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就當不是’?本來就不是!”伊莎心裏明瞭,現在的條件關係着自己三人的生死。

“好好好好,不是就不是,現在總行了吧?”

“還有,你要答應,等這事了結之後你再不能找我們麻煩!”

“只要你救活了驕傲,我自然不找你們麻煩,但如果你要是救不活驕傲,那你們三個……哼!就通通得死!”

“這個當然。”得到了屍王的承諾,伊莎再不擔心,從嫣蘭手裏抱過焦傲,塗着脣膏的閃亮紅脣就壓在了驕傲口上。此刻她再顧不得焦傲口中的惡臭了,奇異功法下,源源血液不斷從口中輸入焦傲體內。如果有誰可以透視的話,一定可以看出,此時伊莎輸入焦傲體內的血,已經不再是東方殭屍的綠血,也不是西方殭屍同人類一樣的紅血,而是紅綠融合的奇特血液。

早先嫣蘭就是因爲看到焦傲跟伊莎“親嘴”才動氣的,這次看她竟然當着自己的面親準駙馬,又氣得鼓圓了兩頰。

輸血過程中,焦傲漸漸甦醒過來,神志起初甚是模糊,可奇怪的是,在他的腦海深處,卻似乎出現了一點光亮,溫暖?清涼?或是清醒?這種感覺,好像在什麼時候感受過,對了,就是在和伊莎口對口的互咬時感受到了! 總裁鬼夫,別寵我 ,神志逐漸清醒,可神志越是清醒,這種感覺就越是遙遠,終至消失無蹤。


看着焦傲眼中慢慢現出光澤,嫣蘭鼓圓的臉頰也漸漸鬆了下來,隱隱淚痕下,殭屍的傻笑再次浮現,兩顆小小的殭屍牙是那麼的可愛,如果好生打扮一下,除去兩個大大的黑眼圈,這是個絕世大美女也說不定。

伊莎原本紅潤的臉蛋已經變得蒼白,終於鬆開了口,推開焦傲,“好了,他沒事了。”

焦傲用力地甩甩腦袋,道:“我怎麼無緣無故就睡着了啊?今天盡碰些奇怪的事。”


屍王不知道焦傲是不是真的完全好了,衝過去仔細檢查,“驕傲還覺得哪裏不對勁麼?有哪裏不舒服就跟我說。”

“也沒什麼,就是有點昏昏沉沉的。”


看屍王瞧向自己,伊莎知道他想說什麼,當先道:“他只是有點虛弱,修養幾天就沒事了。克倫、威爾可比他傷得重多了,我們也得找個地方好生修養,就不陪了。”抱起重傷昏迷的克倫、威爾要走,屍王卻跨個大步,瞬間攔到了她前面。

伊莎嚇得急退一步,驚道:“你不守諾言?!”

屍王擠出一臉笑容,“我哪裏不守諾言,我只是看你們都受了傷,就到我王宮裏修養好了,這裏老虎、豹子太多,我怕你們會被吃掉。”

伊莎哪還看不出這傻帽屍王想的什麼,他只是怕自己還沒完全治好焦傲而已,心知在焦傲完全康復以前自己三個是逃不脫的,不過轉念想想,克倫、威爾都受了那麼重的傷,的確也得找個地方好生修養,如果這傻帽屍王還真會好好招呼自己幾個的話,那倒也是個不錯的地方,至少,以屍王的力量,絕對不會有道士、妖怪什麼的來騷擾自己,平下心來,冷冷道:“去你那有什麼好的?”

屍王連忙道:“當然好啦!你想吃什麼我叫人給你去抓什麼,你想聽什麼故事,我叫計軍師給你講什麼故事,你想看什麼……”

既得到屍王再次承諾,伊莎便不再聽下去,道:“走吧。在克倫、威爾療傷的時候你們不要來打擾。”

被算計了,屍王還高興地直點頭,“放心,你們儘管在王宮裏安心養傷,沒有任何人會去打擾你們的。哈哈,真想不到這世上還有這回事,你還能變成蝙蝠,真是神奇,真是厲害啊!要是我的這些臣民們能學到姑娘這本事,那真不知道那是他們幾世修來的福氣啊!哈,上天突然降下你們幾個,真是恩寵我朝……”竟賠起笑臉,拍起馬屁來了,實在難以想像幾分鐘之前他那滿身的殺氣。 在大片山林中穿行一陣,過了幾條蛇行山道,再過一片樹木茂密的深溝,地勢逐漸下降,愈發陰深。眼看前面就是一面山壁,彷彿已經到了深溝盡頭,跳在最前面的小殭屍忽然把手**山壁上的一片粗藤,手隨身轉,撥開粗藤,一個黑黝黝的山洞出現在了眼前。

“好隱祕啊!”這是伊莎的第一感覺。

剛進山洞,一股陰寒之氣迎面撲來,卻不散出洞外,看來洞口是給屍氣布了一層氣之結界,“好重的陰氣!難怪這些殭屍都這麼強!”這是伊莎的第二感覺,隨之第三感覺又起:“可惜這些陰氣對我們血族殭屍沒有什麼幫助。”

地勢越來越低,陰氣越來越重,儘管這裏漆黑一片,但這並不妨礙殭屍,一對對綠幽幽的眼睛能夠清晰地看到這裏的一切,細到一根頭髮。準確點,其中還有對藍幽幽的眼睛,伊莎同樣有着夜視能力,看着祕道上面的龍雕鳳刻,加上祕道之後的金碧輝煌,第四感覺又生:“這分明是避難之所,居然還佈置得這麼奢侈,難怪人們總說他們清王朝是最腐敗的。”

思緒間屍王的聲音響了起來:“驕傲,你先去休息,呆會兒我再來看你。這位姑……伊莎啊,都是我不好,把你哥哥、伯伯傷得這麼重,我先送你們去休息,看需要什麼,呆會兒我馬上叫人去弄。”就帶着伊莎向一間大屋走去。克倫、威爾兀自昏迷未醒,還被伊莎兩手挾着。拐角之後不斷有聲音傳來:

“你們別來打攪我們就是,還給我們每天準備五升新鮮血液。”

“五升?什麼是五升啊?”

“反正你每天給我們準備足夠的血液就是了!”

女領導的貼身小農民 哦,那你們喜歡喝什麼血?老虎血要得麼?”

“嗯,要是有人血就更好。”

“人?人我有印象,不過人到底什麼樣子我又想不清了。好像我就是人,好像我又不是人,對了,我是殭屍,我是殭屍!喂,人到底是什麼樣子去了啊?我突然記不起來了,你告訴我啊,喂……”

……

嫣蘭知道伊莎這下有得煩了,不過擔心焦傲,是笑不出來的了,關心道:“驕傲,你真的沒事嗎?”

焦傲聞言一震,即將垂下的眼簾又即撐起,搖了搖頭。

嫣蘭還是不放心,道:“可我總覺得你好像哪裏有些不大對勁啊,我陪你去房間守着你睡。”

焦傲並不反對,和嫣蘭並肩跳去自己的房間。

一覺睡醒,焦傲一下從牀上筆直彈起,又恢復了奕奕神采。旁邊的嫣蘭感覺到了動靜,也彈立起來,上下看了看焦傲,喜道:“驕傲你沒事了?”

“額呵呵,我會有什麼事?”焦傲傻笑着擡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瓜,“我們出去找東西吃。”

小兩口剛出房門,就見一個滿臉奸笑的少年殭屍守候着了。

嫣蘭被少年殭屍滿懷笑意的眼光盯得白臉泛綠,跺腳道:“小鬼你看什麼看啊!”說是跺腳,其實就是一個矮跳,雙腳齊跺。東方殭屍的血是綠色的,是以羞澀的時候不是臉上泛“紅”,而是泛“綠”。

少年殭屍卻不答她,只對焦傲道:“驕傲哥,嘿嘿,昨夜,有沒有跟我姐姐……”

啪!

嫣蘭一巴掌打斷了他後面的話。

少年殭屍揉着腦瓜跳了半天,**道:“不說就不說嘛,你打這重幹嗎?”

焦傲笑道:“小冰啊,你怎麼就是不長記性呢?一天不捱上一巴掌就不好過。”

小冰滿臉委屈道:“我還不是關心驕傲哥和姐姐?”

焦傲笑着在他肩上拍了拍,“好好好,小冰最乖了行不?驕傲哥就帶你去抓熊吃。”

小冰臉上委屈立時散去,“不!我今天要吃野豬!而且是很大的那種——”

嫣蘭鼻兒一哼,道:“小鬼又騙吃的來了。”

三尸還沒跳出地下宮殿,看到前邊一個殭屍伸直的雙臂上面託着一大桶血,焦傲昨天迷迷糊糊的,不知道這血是給三個西方殭屍喝的,過去問道:“小三子這是幹什麼啊?”

那殭屍停下來道:“還不就是給那三個怪物喝的?他們不吃肉,就喝血,就沒見過他們這樣的怪物。”

焦傲呆了一呆後道:“他們要喝血不知道自己去外面抓老虎抓熊啊?我和公主都還要自己出去找肉吃呢!倒不見有人來服侍我們!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公主,小冰,你們氣不氣啊?”

嫣蘭、小冰那個頭點的快啊。

焦傲當即就道:“那我們現在就去找那三個蝙蝠精說個清楚,昨天咬了我,現在居然還要我們的兄弟服侍他們,想得倒美。小三子,前邊帶路!”

小三子同樣不服氣,自不會違抗駙馬、公主、王子的話,帶着三尸就向三個西方殭屍所居大屋跳去,纔到門口,伊莎冷冷的聲音就傳了出來:“把血放下就可以走了。”

這時有了駙馬、公主、王子撐腰,小三子哪裏還會那麼聽話,一直跳進屋子才把血桶放下。

廳上克倫、威爾已經能夠下牀走動,傷勢大有好轉,只是克倫的雙臂還是包紮在紗布之中,看來還要幾天才能痊癒。

伊莎瞪着小三子,道:“不是說了沒我允許不準進來的嗎?”

“你說了就代表我們就要聽你的啊?”焦傲跳了進來,嫣蘭、小冰尾隨在後。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伊莎狠狠地瞪着焦傲、嫣蘭,“你們來幹什麼!”

嫣蘭雙手一縮一伸,作勢插她,道:“我怎麼就不能來了?我是公主,我想到哪就到哪,你管得着麼?”

小冰跟着幫腔道:“就是就是,我姐姐是公主,我姐姐想到哪就到哪,你管得着麼?小心我叫驕傲哥揍你!”

威爾一動怒,胸口就又痛了起來,連運幾次氣,稍稍減輕痛苦,道:“難道你們王爺說話就這麼的不算話?!說了不讓任何人來打攪我們,你們卻……”


嫣蘭露出滿臉奸笑,打斷道:“我們可不是人,我們是殭屍,不信你問驕傲和小冰。”


焦傲、小冰那個頭點的快啊,“就是就是,我們就是殭屍,不信你問小三子。”

被這些蠢殭屍給耍了,伊莎氣得渾身發抖,道:“你們到底想怎樣?”

“給我講你們成精的故事!”

“再變蝙蝠給我玩!”

“你們三隻蝙蝠精各給我抓頭大野豬來給我吃!”

焦傲、公主、小冰同時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堂堂吸血貴族被一致認爲是蝙蝠精的感覺實在不好受,伊莎臉都給氣紅了,“我再說一次,我們不是什麼蝙蝠精,我們跟你們一樣,我們也是殭屍!”

焦傲、嫣蘭、小冰以及小三子似乎都給這句話逗樂了,殭屍的經典傻笑又次浮現,焦傲道:“你們聽,她剛纔說什麼,她說她是殭屍啊。哈哈,就你這樣子還殭屍,你會跳嗎?你會插嗎?”問着伊莎的時候他就跳了老高的幾下,雙手同時嗖嗖嗖嗖地插個不停,快得就閃電一般,肉眼根本不見其形。

嫣蘭等“就是就是”的附和聲又即響起。

焦傲一副偉大的神情,舉手示意大家安靜,又對伊莎道:“嘿嘿,不會吧?一個蝙蝠精還想學殭屍,殭屍有你們這樣走路的?殭屍有你們這樣像呆死鬼樣垂着手的?”發現嫣蘭、小冰、小三子都瞪大了眼睛,以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奇異眼神盯着自己,不解道:“你們看什麼啊?我臉上有不乾淨的東西嗎?”

嫣蘭已經說不出話來,似乎給嚇傻了,小冰代姐姐說出了心中想法:“驕傲哥,你的手……還有,你腳……”

“我手怎麼了?我腳又怎麼了?”焦傲擡手看了看,接着又提起一隻腳察看了一下,“沒事啊,怎麼了你們這是?”

“你手……怎麼……垂下去了,還有,你剛纔,你……跟他們一樣走路,你……”太過震驚,小冰禁不住結巴起來。

焦傲聽他這麼一說,果然發現自己現在是單腳獨立,而手也是毫不費力地彎曲了,自己也被這現象嚇了一大跳,“啊——這怎麼回事——”來回就走了幾步,是走,不是跳!

“怎麼可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焦傲的大叫聲一下子就引來了好多殭屍。 自說出那句“殭屍有你們這樣走路的?殭屍有你們這樣像呆死鬼樣垂着手的?”,焦傲就不自覺地學着伊莎走了起來,雙手也垂在了身子兩側,不止是嫣蘭三個,就連伊莎、威爾、克倫也不由地瞪大了眼睛,三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最後都盯怪物似地盯着焦傲。

焦傲大叫一陣後,瞪向伊莎,“是你,是你,昨天就是你咬了我之後我就昏昏沉沉的,現在我還變成了你們三個這傻樣子,我吃了你們!”張口就向伊莎咬去。原先他沒發現倒不覺得怎樣,這下發現了自己起了這麼大的變化,一時便感到適應不過來,只覺得身子輕飄飄的,使不上力氣,這一咬便再不及以前迅速,伊莎一個側身就避了過去,呼道:“我哪知道你怎麼了?”

“要不是你,我就不會變這樣!”焦傲一個轉身,又咬了過去。

伊莎涼鞋輕點,避得還是那麼輕鬆。

威爾見殭屍越來越多,怕再這樣下去對方會羣起而攻,急忙呼道:“這樣有什麼不好?難道整天那樣伸着手,跳來跳去的纔是好事?”

焦傲狠撲着伊莎的同時,叫道:“要我像你們那樣吊死鬼樣垂着個手,還那麼慢吞吞的走,醜都醜死人了!以後我還有什麼臉在老虎、豹子面前稱王呢?!”

威爾這時也顧不得爲東方殭屍的審美觀嘆息,只求能想出個什麼法子補救纔好。

還好克倫早注意了屍王的舉動,便道:“那你們王爺呢?他不也是像我們這樣的走,我們這樣的垂着手的嗎?”此話效果果然絕佳,一出口衆屍就安靜了下來,焦傲也停住了手,說不出話來。

突然小冰笑了起來,道:“這麼說驕傲哥不是跟父王一樣厲害了?那簡直太神奇了,才一夜功夫,驕傲哥就變這麼厲害了,太好了!以後要吃什麼,驕傲哥眨眼功夫就能幫我抓回來了!驕傲哥,你讓我試試看這是不是做夢!”說完就伸雙手向焦傲胸口插了去。

“啊——”一聲慘叫響遍整座地下宮殿,焦傲直痛得冷汗狂涌,“小冰——我殺了你——”

“對不起對不起,驕傲哥,我以爲你跟父王一樣厲害了,我這樣插他根本就只是給他搔癢,哪裏知道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急叫着小冰就向屋外逃了去。

他這剛一逃跑,又一人走了進來,看到焦傲痛苦的臉色,關切道:“驕傲,你怎麼了?誰傷了你?你們三個又傷驕傲?!”說出最後一句就狠狠瞪向了伊莎三人。

克倫哪裏敢讓屍王發作,趕忙道:“王爺誤會了!不是我們,是那個叫小冰的。”

屍王渾然不信,“小冰怎麼會傷驕傲?況且小冰那麼點本事,不被驕傲欺負就是好的了,怎能傷得了他?!”

幸虧在場有這麼多雙眼睛看着的,否則克倫三人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屍王聽過嫣蘭的解釋,跟其他殭屍一樣,驚得瞪圓了眼睛,把焦傲當玩具般把玩了一陣後,發現他手腳果然能夠靈活彎曲了,猛地一個轉身,幾乎和伊莎面貼面了,喝道:“你到底對驕傲做了什麼——”

比焦傲還有過之的嚴重口臭灌鼻而入,伊莎差點沒被當場薰昏,實在想不出自己還能說些什麼。

威爾急中生智,明白是妹妹昨日吸了焦傲的血後,輸還給他的血改變了他的體質,只求上帝保佑,呼道:“那個驕傲,你不是也想能夠變成蝙蝠到處飛嗎?我現在就教你怎麼變蝙蝠飛的!”

屍王一怔,停住了對伊莎的逼問,轉向焦傲。

焦傲臉上明顯現出了驚喜,道:“你真的願意教我?不騙我?”

“鬼才願意教你!”威爾心裏這樣想着,但爲情勢所迫,也只有道:“當然,我當然願意教你,也只有你這樣的身體才能學會。”再次祈求上帝保佑千萬讓焦傲飛起來,又想如果他真的能夠變成蝙蝠飛起來,即使自己不教他,他已經有了家族聖血,以後照樣能發現這祕密。

焦傲這一喜當真非同小可,把體質變化的憤怒一下拋得乾乾淨淨,急切道:“那你快教我。”

威爾點頭道:“你只要把自己想成一隻蝙蝠就行了。”

焦傲當即閉上眼睛,靜心想像:“我是一隻蝙蝠,我是一隻蝙蝠,我是一隻蝙蝠……”數綿羊似的,也不知道默唸了多少句,最後差點兒睡着,突然,噗的一聲響起,他當真變作了一隻蝙蝠,不過跟威爾他們不同,他變蝙蝠時出現的不是白煙,而是黑色的屍氣。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