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是做夢呢,肯定是在做夢啊。

不可置否的是,他確實想象過要是有一天能騎在老爹的脖子上……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只是做夢而已,他肯定是太累了,然後在水元珠裏睡着了。

尤其是現在這情況,老爹八成是已經被那老鱷魚捉走去煉丹了。

想到這……

他剛剛叫自己啥?龜兒子?還讓自己滾下去?

滾是不可能滾的,滾只可能存在於現實中,在這,我就是王!

“廢什麼話!老老實實的馱着老子飛!”

說着,還朝着老爹的腦袋上拍了一下,欺負好爹,好爽。

而且這夢還很真實,老爹這腦袋的質感也很好。

肉眼可見,江萬貫的臉當時就綠了。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2500


江北:???

夢可能很真實,但是怒氣值絕對不是假的啊!一臉呆滯的看着小面板的提示。

沒錯,沒錯啊!就是老爹!

臥槽!

江北懵逼了。

瞬間大腦一片空白,這特麼,不是在做夢?

老爹真馱着他飛呢?還不是揹着他,而是騎在脖子上?

江北緩緩的低下頭,脖子就如同上鏽的機械零件一般,嘎吱嘎吱的……

彷彿是低頭的動作快一點就能把脖子弄斷了一般。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666+666+666……

江北狠狠地嚥了口唾沫,他懂了,他就比那二百五多了個零頭。

“爹!”江北突然驚喜的喊了一嗓子,然後趕緊從老爹的脖子上蹦下來。

好像,這一切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般,這是久別重逢的劇情!

但是很顯然,江萬貫並沒有被江北這種小伎倆給矇騙掉。

這一輩子,一輩子啊!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自己!還特麼罵自己,還特麼拍自己的腦袋!

他怎麼不上天呢!

“賊尼瑪,龜兒子你找死是不是!”江萬貫越想心裏越氣,怒吼了出來。

怒氣值+1666

江北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在他印象中,老爹就從來沒這麼暴躁過。

生氣了頂多就拿着家裏的富貴竹給自己來兩下,那時的老爹是那麼可愛……

江北看着老爹手中的大砍刀,心裏很慌,老爹不會一怒之下給他砍了吧。

不行,再試一次!

“爹!你怎麼會在這裏!”江北一臉驚喜的喊道。

如果江北迴到過去,有了這麼一手,那絕對是影帝級別!

“老子把你從海底救了出來!怎麼不能在這裏!”江萬貫怒道。

別提他現在火多大了,追了這小兒子一路,然後他進水元珠休息去了。

結果休息好了他出來了?出來就騎在自己脖子上?

還給了自己那麼一下子?

是人了?

“爹!老哥和你兒媳婦就在水元珠裏呢!都安然無恙!”江北趕緊說道。

聽到這話,江萬貫的一顆心算是稍稍平靜了下來。

還行,這小子沒讓自己失望。

但是這就能彌補剛剛他對自己幼小的心靈造成的創傷嗎!啥時候他都能自稱老子了!


肯定彌補不了!

“龜兒子,少給我廢話!今天你必須得給我長長記性!”

江北是真慌了,他感覺老爹的握着刀的手已經在抖了!

怎麼辦,怎麼尋找一個更好的切入點!有了!

管他怎麼樣,先舔一波!

“爹!您如此偉岸的身姿,英俊逼人的氣質,殺伐果斷的性格,生猛無敵的氣質,爹!你不能稱呼我是龜兒子!您怎麼能覺得自己是王八呢!”江北義正言辭的反駁道。

聽着前面的話,江萬貫心裏的火氣剛消下了一點,但是下一刻……

江萬貫的眼睛瞬間瞪得如銅鈴般大小!

江北恨不得給自己來個巴掌,這嘴怎麼就改不了呢,老話說的真對,舔狗終將一無所有! 江萬貫心裏也明白,現在不是跟這敗家玩意動怒的時候。

出什麼事了,回去再算賬!

先帶着他跑再說!畢竟現在算是把這關給過去了,雖然以後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但是起碼這第一步邁的成功了!

而江北也被老爹這風雲突變的臉色給弄迷糊了,甚至給他準備的大禮都忘記說了。

“爹,你是怎麼跑出來的?”江北突然問道。


江萬貫頓覺心裏一暖,自己兒子的關心,有時候比什麼都來的實在。

“就那麼跑出來的唄。”江萬貫嘿嘿一笑。

“那他們沒追你?那麼多的海妖呢,還有那老鱷魚,你不是說比你還強大嗎?”

“追了,那幫海妖被我殺了不少索性就不敢追了。”

江北不懂了,這劇情明顯不對啊!

“爹,那老鱷魚,就看着你殺他小弟?”

“不是,我找了個機會給他封印了,然後就跑了。”

江北:“……”

這話我沒法接了,看來老爹這封印也很厲害,當初封了幽冥十七年,現在又把那老鱷魚也給封印了。

對啊!封印了!那他們還慌個蛋子!

“爹!先停下!我們回去!”江北突然喊道。

“回哪去?”江萬貫像看白癡一樣的看着江北,有點理解不了這平時最怕死的小兒子了。

給了他個眼神,大意就是要死你自己去死,不知道一堆賬沒跟你算呢嗎!

卻見江北一臉激動的說道:“爹!我發現了那老鱷魚的老巢!裏面肯定有很多財產!我們回去給洗劫了再走啊!”

江萬貫的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答道:“要去你自己去吧,那老鱷魚現在多半也在追殺咱們的路上。”

江北:???

說好的封印呢?都是騙人的嗎!

而江萬貫顯然不願意在搭理他了,抓着江北繼續朝着前方飛去。

至於天舟,那還是算了,那東西目標太大,機動性也差,萬一再被人家給打下來,得不償失。

誰知道海妖聯盟到底還有沒有後手。

而看到老爹還這樣一臉緊張的樣子,江北也是有點看不懂了,不由得開口問道。

“爹,咱們現在不是已經脫離危險了嗎?”

“廢什麼話,這次沒見到幽冥,誰知道會不會在前方再和其他海妖勾結設下埋伏!”江萬貫冷聲答道。

江北突然想起來了!嘴巴不由得張大,然後悲劇了……

灌了滿滿一肚子風。

好煩。

“爹,我見到那幽冥了,他只和這老鱷魚勾結了!”江北還是強忍着難受說道。

倒是江萬貫一臉驚疑的看着江北,這敗家玩意怎麼見到那幽冥的?


而且,怎麼現在又這麼肯定幽冥沒跟別人勾結?

還有!幽冥要是也在這死神海峽怎麼沒出現!是不是怕自己殺了他!

想到這,不由得又攥緊了拳頭,好好地一個報仇的機會又浪費了!

看了江北一眼,默不作聲的朝着前方再次飛去。

不能再回去殺那幽冥了,不能把他一家人的命都賭上,明明已經跑出來了。

但是……真的很不甘心啊!

而看到老爹一臉糾結之色,江北也是頗爲好奇,老爹這又是咋的了?

挺大個歲數了,一天天的花花腸子還挺多。

今天生這個氣明天生那個氣的,真是的……

但是,江北還是醞釀了一個激動地情緒,喊了出來!

“爹!我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在這草木皆兵的情形下,再聽到耳邊這炸雷一般的喊聲,江萬貫嚇得差點一頭栽進水裏。

來自江萬貫的怒氣值+166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