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冰冷的語氣宛如有魔力一般,工作人員感覺到種令他窒息的氣場,不自覺點了下頭。

“嗯…嗯…好的…”

根本不敢有任何違抗,他顫抖着抓起來子彈,開始往裏面裝填。

可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爲什麼恐懼。

李更新冷冰冰的看着面前這個男子,內心複雜,本來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可忽然什麼都亂了。

哪裏出了問題?

難道…

“很好,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有了這個念頭後,事情開始朝着自己不知的方向發展,如果真是這樣,事情便到了死衚衕。

畢竟,人的思想可以在短暫時間內瞬息萬變,即便這次死去後,再重新來過,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想那句話,但這種努力控制,某種意義上說也是‘變數’也會導致結局朝着不可控方向發展。

李更新拳頭緊握。

怎麼辦?

本以爲可以憑藉着這個辦法搞到一千萬,混進去那場豪華的聚會,卻沒想到被困在了這裏。

可惡!

“給…給你…先生…祝你好運。”

當一個人心裏沒有半點情緒,冷的如同機器時,會由內而外散發出一股令人生畏的氣場。

工作人員依舊沒辦法忘記這個瘋子剛纔的眼神,以及口氣。

李更新看了下那個人的臉,慢慢伸手去抓那支槍。

上一次,工作人員也沒有這種感情變化,一個細節出錯,到處都在出錯,情況已經完全不在自己掌控當中了!

“終於要開始了嗎?老實講,我不太相信這個瘋子可以活下來。”

“誰知道呢,不管他可不可以活下來,我都覺得很刺激,他媽的,這一千萬,花的真是值!”

“七分之一的生存機率,摺合下來,連百分之十的機會都沒有,這都敢玩?不得不說,我打心眼裏佩服他。”

“或許是因爲啥事,急缺錢吧。”

“窮人有不缺錢的嗎?再說了,缺錢可以去賺,幹嘛要在這裏用輕視生命的代價來搏?還不是懶,要我說,某些人窮,真的是有原因的,不值得可憐。”

“好啦好啦,都別吵了,窮人不就是供咱們取樂嗎?專心看吧。”

……

這些冷漠的話傳入李更新耳中,令他的眼神更加冰冷,來J市的富翁們,大部分應該都是這種想法吧。

或許因爲某些機遇,令你們掌握了更多的資源。

但這不是你們輕視生命,高高在上,蹂躪普通人的資本!

在他腦子裏,已經萌生了一個可怕,膽大,甚至可以說是癲狂的計劃。

只不過這個計劃的施展,需要某個前提,而他,正是在爲這個前提努力着。

李更新左手抓住輪子,輕微撥動。

“一。”

“二。”

“三。”

他在心裏默默數着。

每一次,他都撥的特別慢,特別小心。

“開槍!”

“快開槍!”

“轟!”

周圍的富翁們發出了一聲又一聲的高吼,還有幾個人,在學着腦袋被爆掉的模樣,似乎在嘲弄李更新。

李更新視若不見,依舊在心裏默默地數着。

“四。”

“五。”

……

亂了,什麼都亂了。

但他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如果運氣好,第七個彈匣可能沒有子彈,令自己存活,但運氣不好的話,他會被直接爆頭。


拋開死亡的過程痛苦不講,單是想到在他倒地的瞬間,會令這些冷漠的畜生們興奮到極致,圍繞着自己屍體指指點點,各種諷刺,鄙夷,就令他咬牙切齒。

“六。”

李更新的心咯噔了一下,已經…不能回頭了嗎?

那麼…

就來吧!

看看能不能活着走出這裏!

李更新快速把手qiang抵在了自己太陽穴上,扣動扳機!

(昨天喝太多了,今天又是打針又是吃藥的,現在還沒緩過來…起碼半個多月不會再喝酒了…) 從地下du場建立以來,敢玩六發子彈的,還是初次遇見,來這裏尋找刺激的觀衆們,更是興奮異常。

衆人屏住呼吸,全神貫注盯着那個瘋子。

他到底…

會不會死!

“咔。”

一聲清脆的響聲。

李更新懸在嗓子的心終於落下,運氣不錯。

當然,從始至終,李更新都保持着一副平靜的表情,宛如臺沒有任何感情,更不會對任何事情抱有恐懼心理的機器。

這種冰冷的氣質,由內而外的散發着,並且令他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有了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因爲驚訝而出現的短暫寂靜後,猛然爆發出了激烈的掌聲,吶喊。

“天呢!他沒有死!”

“運氣要不要再好點?不對,應該不是運氣,是…是他本來就知道自己不會死,因爲他的表情一直沒變!”

“你講的很對,從始至終,他的臉上都浮現着種自信,似乎知道自己一定不會死在槍口之下,正常人咋可能敢這麼玩?他一定有什麼很特別的能力。”

“要不要這麼神?我開始有點崇拜這個人了。”

“未卜先知?或則透視眼?不管哪種,似乎只有在小說裏面纔會存在吧?可這畢竟是現實啊!”


……

李更新並沒有理會,而是轉過身,問愣神的黃毛:“去哪裏拿錢?”

黃毛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嗯?”

李更新輕微拍了下他。

“哦…哦…不好意思…我剛剛在發呆…去前臺就好,根據剛纔那些人報的價碼,你可以拿到…大概一個億左右…你…”

李更新轉過身,慢慢走向前臺,擋在他面前的人,明明比他富有,比他更有權力,卻還是很恭敬的給他讓開了位置。


可怕。

是他給身邊人的第一直覺。

李更新來到前臺,平靜的說:“我只要一千萬。”

前臺那個男人也見識到了他的精彩表演,忙不迭去抽屜拿錢,並且說道:“你剛纔賺了很多,不止…”

李更新點了支菸:“我不喜歡重複同一句話。”


前臺男趕緊拿出來張有‘一千萬’的儲蓄卡,說道:“密碼三個零…如果你哪天想要餘下的錢了,可以…”


前臺男把卡遞過去後,低頭推了下抽屜,再次擡頭,李更新已經走向電梯口,留下的,只有那個冷酷的背影。

……

豎日上午八點。

J市鳳祥莊園門口,陸陸續續的有穿着打扮闊綽,器宇軒昂的富翁們,拿着邀請函走了進去。

羞辱過李更新的那個男人,如同一條搖尾乞憐的狗,用卑賤的態度迎合着每一個富翁。

因爲他明白,這裏的任何一個人,他都得罪不起。

他這種人,最喜歡持強凌弱,欺軟怕硬,如果碰到一個不如他的人,會千萬百計刁難,來彰顯自己廉價的優越感。

從他面前過去了許多人,氣質什麼的要碾壓昨天那個屌絲,即便是暴發戶,也不該是他那種感覺。

男人哼了聲,在心裏默想:“什麼屁玩意兒,也是來我跟前裝逼,下次遇見,我非要教訓他不可。”

忽然,一個不同於‘邀請函’的東西出現在男人跟前。

是一張類似於景區入場券的東西。

“貴人多忘事啊,怎麼?忘記這是個什麼東西了?”

熟悉的聲音響起,令男人心裏萌生種不好的預感,只是,他仍然不願意相信…

他慢慢擡起頭,看到那張臉後,大吃一驚!

李更新露出絲不屑的笑容。

“七百萬都不到的東西,讓你說的好像天價一般,窮人就是窮人,明明不值一提,非要視若至寶,我都替你可悲。”

“月入兩三萬的乞丐。”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