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敢動手的話,今天你就真的走不掉了,”玲瓏姐輕聲對着完顏康說着,完顏康也知道不是玲瓏姐的對手,此時連忙站下了身形。

“看這個樣子,應該是我贏了吧?”

我看着蕭振天說着,而李沁也連忙過來攙扶起了蕭振天,蕭振天現在就算是不服輸,也沒有辦法繼續動手了。

我這個時候就這樣淡然的看着蕭振天,說道:“那我們剛纔的賭注,應該可以算數了吧?”

“算個屁!”

蕭振天直接氣憤無比的對着我這邊吼道:“你這個卑鄙小人?”

“我卑鄙?”

我聽到了蕭振天竟然打算再次毀約,我立刻便是目光冰冷的看向了他,然後說道:“當初你是怎麼對我的?趁着完顏康把我打倒,然後偷襲我,那樣就算是不卑鄙了,是嗎?”

我還記得,當初蕭振天廢了我的下面,完全是趁着我倒在地上的時候下腳的,一點都不光明磊落。

現在我光明正大的打倒了他,他反倒是說我卑鄙,這個傢伙看來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人。

“既然你們打算毀約的話,那就怪不得我了,”我直接冷聲說着,然後便是打算讓手下準備放手,讓這幫傢伙好好被石灰粉燒一下。

“等一下!”

李沁看到我準備動手,立刻便是冷聲喊道:“賭約算數!”

我聽到了李沁開口了,才急忙擡手,讓手下的人都是住手了,而後我才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把合同都拿來吧。”

我現在可是不敢先放蕭振天走了,只有先簽訂好了合同,那樣纔算是真的產業到手了。

不然蕭振天這個卑鄙的傢伙,還不知道會不會再次反悔呢。

“女兒,不能答應這個卑鄙小人啊!”

蕭振天忍着劇痛,然後便是對着李沁那邊喊道。

“乾爹,你幫了我很久了,這邊的事情說到底還是要我自己來處理的,”李沁看着蕭振天認真的說道。

“而且你川南那邊不是還有事情沒有忙完嘛,你先走吧,武京這裏我自己來照看就行了,”李沁又是對着蕭振天說道。


蕭振天聽到了李沁的話,臉色也是微微變化了一下,然後他便是沉聲說道:“那好吧!”

“女兒長大了,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了,你這可比那個卑鄙的窩囊廢強多了,”蕭振天說着便是把不屑的目光看向了我這邊。

“……”

我聽到了這個蕭振天的話,心中都是一陣無語,怎麼又成了我卑鄙了,我不過我也懶得跟這個廢物多費口舌。



“你連我這個窩囊廢都打不過,是不是說明你比窩囊廢更沒用啊?”我冷笑着看着蕭振天那邊說道。

“你——!”

蕭振天是真的被我的話氣得夠嗆,可是他現在根本沒有跟我反抗的資本。

“讓我乾爹先走,我留下來跟你籤合同!”

李沁看着我認真的說道,我看着蕭振天這個樣子,有李沁在這裏,應該也鬧不出什麼花樣了。

“好!”

我看着李沁那邊點了點頭,便是立刻答應了下來。

李沁也讓她那邊的幾個手下把蕭振天架走了,這個時候這裏只剩下了李沁和我的人。

“鄒運,你不覺得你做的太過分了嗎?”

李沁冷眼看着我這邊沉聲說道。

“我過分,還是你們過分?”

我也是沒有絲毫讓步的對着李沁那邊反問說道。

“你是沒看到你乾爹當初對我動手是嗎?我現在報復一下,不過分吧?”

我繼續對着李沁那邊冷聲說着,而李沁也知道她自己理虧了,現在也沒有辦法對我說什麼了。

接下來我都沒有跟李沁說話了,而她那邊的人,也很快把她手下產業簽訂的合同全都帶了過來,而且還拿了轉讓合同。

我看到了李沁手下的這些產業,也立刻便是把當初我控制的產業都是拿了回來。

接着我便是跟李沁簽訂了轉讓合同,這樣轉讓合同簽訂了之後,我才鬆了一口氣,這樣我終於再次從李沁的手中,拿回了當初屬於我的東西。

“看來你這個樣子,很得意啊,”李沁冷聲對着我說道。

“是啊!”

我也拿着自己要的那些產業合同,然後看着李沁笑了一下,說道:“看到你吃癟,我就很得意。”

李沁聽到我這樣的話,也沒有絲毫的辦法,她只能恨恨的瞪了我一眼,然後才離開了這裏。

我當然沒有繼續讓我的手下攔着她了,畢竟我已經拿回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運哥,不錯啊,終於看到李沁那個女人吃癟了啊,”徐天這個時候也來到了我的身邊,然後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她吃癟的時候還在後面呢!”

我看着徐天笑了一下。

“也可以,不讓她吃癟,你給她點別的東西吃也可以,”徐天又是猥瑣的看着我笑着說道。

我聽到了徐天這個沒大沒小的話,心頭也是一陣無奈,然後說道:“想什麼呢,我跟她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我心裏對李沁的恨意一直都有,畢竟從當初我跟她結婚,就一直被她欺辱,怎麼可能說原諒就原諒她。

“熊哥,這些地方都是咱們以前的地盤,這樣你管理起來應該也很方便,”我看着熊哥把合同交了過去。

“嗯!”

熊哥接過了合同,便是認真的說道:“那我就去整理一下這些地方。”

我點了點頭,熊哥便是帶着徐天離開了,其他的人手收拾好這裏之後,也離開了。

正當我也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女人的倩影走了進來,站在了我的面前。 “看來你這裏都結束了!”

進來的女人穿着一身合身的旗袍,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後,便是看着我這邊輕聲的問道。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李佳穎,我看到了李佳穎真的來了,我就問道;“你怎麼過來了?”

“我一直都在啊,不過是在隔壁包廂裏而已!”

李佳穎看着我這邊輕聲說着,隨後她便是看着我這邊笑了一下,我聽到了她的回答,也立刻就知道了,她真的不放心我,所以纔來這裏以防萬一的。

我心頭頓時便是一陣感動,我也知道李佳穎真的在乎我,可是我想到了半年多以前,她爲了救我,用玻璃碎片要挾蕭振天的時候,我還是會感覺有些心疼。

我看着李佳穎這個樣子,連忙我就看着她說道:“你放心好了,那時候的那個情況,我肯定不會再讓出現了。”

我真的不想讓李佳穎再用那樣的手段幫助我逃脫困境了,因爲我這麼半年多以來,真的已經成長了很多了。

李佳穎聽到了我的話,也立刻就欣慰的笑了一下,然後說道:“你現在果然長大了,不是當初我跟你聊天的那個小孩子了。”

我聽到了李佳穎這麼說,也一下子就想到了當初跟她聊微信的時候。

那時候的李佳穎在我的心中真的是女神一般的存在,長得那麼漂亮,身材那麼好,還那麼有錢,幾十萬說給我就給我了。

現在時間過了這麼久,她跟我的關係也不再是之前的那個樣子了。

“男人必須要學會成長的!”

我看着李佳穎笑了一下,然後便是跟着她一起離開了這裏,我倆一邊在街邊走着,一邊就聊着天。

印象裏我真的很久沒有跟李佳穎這樣聊天了,現在忽然這樣聊天,真的感覺挺不錯的。

“要不要去我的住處?”

李佳穎忽然看着我說了一句,因爲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所以也到了該要休息的時候了。

我聽到了李佳穎的話,我的心臟立刻便是忍不住狂跳了起來,因爲我知道李佳穎這個話的意思。

這麼晚了,讓我去她的住處,而且我倆還有過之前那樣曖昧的關係,不用想也知道會發生什麼。

尤其是李佳穎現在打扮的這麼漂亮,估計要是真去了,我肯定也要忍不住了。

“不用了吧!”

我伸手抓了抓頭,然後便是看着李佳穎輕聲說道:“我現在有地方住了。”

李佳穎聽到我這麼說,她精緻的臉上立刻便是閃過了一絲失落。

我也知道,李佳穎這樣的女人,能夠主動跟我說出這樣的話來,肯定是不容易的,結果我還拒絕了她。

我也不想拒絕李佳穎,可是我剛剛跟蘇然和好,我要是忽然就走了,她肯定也會傷心。

“好吧!”

李佳穎深吸了一口氣,飽滿的胸前劇烈的起伏了一下,然後她便是看着我這邊說道:“那你什麼時候想找我了,隨時來找我就好了。”

“沒問題!”

我看着李佳穎立刻便是答應了一聲,接着我倆便是來到了李佳穎的車邊。

李佳穎開車便是離開了這裏,而我看着李佳穎開着那麼豪華的車離開,我的心裏也很複雜。

我知道李佳穎那句話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她願意和我保持着之前那樣的關係,我要是想找她的話,只要聯繫她就可以了。

畢竟李佳穎也是我的女人了,所以我肯定會對她負責,以後也會找她,只是最近不行。

我看了一下時間,蘇然現在也應該下班回家了,我也打了一個車,然後便是回到了跟蘇然一起的住處。

我一進到家裏面,便是聞到了一股好聞的氣息。

“什麼氣味啊?這麼香!”

我關好了們,進到了屋子裏,便是看到了蘇然正在廚房忙碌的聲音。

“回來了,馬上就好了,準備吃飯吧!”

蘇然看着我這邊笑了一下說着,我看到了這樣穿着睡衣繫着圍裙的蘇然,也感覺別有一番風味。

蘇然那邊很快便是做好了飯菜,然後便是端上了飯桌,我跟蘇然也開心的吃起了飯菜。

現在我又是跟蘇然一起吃了飯菜,我才感覺自己好像真的回到了跟蘇然當初的生活一樣,原本的不開心,全都是煙消雲散了。

我現在真的感覺自己的人生圓滿了不少,畢竟跟蘇然分開了那麼久,現在又回到了一起,原本失去的地盤,我又是從李沁的手裏拿了回來。

接下來幾天的時間,我還是每天晚上都跟蘇然纏綿,然後白天去忙碌。

而且熊哥這幾天也打探到了李沁那邊的消息,知道蕭振天真的是離開了。

不過蕭振天雖然走了,但是完顏康卻留下了,似乎是爲了保護蘇然。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