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如在他們這一擊落下之前,讓鳳兒撤銷結界,讓他們的攻擊落空。

「是。」鳳兒應聲,雙手快速結印,開始撤銷月華山的結界。

力量凝聚完畢,刷的一下就要落下去。

「好了。」鳳兒大聲說道。

小白聞言,離開轉身,就往回跑,路過鳳兒身邊的時候說道,「上來。」

鳳兒聞言,也沒有多問,快速飛到了小白的背上。

就在一瞬間,小白如同利箭一半飛離了這裡。

「轟…!」身後的攻擊也落下了,塵土飛揚,餘威的靈力朝著四周散去,石頭,樹木,卻被毀滅。

月華山都開始動搖起來,於此同時,山洞裡面的珈藍刷的一下睜開了眼睛,帶著小黑飛快的跑出了快要塌下來的山洞。

小白停留在空中,看著被摧毀了一半的月華山,有些擔憂。

不知道珈藍有沒有怎麼樣。

剛這麼想著,月華山裡,一道黑影快速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只不過,沒有小黑的身影。

小白見此,快速飛了過去,問道,「珈藍,你沒事了吧?」

珈藍聞言,說道,「已經沒事了,你們呢?」

剛才那一擊,把月華山都毀了一半,小白和鳳兒在外面,也不知道有沒有怎麼樣。

「主人,我們沒事。」鳳兒說完,就飛到了珈藍的身邊,說道,「主人,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她感覺到了,主人所有的筋脈都已經修復,傷也好了。

只是主人很累吧,這一個月,她不斷毀滅筋脈又修復,每一次,都離死亡那麼近! 「沒事了。」珈藍看著兩個小傢伙安慰道。

沒有了結界,白清寒和墨藍這些人就趕了過來。

對於剛才凝聚力量打空的事情,白清寒的臉色異常難看。

笑話一場,他們這麼多人,凝聚力量對付別人,對方卻在最後關頭撤銷了結界,讓他們落空。

「珈葉,我看你這一次往哪裡跑。」墨藍說道。

珈藍聞言,微微蹙眉,剛才山洞快塌下來,她抓起小黑就跑了出來,並沒有戴斗笠,換顏咒的效力也只有一天,按理說她現在的容貌是自己的啊,是珈藍的模樣,為何這個墨藍還是喊她珈葉。

難道容貌還是珈葉的模樣,沒有變回去?

想到這,珈藍就放鬆多了,她還以為珈藍這個樣子也要暴露了……

珈藍看著墨藍,記下了他的樣子,冷漠的說道,「墨藍,跑不跑得掉是我的事情,但是你們記住,傷我之仇,遲早會要你們十倍奉還。」

珈藍說完,雙手結印,修羅訣第三重裡面飄散開來,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怎麼會,這是什麼怪異的功法,珈葉一個月前,連一個老者的攻擊都挨不住,才短短一個月,她是怎麼在重傷的情況下變得這麼厲害的?


就在眾人驚訝的時候,珈藍將力量打了出去,隨即坐在了小白的背上,說道,「小白,快走。」

小白聞言,趁著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五指一抓,便有幾道極光之印攻擊了過去。

於此同時,忙著抵抗珈藍力量的人都是一驚,急忙去抵擋小白的攻擊。

看準時機,小白從他們中間飛離而去,留下一干人等傻在原地。

清風吹過,所有人都會過了神,看著面前飄散的黑霧,眾人明白了過來。

***,被耍了。

珈葉剛才只不過是散發出了力量嚇他們,根本就沒有攻擊,這黑色的霧是她的魔氣。

「該死的。」白清寒怒吼一聲,「回靈界。」

看著白清寒帶著靈界的人憤怒的離開了這裡,鬼界的人也沒有多停留,只留下了墨藍一行人。

看著藍天白雲,墨藍嘆息一聲,「這樣的好天氣,到底還能維持多久?」

「使者,我們也回去請神王指點吧。」後面一老者說道。

「也只有這樣了。」墨藍轉身,說道,「走吧。」

另外一邊,珈藍和小白遠離了月華山,在之前的河流處停下了。

她現在全身都是幹掉的血跡,根本沒辦法見人,而且還要想辦法把這個樣子的容貌改變回去,不然的話,她現在也不能帶著斗笠去血城,畢竟血城裡面,到處都在搜查。

如果不是那一身裝扮,她就這樣回去,這詭異的眼睛和那黑色桔梗花的印記,立刻就會把他們引來。

珈藍沒有脫衣服,就那樣泡在了水裡,看著一旁的小白和鳳兒問道,「小白,你可知道有沒有什麼辦法把容貌變回之前的樣子嗎?」

「有。」小白看著珈藍說道,「把金瞳隱藏起來,你的容貌就會變回去了。」 珈藍聞言有些驚訝,說道,「奇怪,之前金瞳展現出來的時候容貌都沒有改變,現在怎麼會變了?」

「是修羅訣的關係。」鳳兒小聲說道,「修羅訣,一直流傳於天地間的功法,以前的主人一直在尋找修羅訣,只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而修羅訣是暗黑功法,主人你修鍊它的時候,金瞳一直開著,才會導致一直都是這個容貌。」

聽完鳳兒說的,珈藍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詭異的說道,「也就是說,我上次煉製的換顏咒沒用,容貌會變,是因為我打開了金瞳?」

「額……!」鳳兒有些不好意思說,不過理論上來說,真的是沒用……

小白點點頭,說道,「難怪你上次修鍊修羅訣的時候我看到你臉上有一團黑的,只不過當時並沒有展現出花的模樣,所以我也沒多心。」

「既然是這樣,就好辦多了。」珈藍說完,就潛入了水裡。


鳳兒有些不解,看著小白問道,「小白,主人說什麼好辦多了?」

小白看了看鳳兒,說道,「主人想是珈葉的時候,打開金瞳就是珈葉,想是珈藍的時候,關閉金瞳就是珈藍,這樣子,我們也不怕神界和靈界的追捕了。」

聽完之後,鳳兒才懵懂的點了點頭。

珈藍在河流裡面泡了半天,才把身上的血印洗掉,於此同時,將小白關進了空間,連帶著鳳兒一起。

畢竟她是珈葉的時候鳳兒和小白都出現過,變回珈藍的時候,自然不能帶著他們兩個,所以珈藍只好委屈他們了。

看了看四周,確定無人,珈藍才脫了衣服,清洗了起來。

回想起這一個月來的痛苦,珈藍才覺得以前受傷的痛什麼的,都是浮雲。

比起不斷的在生死邊緣徘徊,那些又算的上什麼。

清洗的同時,珈藍探查了一下靈力,還是紫階四級,並沒有到五級。

雖然早就知道功法和靈力是分開的,但是珈藍還是有些無語,這樣子,她得想辦法把靈力提升上去啊,不然是珈藍的時候,遇到什麼危險,也不能貿然用修羅訣的力量……

想到這,珈藍就打定了注意,白天修鍊靈力,晚上修鍊修羅訣,有空就研製符咒和煉丹,還有結界。

洗完以後,珈藍就上岸穿好了衣服。

不在是黑袍,而是一套水藍色的裙子,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散落在背後,還滴著水。

珈藍見此,用靈力將頭髮的水蒸干,才離開了這裡。

關閉金瞳的方法她早就熟記於心,剛才上來的時候就已經關閉了金瞳,所以她的容貌也變回了珈藍。

珈藍離開河流附近,大搖大擺的回了血城,之前住的地方是不能去了。

他們既然抓了師父,自然也知道哪裡是師父的地方。


佛音寺的山腳跟不用說了,早就被毀的不成樣子了,好在師父已經閉關,相信神界和靈界的人也不會輕易與佛音寺為敵。

走在半路,珈藍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摸摸肚子,珈藍有些無奈,只好加快了腳步,打算先吃東西。

Ps:今天更新完畢,每日六更,不斷更,有時間加更,求推薦票票,求收藏和留言,謝謝大家的支持! 這一次,珈藍沒有再去上次去的地方,要是在碰到清風或者清末就不好了。

等到了客棧裡面,珈藍卻發現客棧裡面一個人都沒有,不由得有些奇怪。

「掌柜的。」珈藍蹙眉喊了一聲。

還是沒人……

珈藍見此,也只好走了出去,挑選了另外一家客棧。

吃飽喝足,珈藍才離開了客棧,往與城主府相反的方向而去。

她現在要修鍊修羅訣,自然不可能住在客棧裡面。

聽說血城有一處血霧山脈,裡面有魔獸,靈獸,以及神獸,是蒼穹大陸第二大的山脈。

想到這,珈藍就往血霧山脈而去。

裡面既然有那麼多的靈獸以及魔獸什麼的,就可以給小黑找獸核了。

打定了主意,珈藍就往血霧山脈的所在地而去。

現在自然是不可能把小白召喚出來的,只有御劍。

城主府里,鳳凰炎站立在庭院裡面,清風吹過,紫色的衣帶飛舞,墨色的頭髮被一根髮帶綁著,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高冷的氣質。

天生所帶,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

清風和清末你推我,我推你,隨後兩人一起走了進去,站在鳳凰炎的身後,有些結巴的說道,「主……主人,沒有珈藍的消息。」

鳳凰炎聞言,冷漠的說道,「告訴藍一,讓他們看好城主府。」

「主人,難道你要親自去找珈藍嗎?」清末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那個珈藍,說都不說一聲就走了,主人還要親自去找她。

「我有說要去找她嗎?」鳳凰炎回頭看了清末一眼。

清末見此,沒有在說話。

「去血霧山脈。」鳳凰炎淡淡的說道。


清風聞言一喜,笑著說道,「主人,難道你查到了鳳凰圖?」

「之一。」鳳凰炎沒有多說,冷漠的將這一句丟給了清風。

困住他力量的鳳凰圖,分七份散落,他現在已經有兩份,只要找到剩下的五份,就可以將鳳凰圖拼完整,從裡面拿出之前的力量。

只是,這鳳凰圖到底散落在什麼地方他也是耗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查到。

君悅,本座力量恢復之時,便是你亡之日!

清風駕駛著天馬飛到了城主府的上空,帶走了鳳凰炎和清末,緊接著血霧山脈而去。

此刻的珈藍,已經靠近了血霧山脈的外圍,只等著進去。

站立在外面,珈藍看著古老的樹木,堆積的落葉,已經飄散的白霧。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