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不希望自己再被情緒擊垮,因為她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連手臂都變成薄霧一般的迷離了。

她轉向君無邪,然而君無邪只是那麼獃獃的看著她,很顯然已經看出了她的異常,那雙往日流光溢彩的紫眸彷彿失去了所有的波動與色彩。

她冰涼的小手貪戀的印上君無邪的臉頰,唇邊掛著她一貫的淡靜而甜美的笑容。

如果今生我沒有遇見你,又會是怎樣的光景呢?

那麼我一定會走得很洒脫,不會有一點遺憾和悲傷吧?

可是我卻一點也不後悔遇見了你,愛上了你。

因為你的愛是我這短暫的一生最幸福最甜蜜的回憶!

「不……不要走……」雖然明知道現在說這樣,一點用都沒有,不過是徒增傷悲,但是君無邪的唇瓣還是顫動著,不受抑制的呢喃著,最後漸漸變成了嘶吼。

不……他不要她離開……


沒有了她,他該怎麼活下去?

生命彷彿打上了她獨有的烙印,每天一睜眼都是她甜美的笑容,她可愛的小動作。

如果說她只是花翎的意念的話,那麼她帶來的回憶為什麼會那麼深刻,已經深刻到了骨子裡! ……但是顧義完全不這麼想,他拉著一張魂魄出竅的死人臉坐在辦公桌后的沙發椅上,用幾天沒睡好的、充滿紅血絲的眼睛盯著幾個站在辦公桌前低頭懺悔狀的人。

活活看到這幾個傢伙差點抱成一團嚶嚶嚶,顧義才面無表情的開口:「請問一下,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給出正確的結果並恢復休假和獎金福利?」他伸出一隻手敲了敲桌子,扯出一絲嘲諷的笑容。

「或者相比之下,你們覺得在困難之中才會更有動力所以工資也乾脆降一降?」

「還是說你們更希望挑戰真正的絕境,乾脆不要工資就這麼活下去?」

陰風慘慘的話讓幾個人齊齊一抖。時間凝滯了一會後,一個眼鏡矮子突然臉朝下撲倒在辦公桌前。

有那麼一瞬間,辦公室里鴉雀無聲。

矮子趴在地上蒙了一會,才咬牙切齒的捧著破碎的眼鏡和破碎的心回頭瞪視,這群死道友不死貧道的黛比啊!

餘下幾人幾乎同時後退一步,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道友,你的犧牲組織會記住的!

顧義看的嘴角抽搐,要這群逗比到底有什麼用!他簡直感覺到昨天飽受折磨,又遭遇到失眠之後變得無比緊繃的神經在腦子裡跳個不停。

按著突突跳動的太陽穴,低氣壓在辦公室里一層層堆積起來,他看著這幾個傻【嗶—】,拉著一張死人臉開口道:「還有三天就是國慶長假,你們看著辦。要是三天時間你們還是什麼結果都沒有,國慶節就在公司打地鋪吧。」

幾人點頭不迭,你拉我一把我推你一把,迅速逃離對他們而言比鬼屋還嚇人的總裁辦公室。

顧義對天翻了一個白眼,他也知道似乎有人在阻止他查到那個女生的信息。

只可惜他不得不去查——為了他見了鬼的神經病。顧義轉動沙發椅,冷冷的看著窗外正一點點穿過玻璃的面具臉,如是想到。

這張臉上的表情一天比一天誇張,一天比一天猙獰,甚至前幾日被劈開的痕迹都已經消失無蹤。

顧義站起身,一步步走近窗邊,面具隨著他的動作一點點後退。兩者之間的的距離,不多不少,始終保持著同一個長度。


但是顧義很清楚,這個東西終有一日會真的到他面前。

他不知道它到底會做什麼,也不想知道。因為很明顯,無論如何,一定不是什麼好事——這是從他十五歲……那年第一次見到這東西,就知道的事情。

所以,哪怕只有一線希望,他也要去試一試。

…………

吃過午飯,蹲在花園裡捏著一條小魚乾逗弄喵糰子的宋科科突然感覺到一絲寒意。她猛地抬頭看向一個方向,良久才低下頭將小魚乾塞進喵糰子嘴裡。

站起身,活動了一下四肢,宋科科看看空蕩蕩的四周嘆氣道:「唉,真的是一刻都偷不得閑……算了算了,先幹活吧還是。」一邊說,她一邊向屋子裡走去。

喵糰子躺在花園的木棧道上,抱著小魚乾啃啃啃。

一雙澄黃透亮的貓兒眼盯著自家主人,只見她忙忙碌碌的開始將才收到沒多久的各種小東西——藤椅呀,小桌子呀,小地毯呀……慢慢在別墅里和花園裡一點點的布置起來。

不知不覺的啃完了一條小魚乾,喵糰子趴在地上「喵」的叫了一聲,看著布置好最後一個抱枕的主人歪歪頭。

宋科科「呼——」的長舒一口氣,唉,她應該是死宅太久了,這麼點體力活動都差點累癱。

看看手裡還剩下幾個賣家贈送的紅繩穿著的紙片飾品,想了想,宋科科對看著她的喵糰子招招手:「喵糰子過來~」

喵糰子歪著頭看了她一會,才慢吞吞的走過來。

宋科科拿起四根串了三片桃花瓣大小的菱形小紙片的細紅繩,仔仔細細的系在喵糰子的四肢上,笑嘻嘻的說道:「喵子放心呀,沒感覺的哦。」

喵糰子特別乖的由她系,等她系完才跳到地上,好奇的抬起一隻小毛爪子看看。

看著看著……它就忍不住伸爪子開始巴拉起來,然後慢慢歪歪斜斜的失去平衡一頭栽倒在地上。

就像一個毛球撲在地上了一樣,宋科科笑彎了眼,她家喵子真可愛。

進屋拿了一盤子小魚乾炸蝦米和一瓶汽水,宋科科抱著喵糰子坐在花園裡老槐樹下的藤椅上,眯著眼睛看著萬里晴空中燕雀飛過,陽光透過槐樹密密的枝葉照入庭院,給地面撒上了碎金。

喵糰子看著主人突然再次起身,不解的喵了一聲,又被揉一把毛腦袋,頓時有點發懵。

宋科科進屋把筆記本拿出來,盤腿坐回藤椅上,今天真是個碼字的好天氣。


事業無論如何也不能荒廢啊,她按下開機鍵感慨道。哎,不寫書,哪來的錢養喵糰子、護膚、買零食還有去調理她的身體呢~

「是不是呀,喵喵喵?」宋科科又呼了一把喵糰子的毛腦袋,笑的說不上來什麼意味。

喵糰子茫然的看了她一眼,迅速叼起一根小魚乾竄上了樹。

曬著暖暖的太陽啃著心愛的小魚乾,喵的小日子過的美滋美滋的。

「喵~」 如果說她只是花翎的意念的話,那麼她帶來的回憶為什麼會那麼深刻,已經深刻到了骨子裡!

以後沒有她的每一天,他將無從想象,他要如何活下去。

守著一副空空的軀殼,如同行屍走肉一般,他將要如何活下去?

然而歐陽紫玥卻斂去了淚水,身體早已化作了色彩斑斕的流沙,只剩下一張大大的笑臉。

知道他心中在想什麼,卻還是強硬的把活著的痛苦推給他!


她冰冷的唇印上他顫抖的唇瓣,輕輕言訴著最後的話語,卻打破了他一心想赴死陪她的決意,「無邪,你一定要好好活著,好好照顧我們的無夜……」

這是訣別的吻,美麗卻也凄幻!

剛說完,最後的笑臉也消失不見,獨留下她最後的一縷氣息彌散在空氣中。

君無邪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她的剪影,抓到的只是冰冷的空氣。

「不……玥兒……」

痛苦的嘶吼纏繞在海邊,一邊又一邊的回蕩著,彷彿在演奏著一首凄美的絕唱!

門外的烈焰手被燒到盡頭的煙頭灼痛了,眼睛里全是眼淚,可他還是望著虛空露出一抹歐陽紫玥慣有的笑容:毒蛇,一路走好!

———————————————————————————————————————

十年後,一家客棧內,一個男子正坐在桌前看信。

一身白衣,素淡雅緻,然而穿在他身上,卻演繹出了不同的風情。

低頭看信的瞬間,長長的眼睫毛在臉上投下美麗的暗影。

白皙的肌膚仿若絲綢一般滑膩,精緻妖孽的臉孔又增添了幾分成熟,看上去比以前更有味道了。

深沉的紫眸宛若兩彎深潭,稍不留意,就被席捲進那漫無邊際的漩渦中。

他看著信,緊呡著唇線,又輕輕嘆了口氣,這才站起來。

走到窗前,負手而立。

清晨的陽光明媚而舒適,透過門前的樹,照在他頎長挺拔的身上,美得仿若謫仙。

這幾年,他順著玥兒的心愿,放下一切,遊歷四方。

不僅因為她的心愿,更因為三王府的每個角落都充滿著他們共同的回憶!

在後花園,他會情不自禁想起歐陽紫玥坐鞦韆時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和她那抹美麗的倩影!

房間內,每一口呼吸似乎都還殘留著她的氣息,她彷彿還坐在桌邊,沖他調皮的擠眉弄眼!

廳堂內,每一點,每一滴都是按照她最喜歡的樣式布置的,只因為一句她喜歡,他可以不遠萬里託人弄來上好的紅木,只因為她喜歡,他可以將牆壁都刷成可愛的心形!

然而現在這一切都沒有意義了,只因為佳人已不在!

但是他並沒有死心過,這十年一直都沒有死心過!

三王府也一直留著人,會定時向他報告搜查的情況,會在每個國家都會設下眼線!

可是這一次又是讓他失望了,依舊沒有一點消息。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說得就是他現在的心情吧! 入夜。

月光皎潔,星光閃爍。宋科科穿著一身白色的弔帶長擺睡裙站在樓頂露台上,依靠著矮牆,仰著頭,清澈的咖色眸子倒映出碎星綴滿深藍的夜空。

「砰——」

遠處花火衝天而起,在夜空中猛然炸開,化作無數金線落下。

「喵」

宋科科側頭,喵糰子不知什麼時候趴在她手邊的牆頭,把爪子壓在肚皮下,仰著小腦袋安靜的望著天空中不斷升起又落下的花火。

宋科科失笑,轉身趴在牆頭,支起手臂撐著下巴,和喵糰子一起享受這美麗的夜晚。

遠處的市中心,難得回家午夜前回家。顧義披著浴衣站在卧室窗前,花火同樣映入了他的眼睛。

擦著濕漉漉頭髮的手微頓,就保持著這個姿勢,顧義站在窗前靜靜的看著這難得的花火。

很少見的,他沒有注意到遠處慘笑的面具,而是將全部心神放在了這絢爛的夜空中。

城裡雖然看不見夜空里的星星,但是極遠處升起的花火落下的碎金依舊無比的閃耀。不知為何,顧義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極難得的,嘴角揚起一個笑的弧度。

眼角餘光一動,笑意瞬間拉平,顧義一把拉上窗帘。

攤回床上,聽著遠處隱隱的花火聲,顧義伸手蓋住眼睛,喃喃道:「一定要,找到那個小姑娘才行……」他受夠了這樣該死的生活。

無論如何,一定要擺脫掉那東西,為此,不惜一切代價。

顧義的眼睛慢慢合上,久違的,沒有在任何藥物的作用下,自然睡著。

……

恍惚間,他覺得自己似乎走到了什麼地方……漆黑的街道,只依靠每戶門前的燈柱照亮,大約是哪個別墅區吧。

他無意識的順著街道走下去,兩側的人家屋裡早已熄了燈。直到——

顧義好像聽到誰在冥冥之中告訴他,那在他眼前出現的,唯一一棟房間里還亮著燈的別墅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別墅鐵門邊釘著一塊門牌,數字「二十一」在門口燈光下依稀可見,但顧義卻沒有仔細看那數字之前的地方,甚至連數字也只是無意中瞥到了一眼。

他的注意力被別的東西吸引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