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居然是謝振業。

謝振業見蘇武沒事,疲憊的臉上終於露出喜色。

蘇武見狀,心中不由大爲感動。

謝振業這幾日必定是馬不停蹄的跟着後面,片刻也不曾休息。

“大師爲何抓我蜀都武校學生?”


謝振業沉聲道。

空明依然坐在地上,背對着謝振業,說道:“蘇施主與小僧師弟之死有關,小僧帶走蘇施主只爲求一個真相。”

謝振業臉色凝重,蘇武居然與這禿驢師弟的死有關,這下麻煩了。

他已經猜空明的身份,必是禪月寺的僧人無疑。

“蘇武是我蜀都武校的人,我要帶走他,還請大師行個方便,改日我們校長定會去拜訪苦竹大師,親自給苦竹大師一個說法。”謝振業正色道。

“施主請回吧。”

空明說道。

謝振業輕哼,一跺腳,整片山都在震動。

恐怖的能量波動如潮水般席捲開來。

謝振業大喝一聲,握拳,出拳,擊向眼前密密麻麻的的金色能量線。

蜀都武校的大五行皇拳之一,青帝木皇拳!

此處是叢林,這一拳打出,似調動了整個叢林的力量,威力倍增。

那金色能量線頓時崩潰,碎滅,消散……

“阿彌陀佛……”

空明起來轉身。

他的精神能量居然是金色的。

浩瀚的精神能量,裹住天地間的能量,化作一尊巨大無比的羅漢。

羅漢手持巨錘,擡起來砸向了謝振業。

禪月寺的精神武僧,主修佛經,佛號念出之際,便是精神法術發動之時。

空明主修的是禪月寺的大羅漢經。

謝振業往自己拳上灌注木序列能量,連出三記青帝木皇拳。

霸道的拳意沖天而起,似要把蒼穹撕裂。

周圍成片的森林化作灰燼。

那精神能量所凝練成的羅漢頓時被謝振業擊退幾步。

謝振業已經消失在原地,不知何時來到了蘇武身邊。

“走!”

謝振業伸手去抓蘇武,但是他的手卻內一直金色大手抓住。

羅漢出手抓住謝振業的剎那,另外一隻手已擡起大錘,朝着謝振業一錘轟下。

蘇武瞳孔一縮,“老師,小心!”

謝振業鬆開蘇武,閃電般後退,真的宛如一道閃電劃過。

這便是四境力量武者的驚人速度,在蘇武眼中,已是快的如同瞬間挪移。

嗖嗖嗖……

蘇武只見謝振業青色人影不斷靠近空明,但是馬上便又退開。

如此反覆。

羅漢的身影一晃再晃,也在空明周圍掠動。

兩道人影每次相交,都會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震爆。

空明不動如山。

謝振業動若雷霆。

然而,謝振業嘗試了數次,都無功而返,根本無法突破那尊羅漢。

蘇武知道謝振業的打算,精神武者一旦被力量武者近身,實力會大打折扣。

力量武者,最擅長近身搏殺!

“敢問大師法號?”

激鬥中的謝振業忽然開口。

“空明。”

空明大師回答。

“原來是苦竹大師坐下三尊之一,謝某佩服!”

謝振業大笑,“能與大師一戰,謝振業榮幸之至,大師不必手下留情。”

“施展這又是何苦?”

空明輕語。

蘇武色變,現在空明難道沒有盡全力?

“我必須帶走蘇武。”


謝振業正色。

“阿彌陀佛……”

空明身上的精神能量暴漲。

整個叢林彷彿都只剩下了金色的光芒。

那金色羅漢的身體也拔高了一倍有餘。

“老師,快走!”

蘇武叫道。

“轟!”

羅漢的大錘已經轟下。

謝振業連出一十九拳,每拳擊出的瞬間,整個人都會後退一步。

連續退了十九步之後,謝振業終於支撐不住,被大錘擊飛,砸斷一連串大樹之後,狼狽的坐在地坑內,整個人的上衣全部粉碎,露出精壯的上身。

哇的一聲,謝振業咳出一大口血,那表情既痛苦又開心。

“五境,果然厲害。”

謝振業擡頭看着空明。

“五境!”


蘇武猛的看着空明,沒錯,此刻空明的氣息比當初張彪突破之後更強。

張彪纔剛剛突破五境而已,空明可是貨真價實的五境武者。

而且,空明乃是精神武者。

精神武者,可是比同境的力量武者更難對付。

謝振業以四境的修爲,抵擋住空明如此強悍的一擊,已經足以自豪了。

“施主請回。”

空明合十道。

謝振業咬牙起身,氣息暴漲。

蘇武色變,“老師,你回去吧。”

“你是我學生,除非我戰死,否則你必須跟我一起回去!”

謝振業擲地有聲的說道。

蘇武鼻子一酸,眼眶頓時紅了。 謝振業身前,青色光明閃耀,一柄被青色能量包裹住的長槍赫然出現。

這是他的序列武器,名爲“涯角”,其意爲一槍在手,天涯海角無敵。

謝振業四境巔峯的修爲,配上這涯角槍,戰力暴漲。

蘇武的臉色卻極爲凝重,四境和五境的差距,可不是單憑一把槍就能抹去的。

“施主這又是何苦由來?”

空明臉上無喜無悲,看不出喜怒。

謝振業沉聲道,“和尚,廢話少說,今天我謝振業若真的死在你手上,只是我謝振業技不如人罷了。”

一抖長槍,謝振業嗖一聲消失在原地,一槍刺向空明。

涯角槍尖破空而過,帶起一陣空氣亂流,這片區域頓時變成了一片真空。

他的槍法沒有花哨,直來直去,木序列能量完全灌注在槍中,在擊向空明的瞬間爆發。

空明依然巋然不動,羅漢再次揮動金色的大錘轟出。

“轟!”

謝振東一退再退,終於忍不住噴出一口血。

涯角槍早已經脫手飛出,斜着插入地面。

謝振業再敗!

空明實在強得離譜。

謝振業滿臉苦澀,初入五境之人,他還可以拼一拼,但空明可是五境巔峯。

“嘿,老謝,這可不像你,這和尚儘管厲害,但我們蜀都武校怎麼能輸了氣勢?”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