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如何?”血淙的聲音彷彿已經不帶一絲溫度,那從他口中緩緩吐出的話語,也成了……冰霜一般,口中緩緩冒出的白霧印證了這一幕,此刻他的心很冷。

他要殺人!

要殺了眼前的人!

但是……好像不太敢。

也不一定打得過。

“我當如何?”江南咂了咂舌,下意識的重複了一句。

然後轉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弟弟江北。

暗中傳聲。

“弟弟,咱們該咋辦?”

江北白了江南一眼,感覺他哥已經沒救了。

看看,這就是被打牌和菸酒毒茶的少年郎……

但是這也是生活美好的證明!


江北撇了撇嘴,也同時傳聲道:“之前不是說好了嗎?”

“弟弟,你真能行嗎?”江南再次傳聲。

眼神之中多出了一抹憂慮,他在擔心自己這個弟弟,雖然知道他弟弟腿腳很快,遇到危險第一時間就能跑得掉,但是……面對眼前這種強者,真的能行嗎?

“男人,不能說不行!”

“說得好!”

江南暗暗豎起一個大拇指,而後確定了自己弟弟要跟這些魔域大軍們幹一下的殘酷現實之後,還是故作淡定的轉過頭來。

說不擔心是假的,但是現在情況……也算是在他們的預期之內。

畢竟當初他們在研究戰術的時候,也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

且,這種情況還要分爲三種特殊情況。

第一種:最爲艱難,對方這四五千人不通人氣兒,不管他們說什麼,就是要幹一架,然後沒辦法拖延,他們只能由無量和尚發功全力護住之後,趁着這片刻的時間,倉皇逃入地下。


就算是那時候被無量和尚發現水元珠的存在,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總之,生命最重要,好死不如賴活着……

第二種:算是比較好一些的,對方稍微通一點人氣兒,然後他們裝逼還算成功,但是美中不足,還是拉起了仇恨,由對方的幾個大佬小規模出手。

應對的辦法也有,那就是“玩嚇人的”,後面這上千的神魔兵將直接轟過去玩自爆,絕對能把對方嚇個半死,而這個代價,就是這次交流不歡而散,但是也會保住自己水元珠這個底牌,不至於讓無量和尚和水元珠內的蒼天老頭爆發直接的衝突。

要知道,改變了水元珠格局的蒼天老頭,定然是能在水元珠開放的那片刻時間察覺到無量和尚的存在,畢竟,他現在是神識之體,神識的力量也是最爲純粹且強大的。

第三種:那自然就是最爲簡單的了,在他們裝逼失敗之後,由對方的至高存在大佬和自家這邊碰一下,由對方主動尋求互動。

而他們這邊的應對,那就是……由下面的蒼天老頭直接出手!

將其秒殺!

走的就是一個生猛路線!

而眼下的情況,那自然就是第三種情況了,但還是有些不同的。

這不同之處說來也有趣,就是因爲見到了魔域聖城的狀況和理想中的有些不太一樣,那三大君王遲遲不願意出手,甚至這血淙連回去稟告的心思都沒有,那肯定就是出事了。

而這個出事的原因……

八成就是因爲開啓那空間裂縫,強行幫助老魔主迴歸修煉界導致的。

具體不詳,但是要是能捉個大佬,自然就夠了。

所以……

爲了達成這個目的,江北只能退而求其次,加上他哥江南的本色出演,還真讓他給……裝逼成功了!

也是,這幫魔域的小兄弟看着就是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模樣。

這種人嘛,好忽悠。

江南給了江北一個眼神兒,意思很明顯:做好準備,爲兄要開始了。

江北自然回了一個我懂得的目光,然後平心靜氣,準備開始互動。

這次互動,從頭到尾不會超過三句話,就已經可以開打了。

而這一切,甚至還要讓下面的無量和尚做出臨場應變,不然到時候一下給那血淙秒殺了,那豈不是……尷尬了?

шωш⊙ттkan⊙C○

相信在下面蓄勢待發,完全可以做到全力出手,且提前答應瞭如果需要出手,他們江家會加錢的蒼天老頭,怎麼可能不來一下狠得?

而這幾句話,不宜太弱,也不會導致什麼變數,直接就要讓那血淙炸毛。

所以……

江北還在醞釀着情緒。


至於一旁的江南?

他可不管那麼多。

“就憑你這種身份,嘖。”江南咂了咂舌,毫不掩飾的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血淙,然後冷哼一聲。


“哼!”

“也只配和我身邊這個滅霸交手了。”江南冷笑着說道。

而那血淙,頓時怒火中燒!

眼見,他的頭髮已經炸開!

上面出現了明顯的淡紅色煙霧!

江北驚了!

下意識的就說了第一句話。

“臥槽……這小紅還會冒傻氣的?” 靜。

突然的靜。

詭異到了極點的靜!

甚至都讓江北覺得有些……愧疚。

看着對面那一個個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魔域生靈們,也不知道爲啥,江北突然就生出了這一絲絲的愧疚之心。

這麼說人家……好像是真的不太好。

而且爲啥就起了小紅這麼個名?其實這還要歸結於上一世的手機,嗯,他偏向於喜歡紅色後殼的手機,因爲預示着紅紅火火,然後就親切的會給手機起一個名,叫小紅。

真的,都是嘴快了,真的!他敢發誓!

越這麼想着,越是覺得心中的愧疚感更多。

然後……

江北眨了眨眼,帶着示好的笑容看着對面的血淙小哥哥。

雖然給自己定下了說三句話就要讓對方徹底炸毛並義無反顧,主動對自己出擊的決定,但是……

這種全場寂靜的場面是江北不曾想到的。

感覺……自己好像是一時嘴快,搞錯了。

挺難受的。

再看看那血淙小夥子,他頭上那紅煙好像逐漸變淡了,而那剛剛炸起來的頭髮,也如被捋順了毛髮的小貓一般,又重新的老老實實的趴在了腦後。

還有那雙本就不大,但卻炯炯有神的小眼睛,現在……怎麼感覺多出了一絲迷茫呢?

而此時的江北,心裏也是有點犯嘀咕。

眼下這種情況……說句良心話,他也沒想到,他把這氣氛給弄得很尷尬。

該咋辦?

自己種的因,總得自己承受這自己結的果吧?

這個時候……是不是得說點啥?然後哄一鬨這小紅哥哥?

不太行。

咋弄得跟搞對象一樣?說句不好聽的話還得哄着來?

那不是有病嗎?

可是不哄一下的話……

來自血淙的怒氣值+666+666+666……

江北心裏當時就是咯噔了一下,不太好,這小哥哥開始動怒了。

而且……好像還是在盡力的忍着!

不行,這樣的大佬喜怒不顯於色是正常的,但是他那迷茫的表情……好像有些彆扭。

怪,太怪了!

就在此時,江北突然感受到了一旁來自老哥的目光,江北也轉過頭看去,四目相對……

江北感覺自己更迷茫了。

眼見,江南眼中的目光是發自內心的崇拜,來自靈魂深處的敬佩。

江北下意識就想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卻是發現腦袋上帶着頭盔呢,只能就此作罷,不過還是暗中傳聲問道。 奇婚記:我在豪門當媳婦 哥,你這麼看我幹啥,我臉上長花了?”

“沒,沒長花……”江南明顯吞了口唾沫,繼續傳聲。

“那你這麼看我……”江北嘴角抽了抽。

江南沉默了片刻,突然再次傳聲問道:“弟弟,強,太強了,原來這就是強者嗎?”

江北:“……”

但是現在的情況該怎麼辦?

江北終於覺得這情況可能不是他能控制得住的了……

而那血淙……還處在一個迷茫期,甚至還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