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明明知道三才莊的真正背後的勢力,就是天地當鋪。

但因爲天地當鋪在冥府多了一份勢力,而且上次讓冥王的面子落地,所以冥王選擇沉默,讓手下的人不理不睬,他們要看看天地當鋪真正的實力。

所以三才莊的莊主,哪怕四處擊殺那些作亂的靈體,他們也裝作沒看到。

作壁上觀,甚至有一種僥倖,那就是兩股勢力兩敗俱傷纔是最好的,那麼冥府這邊就清淨了。

天地當鋪的勢力也不會延伸到冥府來,這邊還是冥王的天下。

一個時辰過去了,無名從那山峯之間走出來,身上還是乾乾淨淨的,走的時候甚至扭過頭,朝着黑無常的方向看了一眼,露出一個輕蔑的笑容。

然後又離開了。

那些守在山峯四周的冥府陰差,還在等待着黑無常他下命令。

而黑無常還在等待着援兵,這一次他一個人不敢輕舉妄動,冥王直接把手下的十大陰帥都調過來,打算盯住那些人就行了。

一定要準備的萬無一失後,才能發動攻擊。

時間悄然流逝着,牛頭馬面和白無常也帶了不少的陰兵過來了,正好和黑無常匯合在一起,然後他們在一起開會。

“我這邊已經探明瞭,這個山峯裏面,最少還有五十萬的作亂的靈體,而且他們裏面很有可能誕生了新的鬼王,我上次和那個新鬼王交手過,僥倖逃脫了性命,可是,卻留下了這個……”

黑無常說着一下子撕開了自己衣衫,就看到他胸口邊露出一個黑黑的洞,就像是被什麼抓開了,深不見底。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陰帥,都倒吸一口冷氣。

黑無常的資歷很老,而且實力非常強大,在所有的陰帥都是數一數二的,他都擋住不那鬼王一擊,甚至說僥倖逃脫性命,這就可以看出這新鬼王的實力多強!

因爲逃命和正面交鋒不一樣,逃命還能受這樣重傷,那正面交鋒不就不堪一擊?

“還是黑帥穩當,這樣一來,我們十大陰帥確實要全部聚集在一起,最後還得請冥王出手,說不定才能僥倖滅掉這些靈體……”

“是的,幸好我們聚集起來後,沒有輕舉妄動,不然說不定死傷無數!”

“這樣看來,那三才莊的莊主還是有點本事的,至少不比我們差!天地當鋪一個奴才,居然還這樣強。”

……

幾個陰帥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說什麼都有,而有人提到三才莊的莊主無名的時候,黑無常這纔想起,無名好像進去過那山峯,不到一個時辰後離開。

這事情是不是應該上報一下?

突然有手下陰差來稟告公務。

“大人,今天特別的奇怪,那山峯的出口自從那個無名離開後,一直沒有見任何靈體出來,這有些反常呀……”

要知道自從他們守在這裏後,這山峯進進出出的靈體數量可不少,有時候甚至還有靈體專門的挑釁他們,爲了大局,黑無常都是讓手下按兵不動!

實在是不行,避開!


“守着看看,不行就派一部分兄弟,慢慢往前推進一點,查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黑無常是異常的謹慎,哪怕他們十大陰帥都快到齊了,但是身上的傷痕提醒着自己,這新誕生的鬼王是多麼可怕。

他們不能輕舉妄動!

這樣又過了半天后,那山峯之間還是沒有一個靈體出來,終於黑無常的手下,有人偷偷的摸進去,想去看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但是沒過多久,那些陰差瘋了一般的跑出來大聲的喊着。

“大人,大人,都死了,全部都死了,一個都沒剩下……”

那陰差的聲音那麼大, 一下子十大陰帥帶來陰兵都聽到了,這會大家都聚集在一起,彼此給對方壯膽,這才一隊隊的人馬往那山峯之間開去。

隨着他們慢慢走進去,這才發現,這原本偌大的山峯,真的一個靈體都沒有了,地上上還有散落的不少骷髏,已經碎了一地,灑落的到處都是。

這一路走來,眼睛看到的,奇奇怪怪的各種的骷髏到處都是。

“快來看,這還有一個金骷髏……”

突然前面探路的白無常驚呼了一聲,他說的那種金骷髏,其實就是一種身體發出淡淡金光的骷髏。

這種骷髏就像是佛的金身,相當的罕見,就是十大陰帥對付一個金骷髏都十分的吃力,可是此時這個金骷髏的頭和四肢全部分開了。

碎的一節一節的,簡直慘不忍睹!

黑無常蹲下來,呆呆的看着這金骷髏,反正他們是沒有本事,擊敗這金骷髏的。

“你們看,這裏有一個巴掌印,只是一巴掌……”

黑無常指着金骷髏頭頂,其實他說話的聲音都在發抖了,這又是從哪來冒出來的大能,居然這麼厲害?

“你們說,三才莊的莊主從這裏出去後,就再也沒有靈體出來過,會不會是他?”

“不可能,這麼強大的實力,那三才莊的莊主要是有這個本事,上一次也不會受那麼重的傷勢了。”

有人發出反對聲音,上一次三才莊莊主受傷的時候,他可是親眼所見,傷痕累累慘不忍睹。

無名要是有這麼厲害,怎麼會受傷?

那些襲擊他的靈體,早就灰飛煙滅了。

有人沉默了,都沒有做聲,他們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山峯的最高處,而在這裏所有人都緊捏着武器,因爲按照黑無常說的。


在這裏,新誕生了一個鬼王,實力超級強大,差點一招就滅掉了黑無常。

黑無常僥倖逃得一命,還受了重傷。

要是那個鬼王還在,他們十大陰帥全部加起來,也不知道能不能逃得性命?

黑無常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然後他還是毅然搶先第一步,跨進那山峯最高處,在一處山洞中,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在這個山洞中,佈置的很奢華,當中甚至有一個大廳,大廳的面積很大,下面放了十把座椅,而在最上面有一個金色的座椅!

那個座椅不比冥王的那把小,上面大的就像是一張牀!

而在這張金色的大的像一張牀上桌椅上,只剩下一套黑色鑲金的衣服,鬆垮垮的放在座椅上,看着相當的詭異。

而這屋子裏其他的座椅上,也都剩下很多衣服,各種顏色衣服都是鬆垮的放在座椅上。

有人不服氣扔掉了衣服,卻見揚起的灰塵嗆的人劇烈的咳漱起來,這些衣服都是塵土粉末,多的隨手一扔,都落在椅子上桌子上厚厚的一層。

突然黑無常像是想起了什麼?

猛然的衝過去,他看到最上面座椅上那套黑色鑲金的衣服,黑無常用手一抖,只見塵土飛揚,那粉末嗆進了黑無常的鼻子裏,讓他咳漱起來。

可是咳着咳着眼睛都直了。

因爲那些粉末,其實都呈現一種白色,那種白色他其實很熟悉。

白骨骷髏被碎成粉末後就是這種顏色,那是絕對錯不了的,此時黑無常要是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那麼這上千年都是白活了。

“鬼王,被三才莊的莊主,一個人在不到一個時辰裏,把他們都挫骨揚灰, 惡魔少爺,壞壞壞! ……”

黑無常說着話的時候,整個人山洞的大廳裏寂靜無聲,所有人此時心底震驚。

一個人可以比的過十大陰帥帶領的五十萬陰兵,這,這,恐怕只有冥王有這樣的實力,而且就算是冥王,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做到。

“我聽說,三才莊的莊主,其實是個傀儡,是個奴才,天地當鋪的奴才……”

牛頭此時的聲音有些尖銳。

三才莊莊主的身份,其實他們都知道一點,就是天地當鋪的一個奴才,真是因爲知道他是個奴才,所以這些人其實都不把他放在眼裏。

他們十大陰帥是冥府最有權勢的一批人,手中都有着數以十萬計以上的陰兵,走到那裏都是衆人矚目的對象,被人恭維的對象。

而三才莊的莊主只是一個奴才,奴才,所以他們心底還是看不起的,甚至覺得提到這個人會掉了身價。

“對,天地當鋪的奴才,是個奴才,但是這個奴才卻能殺鬼王!”

黑無常此時說話的聲音都都沒有感情,雖然這個事實很殘酷,但是他不能騙自己,不能自欺欺人。

這個奴才,實力比鬼王都恐怖,他們所有自視清高,覺得自己很厲害的陰帥,全部加起來都比不上人家一個奴才。

真是一個笑話呀!

黑無常的話語,讓在場的所有人臉色的都變了,有些人心底不服氣,或者覺得黑無常有點危言聳聽的,此時用手抖一抖手裏拿的那些衣衫,

有人眼睛盯着地上厚厚的塵土。

有人身體開始瑟瑟發抖,有人臉色已經變了,所以人都在想一個問題,一個奴才都這麼厲害,一個時辰內滅掉了鬼王和他的下屬。


這,該有多強的實力?

他背後的主人該是多麼強大。

而他們以前心底還譏笑三才莊的莊主,不過是一個奴才,奴才!

而此時這個奴才的實力,把他們所有人都能碾壓成渣渣,甚至連冥王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超過他,這,這,太可怕!

黑無常一直沒有說話,此時在他心底的震撼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活了幾千年了,從來就沒有像現在這裏驚恐,感覺到深深的無力感和畏懼感。

天地當鋪實在是太強大了。


慶幸以前只是作壁上觀,心底對三才莊的莊主雖然是看不起,但也只是在心底腹誹一下,並沒有表現的那麼明顯。

他甚至慶幸,自己怎麼就傻乎乎的沒看明白,天地當鋪敢取走孟婆湯,而冥王和孟婆都不敢真正的動**奪,不是他們多講究誠信和良心,因爲他們沒那麼實力呀!

孟夭夭仗着師傅是幽冥之神孟婆,在冥界都是橫着走的對象,但是被天地當鋪的使者用腳踢,一口氣都忍下來,到現在都沒有誰敢報仇。

這就說明一切,孟婆和冥王都知道天地當鋪的厲害,偏偏他們大意了。

下這座山峯的時候,黑無常把自己所有的手下,統統都叫到了跟前,然後異常嚴肅的告訴他們一件事情。

“以後你們只要是聽到是三才莊的事情,或者是三才莊莊主的事情,千萬不要招惹,誰敢招惹只有死路一條,我是跟本保不住你們,不但是我,冥王都保不住你們……”

“記住,以後面對三才莊,要像面對冥王的冥府一樣恭敬,給我記住了,聰明的才能活的長久!”

“我今日說的話,你們一定要銘刻在心底,一千年都不要忘記!”

……

其實類似這樣話語,不但是黑無常特意叮囑他的那些屬下,其實就是別的陰帥在離開的時候,也特意叫來自己親信反覆叮囑了一番。

美食獵人 ,三才莊不能招惹,要想尊重冥王冥府一樣。

誰要是敢冒犯三才莊的人,就是死路一條,誰也保不住。

那些陰差大多數並不知道三才莊莊主是天地當鋪的奴才,但是聽到陰帥們這樣交代,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有的就暗自打聽。

才知道,三才莊背後站着是天地當鋪。

這是一個比冥王還恐怖實力還強的存在,千萬千萬不能招惹。

得罪了冥王,陰帥還敢去求情,但是得罪天地當鋪的奴才,只有死路一條,陰帥們誰也不敢去碰這個黴頭。

類似這樣的言論,從十大陰帥的陰差嘴裏,慢慢的傳開了, 豪門天價寵:最強少奶奶 ,像是一下子消失掉了。

那些巡邏的陰差,再也不敢做壁上觀,一天幾次巡查,比去冥王府外面巡查還要勤快。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