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在商量些什麼啊?”絲毫不管玉樹和文羽的驚訝表情,凌風直接拿了個茶壺喝了一大口。

這種習慣是很不雅的,但是玉樹和文羽也就搖搖頭而已,最後還是玉樹開了口:“我們在商量修建長城的事,時間太緊,真的很難修建好……而且還有很多居民無法安置……糧食也不夠那麼多人吃……軍備物資也還欠缺……真的好麻煩啊!”

面對玉樹提出來的一大堆問題,凌風還真的一下子沒反映過來,不過立刻就大笑起來了:“哈、哈、哈……這麼簡單的事情你也想不出來!?看來我的確是個天才啊!”

沒等凌風感嘆完,玉樹已經急切地拉住了凌風:“你有辦法!?快說出來啊!”

看着玉樹和老爹的着急樣子,凌風更加得意了,悠閒地坐下來道:“這還不容易!?修建長城可以像我們臨時修建的石牆那樣,先修個低矮且有缺口的長城,不過一定要結實!”凌風可是知道不結實造成的後果是什麼,現在他們想彌補都不行。

“可是……那樣的長城根本不可能長期使用啊!”文羽提出了疑問,顯然,這個他們是想過了的。

“哎呀……”凌風做出了一副誇張的樣子:“先修成那個樣子,但是不代表修好以後就讓他繼續是那個樣子的嘛!”

“你是說……修好之後再繼續按照現在的計劃將它修完?”玉樹顯然已經猜到了凌風的想法。

“是啊!這樣就可以先抵擋一陣子了,然後就邊戰鬥邊搶修!但是一定要堅固才行,現在我們就遇到麻煩了……一種高四、五米的魔獸輕輕地就可以將我們的石牆摧毀……”

嘆了口氣,凌風繼續道:“至於其他的嘛……我看你們去召集一些商人來就可以解決了。”

“啊!?召集商人?我們可沒有多少錢買東西……”玉樹也弄不懂凌風到底在想些什麼了。

“按我的想法,這大概是一石……嗯……我算算……至少是一石三鳥的計劃吧!”

“到底是什麼,快說吧!”沒想到最先忍不住的竟然的玉樹,凌風還沒見到他這麼緊張過呢!

“呵呵,我成立的獵魔公會不是和許多商人有往來嗎?要召集他們,然後再去召集皮甲製造商。由他們成立商盟,我們作監督,我們將戰場上殺掉的魔**給他們,然後由他們拿去剝皮,至於肉嘛,許多是可以吃的,就可以緩解糧食緊缺的問題了。皮可以拿去製作皮甲,然後再交給我們。至於安置居民嘛,那些商人肯定是缺人手的,而且絕對不是一般地缺,讓他們去安置就是了,所以就解決了啊!看看,是不是一石三鳥?”

“可是……這裏面沒錢可賺,那些商人怎麼可能同意嘛!”文羽說出了自己的疑問,確實,商人大都是惟利是圖的,沒利益他們肯定是不幹的。

“誰說沒有利益的?利益大到恐怕他們都願意去死了!比如我們交給獵魔公會十隻魔獸,由他們將魔獸運往屠宰場那裏,屠宰場當然要給獵魔公會大約三隻魔獸的錢。而屠宰場則負責將魔獸皮剝下來,肉當然可以賣出去,然後他們將皮交給皮甲商,再得到三隻魔獸的錢,等於他們白賺了那些肉錢!而皮甲商呢?他們將魔獸皮拿出四張製作成兩副皮甲,而剩餘的六張皮則可以製成其他的皮衣賣掉!”

“天啊!等於我們用十隻魔獸換來兩副戰甲!?”文羽震驚地看着他眼前的凌風,剛纔凌風說他是個天才他還不怎麼同意,畢竟他可沒玉樹那種天分,但是現在看來,凌風可是絲毫不下與玉樹呢!

“看來關鍵就是要我們將他們聯合在一起,並且嚴厲地監督他們的每一個環節,是嗎?”玉樹的確很厲害,一下子就看出了其中的關鍵。關鍵的關鍵就是要由他們來組織!

“是的,但是具體的事情還需要商量才行,畢竟我不怎麼在行。”


“我看這樣好了,凌風,既然這樣,不如讓你的獵魔公會來組織,最後由他們將製作好的皮甲運往前線,反正順路不是?我先調給你五千士兵吧,人手畢竟不夠了,你得多召集獵魔者纔是啊!”

“嗯,五千士兵難道還不夠監督他們嗎?還可以幫着運送東西呢!”說完之後,凌風又想起了那個賭約,也都向玉樹說了一遍。

說完之後,玉樹和文羽本來還很興奮的臉已經變得慘白了,他們真的沒有想到冥焰會那麼厲害,而且最關鍵的是:即使他們抵擋下了冥焰的魔獸軍團又怎麼樣?只要冥焰和他的手下一出動,即使玉樹他們有百萬大軍又如何?照樣得成爲妖魔和死屍!

最讓他們感到恐懼的其實是魔化的能力,即使是一個平民,魔化之後的實力也比普通的士兵強,而如果是士兵的話……此消彼長之下,就算人類軍隊再多又怎麼樣?還不是要被消耗完?

雖然玉樹和文羽沒有說,但是凌風也知道他們已經下定了決心:只要有被魔化的跡象,立刻將他們無情地殺掉!

來到皇城的獵魔公會總部,這是剛從鹿城搬來的,和會長說了一下事情之後,凌風就帶着彩虹離開了。

凌風雖然是獵魔公會的建立者,但是他可不是會長,畢竟他沒那麼多時間去管理公會,於是就交給了別人。

其實獵魔者也是有分等級的,根據他們的實力不同而分出了三級,分別是:初級獵魔者、中級獵魔者、高級獵魔者。而獵魔軍團的獵魔者大都是中級的獵魔者,少數是高級的獵魔者。至於初級的,他們的實力也就和一般士兵差不多。 當凌風和彩虹來到了巖山的時候,武烈他們已經守不住了,士兵們已經好讀天沒有睡好了,那些魔獸居然就沒怎麼停止過攻擊!導致士兵們現在已經疲倦不堪了,但是又不得不忍着。

彩虹的到來到是讓他們緩解了不少的壓力,因爲彩虹一來就在戰場上使用了兩次滔天火劫,鋪天蓋地的巨大火球簡直可以將地面給融化了!

凌風見到過玉巖峯使用的滔天火劫,現在的情形就和上次的一樣,真的很難想象,彩虹竟然可以在一天之內使用兩次!

由於有彩虹的幫助,所以士兵們的睡眠都要稍微好點,至少在火球轟炸的那兩個時辰裏是不會有魔獸出沒的,小睡一會兒還是可以的。

面對這種情況,冥焰非但沒有生氣反而興奮起來了,他正愁找不到樂子,沒想到現在就來了!這是多麼刺激的一件事情啊,有對手纔會讓他開心嘛!

興奮過後,冥焰開始想到底要怎麼解決事情了,現在他不能動用那些高級妖魔,要想殺掉彩虹是不可能的,到底要怎麼才能突破防線呢?越想不出來冥焰就越是興奮!

戰鬥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半個月,然後獵魔者公會的人來了,凌風還真沒想到他們的速度這麼快,居然才半個月就來了。

此時石牆後面的魔獸屍體已經被燒了一堆灰了,不過他們僅僅等了兩天就已經裝滿了幾十車的魔獸!

凌風苦笑着搖了搖頭,看來他們還是沒有足夠的人手啊!

不過出乎凌風意料的是,第二天竟然又來了一隊獵魔者,大概兩百多人的樣子,帶着四十多輛車子前來,這些人都是初級的獵魔者,有個甚至才十三、四歲的樣子,不過要他們趕着馬送東西還是可以了。

於是獵魔公會的馬車就這樣隔幾天到達幾十輛,士兵們還少了燒燬魔獸屍體的麻煩,畢竟燒的時候都會冒起很大的煙,嗆得人受不了!

看着前方的石牆,冥焰滿意地笑了起來,這次可讓他想到辦法了,呵呵,還真是好玩呢。

戰場上,轟炸了半天的火球終於消失了,地面竟然都已經隱隱變紅了!劇烈的高溫讓石牆後面的士兵大汗淋漓,正當他們準備拿起武器再次上去的時候,卻沒有發現魔獸的影子。

按照他們往常的經驗來看,那些魔獸應該毫不猶豫地衝上來纔是啊?怎麼今天居然沒有魔獸出沒了呢?難道所有的魔獸都已經被殺光了嗎?

足足等到天黑,士兵們仍然沒有發現魔獸的蹤跡,凌風更是強烈地不安起來,他知道魔獸有多麼多,怎麼可能就這樣死光了呢?一定是冥焰的陰謀,難道他想耍詐?

論起這個,凌風還真的不怎麼行,沒辦法,只好去找武烈商量了。帶着彩虹來到了武烈的帳篷,此時武烈正在看着地圖。

“武烈,我覺得這事情太奇怪了,你有什麼看法嗎?”一進來凌風就直奔主題。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事,不過他們別想從我們這裏過去,只要他們還想從我們這裏過去,那麼他們必然要突破我們的防線,所以我們還是以不變應萬變,就這樣等着吧。”

“那,我還是和小龍去看看吧。”說完凌風就離開了帳篷,並沒有帶着彩虹,畢竟彩虹去太危險了。

飛出二十里左右,凌風就看見了漫山遍野的魔獸,數量之驚人,簡直像從來就沒有減少過一樣!

此刻他們正急着望東邊趕,凌風這就不解了,難道他們要去老狐狸那裏?可是他不是和自己打賭嗎?那他還躲着幹什麼呢?而且他根本就沒有避讓的理由嘛!

難道……凌風突然想到那些魔獸可能集中起來全力攻擊東邊的防線!到時候東邊的壓力就不是原來的一倍那麼簡單了!可以說東邊的防線可能在一瞬間就會被突破!

大急之下,凌風和小龍趕緊回到了武烈的帳篷,此時彩虹和武烈都還在,見到凌風已經回來了,彩虹便走上去問道:“情況怎麼樣?”

“它們正往東邊聚集,可能……要全力從東邊攻擊。”說着凌風便看向了武烈,武烈在戰爭上的瞭解始終比凌風多些。

“這個……我想應該也是這樣,但是又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又說不出哪裏不對。”說着武烈也看向了凌風。

嘆了口氣,凌風終於發現玉樹爲什麼要讓他們兩一起來了,原來他們兩都不怎麼能想事情……如果不湊在一起的話……天知道他們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但是現在事情還是來了,即使他們兩商量也沒的結果……

正當凌風和武烈幹望着的時候,彩虹突然提醒了他們兩:“魔獸全力進攻東邊,那麼我們必須全力防守東邊,如果他們再抽些巨獸來攻擊西邊呢?”

聽彩虹這麼一說,凌風和武烈都一下子明白了,不過明白歸明白,到底要怎麼對付呢?

戰線那麼長,凌風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會攻擊哪裏,如果西邊二十里都有人防守的話,那麼東邊的人手就多不了幾個,根本抵擋不了攻擊!

現在到好,凌風他們防守西邊不是,不防守西邊也不是!最關鍵的是凌風他們不知道冥焰會攻擊西邊的哪裏,不然他們集中一小股精銳力量還是可以抵擋下來的。

凌風又不可能親自在上空察看,這應該算是他直接介入了,冥焰一定不會讓這麼掃興的事情發生的,所以他一定會攔住自己的!

這下可好,魔獸攻擊的時候他們還有底,現在魔獸不攻擊了,他們心裏反而沒有底了。

“要不我去察看吧?”最關鍵的時候,彩虹提出了自己去察看,但是她僅僅能飛十來米高而已,根本無法將整個二十里長的戰線看住的。而且凌風還特別瞭解那些操控者使用的暗魔箭,厲害到連小龍都吃不消的地步,彩虹去怎麼能讓凌風放心?

“不行!你不能去。”毫不猶豫地,凌風一口否決了彩虹的想法。

“那我們到底要怎麼辦!”

“撤!我們去守狼牙谷。”雖然不捨,但是凌風仍然下達了撤退的命令,他不希望看到士兵們死在這裏。 十一萬士兵加上兩萬平民潮水般地退開,只剩下一道殘破的石牆孤單地留在那片焦土上。

當無數魔獸在巨獸的帶領下衝上來的時候,發現這裏已經沒有了半個人影,於是它們沒有受到絲毫阻攔地突破了凌風他們的防線。

本來以魔獸的速度來看,凌風的軍隊是無法跑得過它們的,但由於凌風他們提前半天出發,所以在凌風他們到達狼牙谷之前,魔獸是絕對追不上來的。

狼牙谷,因爲山谷兩邊有兩座山峯,形似狼牙而得名。谷寬兩、三百米,谷中有條小河,而凌風他們建造的石牆就將整個山谷給橫斷了,連小河上也是石牆,不同的僅僅是那裏多了幾個石洞而已。

這裏的石牆是凌風他們北上的時候決定修建的,所以時間比較充足,石牆的堅固程度不是巖山城那裏的石牆可以比擬的,幾乎都可以比得上城牆了,高度也有十來米高,畢竟石牆只有兩、三百米的長度。

十幾萬人浩浩蕩蕩地通過石牆下面的通道後,凌風立刻下令將通道堵死!並且連通水的石洞也要堵死,這下別人就比理解了,要是把石牆沖垮了怎麼辦?


當初建造這個石牆的時候,凌風就知道有今天,所以建造的時候他特別囑咐要將石牆的厚度建到五米以上,否則不但抵擋不住魔獸的攻擊,恐怕連水來了都要將石牆沖垮。

雖然不解,但是士兵們還是執行了凌風的命令,可是還沒等他們開始堵洞口,魔獸已經出現在了山谷的另一面,時間緊迫,凌風;立即召集了所有會火系法術的獵魔者站在了石牆上。

在魔獸距離他們僅兩百米左右的時候,凌風舉起中的劍大喝道:“攻擊!”

頓時,石牆前面的山谷紅光閃耀,地上瞬間變成了火海,而天空中則出現了無數的火球,瘋狂地向地上的魔獸砸去,那些魔獸連一聲慘嚎都沒來得及發出就已經被燒成了焦碳!

魔獸對於死亡是毫不畏懼的,所以不斷地衝進了火海,由於魔獸越來越密集,到後來火海和火球已經無法將他們殺死了。不斷地有魔獸從火海中衝了出來,幸好他們已經被燒得不行了,所以堵通道的士兵還可以應付。

但是凌風卻不這樣想,再這樣下去,恐怕那些更加高級的妖魔和魔獸都會來了。看向了旁邊的彩虹,凌風急切地道:“有什麼法術能將那些魔獸擋一陣子嗎?”

“這個……或許有個法術可以,不過我也沒有用過。”說着彩虹就走上前去,雙手將火靈石合上,隨後渾身散發出了一陣紅光,彷彿被火焰籠罩了一般。

隨着紅光越來越耀眼,最後彩虹幾乎成了太陽一樣,強烈的光芒逼得凌風都不敢直視了。只見這一情形,凌風就知道這個法術的威力非比尋常,恐怕是個高級法術了吧?

彷彿要印證凌風的想法一樣,彩虹嬌喝一聲:“地獄烈焰!”

隨着彩虹的嬌喝聲,大地立刻顫動起來,所有的人都被這突然出現的顫動震驚得不知所措。就在大家都駭然的時候,前方的山谷竟然被撕裂開來,彷彿大地被撕出了無數的裂口般。

見到這一幕,即使是凌風也不禁驚歎起來,不知道要多大的靈力纔可以辦到這樣的程度啊!無數的魔獸咆哮着掉進了裂縫,那些裂口彷彿無底洞般不斷地吞噬着魔獸。

就在大家都以爲這就完了的時候,大地再次劇烈顫抖起來,彷彿有爆炸性的能量要爆發似的。一時間,所有的人都緊張起來,可千萬別波及到這裏纔好,不然他們可就完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可是大家卻沒看到有什麼變化,只是大地顫抖得更加厲害了而已。

就在大家都以爲沒事的時候,異變突起!只見裂縫中紅光一閃,伴隨着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竟然從裂縫中衝出一道火柱,直衝九天!

附近的魔獸僅一瞬間就完全化爲了灰燼,連大地都被烤得幾乎融化了!隔着老遠,凌風他們都受不了如此高的溫度,趕緊躲到了石牆後面,此時他們驚訝地發現前方竟然升起了白色的水霧,看來河水已經被瞬間蒸發了。

火柱漸漸消散,但是噴出火柱的裂縫處卻不斷地噴出火焰來,附近已經變成了熔爐般的地方,兩邊的山上更是燃起了大火。

漸漸的,大地不再顫抖,但是高溫已經讓石牆後面的士兵大汗淋漓了,他們還從來沒在這麼熱的地方待過,今天算是領教了。

沒辦法,凌風乾脆把喝的水也給倒在了自己的頭上降降溫,沒想到效果還挺好,一下子就涼爽了不少。其他人見到凌風那舒暢的樣子,也學了起來,結果把所有喝的水都給倒完了……

天黑的時候,裂口出纔不再噴出火焰,沒有了火焰的阻攔,魔獸們繼續瘋狂地涌來,不過此時的通道已經被堵好了,而且連通水的洞也都堵好了。

由於小河被堵住了,所以河水慢慢上漲,第二天竟然漲到將河邊的路都快給淹沒了,那些魔獸不得不擠在了路上,沙灘是沒法去的了,畢竟它們幾乎都不會游泳。

如此狹窄的地方,魔獸數量多的優勢就再也沒有了,加上凌風他們又有石牆的保護,所以對付起來比以前輕鬆多了。

雖然大家都很高興,但是凌風卻開心不起來,現在的僅僅是低級的魔獸而已,連操控者都沒見到幾個,等過些兩天他們趕到的時候,凌風他們真的沒多大把握能對付得了一大羣巨獸和妖魔的攻擊。

而且凌風的心不知道爲什麼,總是覺得有點不對勁兒,但是到底是哪裏不對勁兒他又說不上來。 石牆後面的帳篷裏,凌風皺着眉頭始終想不出來,就這時候,武烈衝了進來:“殿下,河水已經超過了河上的石牆高度,但是路上的河水卻不深,你看我們是不是再把那裏的石牆弄高點?”

“如果再高的話,恐怕石牆就得垮了,而且水也會從我們這裏流出來,到時候恐怕我們也得遭殃……武烈,我總覺得我們忽略了什麼,但是我又想不起來了,你看到底我們忽略了什麼?”說着凌風也這幾天的困擾給說了出來。


“忽略了什麼?這個……好象我們並沒有忽略什麼啊?我們撤退之後連東路軍和西路軍也都跟着撤退了,怎麼還有疏忽呢?”說着武烈也抓起腦袋苦思起來,這事可大了,如果真有什麼疏忽的話,那麼他們很可能就要敗下來了。

“現在它們要想通過我們,除非把我們殺了,否則根本不可能嘛!它們又不可能像小龍一樣飛來飛去的。”

雖然武烈是無意中說的,但是凌風卻突然猛醒過來,上次他在黑暗沼澤不是看到那麼多可以飛翔的巨獸嗎?如果那些操控者將它們魔化的話……先不說操控者的威力了,就是那些巨獸噴的火也可以將這十幾萬人燒光了!

一時間,凌風的冷汗直流,以前他怎麼把這事情給忘記了!?猛地站起來,凌風知道今夜自己得連夜趕回皇城了,不然長城不是等於沒有修建!?那些巨獸大可以輕鬆地飛過長城,那麼長城後方的平民不是遭殃了?

“武烈,你們守住這裏,我得趕緊回去!”話剛說完,凌風已經衝出了帳篷,等武烈跑出去的時候,只看到小龍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了。

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但是武烈知道一定很嚴重,不然凌風怎麼可能不和彩虹說一聲就走了的?

一夜沒睡,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凌風才趕到了皇城,二話不說,凌風再次衝進了議事廳,此時文羽和玉樹正在翻閱地圖,見到凌風急匆匆地趕來,立刻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什麼事快說吧。”還沒等凌風走到文羽面前,文羽已經急不可待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