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了這一切,葉天便一步步朝著還在嚎啕大叫的陸飛華走去,一切都是此人引起的,而葉天的最終目的也是此人。

「秦老,快救我啊,無天要殺我了啊!」

陸飛華見到葉天恐怖的眼神,就覺進入了十八層地獄,忍不住高喊起來。

與此同時,他的褲襠下方也出現了一灘水跡,空氣中飄出了一股尿騷味,想不到這膽小的少爺竟忍不住失禁了。

見到他這副樣子,葉天陰陰一笑,腳步不由更快了,瞬間就來到了陸飛華的身旁,握住他的脖頸,一把將之拎了起來。

「咳咳!」陸飛華只覺一股窒息的感覺傳來,忙蹬著雙腿求饒道:「無天公子,不,無天大哥,小弟知道錯了,女人都是你的,都是你的!」

葉天掐著陸飛華,壓根就沒打算搭理他,而是將目光投射到了一旁秦老的身上。

秦老的傷勢不算特別嚴重,之前只是暫時被狂暴靈氣纏住了,以其九階實力,怕是很快就能擺脫。 「滾吧!」

葉天突然大喝一聲,直接將手中的陸飛華扔飛到了門外。

「砰!」

陸飛華狠狠的撞擊在了地上,原本就重傷的身體頃刻間就暈了過去。

包廂外早已守候著兩個猥瑣的身影,他們朝著葉天點了點頭,提起暈倒的陸飛華就快速的朝樓下衝去。

「無天小兒,你竟敢如此侮辱我們,老夫今日定要將你千刀萬剮!」

秦老現在心頭只剩下了仇恨,自己堂堂九階高手,竟被面前這小子偷襲。

隨著他的發怒,體內的真氣頓時沸騰起來,化為道道長龍朝其胸前的狂暴靈氣團衝去,勢要將其一舉擊潰。

「嗤嗤嗤!」

九階強者的真氣果然不凡,已經漸漸擁有精神之力,其神奇的特性將狂暴靈氣快速的消磨。

狂暴靈氣團冒出絲絲白煙,頃刻間就消散開來,秦老也在這一刻終於獲得了自由。

突然,他一張老臉仰天大笑起來,譏諷道:「無天啊無天,老夫真得謝謝你,原本我的精神真氣只是剛剛觸及,現在卻一下成長了這麼多,我看你如何與我相鬥!」


聽了這話,葉天臉色變的有些難看,這老頭還真是好運,在狂暴靈氣的壓迫下對精神真氣的領悟提升,實力大漲。


「老頭,少耍嘴皮子,要戰便戰!」

葉天神色嚴肅,豪氣萬丈的說道。

「區區八階小子,簡直不自量力!」

秦老對於葉天之前的欺騙一直耿耿於懷,心中滿是不屑。

「刷!」

一桿周身泛青的長槍出現在了秦老的手裡,其槍桿乃是一匹巨大的駝牛,這便是他的氣兵青銅駝牛槍。

能將一把氣兵凝聚至如此境地實屬不易,威力定然是非同凡響的。


與此同時,葉天的神兵巨劍也被其低調的召喚了出來,雖到現在也不知其名字,但是威力卻有目共睹。

秦老眼疾手快,抓準時機對著葉天胸前就是一槍桿。

此刻青銅駝牛槍整個槍身都被一股白花花的濃郁真氣所覆蓋,其槍頭更是真氣噴涌,最強威力便是凝聚於此。

見到來勢洶洶的長槍,葉天臉色嚴謹,這可是九階高手,自己迄今為止第一次與九階高手真正一戰。

之前雖然對戰過九階中期的白家大長老,但那是其重傷的情況下。

而就在近期的天地之靈雖然也擁有精神之力,但是其靈氣的程度簡直差的離譜,與真正的九階高手根本不能相比。

「喝!」

葉天一聲暴喝,巨劍猛的朝外頭一劃,攜著灰色的狂暴靈氣斬向槍身,以此來改變其攻擊的方向。

「轟!」


狂暴靈氣頃刻間就與槍身上的精神真氣撞擊在了一起,頓時就如隕星爆炸一般,一大股力量衝擊波從中心點瀰漫出來。

「嗡嗡嗡!」

兩人的氣兵在強力衝擊波中同時發出了顫抖的聲音,彷彿無法承受如此強大的一擊。

「轟!」

終於兩人的攻擊徹底爆發了,一股精神與狂暴混合的力量直接將兩人震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整個廂房也徹底崩塌開來,戰鬥的兩人頓時掉落在了一樓。

「呸!」

秦老從廂房廢墟中爬了出來,灰頭土臉,神色十分的狼狽,吐出了口中一抹泥土,指著葉天大罵道:「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天摔落在他的對面,幸運的是沒有被廂房的廢墟所掩蓋,只是臉上有些蒼白。

兩人雖只對戰了一招,但都是使出了最強的攻擊,葉天體內的狂暴靈氣也隨著剛剛這次碰撞消耗殆盡。

葉天聽到秦老的叫囂並沒有搭理他,而是轉身看向了後方,只見小青與敖雪瑤兩人也從二樓掉落了下來,不過倒沒有收到什麼傷害,畢竟之前她們一直躲在後方。

這時敖雪瑤口中正發出小聲的呢喃,彷彿快要清醒了。

「小青,看好敖雪瑤!」

葉天大喝一聲,再次朝秦老殺去,雖然狂暴靈氣沒有了,但是殘留的一些普通靈氣還是可以使用的。

「刷!」

神兵巨劍自主的飛至了葉天的手中,朝那老頭當面斬去。

「靠,小子陰險!」

秦老原本還想罵幾句探探底的,現在卻發現對面話也不說就下死手,這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青銅駝牛槍,擋!」

起身的秦老沒有辦法,只得召回長槍進行一次抵擋,雖然這麼做會很吃虧。

果不其然,只聽「砰」的一聲,秦老就像是被人打了悶棍一般再一次吐血倒飛出去,原本深青色的長槍完全被其鮮血染紅,顯得妖艷起來。

「小子,你找死!」

秦老見狀,頓時吹鼻子瞪眼,心中怒極。

一次次被一個只有八階初期的小子侮辱,簡直丟臉丟到家了,此刻少爺安全,家族使命都被其拋在了腦後,只想一心殺了葉天。

與此同時,底樓大堂周圍也已經聚攏了許多人,都一臉心驚的看著戰鬥中的兩人。

秦老的身份他們當然知道,此人乃是陸家家主手下得力幹將,九階初期的絕強高手,此刻竟與一個青年鬥了起來,還處於下風。

已經深陷憤怒的秦老完全失去了理智,從其懷中抓了一把丹藥就塞入了口中,這是陸家家主當初打賞他的,秦老一直留著不捨得吃。

葉天看到那把丹藥心頭大驚,那是四顆玄元丹,還有零碎的幾顆化淤丹,此刻卻被秦老吃糖果般一股腦的吞了下去。

四顆玄元丹,這所能補充的真氣早已超出了九階的範疇,也許只有圓滿境強者才能承受。

果然,秦老的身子立刻就開始泛紅,就如滾燙的熔爐一般,七竅同時衝出了濃郁的真氣。

「不好了,這秦老瘋了,我們快跑啊!」

周圍那些嫖客見到這副景象,哪裡還敢在這多呆,紛紛跑向外頭,整個風雨樓頃刻間亂了起來。

秦老的強大氣息傳遍了整個風雨樓,這是一位九階強者爆體而亡才有的感覺,這些嫖客色膽再大也只有逃命的份了。

對於這位行事如此衝動的老者,葉天心頭很是無語,這麼小點刺激就無法承受,真不知他是任何修鍊到九階的。

就在這時,葉天的後方突然出現了一隻玉手,猛的勾住了他的脖頸,同時一對美妙的紅色唇瓣不住的吻著其脖子後方。

「我要,快給我……」

那紅唇在占葉天便宜之際還不住的喃喃自語,在葉天的耳邊呼著熱氣。

葉天心中頓時明白髮生了什麼事,駭然轉過頭去,只見一個敖雪瑤此刻就如八爪魚一般纏住自己身上,嬌軀滾燙至極彷彿就要融化一般。

「靠,屋漏偏逢連夜雨!」

葉天獨自暗罵了一句,費力的掰開了敖雪瑤的玉手,將之牢牢的固定在懷裡,朝著早已獃滯的小青大喝道:「快些過來幫我看住她,藥效過了就好了!」

小青木訥的點了點頭,這一切早已超出了她的認知範圍,面前這位俊逸嫖客極有可能不是來嫖妓的。

小青也是修鍊者,作為一名五階高手,控制一個正在瘋狂發春的女子還是很簡單的。

這時,場中央的秦老已經完全陷入了癲狂狀態,他沒有爆體而亡,而是被玄元丹的丹力侵入了腦海,徹底失去了神智。

「轟轟轟!」

大堂內充滿了他的真氣攻擊,一個個耀眼的真氣團被其不要命般的打出,同時青銅駝牛槍也在胡亂的揮舞,發出迄今為止最為耀眼的光芒。

真氣多了就得發泄,此刻秦老的身體就如一個還在膨脹的氣球一般,再不放氣就得爆炸。

「刷!」

一個真氣團來到了葉天的面前,只是一下就將其砸飛了出去。

葉天嘴角血液直流,體內只覺翻江倒海,在劇痛中身體儼然已是重傷,此刻發狂中秦老的攻擊是那般的強大,根本就無法抵擋。

體內殘留的靈氣也被天地靈珠盡數調走,自主來治療起身體中的傷勢。

現狀令葉天有些焦急起來,他現在唯一的底牌就只剩下霹靂神珠了,但是一旦動用,那便是同歸於盡的結局,那般力量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下域。

至於狂暴之源,必須要靠近秦老才能實施,此刻那老頭就如一個瘋子一般東跑西跑,葉天還沒追上他就被打死了。

頓時葉天有些無奈起來,已經重傷的他就此逃離也已經是難事,一不小心就被那秦老給打死了。

秦老儘管已經瘋癲,但是思維還是有的,主要挑那些逃跑的嫖客出手,就這一會,風雨樓的客人已經死傷大半了。

就在葉天苦思辦法的時候,後方突然又一次傳來了嬌呼聲,而且是兩個女子的聲音。

除了敖雪瑤那天籟的聲音外,還帶有小青甜甜的聲音。

「無天公子,小青對不起你,夢情丸藥效實在是太大了,小青被其影響,身體也有感覺了,小青也想要!」

小青宛若一頭髮情的母狗一般朝著葉天爬去,而敖雪瑤比之速度更快,已經來到了葉天虛弱的身體上,瘋狂的撕扯著他的衣服,胸前宏偉不住的在其身體上蹭著,以此來獲得微弱快感。

「靠,不是吧!難不成我今天要死在溫柔鄉了!」


葉天心中驚駭的想到,自己堂堂絕世天才,居然要被女人給推倒了。 「給我,我要,快點給我……」

敖雪瑤的嬌呼聲不停回蕩在葉天的耳邊,使其漸漸沉淪。

此刻敖雪瑤那副風情萬種的樣子,怕是沒有男人能夠抵擋。

看著自己身上衣服一件件被脫去,葉天咬緊牙關,強制按下心頭與之「一戰」的想法,將這女人強制束縛在了自己懷裡,阻止她那過激的行為。

只可惜本就已經受了重傷的葉天哪是敖雪瑤的對手,直接就被其掙脫開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