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後的兩個侍衛更是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在猙獰話音落下的時候,抽刀分別朝著李浩然和那暈倒的車夫砍去。

噌!

同時間,李浩然忽然一躍而起,手中的龍雀猶如夜空中的驚雷一般,寒光一閃而過。

砰!砰!

青甲侍衛的刀正做砍殺狀,可不等他們的刀砍下來,他們已經被李浩然一刀斃命。


「你的腿……」

猙獰看著順勢躍下馬車的李浩然,當即心頭一冷,不由退後了兩步。

李浩然輕輕一笑,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雙腿,接著又活動了兩下:「沒事!……」

「哼!就算是如此,今日你也必死無疑!」


猙獰冷哼一聲,很快又恢復了鎮定,手中的刀轟然而出,劃出了一道火光,朝著李浩然斬去。

叮!


兩刀相撞,濺起了一團火花。

「九品武徒!」

一刀出,兩人分別退後,李浩然眼中閃過了一絲興奮,看著前方的猙獰,一顆心漸漸的火熱起來。

猙獰點了點頭,眼中的殺意更濃,不屑的說道:「你的成長真是驚人,這才多麼短的時間,竟然已經是七品武徒!看來李福那傢伙說的沒錯,你只會越來越強……」

說著,猙獰又一次發動了攻擊。

「哈哈!李福的眼光不錯,可惜你們都選錯了對手!」

李浩然哈哈一笑,手中的刀在空中猛然一點,而後猶如毫筆起筆逆鋒一般,折向右鋪,中鋒緩行,然後上昂一頓,回鋒提收。

刀式行雲流水,猶如書畫一筆書成。

只見李浩然身前一道墨氣飄動,緊接著刀光一閃,一個「一」字橫空浮現,徑直撲向了前方的猙獰。

前方的猙獰正使殺招,忽的心頭一緊,跟著心神震蕩,腦袋裡面的殺意盡數消失,大腦變得空白一片。

噗!

下一秒,一字橫來,將猙獰攔腰斬斷,頓時間鮮血四溢,驚的周圍廝殺的眾人不由一愣,驚恐的朝著後面退去。

「這一刀,好似書寫,他果然……」

車廂內的藍蝶眼中光芒閃爍,略帶驚奇的看著前方,嘴裡面喃喃的說著。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求推薦! 第五十六章橫都天柱峰

「逃!」

正圍攻紅毛的眾嘍啰但見獠牙身死,當下也不猶豫,一聲高呼之後,紛紛逃入了道路旁邊的花草田園之中。

李浩然來到獠牙屍身前,一把從獠牙的脖子上面,將一塊淡白色的玉質吊墜取下,仔細一看,只見上面歪扭七八的寫著「小寒」二字。

「神風三十六騎的吊墜和二十四節氣有關?可數量不夠啊……」

李浩然心神一動,喃喃低語,只覺得這樣命名玉墜,可能別有深意,可他又不知道有何深意。

拿著吊墜,李浩然運轉墨元氣,將元氣注入吊墜之中,緊接著吊墜之上白光一閃,他竟毫無阻礙的打開了這個名為「小寒」的玉墜。

顯然,和李浩然得到的「大寒」一樣,這枚玉墜也是一個藏玉,不過令李浩然疑惑的是,為何從獠牙手中得到的吊墜,他至今仍舊無法打開,可從猙獰身上得到的吊墜,打開的卻這麼容易。

「下一回,看來要找個人問問了!」

說著,李浩然從「小寒」中收穫了金銀十萬,一本名為《落葉橫刀術》的黃階極品武技,另外還有一枚重約三十斤的黑鐵令。

這面黑鐵令的正面銘刻著龍虎鶴熊四獸,反面銘刻著「九墓之匙」四個鋼筋鐵骨般的小字。

「呦!公子,這枚令牌好面熟啊,讓藍蝶看一看如何?」

這個時候,藍蝶從車廂走出,來到李浩然的身前,看了眼李浩然手中的吊墜,轉而看向了李浩然另外一隻手中拿著的黑鐵令。

不遠處,殺紅了眼的紅毛,一路狂奔,緊追著眾強盜廝殺過去,在那美麗如畫的花草田園之中,趟出了一條泥路。

「給!」

李浩然一笑,將令牌直接給了藍蝶,轉而彎身將猙獰的長刀撿了起來。

這一柄刀名為「千山」,比龍雀要短一些,刀柄呈現弧形,尾部為一黑色紅眼的豹頭,刀身如同柳葉,比龍雀略薄,略細。

不過這一柄刀和龍雀最大的不同,乃是龍雀刀身散發的是一抹寒光,千山的刀身散發出來的是一抹熱氣。

「好刀!」

李浩然把玩了一番,不禁叫了一聲好,轉手將千山收入了「小寒」之中。

「小寒」內的空間比李浩然身上攜帶的藏玉要大上三倍有餘,在放入千山之後,李浩然又將腰間藏玉內的東西,轉移到了「小寒」之內,這才將「小寒」和「大寒」串在一起,掛在了脖子上面。

「怎麼樣?這令牌有何作用?」

李浩然收拾好了一切,這才轉過身來,看著滿眼震驚,嬌容略顯誇張的藍蝶。

藍蝶一笑,細眉如彎月,眯著眼睛,一把抓住了李浩然的衣服,慢慢近身上前,口中吞吐著淡淡清香:「公子,這令牌送給藍蝶如何?」

「寶物有德者居之,本王乃是一閑人,令牌自然歸本王所有!」

李浩然咧著一口白牙,淡淡的一笑,順手從藍蝶手中拿過了黑鐵令,直接放入了「小寒」之內。

藍蝶心中一陣失望,眼中卻表現出了一抹熱切,對著李浩然眨了眨眼睛,嘻嘻一笑,讓前一推:「人家就知道這樣……」

「說吧!這黑鐵令到底有什麼秘密?到時候說不定見者有份呢?」

李浩然轉身走到馬車前,看了眼仍舊昏迷的車夫,沉聲問著。

藍蝶一嘆,徑直走上馬車,待坐好了這才幽幽道來:「此令在千年前,乃是天下有名的九墓之門的鑰匙,持有此鑰匙之人,可在每百年銀月變成血月之時,於九墓之門前得到一個進入九墓探險的機會!」

「噢?這麼說來,這塊令牌可抵得上一件至寶,不過這九墓是怎麼回事?裡面又有什麼機緣呢?」

李浩然心頭一動,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接著問道。

藍蝶搖了搖頭,接著說道:「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聽說九墓之門貫通幽虛,共有九條路,每一條路的機緣不同,九死一生!……只有武師級別的人,才能夠踏足九墓!」

「多謝了!日後若有機會,我會多搶幾枚,不過現在這一枚,只能夠我來保管!」

李浩然一笑,也不在去看藍蝶,利用心神喊回了紅毛,徑直坐在了車廂裡面,閉上了雙眼。

藍蝶被李浩然的話,說的一動,大為好奇的看向了李浩然,心中的失落頓時消失,轉而化作了一種期待:「我怎麼會相信人族的話?他們這一族的男人都是騙子……不!不!公子,他不一樣的,我相信他……」

不多時,紅毛走來,一腳將暈倒的車夫踢下了馬車,搖著腦袋,神情低落的說道:「無趣!無趣!這些人太弱了,車夫也太膽小了……」

駕!

說著,紅毛一扯韁繩,身上的殺氣盡數散發出來,讓拉車的千里馬嘶鳴一聲,風馳電掣一般的帶著眾人朝著西方前行而去。

兩日奔波,李浩然走出了近千里的平原,來到了一片山巒起伏,叢林密布的地域。

這裡距離京都僅有兩千里之遙,被稱之為京都東面的第一屏障,有著一年四季常青山美名的橫都山。

橫都山橫亘在前往京都的道路上,南北綿延數千里,東西縱深有三百多里,因為此山四季常青,且山高林密,故而此山之中,多有盜匪和朝廷通緝的犯人藏身。

不過,此山也是九鼎學府試煉閣所在,這試煉閣更是李浩然此行京都九鼎學府的第二個試煉之地。

沿著綿延山路一路前行,馬車穿行在林間,聽著林中時不時傳來的布谷鳥聲,李浩然好奇的四處觀望著。

他從未見過如此高入雲端的巨樹,就算是在東嶺這樣的樹也是少有,可在這橫都山中,卻是經常可見。

「傳聞橫都山乃是盤神帝頭蓋骨所化,這千丈巨樹乃是神帝的髮絲!林中的一草一木,都擁有靈性!這裡不僅是人族最喜歡的狩獵之地,更是妖族最喜歡的繁衍之地!」

紅毛看著周圍的巨樹輕輕說著,語氣之中,多有嘆息。

車廂中的藍蝶卻是一嘆:「哎!這都是數千年的事情了,現在物是人非,自橫都山歸入九鼎天朝之後,恐怕這裡早就沒有了妖族隱居了吧!」

李浩然一笑,徑直搖頭說道:「非也!非也!這山林中不僅有妖族,且還有土行族和木行族,自九鼎天朝夏魚大帝一統九鼎之後,這裡得妖族非但沒有減少,反倒是形成了數個鎮的規模……」

這些知識,都是源自於九鼎山河志,李浩然也是第一次到達這裡,雖然一切都十分的新鮮,可他早就通讀了關於橫都山的一些傳說和地理雜事。

吱呀!

馬車又行了半日時間,這才來到了一座高聳入雲霄的山峰之下。

此峰名為天柱峰,因其外觀猶如天柱一般,才有了天柱之名,此峰岩壁光滑無比,被至強武者,以絕世偉力,在此天柱之上,掛上了近萬條鐵索。

鐵索一直綿延雲深處的峰頂,連接在了一桿引雷鐵柱之上。

故而,每當雷雨季節,可在此山下,看到雷霆從雲端落下,沿著天柱山石壁上的鐵索飛落的奇景。

九鼎學府的試煉閣便位於此山之下。

李浩然撩開車簾,一眼便看到了遠處房高門寬的試煉閣所在,從這裡仔細傾聽,隱約可以聽到聲聲嘶吼聲傳來。

顯然,這一處試煉閣並不止李浩然一個人來此試煉。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

正待紅毛欲要趕著馬車,轉入從試煉閣延展出來的小路之上時,在路邊的涼亭內,忽然走出了一個儒衫打扮的青年,青年停在道路中間,傲然的看著紅毛問道。

「在下安樂王李浩然,奉天子命,前來試煉閣參加試煉的!還請小哥,讓我過去!」

李浩然掀開車簾,看著前方的傲氣十足的青年,笑著說道。

「安樂王?我來看看!」

青年抬頭看了眼李浩然,這才從腰間的藏玉之內,取出了一卷竹簡,在上面仔細找尋了一番,這才露出了一絲笑意:「將你的九鼎山河志拿來,我來驗證一下!」


接著,李浩然又將九鼎山河志給了對方。

對方接過九鼎山河志翻看了一番,那青年越看越是眉頭緊蹙,眼中更是帶著一抹疑惑:「你確定,你拿到山河志的時候,裡面的內容,便這般的模糊么?」

「小哥,你雖不認得我,可至少也認得張師的手筆!莫非你懷疑我在做假?」


李浩然一陣苦笑,原本的山河志本不是這樣,可他卻用此書,修鍊了筆墨華氣書,那麼山河志變得模模糊糊,也是在所難免,他也不怪青年疑惑山河志的真假。

青年復又翻看了扉頁上的筆跡,許久才悠悠一嘆,對著李浩然拱手一抱:「是我失禮了!不過,你的試煉任務在你見到我之後,便已經開始了!」

「噢?那麼我的任務又是什麼呢?」

李浩然看著青年,輕輕點頭問道。

青年將竹簡收起,雙手一抱,昂首看著李浩然說道:「說服我,給你讓路!或者是,我離開這條路的時候!這是第一關,等你到了試煉閣,自會有人告訴你第二關!」

「用任何方法都可以么?」

李浩然一愣,沒想到這第二次試煉任務的第一關,竟然如此的奇怪,不由試探性的問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