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希斯絲毫沒有在乎御傑的表情,而是反轉嚴厲的說道:「交出你身上的那塊神之碎片吧,這是你現在唯一的選擇。」

御傑聽此反而笑了起來,那笑有些壞卻帶著一絲鄙視,說道:「我看你這個老傢伙是老糊塗了吧,這點都不明白嗎?如你所說這個東西是屬於我的,你如果想要的話就來拿吧。」說完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伊希斯的表情變的有些膨脹,握緊了手杖說道:「既然這樣的話」剛要說什麼突然停下了,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陰影,象靈魂一樣,御傑隱約中能看到那個模糊的影子,也正是這個影子讓剛要準備動手的伊希斯停了下來。

那個影子就象是某個人的背影一樣熟悉,看不清楚面孔,可那衣服卻十分的清晰,衣服上寫一個虹字,御傑能感覺到這個影子在對伊希斯說著什麼,伊希斯很認真的聽著,突然說道:「可這是神之碎片就這樣放棄嗎?」

那個影子似乎又說了些什麼,然後慢慢的消失了,伊希斯看著眼前的御傑,轉過了身。

御傑則怒道:「難道神之碎片不是你想要的東西嗎,連過來拿的勇氣都沒有了嗎?」

伊希斯並沒有轉身繼續向前走著,說道:「如果不是老大的原因,今天的你就死定了。」說完就在空中消失了。

僅這一點都讓人不能理解的,御傑在如何說也只是擁有異能力的人類而已,要想和神抗衡那是不可能,縱然可以自然必須擁有極為強大的力量,神記看見伊希斯消失才放鬆下來,道:「還好沒有打起來,要不就真的如他所說了。」

御傑看了看懷中的神記但並沒有否認他的說法。

御傑也是大鬆了口氣,看著天空已經灰濛濛的,時間過的很快,不知覺中已經是下午,但御傑想起剛才那個熟悉的身影突然想起了一個人,霍青,不過很快這個背影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腦海里,暗道:「怎麼可能是那個傢伙呢。」想到此忍不住笑了出來。

十裏桃花不如你 ,從宮殿的頂上跳下來,繼續向那個城市走去,剛才所生的事情對自己來說就象一場夢一樣突然消失了。

不知走了多遠,轉過身那片宮殿已經在那裡,御傑總能感覺到什麼卻怎麼也說不出來,只是獃獃的在那站著,神記道:「怎麼了?」

御傑搖了下頭,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覺突然想到了什麼,卻說不出來,那種感覺很奇妙卻很好。」

神記嘆了口氣,道:「我看你是被嚇壞了,現在居然還能感覺到好嗎?」

御傑才不搭理它,只是應著自己的感覺笑著,轉過頭自己被夕陽照射出一道極長的身影,御傑順著自己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著。

沙漠上只聽見腳步的聲音,在還不知道這個夜晚怎麼度過的情況下御傑向一個陌生的城市中走去,神記在依偎在他的懷中,暗道:「這樣的話我也算是找到了真正的傳人了呢,不管怎樣御傑這小子真的長大了呢。」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御傑在以前是從來沒有去過沙漠的,但他了解沙漠,在沙漠如果大風颳起時,便是滿天黃沙,天昏地暗,流沙遍野;風停后,飛沙落地,形成一條條一排排高低起伏、大小不等的沙丘群。

雖然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恐怖可御傑還是比較為自己擔心,天空已經漸漸的暗淡下來,夜晚即將到來而御傑卻連安身之所都沒有找到,如果僅如此到也罷了,可御傑一摸自己的肚子,那種前所未有的痛苦傳到自己的心頭,而這種痛苦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餓。

御傑嘆了口氣,道:「這樣下去即使不累死也會被餓死。」

神記道:「擁有異能力的你怎麼會這麼輕易被餓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和平常人沒什麼區別了嗎?」

御傑點了下頭,道:「其實我們本來就和常人一樣,只是」說到這裡時御傑在也不想說下去,而是繼續向前走著。

神記看著御傑那疲憊的樣子,也不在說什麼,御傑道:「真是想不到啊,不過沒辦法,這種陌生的地方如果不被餓死真的會累死呢。」說到這御傑在也不想走下去,不過還好,這裡並不是那種高風沙漠區,御傑已經很接近那條河流了,在這旁邊還是可以看到綠色的。

御傑找到一快僻靜的地方坐了下來,靠著一棵小樹將頭仰起,看著天空起呆來。

御傑道:「在我看來那個大同和那個山本都是和我差不多的年齡,可當我看到他們的力量時,我才現原來我是這麼差勁,這樣的我是不可能有什麼作為的。」


聽到這句話時神記呆住了,那是因為它終於現御傑已經不在排斥力量,神記甚至有些激動,道:「這樣才是七大職業的傳人呢,這樣才有能力保護人類。」

御傑現在開始有些迷糊,大概是過於累了吧,微弱的聲音說道:「怎樣都可以,怎樣也無所謂了,只是我還不明白你說的七大職業又是什麼東西。」

神記看著御傑那無神的面孔,但能感覺到他內心的堅強,於是說道:「七是七大職業是中國最古老的最神聖的職業,擁有著七種不同程度的力量,他們也是和一樣,都是人類的身體,可他們擔負著非人類能承受的責任,鬼神裁決者王刃也是七大職業中的一位,只是這件事情的原委要追述到很多年前」

提起七大職業則必須先說起中國的五行,五行指:金、木、水、火、土。大自然由這五種要素所構成,隨著這五個要素的盛衰,而使得大自然產生變化,不但影響到人的命運,同時也使宇宙萬物循環不已。

五行則又是相生相剋,金勝木如果用簡單的助記來講便是堅硬的必勝過軟弱的,木勝土,土勝水,水勝火,火勝金,且為: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可間。

五行相生則為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

也正是如此才創處五行能力,之後流傳於日本進化為五循之術,其還是依中國而學,但他們並不懂得生克的道理,這樣的話也就無法使用更加強大的力量。

而七大職業則是修行於七種極為強大的力量,並一起作戰,運用生克道理,煉就封印之術,未全美的五行之上又加上了日,月,即為雷和風兩種能力,稱為七曜,七大職業每一位都能熟練的掌握自己的能力並隨時揮出強大的力量,即使是在強大的對手也可以將其封印。

御傑聽到這裡時才現,原來中國擁有如此強的能力股,問道:「那現在這些人都已經不存在,或者消失,這樣的話抵禦外來上就會有所不及了啊。」

神記道:「也正七人的組合力量太強,所以要想將他們打敗則必須讓他們分散,哪怕是打死其中一個封印就會無法進行,這也正是七大職業漸漸消退的原因,不過在當世上,還有兩個人可以進行五行封印這個術,至於七行封印只怕是已經沒有人能夠做的到了。」

御傑連忙問道:「這兩個就可以做到了嗎?」

神記道:「七行里所需的能力過於強大恐怕已經沒有人能夠使用,而五行則有兩人仍可以進行封印,第一個便是死亡之谷的付寒,這個傢伙手裡擁有一把五行旗,此旗也是上古神器,可以隨意的操縱五行力量,要是有此旗在手使用起五行封印將會簡單很多,另一個人就是神記中為喚醒的戰基前輩,戰基熟習五行,雖然他尚且沒有獨自操縱五行封印的能力,可如果有他在的話五行封印也可以很快實用的。」

御傑從來沒聽過這兩個人的名字,嘆了口氣,道:「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自己還是自己,根本無法變的更強。」

神記看著御傑,笑了下道:「你是神記的傳人,你天生擁有土行的操縱能力,而已你也可以繼續開出你的萬眼能力,千眼只不過是初級階段,千眼僅有『八視』的功能,而萬眼則可以隨自己的能力喚醒神記中所未喚醒的神獸,所以只有開通了萬眼你才算是走上強者的第一步。」

御傑突然變的精神起來,現在的御傑只想讓自己變的強大起來,問道:「可是我該怎樣做才能開通萬眼呢?」

神記支吾了片刻,道:「你應該到過神域里,在神域里有著很多種未經喚醒的印記,你的手腕上不是已經多了一個貔貅的印記嗎?要想開通萬眼則必須進入神域,如果你在神域里能找到那些印記在那裡你也就可以開通萬眼了。」

御傑聽的迷糊,不過有一點聽明白了,那就是自己必須再次進入神域,說道:「非進入那個地方不可嗎?」

神記道:「這也是沒有選擇的選擇啊,要想成為強者要想擁有力量必須有風險,也許更簡單得來的東西你反而不會珍惜利用呢。」

御傑點了下頭,暗道:「是啊,自己必須變強,周圍的人都在不知覺中變強,如果不是自己太弱的話文偉也不會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自己最親的人,所以我必須變強。」

所有飢餓疲憊拋到了一邊,拿起神記,道:「那就從現在開始吧,讓我變的更強!」

神記道:「這個由你自己決定吧。」

本—書—泡—書—吧———更—新。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神記雖然對御傑有幾分擔心,可現在也沒有別的選擇,說道:「這樣的話我就把你送到神域中去,至於之後的事情就靠你自己了。」御傑堅定的點了下頭。

一道旋渦形的光芒開始閃爍著,御傑絲毫沒有猶豫的走了進去,甚至沒有想進去以後會生什麼,哪怕是死亡。

第二次到這個地方御傑已經不在有上次的恐怖,相反而是十分的好奇,最讓他不能理解的是既然是神域為什麼總是充滿了黑暗而不是光明,神不應該是光明的象徵嗎?

再次走到這個區域里御傑不禁有些激動,大概是對能力的渴望吧,一切都沒有改變,御傑先把自己手腕上的印記喚醒,貔貅從中跳了出來,御傑看著貔貅道:「帶我到神之印記那裡去吧,我現在需要那份力量。」

貔貅先是猶豫了片刻,然後道:「那裡將是很危險的地方,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神域里才變的黑暗,它們希望得到解救可它們都有著殺戮的本性。」

御傑微微的笑了下,道:「我就是要解救它們的人,我也是控制他們殺戮本性的人。」

貔貅凝神閉眼,道:「我也正渴望這一天的到來,可是我也不希望這一天的到來,畢竟這都是神記的安排,好吧,我們出吧。」

御傑還是比較喜歡痛快的解決每一件事情,不管對與錯,而貔貅也正適合自己的性格,架驅於貔貅體上,在無夜的空中翱行,穿過黑暗透過光明,這個人類從沒有到過的境地。

不過多時眼前已經出現了一道大門,與其說是大門到不如說是一個黑洞,黑色的旋渦似乎想要吞噬一切生命,御傑道:「就是這裡嗎?」

貔貅點了下龍頭,道:「正是這裡,這裡原本應該是神聖之門的入口,可現在又回到了從前,它需要被改變。」 齊天大聖之輪回歸來

御傑自然明白,臉色變的嚴峻起來,道:「這也正是改變的必行之路,我們出吧。」

貔貅點了下頭,飛向大門中駛去。

透過黑色的旋渦大門,便到了另一個世界,這裡比外面還要恐怖,只是另人感到奇怪的是這裡並不是那種什麼也看不見的黑暗而是那種可視的黑暗,似乎是到了某個空間一樣,你可以看到你自己的雙手也可以看到你旁邊的東西,只是你在也看不到別的東西,而別的東西儘是黑暗。

御傑道:「就是這裡嗎?」

貔貅也注意到了自己的處境,說道:「自從我畢隆成位血契喚醒之後從來沒有到過這個地方來,大概因為時間的問題而改變吧。」一邊說著一邊漫步在無形的空中行走著。

剛走出幾步便停了下來,自己御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印記,這個印記有些古怪,御傑不能明白這是什麼東西。

「真是沒有想到啊,這麼多年過去了居然還有人能來到這個空間。」聲音從那個印記的空中出。

御傑聽完在轉過頭時只見四周緊接著出現了更多的印記,這些印記象是什麼標誌在空中遊盪著,黑暗中只能看到這些不名形狀的東西在空中飄蕩。

「還是個小傢伙呢,真是可惜啊,小傢伙你是來這裡陪伴我們的嗎?」又一個印記在一旁說著。

遠道相迎 ,道:「不,我是來解救神記的,是來解救你們的。」也就是在這句話剛說完的那一刻四周的印記都跟著大笑起來,其中一個說道:「小鬼,你也真是太自不量力了,居然敢說出這樣的話,塵封千年的黑暗神域啟是你這樣的小鬼可以解救的。」

御傑忙解釋道:「如果你們肯相信我的話我真的可以幫助你們,也可以讓這裡恢復到以前,恢復光明。」

貔貅看著天空的印記也跟著說道:「起碼這一點我是相信的,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在這裡出現了。」

「哦,是貔貅嗎?真是沒有現呢,說來也真是可惜啊,你貔貅神獸居然被人類騎在跨下,這樣的你怎麼還有臉和我們說話!」聲音說到後來越來越大。

貔貅道:「不管怎樣我們都為了造福人類而來到這個世界上,難道這樣還算的了什麼嗎?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們還稱的上是神獸嗎?」

那個印記的形狀突然大變,一副憤怒的樣子,道:「如果不是人類我們也不可能被封印在這裡,現在的你獲得了自由居然站在他們那邊說話,難道你忘記那些事情了嗎?」

貔貅慢慢的低下了頭,微弱的聲音說道:「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做到保護人類,縱然是以前」

御傑從中也聽出了什麼來,可他對以前的事情根本半點也不理解,當下對貔貅道:「我怎樣做才能解救他們,才能讓這裡恢復光明。」

貔貅思索了片刻,道:「在這裡隱藏著一個封印之罐,只要找到了這個罐將裡面的靈魂釋放出來,這裡的印記都會恢復到原來的樣子,這裡也會從現光明,只是這個罐在這個境地里要找的話只怕」說到這時空中一個印突然笑道:「貔貅,你也太天真了吧,難道你也相信這個小傢伙能夠找到那個罐子嗎?他有開通天眼嗎!」

「天眼!」御傑天忍不住說了出來。

貔貅點了下頭,道:「據說這個罐子是第一代神記所封印,而他封印時所用的是萬眼之術,如果想找到這個罐子則必須在萬眼之術上過他,或者是天眼!」

御傑或許明白了,但他知道自己要做到這一點是多麼難,縱然是最基本的千眼已經讓他耗費了很大時間的精力,那天眼真是自己無法想象的境界。

貔貅用堅定的眼神望著御傑,道:「來到了這裡就已經么有退路,你必須相信自己,在萬眼能力上過第一代!」這句話說到最後時讓人有一種堅硬的感覺,似乎那些事情都是必須的,但御傑心中明白這對自己有多麼的困難,也忍不住想起神記的話,要獲得力量總是還是要付出些什麼。

本—書—泡—書—吧———更—新。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至於那個封印之罐御傑是從來沒有見過的,這個時候竟然有幾分好奇,貔貅看著那無盡黑暗的腳下,說道:「那我們開始吧。」說完行深處飛踏而去。

看著貔貅在黑暗中越行漸遠,其中一個印記道:「這個小子就這樣值得信任嗎?還是貔貅那傢伙腦子有問題了。」另一個印記則呈現出無所謂的形態。

這裡就比宇宙還要恐怖,在宇宙你雖然看不到邊但你可以看到光亮的星星,而在這個區域里除了黑暗還是黑暗看不到半點光亮。

不知道貔貅奔行了多久身後那些印記也消失了,御傑道:「好象我們走到哪裡都是在原地一樣。」貔貅那雙放光的龍眼在搜索著,希望能看到些什麼,可無論貔貅如何的努力都不能現什麼,說道:「大概是時間過的太久了吧,那些可視的東西都已經被黑暗塵封。」

御傑的內心卻是十分焦急著,暗道:「到底怎樣才能開通萬眼呢,而且必須過第一代,聽起來的確是不可能的事情啊。」想到此御傑忍不住嘆了口氣,但兩雙眼仍然放著堅定的目光,說道:「如果無法將這裡恢復光明縱然是死我也不會離開這裡。」說到這看了一下跨下的貔貅,道:「走吧,我們一起繼續尋找。」

聽到御傑的話貔貅甚為感動,哪裡還在說什麼,只是加足腳勁繼續飛奔在夜空。

不知過了多久貔貅的能力已經消耗了盡半,御傑自然也看出來了些,讓貔貅停了下來,貔貅似乎知道御傑在擔心自己馬上說道:「我還可以在堅持下去。」

御傑道:「即使你的能力消耗完這樣下去我們也是找不到的,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除了黑暗還是黑暗根本看不到半點東西,但我覺的我們要找的東西離我們很近,只是我們看不到而已。」

貔貅站立在夜空中,畢竟御傑說的還是有些道理的,這樣盲目的找下去可能真的將能力消耗完也找不到什麼,御傑閉上了雙眼,暗道:「萬眼,千眼,天眼,似乎我從來沒有仔細的去感受它的力量,縱然是擁有了千眼我都不曾努力的讓它變的更強。」想到這裡御傑的心就會隱隱做痛,回憶著一切可能讓他得到關於萬眼的一切東西。

這些回憶一下子把御傑帶到了御瀾的身前,彷彿御瀾一直活在自己的靈魂之中,只是自己從來沒有感受到,御傑內心裡開始放出光芒,那光芒將眼前照亮,御瀾似乎就站在自己的眼前,這個時候看到御瀾,御傑不知道有多少話要說,御傑慢慢的走到了御瀾的身前,那光芒刺痛了自己的雙眼,御傑道:「怎樣才能開通萬眼?」

御瀾只是靜靜的看著御傑卻什麼也沒有說,然後那光芒慢慢的消退,而那光芒也越來越弱,漸漸御瀾從光芒中消失,御傑忙追問道:「喂,你先別走,你還沒有告訴我呢。」等御傑說完御瀾的身影早已經從光芒中消失而眼前又回到了黑暗。

御傑突然從貔貅的背上醒轉過來,剛才的一切就象做夢一樣,御傑看到的仍是一片黑暗,想起剛才的御瀾,御傑怎麼也不能明白,縱然是暗示也應該有些什麼動作或眼神吧,可御傑什麼也沒有看到。

貔貅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呢?」


御傑慢慢的將自身的能力提高,說道:「我想御瀾大人已經給過我什麼提示了,只是我還不能夠明白。」說完自己身體的能力越來越強,如果進入戰鬥狀態一樣,也就在這時御傑現自己的雙眼可以隨著自己能力的提高而放射出光芒,向兩盞燈照亮著黑暗。

貔貅驚奇的的面孔看著御傑,道:「這個是」

御傑突然感覺到全身上下傳來一陣刺痛那感覺很熟悉,很痛苦,御傑開始出嘶吼,似乎全身上下有什麼東西將要從身體中爬出來一樣痛苦,自己全身開始裂縫一道道血口硬是從身上裂出。


御傑在也忍耐不住這痛苦,一個翻身從貔貅的身體上翻轉下來,摔進了看不見底的黑暗深淵,貔貅見此絲毫沒有遲疑直向御傑摔下的方向追去。

御傑在空中掙扎著不斷的出痛苦的叫聲,那痛苦如撕心裂肺一般,貔貅雖然以最快的度在追趕了可還是無法追上,只能看見御傑那微弱的身影在黑暗中一點點消失,貔貅龍顏大怒,腰緊了牙齒,整個龍頭都繃緊了一般,象一道流星從空中划落,也正在這時一道極光射了過來,貔貅根本來不及躲避,那道光迅將自己的全身籠罩,連睜開眼睛都很困難,貔貅馬上停了下來,將龍頭轉過不趕正視那光芒。

「這是」貔貅艱難的轉過頭,從強光中隱約看到一隻眼,緊接著這道光芒離開了自己的身體,而此時四周不斷的出現和剛才一樣的光芒,漸漸,越來越多,黑暗被這光芒佔據,只用了幾分鐘而已。

這裡再次回到了光明,一切顯的是那麼的明亮,而剛才那所有的印記都沉醉在這光芒中,甚至有些不適應,大概是在黑暗中塵封的太久了,對這新來的光芒有些難以接受。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