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世界是共生,世界越強,你的實力就越強,所以當務之急就是將世界發展起來。”

“能量的事情我讓旁邊明鏡界的兩位掌管能量的生物處理,你只需負責這個世界具體發展方向即可。”

“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說,這事非常重要。”

“我需要你配合這個世界的原生生物,建造一個神廟。”

昆羽伸手一點,關於神廟的信息傳了過去。

因爲考慮到生產力和理解能力,昆羽設計的神廟並不複雜,頂多算是一個大一點的石屋。

接受到昆羽的傳輸後,混沌抖了抖身子,似乎在指天畫地的保證。

昆羽擺了擺手。

“也不是要立刻完成,不過這個神廟以後作爲這個世界最高的權利機構,也只能有你負責。”

“而你受我直接管理,也就是說,除了我以外,你是這個世界最大的。”

“所以,任何反對這個神廟的生物你都有義務消滅,保持神廟的絕對權威。”

“當然,爲了有精神寄託,你可以將我的形象作爲神廟的標誌,這樣也方便你管理。”

混沌不大的能量身子已經抖的如同篩糠一般。

作爲世界的唯一,能將這麼重要的事情託付給一個小小的本源生靈。

這是混沌想都不敢想的。

他也明白,自己不過是一段類似於規則的程序罷了。

在世界不如正軌之後,自己就會消失。

現在世界的唯一不僅不讓他消失,反而委以重任。

這一刻,名爲使命感的情緒牢牢的佔據了整個身體,成爲自他誕生以來,第一種情緒。

事情交代完,昆羽輕輕的鬆了一口氣,打發走了混沌。

擡頭看了看猩紅的世界,有些感慨。

這纔多久啊。

滿打滿算也纔不到十年的時光。

昆羽自身不僅到了王級巔峯,正在往準皇上衝擊。

大河中三個目前最具權勢的勢力都是自己的。

現在竟然還有了兩個世界。


放眼過去未來,能在這麼短時間有如此成就的少之又少。

不知不覺間,昆羽的積累已經如此恐怖。

樹精悄然落在昆羽的身後,看着身姿挺拔的昆羽,像是望見一個正在升起的太陽。

赫赫威勢壓迫的他不自覺的誠服。

身子不知不覺間微微矮了幾分。

抒發完感慨的昆羽收回視線,轉頭看向樹精。

“那這麼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我先出去,看看能不能在弄到一些殘片。”

樹精一點頭,並未有說話。

昆羽有些疑惑的看着有些不一樣的樹精,張了張嘴,卻沒有問出來。

輕笑一聲,昆羽迅速移動到大陸的最邊沿,那裏有一個巨大的空間之門正緩緩旋轉。

鑽了進去。

外界。

深淵核心縮在的區域。

空中突然如水般晃動起來,隨後一個身影飛快的鑽了出來。

打量了一番周圍的環境。

雙腳落地,伸手一抓,飄在空中的小吊墜收了回來,放進編兜中,重新掛在脖子上。

深淵核心已經變的穩固,周圍的空間不再破碎。

看來是晉升成功了。

昆羽打量着變成琉璃般散發着彩色光芒的深淵核心,微微感慨。

這晉升果然不一樣,連核心都變成炫彩的了。

蒐羅了一圈,沒有再找到多餘的殘片,昆羽遺憾的嘆了口氣。

或許是因爲核心晉升導致的,周圍的空間再次恢復了正常,鉗制在空間上的枷鎖消失了。

閉上眼感知了一番,一道空間褶皺出現在前方。

伸手打破空間,昆羽穿透薄薄的空間壁壘,出了核心所在的區域。

沿着來時的路,昆羽很快回到了光橋上。

回頭一看,世界核心所在的區域已經消失不見了。

看來是晉升完成重新隱藏起來,也不知道應他們有沒有拿到殘片。

沿着光橋回到了入口處。

依然是他打開的那一個口子。

昆羽正準備出去,敏銳的感知到旁邊的空間壁上有不對勁的地方。

收回了腳,神色嚴肅的看向一邊。

漆黑的空間壁上有一些像是粉末一樣的東西粘附在空間壁上。

感知放開,悄悄的觸碰在粉末上。


一股暴躁的氣息從粉末上傳了出來。

心中一驚,如果這暴躁的能量爆炸開來,這片空間絕對會碎裂,進而產生空間亂流。

像昆羽這樣的準皇之下,陷在空間亂流中幾乎是必死。

哪怕是準皇,貿然處在空間亂流之中也會有很大的危險。

只是讓他奇怪的是,以這樣的方式佈置,除非腦殘的自己主動引爆,否則怎麼也不會爆。

沒想通的昆羽決定做個好事。

能量運轉,小心翼翼的將能量絲線化隱蔽的覆蓋在入口處,另一端連接在粉末上。

能量絲線上的能量並不是很多,但對於本就不穩定的粉末,只是這一點點的能量失衡足夠引爆了。

昨晚好事以後,昆羽笑盈盈的轉身走了。

是誰佈置的,昆羽心中大致有數,不過和他沒有關係。

就像首席說的一樣,那三個傢伙各自背後的勢力都不一樣,相互下暗手的可能性更大。

這粉末爆了,怎麼也聯繫不到昆羽的身上。

從重獄走了出去,昆羽深吸一口氣。

本來毫無味道的空氣竟然有了一絲絲的清新的甜味。

驚喜的睜大眼,看向了周圍。

此時,深淵已經大變樣了。

本來只是一層的深淵,中間突然高起來一大截。

這突然高起來的區域將行政中心和底下的居民區區分了開來。

各種從未見過的草木植物,拔地而起,將擁擠的居民區裝點成叢林城市一般。

大量的深淵生物正在高大的樹木間來回穿梭,看樣子是在收拾破損的東西。


而變化最大的是天空中竟然出現一個奇怪的金屬物件。

如同一個複雜精巧的機關般懸浮在半空中。

每個部件沒有相互連接卻能按照一個特定的規律緩慢的旋轉。

無數的身影正在金屬物件上忙碌,似乎在探查這突然出現的物件。 回過頭,昆羽大踏步向前走去。

這裏出現的變化不是自己該管的事。

回到小院,屋裏空無一人,看來三人都沒回來。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昆羽閉上眼。

不知過了多久,周圍出現了對話聲。

昆羽睜開了眼。

只有應和駒回來了,貓臉不知去哪了。

看見昆羽早就坐在屋裏,兩人也不奇怪,只是神色有些難看。

昆羽輕笑一聲,起身問道。

“怎麼就你們回來了?貓臉呢?”

應面色陰沉的轉過身不說話,一旁的駒揮了揮手一臉憤懣的說道。

“別說了,那傢伙最後竟然陰我們,在出口留了一手。”

說完好像想起什麼,準過頭,眼神危險的看着昆羽,陰沉的問道。

“不對,你爲什麼一點事都沒有?”

昆羽裝作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樣,疑惑的問道。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應也轉過身,兩人直直的盯着昆羽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