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賽先生,我們還是說正事把,昨晚的事我們不予追究。”

克洛澤的話這才把何塞的思緒拉了回來。

“哦….抱歉!我…昨晚應該是酒館打烊之後…我想着在田裏解決個大號再睡的,你們知道,公共廁所裏實在太臭了….”

這個何塞看到克洛澤的臉色漸漸沉了下去,急忙打住了自己的逼叨叨,直奔主題。

“我蹲在田裏大號正爽得時候,卻突然發現自己忘記帶手紙…我左右看看,本來想找些樹葉或南瓜葉來代替的,可不知是誰,卻遞給我一疊手紙!我記得自己當時還道了聲謝~只不過….當我看到那人長相的時候….”

何塞說到這似乎再次感覺到了涼意。

他拉了拉被子,將自己裹得更緊了些:“不,不應該說是長相,因爲它的腦袋就是一顆大南瓜!….那上面有刀挖出來的雙眼和鼻子還有嘴巴….它就瞪着那空洞洞的眼睛望着我…我發誓自己的靈魂在那一刻已經離我而去了!”

克洛澤打斷了他,問道:“那鐮刀是怎麼回事?”

何塞聳了聳肩:“誰知道呢,我當時都嚇傻了,褲子都沒提就往回跑。可剛跑兩步就摔倒了,緊接着就感覺手臂一陣劇痛,回來才發現就這樣了….”

何塞擡了擡自己包紮成糉子的左臂。

“這麼說你並沒有親眼看到它攻擊你?”

克洛澤追問。

“可…如果不是那玩意還會有誰?我又不會自己割傷自己。”

克洛澤伸手摩挲着下巴,像一位偵探似得開始思索。

“那麼一切….就等今晚揭曉了!” 當天夜裏,克洛澤留下凱恩看馬車,而戴安娜卻表示自己太困了要睡覺。

克洛澤倒是無所謂,自己這趟出來本來就是歷練的,總讓人保護着怎麼歷練?

再者說了,一個小鎮子他要是都無法保護自己,那麼到了浮空城或是其他大城市可怎麼辦?

而且,克洛澤覺得就四人組這樣的都能活到現在,自己斷沒理由不如他們吧?

就這樣,克洛澤帶着其他人早早躲進了南瓜田邊的小樹林裏。

法克一邊咒罵着,一邊將自己的鞋底在地上使勁摩擦。

是的,他又踩到了一坨野生的粑粑。

“見鬼!這裏的人都什麼習慣?難道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這地裏的粑粑比特麼南瓜還要多!”


蜥蜴人沃德默默注視着面前這片南瓜地,憋出來一句:“我以後再也不想吃南瓜了。”

克洛澤捂着鼻子蹲在那裏觀察着南瓜田。他想看出一點南瓜幽靈爲什麼在此徘徊的原因。

可是除了成片的南瓜田以外,就只有陣陣惡臭伴隨着他們。

“來來來,大家給鼻子下面抹一點,這氣味實在讓人受不了。”

克洛澤無奈掏出一瓶風油精,給每個人鼻下抹了一點,這讓大家的精神頓覺一陣。

“哇!這個好提神啊~比魔瘋草還管用!”

“魔瘋草”是大陸上常見的一種提神草藥原料,說直白點就是興奮劑。

可即便是興奮劑,那也無法和風油精這種神器相提並論。

“來了!”

“鷹眼”賽樂門一聲低喝,立刻就讓大家都警覺了起來。

“在哪兒?南瓜幽靈來了嗎?”

其他幾人四處張望,卻什麼也沒有看到。

大家回頭用詢問的眼神望向賽樂門,這傢伙半天才憋出下一句。

“來了!真的來了!我的肚子好痛….我要去方便一下。”

我尼瑪….

大夥差點在這刨個坑把他埋了!

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大喘氣?還有現在是什麼時候?居然還有心情去上大號!?

賽樂門摸索着周圍的樹木往衆人相反的方向走了幾十步,這才蹲在一片灌木中解決私人問題。

“啊~舒服~”

一陣舒爽的感覺過後,賽樂門想到了一個關鍵問題,自己身上沒帶手紙。

他想大喊來着,可又怕同伴們嘲笑他。

正猶豫要不要用樹葉子湊合一下的時候,卻突然從旁邊伸出一疊手紙。

“嗯?哪裏來的手紙?你們是故意想嚇我嗎?不過可惜我是不會害怕的。”

賽樂門冷笑一聲,對於同伴們的惡作劇嗤之以鼻。

他總是這麼覺得,自己平時必須承受超越同齡人的成熟和睿智,感覺自己很累。

賽樂門決定要捉弄一下嚇唬自己的這個混蛋。

他沒有伸手去接手紙,而是抓了一把樹葉在屁股底下胡亂一擦,還故意用手一抖。

“哎呀~不好意思,甩到你身上了吧?”

他笑着擡起頭,努力將自己的眼球集中在中央位置,想看清面前的人是誰。

可當他看到那碩大的南瓜頭時,卻意識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法克?沃德?”

他以爲是這兩個人套了南瓜頭,故意冒充南瓜幽靈。

可就在他叫出名字的時候,不遠處的法克卻不耐煩道:“拉完了沒有?拉完了就快過來。”

旁邊還傳來了沃德的聲音:“哎呦!我的肚子也有些痛。”


賽樂門嚥了口唾沫,突然發出了一聲只有女人才會發出的尖叫。

“怎麼啦?怎麼啦?”

遠處的幾人不知發生了什麼的,紛紛向他這邊趕來。

而此時賽樂門卻已經恢復了平常那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剛剛我看到一個南瓜頭,就用尖叫聲警告了他,所以他現在跑了。”

“跑了?”

幾人面面相覷,克羅澤忙問:“往哪個方向跑了?”

賽樂門先指了指左邊,又指了指右邊,然後又指了指天上,最後做了個聳肩的動作。

“誰知道呢?”他如此答道。

克洛澤忍着一巴掌呼死他的衝動,吩咐幾人四處找找。

忽然間,沃德壓低着聲音,發出一聲牙蟲的叫聲。

衆人聽到暗號,都向他的位置靠攏過去。

等大家都到齊了,沃德指着不遠處的一片南瓜田。

“你們看那邊,它好像在挖什麼。”

大家順着沃德手指的方向就能看到,那的確是南瓜頭。

幾人儘量把自己的動作放輕,不讓自己發出聲音,他們想湊近了看看。如果可能的話,他們準備直接抓住這個南瓜頭。

克洛澤伸出兩根手指,先指向左右兩邊,然後又指了指自己,攥緊了拳頭。那意思便是讓人左右包抄,看他手勢一起動手。

在他身後的蜥蜴人沃德,還有法克、碧翠石都認真的點了點頭。


克洛澤見他們能夠理解,便再次俯下身向前匍匐。

可忽然間,他發現法克和碧翠石一左右跑到自己身邊,將自己給架了起來。然後大塊頭蜥蜴從後面跑過來狠狠給了自己屁股一腳。

克洛澤成功的被蜥蜴人踢飛了出去,當然是衝着那個南瓜頭的方向。

克洛澤人在空中就已經忍不住破口大罵。

“你們tmd弱智啊~~~~”

但剛剛罵出口,他自己就有些後悔。他分明知道這些人的智商估計跟母雞差不多,自己幹嘛還要打那麼多多餘的手勢?哎…算了…都怪自己。

“啪!”

克洛澤一個狗啃泥摔在了距離南瓜頭不遠的地面上。

那個在地裏扣扣搜搜的南瓜頭似乎被突然冒出的克洛澤嚇了一跳。

克洛澤能感覺到,那南瓜頭的身體抖了一下,緊接着居然撒腿就跑!

這時,克洛澤無語的聽到沃德這貨在喊:“成功嚇到它了!它要逃跑,快追!”

尼瑪….是你們成功嚇到我了纔對!我幹嘛要答應加入這個小隊?天吶!

克洛澤咬着牙心想,這可是自己約的炮,就算含着眼淚也要堅持到最後啊….追吧!

幾人沿着南瓜頭逃跑的方向一路追去。

他們先是穿過一片小樹林,緊接着居然來到了鎮子的街道上。

那南瓜頭在鎮子裏左拐右拐,對地形還相當的熟悉。

克洛澤幾人緊追不捨,雖然沃德的肩上還扛着眼神不好的賽樂門,但他卻仍然勇猛的跑在了第一個。

可對方利用錯綜複雜的小巷地形,很快便在一個岔路口甩掉了他們。

氣喘吁吁的四個人,加上在蜥蜴肩膀上快被顛吐的賽樂門,站在一處丁字路口不知該往哪裏追了。

法克嘿嘿一笑:“彆着急,交給我吧!追蹤術這種技能我早就瞭然於胸了。”

只見他從懷裏掏出一枚銅幣握在手裏搓動着,嘴裏還唸唸有詞。

忽然間,他將銅幣拋上天空。


銅幣在天上翻轉了幾個跟頭,噹啷一聲落在了石頭地面上,打了幾個轉。

法克蹲下身,藉着月光看向銅幣表面。

這是一枚教廷發佈的制式銅幣,那上面雕刻着一雙手捧着一束聖光。

法克仔細看了看,然後伸手一指右邊的岔路:“走這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