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先注意着,我打算到更前面去看看,你們準備聽我號令。”

青冥劍派的衆弟子聽到有遊離所的話連連點頭,對於面前這場激烈的戰鬥已經將他們渾身的熱血沸騰起來,恨不得也上場殺怪殺敵。

低調的藏在青冥劍派衆弟子中的遊志之此刻沒有往日的話語,嘴巴緊閉,也不和任何人搭話,就默默看着遊離所的背影,雙目之中露出幾分恨意的光芒,那些功勞應該是我的!

遊離所走了幾步,口中輕喊道:

“傅兄?”

“我在這。”傅孤白見下方沒人,腳下一滑,從樹上溜了下來,背靠在樹幹上,朝遊離所擺擺手。

遊離所點點走,站到傅孤白身邊,問道:

“傅兄爲何叫我動手?現在兩方的戰鬥還沒有結束。”

難道我要說我想和你搶這個血睛赤猿的屍體嗎?傅孤白心中嘀咕着,看向遊離所的時候笑了笑,說道:“血睛赤猿已經快支持不住了,而金古烈和陸火炎更是將血睛赤猿牢牢牽制住,現在就可以動手剿殺那些炎鬼門的弟子,到時候以遊兄和貴派的實力足以對付那頭血睛赤猿。”

“傅兄果然深謀遠慮,不過血睛赤猿的事情事關重大,一着不慎可能全軍覆沒,容我在想想。”

遊離所不住的點頭,口中連連稱是,腳下卻沒有磨動半分,看向傅孤白的目光已經有了幾分異樣,不知在想什麼。

傅孤白看着遊離所無動於衷的樣子,心中不由得暗罵這些能當老大的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燈,不過到時候……由不得你了!

傅孤白只是深深的看了遊離所一眼,言禁於此,沒有繼續多說下去,轉身離開。

遊離所在傅孤白離開後阿轉身走了回去。

“吩咐下去,準備戰鬥!”

遊離所一走回到隊伍中,那名新跟的隨從連忙走上前去,側耳做聆聽狀,而遊離所果然發話了。

遊離所的話一傳到隊伍中,所有青冥劍派弟子都齊刷刷的抽出長劍,就等待遊離所一聲令下,全體衝上去殺他個人仰馬翻。

不過奇怪的是,遊離所只是說了一句後,就沒有了下文,盤腿坐下,閉目養神,而一旁的隨從弟子看到這個情況識趣的沒有多言。

……

“這大傢伙血流了這麼多怎麼還沒死啊?”

“累死老子了。”

“快點,再加一把勁,我們就把它磨死了。”

炎鬼門的弟子隨着時間的推移,手中大刀出現了麻木的劈砍動作,虎口的痠麻讓他們忍不住的出口道。

不過經此這麼一說的功夫,血睛赤猿身上大刀能砍刀的位置已經沒有看到一塊好皮了,粗厚的皮毛很好了隔絕了許多名炎鬼門弟子的攻擊,但是俗話說,蟻多咬死象,哪怕一根皮毛一根皮毛的切,也很讓血睛赤猿受重創了。

而陸火炎和金古烈身上的真元已經不到四成,不過他們首當其衝的面對血睛赤猿的猛烈攻擊,能夠漸漸的感覺到血睛赤猿狂風驟雨般的攻擊已經緩了許多,有力竭的徵兆,兩人修養功夫很好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不加掩飾的笑意。

“怎麼會讓你們這麼容易呢?”

而這時,正在兩人還未加快對血睛赤猿的攻擊時,傅孤白的聲音晃晃悠悠的飄了過來,金古烈和陸火炎的臉色齊齊一變,沒有料到傅孤白此刻竟然現身於此,不過對於傅孤白的速度,陸火炎和金古烈手上的速度突然加快對血睛赤猿的攻擊。

而傅孤白只是靜靜看着,沒有動作,不過幾息時間,加快攻擊速度的陸火炎和金古烈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轟隆——”血睛赤猿再也無力踐踏土地發出聲響,最後的一聲轟鳴成爲它這頭龐然大物的悲鳴,血睛赤猿倒在地上,那雙看上去很大的猿目此時正失神的半瞌半張,彷彿還有對於這個世界的留戀,荒獸後裔強大的生命力還給它苟延殘喘的機會,不過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場的沒有一個會放過這頭渾身是寶的血睛赤猿。

“呼、呼。”

終於將血睛赤猿擊倒,金古烈和陸火炎分別輕鬆的喘了一口氣,而炎鬼門的弟子們也成犄角之勢將傅孤白包圍起來,有了陸火炎和金古烈的抵擋,血睛赤猿並沒有給炎鬼門的衆弟子帶來多少傷亡,而保存的戰鬥力也有大半,只有金古烈和陸火炎的真元消耗的頗多。

兩人分別從乾坤布袋之中各自掏出一顆丹藥,快速的吞嚥下去後,一起敵視着傅孤白。 傅孤白對於兩人的敵視也不甚在意,只是笑笑,靜等兩人開口。

“這頭血睛赤猿是引來的?”陸火炎先開口道,其實不用說也知道,這裏除了傅孤白還有誰?他這麼問只不過是確認一下而已。

傅孤白眨眼笑了一下,算是默認了。

“哼。”金古烈不滿冷哼一聲,臉上又重新恢復了陰冷,又從乾坤布袋之中取出一套衣服直接套在身上。

“你們不是在找我?”

傅孤白終於開口了,雙目之中滿是戲虐的神色,對於包圍自己的炎鬼門弟子毫不在意。

“今人我們這麼多人,你還以爲你跑得掉嗎?”

看傅孤白一副不在乎的樣子,陸火炎以爲傅孤白還有什麼準備,厲聲道。

話音一落,將傅孤白圍在一起的炎鬼門弟子大刀舞動着向傅孤白逼近。

“等等!”傅孤白伸手一擡,一副我有話說的樣子。

“你還有什麼話說?”陸火炎止住前進的炎鬼門弟子,盯着傅孤白問道。

“你不就是想看看我怎麼有恃無恐嗎?我就給你見識一下吧。”傅孤白雙手負於腰間,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神色。


“什麼?”陸火炎心中一驚,傅孤白能將血睛赤猿引來就說明已經有了計劃,會是什麼變故?

“遊兄,出來吧!”傅孤白朗聲道。

“上,殺了他!”傅孤白的話一出口,陸火炎就知道事情要遭,立即開口喝道。

炎鬼門弟子還沒有來得及動手,身後的林子裏已經稀稀疏疏的傳來了腳步聲,緊接着是遊離所拍着巴掌的聲音。

“傅兄做得很好,兵域能有傅兄這等人才,實乃大幸!”

遊離所一出來就把傅孤白的門派給說了出來,讓陸火炎和金古烈瞳孔一陣收縮,傅孤白也在心中暗罵不已,不過口中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如果沒有遊兄的幫忙這事還不一定能完成啊。”

金古烈和陸火炎沒有輕舉妄動,看着傅孤白和遊離所在相互客套,拼命的運行門派的心法回覆起自身消耗的真元。

不過傅孤白與遊離所沒有客套幾句,讓金古烈和陸火炎心中有點失望,不過臉上非常硬氣的強撐着。

“遊兄,該怎麼做不用我多說吧?”傅孤白轉頭看了看金古烈,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逝,要不是金古烈的瞳蛇毒,他也不會搞得要暴露自己。

遊離所點點頭,手臂高舉重重一揮,身後的青冥劍派弟子長劍揮舞,衝向已經有些疲倦的炎鬼門弟子。

“殺!”

“殺!”


而炎鬼門弟子自然不甘示弱的咆哮一聲,在剛剛圍攻血睛赤猿的時候花費了不少的體力和真元,但是不妨礙他們對相對弱上一籌的青冥劍派弟子出手,沒有在顧及傅孤白。

“傅兄,等這次戰鬥完結後,我希望傅兄能到寒舍小聚,我倆暢飲一番。”遊離所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故意高聲,而金古烈和陸火炎聽到遊離所這麼一說,臉色更是難看了幾分。

傅孤白自然明白遊離所的意思,大笑起來:

“遊兄說得對,以貴派的實力對付區區一個炎鬼門還不是手到擒來!”

“去死吧!”陸火炎此刻真元已經恢復了大半,聽到傅孤白這麼一說,再也忍耐不下去,手中大刀的刀身上重新迸發出刀芒,直接衝向傅孤白,與傅孤白還相距不遠便一道道火紅色的刀氣向着傅孤白噴去。

“刀氣?”

站在遠處的遊離所看到陸火炎的這個動作眼角不由得一跳,目光急忙轉向另一頭的傅孤白。

凌厲的刀氣夾雜着鋒芒,速度比之傅孤白逐流步法的運行還快上一籌,從各種刁鑽的角度斬向傅孤白,傅孤白臉色也沒有過多變化,只是沒有想到陸火炎會留了一手,剛剛看起來並沒有盡力啊。

逐流身法發動,傅孤白身子一點,向着天上彈去,對於逐流身法的妙用傅孤白愈發的熟練,氣流的感應更是靈敏,從陸火炎發招的那一瞬間,一道道氣流便已經在他的腦海中成形,並迅速模擬了一個最佳的躲避路線。

遊離所看見傅孤白只是輕輕一跳,就躲過了陸火炎劈來的火紅色刀氣,眼睛不由得一瞪,哪怕他遇上陸火炎的刀氣,怕是也要暴露一些底牌,對於傅孤白不過是煉氣化神一品的境界,遊離所不由得開始懷疑起來。

眼見傅孤白輕鬆的躲開自己所有的刀氣,陸火炎臉色已經大變,而金古烈已經默默掏出那把無弦弓,站到了陸火炎的身旁,而遊離所則取出一把普通長劍站到傅孤白的身邊。

“今日我們就分個高下吧!喝!”

傅孤白率先大吼一聲,取自遊離所的長青劍迸發一道金芒,連劍身都在輕聲嗡鳴起來,傅孤白向着金古烈衝去。看到長青劍,遊離所的臉色頗有些不快,不過沒有說什麼,隨後跟着傅孤白衝去。

“來得好!”陸火炎完全被挑起了戰鬥的興趣,大刀揮劈向着金古烈衝來的傅孤白,迸發而出的火紅色刀氣更是強盛了幾分。

傅孤白身子輕輕一側,巧妙的走位躲開了陸火炎的攻擊正要繼續衝向金古烈的時候,異變突起,一聲尖叫突然從一側的林子中傳出。

“啊!”

好熟悉的聲音?溫如玉?出什麼事情了?

念頭剛在腦海泛起,傅孤白就見溫如玉雙目通紅的從林子中氣勢洶洶的衝出,活脫脫的一隻急紅眼的兔子,以傅孤白的視力範圍還能看到溫如玉嘴角的幾分涎水。

這算什麼?壓制不住腦海的戰鬥慾望?

傅孤白真擔心溫如玉是否是因爲看了那麼久的戰鬥沒有出來露兩手會憋得慌,不過溫如玉既然出來了,那這兩個傢伙她一定很樂意對付的,想到這,傅孤白大聲喝道:


“溫師姐,這兩個傢伙很想和你切磋!”

切磋你妹!


金古烈和陸火炎心中齊齊閃過這句話,然後愈發的警惕起來,此人既然是傅孤白的師姐,實力必定不弱,再加上游離所他們三名,足以完全壓制了,而遊離所已經趁此機會快步衝到金古烈的前面,先傅孤白一步和金古烈交鋒起來。

“切磋?!”

溫如玉一聽到傅孤白的話,通紅的雙目中閃過一陣清明,代替了眼中的血色,緊而代之的是難耐的興奮,兩手邊跑動邊在背部摸索着,令人瞪爆眼眶的拿出一把巨大的雙面斧頭,特別讓人觸目驚心的是刃上開口的那十幾道血槽,要是砍到人身上不知是什麼感覺……

溫如玉持着那把巨大的斧頭,說不出的怪異,場上傅孤白幾人手中武器散發的光芒瞬間暗淡無光,而溫如玉那把大斧頭斧身上開始涌現出光芒,那光芒如同一束長劍一般,超過了斧頭,直直衝天而起,那雙面的斧刃反而變成的劍柄一般,化成巨劍的大斧頭已經向着陸火炎砸去。

“霸氣側漏……”傅孤白驚歎着看着溫如玉的壯舉,真不明白她是怎麼將那道斧芒變得如此霸氣,怎麼看也只有煉氣化神二品的實力,這一發揮就貌似已經達到了四品的攻擊強度,如果她空閒下來要和自己切磋切磋,那……

想到這,傅孤白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腦海中幻想出溫如玉拿着大斧頭狂虐自己的情景,趕緊晃晃腦袋將這些無用的心思晃出頭腦,開始計劃另外一個環節。

且不論戰鬥的一方,旁邊的血睛赤猿竟然還未死透,這不得不驚歎其生命力的頑強。趁着現在戰鬥沒有人注意自己,傅孤白悄悄的走到距離血睛赤猿百米以外的地方,一手已經摸索到乾坤布袋之中,對着隨時都有可能死去的血睛赤猿的眼前亮出了自血睛赤猿洞穴採摘到的靈香花,還存留大半藥力的靈香花散發着白華一下子讓血睛赤猿的瞳孔變化起來。

“吼!”

只聽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血睛赤猿竟然從地上爬了起來…… 血睛赤猿的咆哮一下子將衆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看到爬起來的血睛赤猿,全部停止了交鋒,連興奮激斗的溫如玉也露出迷茫的神色,金古烈離得近點,看到傅孤白似乎做了什麼事情才讓血睛赤猿爬起來,又驚又怒的喊道。

“傅孤白,你在做什麼!”


可惜已經遲了,血睛赤猿站起來後,身上的傷口竟然開始緩緩的癒合,通紅更甚的雙眼完全分不出瞳孔,一雙眼眶之中跳動着猩紅的血色,擇人而噬。

傅孤白在血睛赤猿爬起來的時候已經來到了遊離所身邊,不過換來的卻是遊離所深深的戒備。

“傅兄是什麼意思?”

傅孤白歪着腦袋,雙目迷惑的道:

“我也不知道啊,剛剛想要到血睛赤猿身上摸幾把的,沒想到突然就原地復活了……”

鬼才信你!遊離所怎麼可能會被傅孤白一句話就唬住了,口中還自發的替傅孤白辯解着:

“可能是迴光返照,傅兄不必自責……”

“轟隆轟隆……”震地的轟鳴又重新響了起來,血睛赤猿口中竟然在凝聚着紅光,天地靈氣不斷的向着口中靠攏一發靈氣彈眼看就要完成。

“不好……”

在場的人心中都閃過這個念頭,而還未開始動作,金古烈已經腳下一點,眼見是要逃離了。

開玩笑,如果能讓你得逞我的計劃還有什麼用?

傅孤白心中嗤笑一聲,逐流身法迅速發動起來,緊緊跟隨在金古烈身後,而自己身後的動靜也隨時注意着,以防緊接而來的攻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