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樣想的,我只是在想着你怎麼樣會安全而已。一時之間沒注意就把話說重了,你別放在心上。”他最後招了張嘴還是這樣跟我說道我不知道他裏面到底有幾句是真心的,還有幾句是假意的,不過這個時候我倒是寧願相信對方做的這一切都沒有好了就對了。

齊恆看着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心裏不再相信他了,不過這個時候他要是再解釋一些什麼的話,就會顯得自己更刻意。我看着她一臉頹廢的走回家的時候,心裏面漸漸的涌起了一股快感,因爲對方一直都在把我當做一個工具,從來沒有把我當做他自己的媳婦兒或者是親人一樣。

他已經是很符合我現在的心情了,如果不是對方一直在那裏想着我的東西的話,說不定我還是真的一心一意的看着他,然後我們再做一些別的事情。

之後再任由他把那些事情貼到我的身上。他就成爲了萬衆矚目的好男人,而我就變成了外人皆知的惡婆婆一樣的累。但是我實際上並沒有做過那些東西。 可是不管我怎麼解釋那些媒體好像只是認定他一個人的話罷了。所以接下來在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我也就沒有再去想過去解釋。

“我現在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你想要的那個東西,我這裏真沒有如果真的想要的話,你倒不如去取我哥的女兒,這樣的話說不定還能得到。”我買點諷刺的看着他這個時候我大概已經知道了對方是想要什麼東西,所以已經開始故意立忠這一點開始說他了。

“我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我根本就不是因爲這個東西才喜歡上你的,如果我真的是因爲這個東西的話,說不定我早就把你扔了。”那些東西。他是真的不知道的,不過我的心裏也不再相信對方了,對方現在什麼樣子?對於我來說真的已經無所謂了,我已經真的你可以離開他了,雖然說對方好好的給我道個歉之類的,我可能會在回去,不過我發誓我們兩個之間的感情再也不會像原來一樣了。

雖然這麼說是有點嬌情不過呢,這個都是是真的,我現在什麼樣子都是半對方所賜,如果那個時候不是他執意娶我或者我也願意嫁給他的話,我敢發誓我現在的生活一定會比當初好很多。

齊恆只是看着我並沒有說別的什麼事情。畢竟這個時候倒是他沒有什麼好的地方了,想到這裏時候,他也就沒有再跟我講一些什麼道理,畢竟他心裏也清楚,就算是他再怎麼講道理,我也不會在聽了。

如果說一開始我喜歡他的時候他跟我說這些,我會感到開心,會感到意外,甚至會感到一些無上的恩寵之類的,不過這個時候他在按照一開始的樣子對我的話,我心裏只是感覺到了難受,甚至是屈辱。

對方的這個樣子在我眼裏看起來就像是在做戲一樣,我根本沒辦法能跟他玩成這樣的戲,因爲在我心裏,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也不相信誰,你那誰是過不了的。

所以這個時候我纔去放心大膽地看着對方,對着她有底氣的說的一些話,要不是因爲對方這些事情的話,我估計我現在還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所以說他這些所謂的保護,也就是換了一種方式來讓我知道這裏面的事情罷了。

如果是趙炎崇話,他就絕對不會讓我知道這件事情,因爲他心裏清楚這些事情我接觸了,肯定不如我不接觸比較好,因爲我從來就沒有管過這些事情,如果他真的喜歡我,真的想要跟我在一起一輩子的話,我感覺他現在應該會死命的來維持我,而不是像別人一樣來找那個東西在我的什麼地方。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東西我不拿出來,就是我對你不好。對了吧?”我看着自己,眼前的男人第二次的感受到了痛心,第一次還沒有過去多長時間呢?現在就來了第二次我當時是怎麼樣眼瞎纔會相信了對方的話。

“那我只能告訴你,不僅是我這裏可能我的家族都沒有那個東西,因爲我們這裏不僅只有我們這一代人。是不是在那些人手中我也不清楚,不過這個時候你倒是可以去問一下我哥,說不定他可以知道。”

想了想之後,我最終還是把這些事情完全推到了我哥哥的身上,畢竟在這個時候也只有對方纔能完完全全的幫助我了,換做別人的話,我甚至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心的想要幫助我。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原來我一直認爲有那麼多人幫助我最後都是假的。

不過只有趙炎崇是真心實意的幫我的,要不然的話,他的母親也不會那樣一臉誠懇的看着我那個樣子,就算是我都不捨得讓對方藍拒絕自己。想到這裏的時候,我想了想自己還真的沒有地方可去。如果去他家的話,最後還是給他們家當然一些麻煩。

我走出了家門之後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想要找一個地方隨便湊合一晚,不過一想到站這裏,不管是我在什麼地方,那個人只要想找我,肯定就能找到我。想到這裏的時候,我順手就打了一個出租車,然後對着他說了一個地方之後就睡了過去。

“小姐,醒醒,到了。”那個司機像看到了位置之後也沒有立刻把我叫醒,他可能是看出來了,我這段時間很疲憊,所以任由我贊他的車上睡了一會兒之後才把我叫了起來。

我低頭一看到自己熟悉的環境,眼淚不由的就流了下來。隨即我隨便從包裏拿出來了幾百塊錢,給了司機,之後就離去了,也不管司機在背後叫我的聲音。

這幾百塊錢就當是稍微的幫助了一下,這樣的好心人吧,如果不是對方的話,我說不定也來不到這個地方。

“怎麼現在想通了,願意來這裏了一開始的時候不還要死要活的要離開嗎?”女人看到是我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開始對我冷嘲熱諷,如果不是我被對方已經習慣了的話,我現在說不定早就和一開始一樣跟她對罵了起來。

“得了,我一看到你來我這裏就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就別想着這件事情了。有的事情能發生就是可以發生,有的事情沒有發生,就是不會發生,既然這個事情發生了就說明你們之間沒有緣分。”那個女人看了我一眼之後隨後就打開了屋子的門,讓我走了進去。他一進去的時候就開始換上了自己的拖鞋,還是那個掃把和簸箕都在腳上的拖鞋。

我看着對方這個怪異的打扮,不由得翻了一個板牙,雖然這個打扮我已經很習慣了,不過在看到她這個樣子的時候,我還是不由得感嘆道:“你說你懶吧你也不懶,不過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倒是覺得你比懶羊羊還要懶的,畢竟對方就算再怎麼懶人家也會用手去拿着這些東西,哪像你呢竟然用腳。” 那個女人只是看了我一眼之後沒有說什麼話,不過從對方的眼神裏面我已經讀出來了,他想要表達的情緒,現在看起來還是這個地方最適合我了。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這個時候對方有沒有在找我呢?

不過現在也不是我想着他的時候了,對方現在是什麼樣子,我心裏根本也不清楚,與其這樣的話,我還不如好好的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來之前我就已經從銀行裏面提取了幾萬塊錢的現金,但是不是從一個地方去的,而且不是從一個專櫃去的。所以從這裏面的錢他並不知道我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我說你來就來吧,還帶這些錢幹什麼?你以爲這些是在市中心啊!這些錢在這裏根本都花不出去。”那個女人看了一眼我的包,不由得搖了搖頭。畢竟在他們看來錢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再說了,用着用着也就沒了。他們實在是不明白我們爲什麼找這麼長時間。

“要不是我取的這些錢的話,你以爲我可以難道這裏。你是不是想多了,現在這個世界離了錢哪行啊?”我不由的看了對方一眼,我都開着它,好像是不是在這個世界上活着的人一樣。

看着對方離開我這裏的時候,我參想起了自己一開始想的事情。雖然這個地方他們可能會懶,但是這個房子他們是絕對找不到的。就憑我當初跟他們描述的那樣的他們導到幾個符合的條件的就差不多了。我之所以敢這麼保證的樣子就是說房間的另外一邊堆了一屋子的布娃娃,那個女人曾經拿了一件布娃娃的軟套給我穿,說讓我暫時的換洗衣服。

所以來這裏的時候我都已經想好了,如果他們找到了我的話,我就穿上那些東西離他們這裏越遠越好,如果他們一直沒有來找我的話,我倒是可以安安心心的清靜幾天,這樣想起來,我好像一點都不虧。

“好了,你就別想那個事情了。我就說了是你的肯定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再怎麼找也找不回來的。現在你還不如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想想接下來怎麼辦。”那個女人走過來看了我一眼之後遞給了我一些當地特有的水果,說的這些話就要離去了,我在這裏住了這麼長時間,這還是他第一次跟我說了這麼多的話。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微微的笑了一下。

而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找我找的徹底要瘋了。因爲我好像就在人間蒸發了一樣,不管他們去什麼地方找我,根本就沒有一點的頭緒。通過調監控也只能調到一些跟我今天的穿着打扮差不多的女生。

我今天是計劃好了的要不是因爲他的話我還不至於做要這樣的計劃,我是專門從網上找到了今年流行的款式,然後經過大半之後發現很多人都會穿這個樣子的衣服,我纔出去的。你開始的時候我明明只是氣話,只不過到了最後的時候,我發現原來出來之後倒是很自由。

要不是對方一直在那裏這樣說我的話,我說不定早就離開了這裏了。我覺得其實遠離市中心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最起碼現在我的室友就對我很棒。對我家這個女人叫做自己的室友。

雖然我沒有出去過自己的手機,也沒有看過機,不過通過對方家裏的電視機,我倒是可以瞭解到他們最近真能做的一些什麼事情,無非就是說我找不到了然後打些廣告罷了。他以爲這些真的能阻止我嗎?

“我不得不說,這個男的還真的是傻。如果他真的想要找你的話爲什麼不去調查一下你最近有沒有什麼作息或者是可能消失的地方,畢竟一開始的時候你就在我們這裏消失了那麼長時間。”這個女人手裏面拿着一包薯條兒,一邊無奈地對我說到。一開始的時候我看她嫌棄我的錢,我還以爲對方是一個是金錢如糞土的美少女,沒想到她竟然是拿着我的錢去買了一些自己想買的東西吧了。

不過我現在也算是住着對方的房子,所以這個時候不管對方做些什麼事情,我心裏也沒什麼事兒的,要是對方不拿我一些東西的話,我一直在這裏住着,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纔好。

“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總以爲只有這個方法纔可以得到他們想要的,要不是因爲我早就離開了他們的話說不定我現在的思想跟他們也差不了多少。”我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要不是自己一開始眼瞎的話,也不會走到今天的這個地步。

“聽我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這隻花,以後你跟着我混有象的咱們就吃香等梅香的咱們就喝辣的。到時候咱們在一起好好的。三下以後要怎麼樣生活。”面前這個女子好像不是任何一個地方叛亂的人,我總感覺他不像是那種地方可以培養的出來的,好像就按照對方說的那樣,她就是從部隊裏面退伍的時候偶然看到我在那裏趴着的樣子,纔會把我撿回來的。

雖然我心裏並不太能答應對方的這個說發,不過也就是這個說法最爲正確了,想到這裏的時候我還是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畢竟這個時候我一直所希望的男人並沒有來這裏找我,因爲按照對方的習慣的話,我現在在什麼地方,他應該能夠很快的就找到我的。

因爲他心裏最清楚了。這個世界上我除了這幾個地方之外,並沒有什麼別的地方可以去了。不過我現在寧願相信另一方的人都不願意相信她估計她心裏也不願意把我再當做自己的棋子了吧。

我搖了搖頭,用力的把這個名字從自己的腦海裏面去了出去。我要去再相信他的話就跟那個女人說的一樣,我以後就真的沒有什麼好日子了。現在我應該也記得看一下什麼人就是什麼人,不應該再去傻乎乎的相信的原來的一些誓言了。


“你自己在家裏的時候小心一點,我現在要出去一下,要是那個人來的話,你記得別開門就行了。這裏除了我們這裏的人還沒有幾個人敢隨隨便便進來。”就算我發單的時候我便看到了那個女子穿着一身衣服朝着外面走了出去,我這個時候並不知道對方要去幹什麼,但是看到她的那副樣子,我感覺到她可能是要出去做一些自己一開始的工作。 那個女人只是看了我一眼之後沒有說什麼話,不過從對方的眼神裏面我已經讀出來了,他想要表達的情緒,現在看起來還是這個地方最適合我了。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這個時候對方有沒有在找我呢?


不過現在也不是我想着他的時候了,對方現在是什麼樣子,我心裏根本也不清楚,與其這樣的話,我還不如好好的把自己的日子過好。來之前我就已經從銀行裏面提取了幾萬塊錢的現金,但是不是從一個地方去的,而且不是從一個專櫃去的。所以從這裏面的錢他並不知道我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我說你來就來吧,還帶這些錢幹什麼?你以爲這些是在市中心啊!這些錢在這裏根本都花不出去。”那個女人看了一眼我的包,不由得搖了搖頭。畢竟在他們看來錢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再說了,用着用着也就沒了。他們實在是不明白我們爲什麼找這麼長時間。

“要不是我取的這些錢的話,你以爲我可以難道這裏。你是不是想多了,現在這個世界離了錢哪行啊?”我不由的看了對方一眼,我都開着它,好像是不是在這個世界上活着的人一樣。

看着對方離開我這裏的時候,我參想起了自己一開始想的事情。雖然這個地方他們可能會懶,但是這個房子他們是絕對找不到的。就憑我當初跟他們描述的那樣的他們導到幾個符合的條件的就差不多了。我之所以敢這麼保證的樣子就是說房間的另外一邊堆了一屋子的布娃娃,那個女人曾經拿了一件布娃娃的軟套給我穿,說讓我暫時的換洗衣服。

所以來這裏的時候我都已經想好了,如果他們找到了我的話,我就穿上那些東西離他們這裏越遠越好,如果他們一直沒有來找我的話,我倒是可以安安心心的清靜幾天,這樣想起來,我好像一點都不虧。

“好了,你就別想那個事情了。我就說了是你的肯定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再怎麼找也找不回來的。現在你還不如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想想接下來怎麼辦。”那個女人走過來看了我一眼之後遞給了我一些當地特有的水果,說的這些話就要離去了,我在這裏住了這麼長時間,這還是他第一次跟我說了這麼多的話。想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微微的笑了一下。

而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找我找的徹底要瘋了。因爲我好像就在人間蒸發了一樣,不管他們去什麼地方找我,根本就沒有一點的頭緒。通過調監控也只能調到一些跟我今天的穿着打扮差不多的女生。

我今天是計劃好了的要不是因爲他的話我還不至於做要這樣的計劃,我是專門從網上找到了今年流行的款式,然後經過大半之後發現很多人都會穿這個樣子的衣服,我纔出去的。你開始的時候我明明只是氣話,只不過到了最後的時候,我發現原來出來之後倒是很自由。


要不是對方一直在那裏這樣說我的話,我說不定早就離開了這裏了。我覺得其實遠離市中心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最起碼現在我的室友就對我很棒。對我家這個女人叫做自己的室友。

雖然我沒有出去過自己的手機,也沒有看過機,不過通過對方家裏的電視機,我倒是可以瞭解到他們最近真能做的一些什麼事情,無非就是說我找不到了然後打些廣告罷了。他以爲這些真的能阻止我嗎?

“我不得不說,這個男的還真的是傻。如果他真的想要找你的話爲什麼不去調查一下你最近有沒有什麼作息或者是可能消失的地方,畢竟一開始的時候你就在我們這裏消失了那麼長時間。”這個女人手裏面拿着一包薯條兒,一邊無奈地對我說到。一開始的時候我看她嫌棄我的錢,我還以爲對方是一個是金錢如糞土的美少女,沒想到她竟然是拿着我的錢去買了一些自己想買的東西吧了。

不過我現在也算是住着對方的房子,所以這個時候不管對方做些什麼事情,我心裏也沒什麼事兒的,要是對方不拿我一些東西的話,我一直在這裏住着,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纔好。

“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總以爲只有這個方法纔可以得到他們想要的,要不是因爲我早就離開了他們的話說不定我現在的思想跟他們也差不了多少。”我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要不是自己一開始眼瞎的話,也不會走到今天的這個地步。

“聽我說,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這隻花,以後你跟着我混有象的咱們就吃香等梅香的咱們就喝辣的。到時候咱們在一起好好的。三下以後要怎麼樣生活。”面前這個女子好像不是任何一個地方叛亂的人,我總感覺他不像是那種地方可以培養的出來的,好像就按照對方說的那樣,她就是從部隊裏面退伍的時候偶然看到我在那裏趴着的樣子,纔會把我撿回來的。

雖然我心裏並不太能答應對方的這個說發,不過也就是這個說法最爲正確了,想到這裏的時候我還是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畢竟這個時候我一直所希望的男人並沒有來這裏找我,因爲按照對方的習慣的話,我現在在什麼地方,他應該能夠很快的就找到我的。

因爲他心裏最清楚了。這個世界上我除了這幾個地方之外,並沒有什麼別的地方可以去了。不過我現在寧願相信另一方的人都不願意相信她估計她心裏也不願意把我再當做自己的棋子了吧。

我搖了搖頭,用力的把這個名字從自己的腦海裏面去了出去。我要去再相信他的話就跟那個女人說的一樣,我以後就真的沒有什麼好日子了。現在我應該也記得看一下什麼人就是什麼人,不應該再去傻乎乎的相信的原來的一些誓言了。

“你自己在家裏的時候小心一點,我現在要出去一下,要是那個人來的話,你記得別開門就行了。這裏除了我們這裏的人還沒有幾個人敢隨隨便便進來。”就算我發單的時候我便看到了那個女子穿着一身衣服朝着外面走了出去,我這個時候並不知道對方要去幹什麼,但是看到她的那副樣子,我感覺到她可能是要出去做一些自己一開始的工作。 不過這些是關於人家自己的事情,我本來就在人家這裏住着了,她自己要去做什麼事情,我也不好說點什麼。


“好的,放心,我接下來出去的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如果進行的順利的話,大概明天就回來了。”對方可能是害怕我擔心她隨後她就去屋子裏面拿出來了一張紙條遞給了我。

“我要是一時半會兒沒有回來的話,你就按照這個上面的方式來找我,雖然我不確定能不能這一打通不過,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裏的,還有我姓趙,叫趙曉玲。”她看着我,一臉擔憂的樣子,隨後對着我說道。

我看了對方一眼,心裏不由得愣了一下,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爲這個人對我只有一些什麼樣子的企圖,沒想到她竟然能這樣對我,想到這裏的時候,我覺得這個人還是挺不錯的。

“我姓何,叫何秋,也不知道你一開始讓那些人來抓我的時候,知不知道我的名子,不過我也不想騙你。你們來找的那樣東西根本就不在我的手上。我來這裏找你也只不過是因爲我沒有別的地方可去而已。”我帶來了看着對方,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沒有想着這個人能真的把我當作朋友。

只見趙曉玲笑了一下,對着我說道:“其實把你抓過來也不是我的意思,只是上面有人點名要我保護你,雖然不知道你跟那個女人是什麼關係吧,不過那個女人曾經救過我。”他放了我一年的那個收到當他說起那個女人的時候,我分明看到了對方臉上不屑的表情,所以對於對方的知心話,我心裏也只是保持了一個懷疑的態度。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口中的那個女人是誰?”我看下對方,其實心裏還是挺介意的,畢竟我小時候也沒有多少遇到過母親的疼愛,現在要是能看到的話,我就覺得還是挺不錯的。

“別想了,那個女人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要是想從我這裏打聽一下對方的關係的話,我看你還不如回去找那個男人,說不定他們兩個之間認識的時間更久。”趙曉玲滿臉嘲笑的看了我一眼,也許那個女人在他的心裏不過是一個過客罷了,只不過碰巧對方就有他的命,他就用我來還對方一個人情。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夠相信她的話,不過我心裏清楚這個女人反正對我也沒有什麼危害?他在這裏的時候我甚至還能更安全一些,與其回去看着他們的臉色受氣,我還不如在這裏安安穩穩的躲一段時間。

齊恆這個時候也早已因爲我的失蹤來忙的焦頭亂耳了。畢竟一開始的時候他能夠把他的集團做的這麼大,也就是利用了一些別的手段,不過那些手段裏面的人都開始興奮起來了,長生不老,現在我在這個關頭失蹤了,他指不定還怎麼樣說我呢。

“你們都是一起怎麼辦事的,讓你們看着一個人拿着看不好,現在對方跑了,你們說接下來的損失由誰負責?”齊恆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心理面的怒火不由得更加的開始升了起來,這些人女人就是一些吃乾飯的人現在還在這裏跟着自己耀武揚威的,要是有一天自己不用他們了,說不定這羣人都不知道去哪喝西北風呢!

趙炎崇站旁邊說道:“你心裏又不是不清楚何秋的脾氣,你現在竟然都把她得罪透了,你還想着她能回來?”吃到這裏的時候,他不由得笑了一下。其實一開始的時候她聽到何修桃琳到這裏的時候還是挺開心的,如果不是因爲何秋的話,他們兩個其實也沒有多大的交情,不過現在他更希望的是面前這個男人能把何秋放手。

“當初那件事情你別忘了,你也是跟我一起參與的,何秋竟然都不原諒我,你還指望她能原諒你嗎?”齊恆看着在一旁給自己煽風點火的人,其實這個時候他心裏也早就知道了這最後的答案,只不過一直還抱着一絲希望罷了。

趙炎崇聽了聽對方的話也沒有說點什麼,因爲這件事情本來就是他們兩個計劃好的,只不過沒想到裏面出現了一個不確定的因素,導致我得到了一些消息,要不然的話,我估計還跟傻子一樣在這裏被他們欺騙着呢。

щшш◆ттκan◆¢ 〇

“反正接下來的任務主要就是找到對方,要是找不到和秋的話,你心裏清楚,咱們兩個的公司都沒有辦法保護下去。”齊恆看了看對方之後,笑着說道:“其實我感覺對方還挺關心你的,要不然你去試試,也許他還在咱們一開始找到它的那個山村裏面。”

趙炎崇盯着自己面前的男人,他不知道這個人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個樣子。不過一想到這裏的時候趙炎崇不由的笑了一下。因爲他知道何秋的脾氣竟然這個時候對方都沒有來這裏找他的話,那也就說明和邱世連他都記很少啊,這個時候他也再也找不到對方的蹤跡了。

“你們讓我辦的我都辦到了,你們什麼時候才能做到我想要做到的?那個女人現在就在我家裏保護的很好,要不然的話你們可以去看看。”趙小玲看着自己面前的人,淡淡的說道。聽不出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一開始的時候,他以爲這些人只是讓自己。看着這個女人表現天而已,沒想到這都快一個月了,這些人竟然還在不慌不忙的,他們不着急,趙曉琳心裏到是挺着急的。

“你現在先看着那個女人一段時間,到時候有事情的話我們再找你。”那個男人轉身對着趙曉琳說話的時候。面上既然是一副燒傷的面孔,看着對方的身形,竟然跟一開始那個別墅的主人有着相似的地方。

趙曉林聽到了對方的話之後,不由得高興的道:“你心裏也清楚我既然現在幫助你了,到時候我要求你做的那件事情,你應該不能推脫。” “你放心,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的。”那個男人看了她一眼之後說道,不過後來對方好像是想到了些什麼。

“你想做的事情,我們這裏你確實可以幫忙併且這個事情也屬於舉手之勞的,只不過呢,你需要幫我們把它身上那個傳家寶拿過來。”看到趙小玲這麼迫不及待的眼神的時候,那個男人急忙又補充了,一條道其實這裏的時候,他們一開始都以經說好了的,只不過這個男人心裏又想到了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事情。

趙曉林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的時候,不由的撇了一下嘴。笑道:“其實那個傳聞是假的,你也不用去相信那個傳言啊,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都已經知道了。她手裏根本沒有你們說的那個東西,要是你真的想要得到的話,倒不如去找一下他哥哥,說不定他哥哥早就把那個東西給賣了,要不然他們家爲什麼會突然之間有了一個公司呢?”

對方聽到了她的話之後,搖了搖頭,一臉肯定的看着對方:“不可能,那個東西絕對欠他的,手裏面要是現在找到的話,以後就再也找不到了。”

“總之我還是那句話,你要是能把那個傳家寶給我拿過來的花,你的事情我什麼都可以幫你做。但是你要是完不成,我需要的事情的話,你想要那些東西就只能等着我們有時間的話再給你弄了。”這是因爲這個男人手上有着趙曉林的把柄,所以他才能在那裏一臉肯定的說道。

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找那個人有什麼事情,不過既然都有這個女人有着這麼重要的事情的話,那就是說明他們之間肯定有故事,這樣的話還不能達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那就是一個正常人的所作所爲了。

而趙小玲找的這個人,雖然也是有人幫他推薦而來的,不過他們之間的事情也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交易的問題。

“你下次明明說的是隻要我把這個女人控制在自己手裏的話,你就會幫助我做到這件事情,但是你現在這樣言而無信,你讓我怎麼相信你?”趙曉林一臉慘白的看着對方,雖然他並不是不願意幫對方拿到那個東西,不過何秋這裏的事情他全部都已經查清楚了,對方手裏有沒有這個東西,她心裏真的是一清二楚。

“你以爲你還有別的選擇嗎?你既然選擇跟我們站到一條船上那就是說明你已經同意了我們這個說法。要是你不能幫助我們得到這個東西的話,你將要得到什麼樣的東西,你心裏應該也很清楚吧。”

其實這個時候的趙小林已經知道她接下來應該做什麼了,如果這個時候違背那些人的話,一開始說好的理由之類的,對方也不會承認。

“這是我最後幫你辦了一件事情了,等着這件事情結束了之後,你要是在過來找我的話,我們也再也不相干了。”趙曉林最終還是同意了對方的話,因爲這個時候她自己也沒有什麼退路了,何秋已經在他那裏住着了,也就是說她已經得罪了最起碼了三方人。

“你不是說明天才回來嗎?怎麼現在就回來了?”我看到一臉難受着走進屋子裏的人的時候,急忙的說道。

雖然我跟對方也只是剛剛認識了這麼短的時間,但是在我的印象裏面,對方是絕對不可能露出這個表情的,因爲這個表情只有那種有着很深怨念的人才會露出來。

所以我纔看到對方這個表情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來關心一下對方,是不是真的有什麼事情,但是趙小林只是看了我一眼,之後就離開了這個屋子裏,然後到了她自己的屋子裏,因爲一開始的時候我們就約定好,就是兩個人在屋子裏的時候就不去互相打擾對方。想到這裏的時候,我本來往前走的腳步,也硬生生的被停了下來。

“我沒什麼事情,你要是不想讓自己有什麼事情的話,最好還是離我遠一點,老老實實的在那裏待着就行了。要是你隨隨便便跑出來的話,到時候有什麼事情就別來找我。”趙曉林的聲音從房子裏面慢慢的傳了過來。

雖然這個時候我也不知道對方到底出現了一些什麼事情,不過處於我自己的自身安全考慮,我心裏決定,還是暫時先把對方的事情放到一邊,因爲這個時候我還是先處理一下自己手上的事情比較好。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就把自己一開始準備讓趙曉林看的那封信,放了回去。

“你這兩天到底是想做什麼?如果不是我派人去查了你的通話記錄和你的身份證信息的話,你是不是決定在你新辦了一張卡之後也不告訴我?”齊恆聲音從電話裏面傳了出來,一開始的時候我更不知道這個是電話號碼,是他的,要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去接通。

“我們的事情真的結束了,你現在這個時候來這裏糾纏,我也沒有什麼別的樣子嚇扯了,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大家都不要去聯繫了,你想要的東西,我手上真的沒有,我從小到大他們也沒有給過我這個東西,要是真的給過我的話,指不定也早就被我賣了,或者是給我哥了。”聽着他的話,我不由得說道,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對對方煩的不行了,先發兩次的他都是因爲這個來找我的麻煩的。

“如果我說不是因爲這件事情只是單純的聊一聊天呢?”齊恆對着我說到這個時候,我心裏已經不知道要說對方什麼事情了。因爲他的語氣讓我不由得想到了一開始的那個人。

就在我伸手想要掛掉電話的時候,對方急忙的說道:“如果是另一個男人呢?如果是趙炎崇你也不管了嗎?你們兩個不是說是真心實意的在一起的,現在怎麼都不相信對方了嗎?”聽着對方的語氣,我大概就能想象出來對方現在的表情是什麼樣子的。 與其有這個時間去跟他在那裏吵吵鬧鬧的話,我現在還不如好好地決定一下自己之後的生活要怎麼做。

“秋秋,是我。”趙炎崇的聲音從話筒裏面傳出來的時候,我一時間還不敢相信這兩個男人竟然會爲了同一件事情走到一起,如果說我不相信齊恆的話,那麼這個人我肯定是會相信的。

因爲對方曾經傷我最無助的時候,伸手保護過我,如果在這個時候我都不能去相信對方的話,我心裏真的就不會相信任何一個人了,就跟我在實在是沒有地方去的時候,我到了這個女人的這裏也一樣。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