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根本就沒有看到過這些人一般,這讓黑衣男子臉色十分的難看,有些不爽。

因爲他能夠感覺到中年男子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

隨後,打頭的那名男子直接伸出手,將他那本書給扔了出去,然後囂張的說道。

“殘刀,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終於讓我們找到你了,當年你所做的事情,今天我要好好的加倍還給你。”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溫文爾雅的男子,其實就是赫赫有名的國際上讓人聞風喪膽的殘刀。

他可是雪狼組織的老大,說實話,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差點被他殺死的話,誰也無法相信眼前這名溫文爾雅的男子就是那殘刀。

這殘刀可是十分殘忍。

原本看書的殘刀看到這一幕後,他並沒有生氣,而是平靜地說道。

“可是你想找我什麼事情呢,我殺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我並不記得你,對了,你可以把書給我撿起來嗎,你這樣很不禮貌。”

殘刀從始至終都十分地溫文爾雅,這讓周圍的人十分擔心,覺得殘刀會吃虧的,也不知道接下來他會怎麼樣。

當男子聽到殘刀的話後,冷笑了一聲,十分囂張的說道。

“你也太天真了吧,你覺得我會還給你嗎,今天我要弄死你。”

打頭的黑衣男子說完後,周圍的人瞬間驚恐的大喊了起來,因爲這盒子裏面裝的可都是各種先進的武器,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會帶到這列車上的。

可以知道接下來這個看起來溫文爾雅的男子接下來死定了,估計他是不可能逃離這邊的。

只不過五分鐘之後,殘刀站起來,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那本書撿起來,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

“今天不易殺人,所以饒你們一命。”

當殘刀說完後,直接離開了這邊,整個車廂裏面十分的安靜。

沒有人說話,原本那些囂張的傢伙都躺在地上。

剛纔戰鬥的場景讓所有人都覺得十分的精彩,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簡直被人家完虐。

殘刀的實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得到的,而這時那些躺在地上人也急忙離開了這邊。

剛纔所發生的事情,讓他們無法去想象。

此刻的他們能夠知道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這華夏這麼多年沒來,沒想到發展越來越好了。”

殘刀從列車上下來後,深吸了一口周圍的空氣,隨後笑了笑說道。

他已經很久沒來到華夏了,沒想到華夏的發展這麼快。

隨後他沒有想說什麼,直接向着外面走去,希望這一次自己沒有白白來這一趟。

如果那個和自己約戰的人連自己徒弟都對付不了的話,那麼真的會讓自己很失望,希望接下來他不會讓自己失望吧。 第二天早晨,當陽光透進窗戶的時候,悠南山外面已經人來人往圍了很多人了。


這也難怪,很多人都是之前來到的這裏,目的就是看今天的戰鬥。

廣場中間一個巨大的人工養殖胡,伴隨着一聲巨響,一個男子重重的砸倒在了地上。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臉色越來越難看。

“華夏的人也不過如此,看來你們真是無人了。”

等到這個傢伙重重倒在地上後,只見三名男子從旁邊的人工湖的亭子裏面走了出來。

然後冷笑了一聲,一臉不屑的說道。

這幾個人正是殘刀的徒弟,這段時間不少人來挑戰他們都不服氣,不過最後都被他們打敗了。

他們的實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這羣混蛋!”

周圍的人一臉的憤怒,握緊了手中的拳頭。

沒想到殘刀並沒有出現,他的幾個徒弟已經佔盡了風頭,難道真的沒有人能好好教訓一下這幾個人嗎?

“華夏有幾千年的歷史,豈是你這種人能夠揣測的,接下來北門雙怪來討教一下你們的厲害。”

就在衆人想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兩個人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只見兩個穿着黑衣的男子向着這三個人走了過去。

當週圍的人聽到這兩個人的話後,十分的激動,他們可是知道北門雙怪的厲害。

這兩年的實力也是十分的強悍,雖然兩個人的實力沒有達到大宗師級別的存在。

但是他們同時出手的話,爆發出來的實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到的。

“好好教訓一下他們,讓他們知道一下我們的厲害。”

“我們華夏的實力可不是他們能夠想象得到的,敢污辱我們,簡直是找死。”

周圍的人開始問本門雙怪加油打氣了起來,畢竟這幾個人實在是太囂張了。

只不過隨後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臉色越來越難看。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這兩個黑衣男子已經重重的打在了地上,然後吐出了一口鮮血。


隨後兩個人眼前一黑就徹底暈了過去。

殘刀的幾個徒弟看到這一幕後,冷笑了一聲,一臉不屑的說道。

“哈哈哈,真是太沒意思了,那個叫王越的傢伙怎麼還沒有來,該不會是怕了我們,所以躲在角落裏面不敢出來吧。”

“就是啊,簡直是縮頭烏龜,看來我們師傅根本不需要來這邊,因爲那個人根本就躲着不敢出來啊。”

這幾個人開始肆無忌憚的說了起來,他們覺得華夏這些人的戰鬥力並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厲害。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王越再出來,估計也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他們覺得這一次根本不需要來。

“你給我閉嘴,你根本沒有資格提到那個人。”

九爺看到這一幕後,忍不住說道。

他一臉的憤怒,沒想到這些人竟然敢如此的侮辱王越,簡直是找死。

不過既然王越說有人會來找他們麻煩解決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誰。

當那幾個人聽到九爺的話後,冷笑了一聲,隨後直接說道。

“哈哈哈,你說我們沒有資格讓他出來啊,我倒想看看他有多厲害,怎麼沒有膽子出來。”

在他們看來,王越之所以和縮頭烏龜一樣,就是因爲害怕了。

說實話,王越真讓他們失望,還是龍組的隊長還有那麼多傳奇的經歷。

在他們看來,只不過是笑話而已。

周圍的人聽到這些人的話後,也都十分的憤怒。

但是他們卻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這幾個人的實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到,他們的實力還是很強悍的。

不過就在這時候,讓所有人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一名男子緩緩的從人羣中走了出來,隨後向着這三個殘刀的徒弟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對着這幾個人說道。

“一羣廢物,也敢來華夏找惹麻煩,簡直是找死。”

當這個男子的話說完,周圍的人相互看了看,不知道這名男子到底是誰。

不過看這名男子的實力似乎很厲害,人羣中有人看到這名男子後,忍不住說道。

“龍王,他竟然是龍組的帶頭人。”

當週圍的人說完之後,大家面面相覷,誰也沒想到龍組的領頭人龍王竟然來了。

他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啊,充滿了傳奇色彩。

那邊的九爺看到這一幕後,也忍不住十分的激動,喃喃自語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沒想到王總說道人竟然是龍王,這樣傳奇一般的人物,看來這下這些人不敢如此囂張了。”

其實之前九爺就一直在想到底是誰來解決這些人,沒想到竟然是龍組的老大。

不得不說,王越的面子實在是太大了。

要知道向龍王這樣的高高在上的存在,竟然來幫王越清除這幾個傢伙,真的不是一般人都有這個面子。

隨後他一臉冷笑的看着殘刀的這幾個徒弟,剛纔這些人十分的囂張,接下來他們可要慘了。

當殘刀的幾個徒弟看到龍王向着他們走來的時候,心裏有些吃驚。

不過幾個人很快恢復了平靜,冷笑了一聲說道。

“怎麼回事,難道王越那小子不敢出面,還要派像你這樣的人物親自出馬嗎?”

只不過龍王接下來說的話,讓他們一臉的憤怒。

“他可不是躲着你們,只是覺得沒有出手的必要,像你們這種廢物,還是讓我來吧。”

說完之後,龍王冷笑了一聲,向着這幾個人衝了過去。

不得不說,這三個人實在是太囂張了。

既然這樣的話,就好好教訓一下他們,讓他們知道一下華夏這種地方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來的。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也一臉的緊張。


畢竟龍王一個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將這些人給解決掉,不過他們很快就能夠知道,他們根本不需要擔心。

剛纔無比囂張的殘刀的幾個徒弟面對龍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還手餘地。

其中一個人直接就飛了出去,接着就是剩下的兩個人,根本沒有任何的抵抗的餘地。

“好厲害啊,不愧是龍組的領頭人,真的太厲害了。”

“就是啊,真該好好教訓一下他們,讓他們知道一下得罪我們的厲害,華夏可不是誰說來就能來的。”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十分的興奮。

剛纔他們可是一臉鬱悶,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這樣所有人都十分的激動,接下來估計這幾個人會十分老實吧。

要知道這裏可不是他們能夠撒野的地方。

“好歹我也是龍組的帶頭人,沒想到替他來解決這種廢物,真是大材小用。”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