟悉的強大力量在張禾體內流轉起來,是那股煞氣。張禾忽然感覺一陣眩暈,幾乎失去了對妖丹的控制,經過一個半小時撕心裂肺般的痛苦,黑袍二號收了神通,張禾只感覺一陣怒火中燒:這並不是因爲有什麼事情惹他生氣,而是那股煞氣的力量被強行催動到了近乎極限。

張禾使神通查看自己妖丹,已經不是原來的深金色,而是變成了黑黃之色,那股黑色頗有靈氣,比那股黃還要清澈。

黑袍二號道:“這個拿去,速度結成血丹,一天之內結不成,想要結煞丹就會難上加難。”隨手拋給張禾一個盒子

張禾打開一看,裏面赫然有四五十個血丹!

張禾慌亂道:“二師父太下本了,等我出息了,一定好好報答大師傅和二師父。我就在這裏結血丹吧。”

黑袍二號道:“不成,去你大師傅那裏結吧!現在有人朝這裏來,我的時間不多了,吩咐你一句話,你趕快走,要不就來不及了。”

張禾道:“師父你說。”

黑袍二號道:“和趙雨華分手後的第二天,去圓明園參觀,切記,切記!”

張禾驚道:“師父,我和趙雨華。。。。。。”

黑袍道:“快走,快走,啊小送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