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薩克看了他一眼,然後又將視線轉到顯示器上,嘴角微翹,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道“沒錯,我們是要把他救回來!”

呼…華萊格的利爪從正上方劈了下來,理查克側身一躲,不料這一劈竟是華萊格的假動作,又或者說華萊格的動作實在有些太快了,快的有些不可思議,在理查克側身的同時,華萊格的的左腿猛地朝理查克的胸膛狠狠的踢了過去,剛剛躲過一擊早已精疲力盡的理查克哪裏能夠躲開,這一下攻擊,捱了個結結實實,即使理查克胸前的防彈衣起了點效果,但微乎其微,整個人直接被踢飛了近十米才停了下來。

“咳咳咳”倒地的理查克不住咳出鮮血,就像溺水的人剛剛醒過來一般,長着嘴卻無法呼吸,臉漲的通紅,這時的理查克的摸樣可以說悽慘無比,胸前的肋骨不知斷了幾根,同時從理查克不能呼吸的情況來看,斷掉的肋骨應該插進了他的肺裏。

但是,就在理查克絕望等死之際,身後的教堂裏面突然射出了三發***,狠狠的擊中了華萊格,震耳欲聾的爆炸使理查克眼皮一翻,徹底昏死過去。

“快點!”幾名僱傭兵從教堂內衝了出來,快速架起理查克進了教堂,殿後的兩人更是再次衝華萊格的方向發射的兩枚***。

不過顯然吃過兩次虧的華萊格學乖了,即使被爆炸所產生的煙塵遮擋了視線,但敏銳的聽力察覺到不對之後,還是一個跳躍,離開了原地,因此最後發射的那兩枚***並沒有給華萊格造成傷害。

煙塵散盡,華萊格重新進入了伊薩克的視線,結結實實捱了前後五發反坦克***的華萊格,摸樣豈止悽慘來形容,身上的護甲七零八落,到處都是血肉翻卷的傷口,一隻爪子被炸掉了半塊,眼睛也被炸瞎,不過這些傷口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

吼吼吼,理查克逃掉,自己又成了這番摸樣,華萊格憤怒到了極點,雙腿狠狠地往地下一踏,整個人躍起近十米高,然後重重的落在了教堂門口的臺階上,砸出了一個大坑,密密麻麻的裂紋以此爲中心蔓延開來。

伊薩克見此臉色一喜,大生道“把出口打開,讓它進來,我要用激光通道把它切成碎片!”

在場的衆人一聽前半句,還以爲伊薩克瘋了,不過聽到激光通道,便理解了伊薩克的用意,於是,毫不猶豫的打開了位於教堂正廳內的通道。

教堂內,兩道齒輪交扣的聲音響起,地面上中間緩緩裂開,一個八棱形的鐵盤從地下升了上來,華萊格怒吼一聲,就要上去,但剛邁出左腿,身形一頓卻又收了回來。

咔咔…,一陣腳步聲響起,夜凌的身影緩緩在華萊格身後出現,同時跟在他身邊的還有一隻四肢短小卻肌肉鼓脹,身高不足一米五的變異體,膚色近於華萊格,不過顯的更深,頭部也很相似,但這隻變異體的眼睛更大,且向外突出!最顯著的特徵則數哪對細長鋒銳的前爪了,看起來極像一把鐮刀!因此夜凌給它的命名也叫鐮刀!看來這就是那個跑向夜凌的僱傭兵,所變異的產物了。

“你就不用下去了,留在外邊,”夜凌往電梯的方向看了一眼,回頭吩咐了華萊格一句,便帶着鐮刀變異體進入了電梯,開始向地下基地進發。

華萊格吼叫了一聲,似乎有些不甘心,但還是沒敢違背夜凌的命令,原地待了幾秒,便爬了出去。

“查到他的數據了嗎?”不知道爲什麼,夜凌出現的一剎那,一股危險的感覺便出現在了伊薩克的心裏,這種感覺除了差點死在3號基地那次,幾乎從來沒有出現過,伊薩克不由的緊張了起來。

“先生,全世界的數據庫都比對過了,沒有發現此人的資料。”

“什麼!給我馬上開啓基地內的所有防禦系統,堅決把他給我消滅!” 咔嚓…電梯終於到達了底部,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剎那,等在電梯門口的保護傘安保人員,毫不猶豫地扣下了手中槍械的板機,一時間槍聲四起,數十條火舌噴吐着子彈洪流朝夜凌衝了過去。

面對來襲的子彈洪流,夜凌臉色不變,念動力爆發,所有射向夜凌的子彈全部在念動力的捕捉下,一粒一粒的懸浮在空中,停在了夜凌周身一米的位置。

見狀,在場的安保人員,紛紛停止了射擊,一個個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着這眼前的一幕。

“還給你們!”夜凌嘴角微翹,露出一抹危險的笑容,手一擡,輕輕一推,空中懸浮着的子彈竟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原路返回,將那些還在驚訝之中的安保人員打成了篩子,骨渣混合着碎肉濺了整個走廊一地。

“意念力!難道又是一個成功融合了T病毒的人”伊薩克注視着夜凌的動作,神情驚訝無比,他想不到夜凌竟然是第二個可以完美融合T病毒的人,心中雖驚訝狂喜,但看到夜凌無比狠辣的擊殺了那些安保人員,眉頭一皺,轉身離開了控制室。


走廊裏,夜凌看了一眼一旁因空氣中的血腥味而蠢蠢欲動的變異體,道“別急,這裏沒人能活下來”說完,夜凌擡步向前走去,變異體緊隨其後。

而接到命令的保護傘安保人員則是埋伏在夜凌經過的各個路口,期望以自己的手中的熱武器對夜凌造成殺傷,但結果確實殘酷的,往往在那些安保人員還沒有看到夜凌的時候,就會被動作迅疾無比,血腥殘暴的鐮刀變異體殺死,很多安保人員甚至連鐮刀變異體的影子都看不到,就不明不白的被鐮刀變異體細長而鋒利的前爪割斷脖子。

在鐮刀變異體恐怖的殺傷下,一路上所遇到的安保人員幾乎全都去見了上帝,不!應該說全都下了地獄!除了極少幾個利用基地內的安保設施暫時逃掉,可以說鐮刀變異體對這些人類的殺傷,達到了百分之百!

在這種不對等的恐怖殺傷下,夜凌帶着鐮刀變異體,一路腥風血雨、鮮血鋪路,終於來到了基地倒數第二層的控制室,雖然房門緊閉,控制室內一干人員手拿着重火力槍械,但從那發顫的雙手來看, 只怕人心早已奔潰,半點戰鬥力也無。

就在這時一條狹長黑灰色的觸手竟從一個職員的背後伸出,刺穿了他的胸膛,觸手末端三尺長許的白色長牙,在一次給在場的衆人的心頭蒙上了一層陰霾!

啊啊…數聲慘叫聲響起, 護花總裁 ,近兩米的身高,渾身好似覆蓋着腐爛的血肉,一隻手臂手掌消失變成了並列的三根觸手!暴君!保護傘公司研製的生化兵器!

噠噠噠…處於絕望中的衆人,終於開了火,一條條火舌噴吐,炙熱的子彈帶着他們最後一點求生的希望,狠狠的擊在了暴君的身上,但除了打掉幾塊碎肉之外,根本給暴君造不成多大傷勢,並且在暴君恐怖的自愈能力下,只不過數秒又恢復了過來。

源自骨子裏對殺虐的渴望,被激怒的暴君自是更加不可能放過在場一干職員,化作觸手的手臂連連前刺,三條並列的觸手猛的拉長,在一個職員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狠狠刺進了他的眼睛和嘴巴,直接攪亂了他的**,當場死亡,接下來如發炮制,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在場的人類全部死亡,無一倖免。

咔…夜凌指揮着夜靈將控制室的大門打開,慢條斯理地走了進去。

“啪啪啪!”“幹得漂亮!”夜凌看着滿地的死屍,拍了拍手,然後一臉欣慰的看着暴君。

吼…暴君壓抑的嘶吼了一聲,從聲音中竟能聽出來暴君似乎畏懼着什麼,這一點夜凌自然是很清楚,已經晉升到A級的病毒君王,自然而然的對這一類變異體有着天然的壓制效果,即使暴君已經泯滅了人性,只剩下本能,畢竟這種壓制是作用於病毒層面。

看着不停在原地伸展觸手,不安地走動的暴君,夜凌一笑,笑的有些不屑,在旁邊找了一個座位坐下之後,對着暴君身後不遠的地方道“伊薩克博士,你不打算出來,我們認識一下嗎?”

在夜凌說完,沉默了幾分鐘之後,手裏拿着一個微型電腦應該是暴君的控制設備的伊薩克,從後方走了出來。

“你到底是誰?所有的數據庫裏都沒有你的資料!”伊薩克臉色陰沉,語氣也十分壓抑,很顯然對於夜凌這個毀了他的地下基地的人十分憤怒!

“我是誰?呵呵”夜凌歪頭爽朗一笑,道“我應該是復仇者吧,爲那些死去的書系華夏人而來!現在你明白了嗎?”

死去的華夏人?復仇者?伊薩克臉色一怒,道“T病毒的爆發是意外事故,這筆賬不能算在保護傘公司頭上!”

“意外事故?哈哈哈,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夜凌笑着搖了搖頭,又道“算了,雖然你是保護傘北美分部的負責人,但你確實沒有資格知道保護傘董事局的決定,即便是威斯克除了他的本體,那些克隆體恐怕也不知道。”

董事局的決定?難道這場災難是高層策劃的?伊薩克聽完夜凌的話之後,一下子陷入了巨大的震驚之中,他想不到這場災難竟有可能是高層策劃的,雖然他極度的不想相信,但夜凌的神祕出現以及那種胸有成竹的語氣又由不得他不去相信!

“好了,說了這麼多也該送你上路了”夜凌一擺手,身邊的鐮刀變異體發出一聲吼叫,一個跳躍來到了伊薩克身邊,前爪一揮,然後又回到了夜凌身邊。

“不要……”伊薩克眼睛猛的瞪大,透露出一抹不甘和絕望接着一道血線在脖頸出現,然後一伊薩克的頭顱緩緩掉在了地上。

“叮咚,主要人物伊薩克死亡,檢測到世界本源能量小規模暴動,自動構建能量通道,玩家獲得五萬源點值。”

五萬源點值?還不錯!夜凌摸了一下下巴,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行動,眼睛一瞥,看見伊薩克製造出來的暴君還傻愣愣地站在哪裏,心裏忽然有了注意,從座位上站起,來到暴君面前開始對其進行改造,一邊改造夜凌也不忘詢問夜靈對基地的搜查情況。

“小靈,基地內的資料整理的怎麼樣了?”

“基地的情況全在這上面了”夜凌話音剛落, 夜靈的全息投影便出現在了夜凌面前,同時一份記錄着基地內大部分資料的全息投影屏幕也出現在了夜凌眼前!

夜凌在屏幕上翻找了一會,道“運輸機現在製造了多少架了?”

在來這個基地之前,夜凌將空間裏的超級3D打印機留在3號基地,用來製造機器人和飛機來蒐集全球的資源。

“3駕,先生”

“調一架過來,把我剛纔圈出來的機器運回3號基地,這些東西以後能用得到!”夜凌下達了命令之後,又問道“還有現在這個基地有多少倖存者?”

“還有不到100人,包括一些研究人員和僱傭兵家屬!”夜靈又調出了幾塊投影屏幕,將那些倖存者的畫面展現在了夜凌眼前!

“把他們聚集起來,用T病毒或者納米神經毒氣解決掉!”夜凌語氣冰冷,絲毫沒有因爲其中有些是女人或者是兒童,而有絲毫心軟。

吼…就在夜凌下達完命令之後,暴君的改造也完成了,改造之後的暴君,體型沒有多大變化,只不過身體結構被夜凌構造的更加合理,渾身上下鼓脹的肌肉看起來更加具有爆發力,右臂上的觸手,也被夜凌進行了強化,更加堅韌和彈性更高,各方面的感知能力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現在的暴君可以說完虐之前的暴君,也就是說可以輕鬆幹過保護傘所研究出來的暴君!

“先生,運輸機已經來到了基地上空”夜靈調出一個投影屏,投影屏上一駕巨大的飛機在空中盤旋,摸樣有點類似米國的魚鷹運輸機,可以在任何地形垂直起降,不過比魚鷹要大的多,基本上相當於五架魚鷹,而且是四個飛行機翼,這意味着它的載負達到了驚人的程度,最大起飛重量1021噸,夜凌將它命名爲鯤鵬!

“嗯,先不要降落,我先出去!”夜凌吩咐一聲,徑直離開了控制室,帶着鐮刀和暴君,乘坐電梯,不到十分鐘的樣子,回到了地面。

吼吼吼…發現了運輸機的華萊格,站在小鎮的街道上,對着空中盤旋的憤怒的嘶吼着,回到地面的夜凌自然不會讓華萊格這一腦殘的舉動繼續,手一揮,一道風捲從掌心飛出,快速來到華萊格身邊,將其包住,旋轉着將其丟在了夜凌的腳下。

華萊格吃痛,躺在地下發出幾聲怒吼,夜凌眼神一冷,對着華萊格道“安靜點!”華萊格立馬停止了吼叫,慢慢的站起,立在了一邊。

夜凌擡頭看了一眼空中盤旋的運輸機,伸出手對準教堂前方的廣場,輕輕一撥,念動力隨即爆發,廣場上堆積的雜物,倒翻的汽車,喪屍的斷臂殘肢,全都瞬間歸攏到了兩側,就連廣場上的地板也揭其了一層,露出下方的土層!


“還是沒有掌握好力度啊!算了,以後慢慢來吧!”看着那層被掀走的那一層地板,夜凌發出一聲嘆息,S級念動力的力量太強大了,短時間內夜凌只怕是無法熟練掌握了! “快點,後面的車跟上,那架飛機就降落在前面的小鎮上!”一輛悍馬越野車上,克萊爾坐在副駕駛拿着對講機在興奮的大喊着,一頭秀麗的金髮隨意披散在肩膀上,顯得克萊爾整個人都多了幾分活力。

越野車後是一排長長的車隊,有客車以及貨車,最後則是一輛油罐車。

“收到!”“收到!”對講機裏一連傳出幾聲應答的聲音,克萊爾臉上的笑容不禁又多了幾分。

“你或許不應該這麼高興”愛麗絲打了一下方向盤,眼角瞥到克萊爾臉上的笑容,忍不住提醒了一下他,不知道爲什麼在愛麗絲的心裏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你剛纔看到了,那上面並沒有保護傘公司的標誌,說明他並不是保護傘公司的飛機!”克萊爾反駁了愛麗絲,在發現運輸機之後,他們就做了仔細的確認,那並不是保護傘公司的飛機,她認爲愛麗絲有些反應過度了!

“先生,有一個車隊正在朝基地駛來,車隊的領導者是一個叫克萊爾的女人,愛麗絲則在其中!”

“哦,劇情發展的這麼快,倒是有點意外”得到夜靈的報告,夜凌有些驚訝,要知道在電影中愛麗絲加入克萊爾的車隊可是生化危機三的劇情,而現在距離生化危機爆發纔不過幾個月的時間,劇情就推進到了這一步,夜凌着實有些吃驚。

夜凌思索了片刻,沉吟道“小靈,你立即在三號基地周圍找一處大一點的地方,修建一個安全區,注意不要離三號基地太近,另外,使用運輸機在整個北美搜尋生活物資,速度要快,資源的蒐集工作先停止!”

“好的,先生”耳麥裏傳來的夜靈的聲音,依舊乖巧俏皮,接着夜凌控制着華萊格一衆變異體,讓他們進入了休眠狀態,隨即將其收進了系統空間,這些變異體自然是不能讓愛麗絲等人看到的

做完這一切,愛麗絲等人還沒到,幹看着來來往往搬運機器的機器人有些無聊,夜凌便從空間內拿出了一個躺椅,躺上去靜等愛麗絲等人的到來,順便還從空間內拿出了一顆西瓜,一邊吃一邊等!

“下車!”越野車駛到了小鎮的入口,按照剛纔在路上分配好的方案,克萊爾和愛麗絲一行人快速的下了車,打算先行一步,去小鎮查看情況。

“注意四周,遇到喪屍直接開火。”克萊爾下了命令,端着一把手槍走在了前面,愛麗絲抽出背上的一把尼泊爾軍刀緊隨其後,接下來則是以卡洛斯爲首的幾名隊員。

一行幾人很快便進入了小鎮,剛一進去便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公路兩旁高高隆起的喪屍殘肢,地面流淌着的黑色粘稠的血液,空氣中瀰漫的腐爛發臭的味道,即便是末日以來看慣了死屍衆人也忍不住胃中一陣翻騰!

“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克萊爾一隻手捂着胸口,臉色發白,緊皺着眉頭!

相比克萊爾,同爲女人的愛麗絲,數次遊走在生死邊緣的她,情況則要好很多,面對眼前的一切,愛麗絲只是皺了皺眉頭,臉色如常,蹲下身,仔細查看了一番地面上的半顆腦袋,道“擊殺這些喪屍的生物,擁有遠超常人的力量!”

“那到底是什麼生物?”卡洛斯臉色也不好看,忍住胃中的翻騰,向愛麗絲問了一句。

愛麗絲並沒有馬上回答他,而是走到兩旁的喪屍殘肢堆前,仔細地查看了一番,然後慢慢地道“鋒利的爪子,長長的手臂,高大的體型,驚人的力量!我也不知道是什麼生物,但應該是感染了T病毒的變異體,極度危險!”

衆人一聽,臉色都變的不怎麼好看,緊張是毋庸置疑的,握着槍把的手都不自覺地用力了幾分。

“好了,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去那架飛機降落的地方看看,飛機既然降落了,那就說明那個變異體應該是被殺掉,或者是逃走了,不是嗎,我們不能放棄眼前的機會!”

不管衆人如何緊張,克萊爾還是想堅持自己的想法,沒有想放棄的打算!握緊手中的槍,又開始向前走。

愛麗絲見狀也沒說什麼,環視了周圍一週之後,將背上的另一把尼泊爾抽下,擡腿跟了上去,卡洛斯等人心中雖然忐忑,多少有點想要返回的意思,但見克萊爾和愛麗絲兩個女人都沒有退縮,作爲男人的尊嚴也驅使着他們跟了上去。

“這裏應該發生過一場極爲慘烈戰鬥”向前走了不遠,衆人到僱傭兵伏擊華萊格的地方,地面上祕密麻麻的彈孔,兩大***炸出的大坑中還未燃盡的硝煙,一切都顯示這裏進行過一場慘烈的戰鬥。

“頭,這裏有發現!”衆人正在驚訝現場情況嚴重的時候,突然一名隊員大聲的喊了起來,克萊爾和愛麗絲立刻趕了過去。

只見就在那名隊員的正前方,一具看上去極爲新鮮的死屍正安靜的躺在地上,死屍摸樣極爲慘烈,三道狹長的傷口從右鍵劃過胸腔一直延伸到了左腰下方,幾乎將整個身體切成兩節,透過傷口,暗紅色的內臟器官和白花花的腸子裸露在外,給人一種強大的心裏衝擊。


“是保護傘的安保人員,看樣子是被什麼東西給了一爪子!”作爲對保護傘印象深刻的人,愛麗絲看到那具死屍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死屍上衣上的保護傘標誌,同時眉頭又重了幾分。

克萊爾在一旁觀察了半天,剛要說什麼,突然又有人報告道,其他地方也發現了死屍,克萊爾只好暫時離開前去查看。

“頭,這裏也有”“這裏有,頭!”還沒等克萊爾走出兩步,散佈在四周的隊員接二連三的報告發現了死屍,死狀極其慘烈,空氣中瀰漫的恐懼味道開始在隊員們之間蔓延。

未知的敵人總是比眼前的敵人要恐懼,克萊爾看了一眼,毫無鬥志、高度緊張的隊員,沉默了一下,道“卡洛斯,你帶着隊員回去保護車隊,防止被喪屍襲擊!我和愛麗絲繼續前進!”

卡洛斯剛想拒絕,但看到克萊爾堅定的眼神,還是點了點頭,帶領隊員回到了車隊。

“我或許應該聽你的!不那麼樂觀”克萊爾撿起死屍旁邊的一把槍,壓滿子彈,對着愛麗絲說了一句!愛麗絲並沒有說什麼,沉默了一下,便跟了上去,

兩人很快穿過了公路,來到了距離教堂並不遠的一處小樓樓頂上。

“這是…”看清教堂前廣場上的一切,愛麗絲和克萊爾不禁瞪大了眼睛。

廣場上首先映入眼簾的自然是那架無論放在哪裏都異常醒目吸引人注意的四旋翼巨大運輸機,但克萊爾等人驚訝的卻不是運輸機,而是在運輸機下來回走動的一個個正常人類大小的機器人!看其行走的狀態來看甚至較之人類更加靈活!

“是他!”回過神之後,愛麗絲一眼便看到了一身黑色風衣坐在躺椅上吃西瓜的夜凌,神情驚訝的同時更多了幾分緊張,原因無它,實在是夜凌在蜂巢給她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難道他也成功融合了T病毒?”想起那天夜凌做的一切,和最近出現在自己身上的奇異能力,愛麗絲不禁把夜凌和T病毒聯繫在了一起,一股微妙的情緒在心底升起,就好像找到了同類的感覺。

“愛麗絲,別動!”這時克萊爾突然出聲,打斷了愛麗絲的思緒,愛麗絲一擡頭就發現,一個機器人懸停在空中,手中拿着一把怪模怪樣的槍械正在對準着她倆,愛麗絲看了克萊爾一眼,見後者搖了搖頭,便將手中的尼泊爾輕輕放在了地上!

“跟我走!”機器人嘴裏冷冷地吐出一道電子合成音,示意愛麗絲等人跟上,轉身開始往夜凌所在的地方走去!

愛麗絲和克萊爾對視一眼,默默跟在了機器人的身後。

不多時,兩人便被帶到了夜凌身前。

“愛麗絲,我們又見面了,”夜凌睜開眼睛,從躺椅上做起,對着愛麗絲露出了一個陽光笑容。

“你好,夜凌!”不知道爲什麼,剛纔還有一點緊張的愛麗絲這時見到夜凌,反而放鬆了下來!

“這爲美女是?”夜凌看向克萊爾,臉上恰如其分的露出了一絲疑問。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