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七郎看着潘採珊道:“爲了捕獲那隻精靈蝶,還的麻煩採珊化成木狼,製造矛盾,引起狼羣與黑虎爭鬥,越亂越好,完成任務,我在這裏等你。”

潘採珊微微一下,道:“這一切交給我好了,七郎,你就看好戲吧。”說着,運用獸訣,剎那間,一個妙齡少女變成一個渾身綠毛的木狼,竄進相思林。

元七郎喊道:“採珊,小心點,辦不成就回來,咱們在想其它辦法。”

相思林中傳來,潘採珊化成木狼,發出溫柔,富有磁性的魅力的狼嚎叫聲,在林中久久迴盪。

一旁的小妖奇怪看着潘採珊化成一隻木狼,跑進相思林中,怎麼也沒有弄明白人怎麼會變成木狼,而且還是一個美麗的女人變成木狼。

元七郎看出小妖的疑惑,道:“這個問題,你想一輩子也想不明白,還是聽我指揮,現在你去利爪猴的領地,拿出你的本領,多製造夢境,儘量多引開一些猴子,這樣我們才能夠就快的捕獲精靈蝶。”

小妖聽懂元七郎的話,一聲嘶鳴,邁開步伐,身形晃動,宛如一道藍色光影,走進相思林中,消失不見了。


過了半個時辰左右,相思林中傳來狼嚎虎嘯猴叫的聲音,接着能看見各種顏色的技能光華,震得整個大地都在顫抖,驚動林中的不知名的野鳥四處亂飛。


一道綠影從相思林中竄出,一隻木狼出現在元七郎身旁,站起身來,恢復成那個嫵媚動人的潘採珊。

潘採珊道:“這羣狼心智不高,我幾句話就挑撥它們上當,瘋狂的和那羣黑虎拼個你死我活,誓不罷休。”

隨後一道藍影出現在元七郎的身前,宛如碩大的開放的藍花,剎那間,化成小妖的模樣,向着主人發出嘶鳴。

元七郎微微笑道:“做的不錯,等抓到鳳尾精靈蝶後,獎勵你。”

小妖聽到主人誇獎它,還要獎勵它,興奮的只叫,引得乾坤袋中玉靈生探出頭來,看着這隻藍色的靈獸,呀呀說着。

元七郎伸手撫摸着它的腦袋,道:“回去睡覺,等有機會在出來與它玩耍。”

在小妖的嘶鳴聲中,玉靈生將腦袋縮回了乾坤袋,鑽進碎玉堆睡覺去了。

相思林中傳來的聲音越來越激烈,五光十色的技能光華閃動,一會塵土飛揚,一會浪花朵朵,一會火焰沖天,一會電閃雷鳴……

元七郎雙瞳看着相思林中閃動的光華,道:“我們在耐心等待一會。” 又過了一會,元七郎和潘採珊坐到小妖的背上,化成一道藍影,閃進相思林中,直奔鳳尾精靈蝶出沒的地方前進。

小妖優雅,流暢的身體,在相思樹中穿行,宛如一陣藍色的旋風在林飄過,按照元七郎的命令,他儘量避開正面接觸精靈蝶的守護獸。

樹林中的靈獸間的戰鬥還在繼續,小妖馱着元七郎 和潘採珊出現在鳳尾精靈蝶出現的區域。

元七郎雙瞳看見一棵粗壯的相思樹下還有幾隻守護獸,兩隻黑虎,十七隻利爪猴在這棵樹周圍來回的走動。

因爲狼羣和小妖的騷擾,所以大部分守護獸都出去戰鬥,只剩下這十幾只靈獸忠實的守護着精靈蝶。

元七郎道:“採珊,讓你的靈猊引開幾隻,儘量減少戰鬥,然後我們在進攻。”

潘採珊念動詛咒,靈猊出現在地上,就按照主人的命令,施展木刺術,雙爪中凝聚出二十三根綠木刺,閃電般射向相思樹下靈獸。

二十三根木刺,二十三道綠影,鋒利的木刺尖,劃破氣流,帶着強勁的力道,出現在利爪猴的面前。

這十七隻利爪猴中的七隻猴子,伸出爪子,泛着烏金般的金屬光澤,將這二十三根木刺擊落。

靈猊向着這羣利爪猴發出挑釁的叫聲,再次發出二十三根綠木刺,然後掉頭跑開,跑出數十步,再次發出綠木刺,射向利爪猴。

這招激怒十隻利爪猴,擊落木刺後,呲牙發出惱怒的叫聲,幾個跳躍,撲向逃跑的靈猊。

這靈猊一邊撤退,一邊不斷的釋放木刺騷擾追來的利爪猴,氣的十隻猴子吱吱怪叫不停。

元七郎雙瞳看着靈猊成功的引開十隻利爪猴,道:“小妖,佈置夢境,然後妖氣纏繞,儘快解決這七隻利爪猴。”

小妖一聲低低的嘶鳴,兩角間產生一種獨特的氣息,緩緩向周圍散出,慢慢的向那棵粗壯的相思樹周圍延續。

而就在夢境生成時,兩隻黑虎竟然原地消失了,沒有引起元七郎對他們的警覺。

九品紈絝 ,在以小妖爲中,向四外擴散,根據人或靈獸的內心製造出一個接一個的不同夢境。

元七郎還是第一次通過自己的靈獸,體會到夢妖製造夢境的全部過程,而且能通過這些不同夢境片段,發現他們內心裏的祕密,在採取有針對性攻擊手段。

雖然元七郎看見過或經歷過夢妖的夢境攻擊,但是這次由小妖施展出的夢境,確實讓他感覺到夢境的可怕之處。

那七隻利爪猴沉浸在夢境中,小妖張嘴吐出七道氣團,出現在利爪猴身上,化成一條妖氣纏繞在他們的脖頸上。

“妖氣纏繞。”妖氣纏住利爪猴的脖子,猛地一絞一勒,頓時將那七隻利爪猴無聲無息的殺死在夢境中。

元七郎知道七隻利爪猴死在夢境駕馭着小妖,馱着潘採珊來到這棵粗壯的相思樹前,小妖一聲嘶鳴,告訴主人,那精靈蝶就居住在這棵樹的樹冠裏面。

就在此時,兩隻黑虎一左一右,從兩個方向撲來,烏黑的虎爪,鋒利的爪刃,閃動寒光,分別抓向小妖及背上的二人。

小妖首先感覺到周圍夢境的破壞,一聲嘶鳴,張嘴吐出一團妖氣,籠罩住自己及背上的兩人。

元七郎、潘採珊和小妖身上出現一層動態的妖氣鎧甲,兩隻黑虎的利爪劃在鎧甲上,竟然被妖氣纏住虎爪,動彈不得。

兩隻黑虎沒想到虎爪會被鑲入鎧甲,急忙張開嘴,兩道骨刺刺入鎧甲,劃破這動態鎧甲。

可是這骨刺刺到只是一個殘影,一個虛無的影像,只是在黑虎的眼中呈現的影像,這是一個夢境,一個典型的夢境環境。

小妖面對黑虎的突然襲擊,首先施展妖靈甲,然後及時製造出夢境,讓黑虎錯以爲虎爪被纏,施展技能解救自己。

而這時小妖已經成功出現在黑虎的背後,面對兩隻強大黑虎,小妖沒有退縮,而是雙角間生成兩道藍色花紋組成的妖氣。

這是妖氣沖天,元七郎通過與小妖的心靈溝通,知道這招的名字,據他知道這是夢妖類靈獸最高級別的技能。

藍色的兩團妖氣,蘊含着巨大能量,拋向來不及反應的兩隻黑虎,巨大的轟鳴聲中,將兩隻黑虎炸飛出去,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叫。

小妖馱着二人沿着樹幹向上奔馳,元七郎從小妖的口中知道那隻鳳尾精靈蝶就隱藏在這棵的樹冠上面。

驀地,嘶嘶聲音傳來,一條白鱗的蟒蛇從樹冠裏探出頭來,吐着猩紅的信子,一對蛇瞳盯着他們這幾個不速之客。

小妖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一邊快速的向白鱗蟒蛇衝去,一邊雙角間凝聚出藍色的妖氣。

這種契約靈獸的好處就是在戰鬥中,幾乎不需要元七郎的指揮,就可以主動施展技能打敗對手。

元七郎看見小妖角間的藍色妖氣,道:“小妖,不可以用妖氣進行攻擊,改用夢境進攻。”

小妖一聲嘶鳴,雙角間的藍色妖氣消失不見,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獨特的氣息,向樹冠上延伸過去。

在白鱗蟒蛇的蛇瞳中小妖沿着樹幹向地面奔跑,漸漸消失不見,晃動探出的蛇頭環顧四周,半天沒有發現任何風吹草動,將蛇頭收回樹冠內。

小妖離開只是製造出來的夢境,而真實的情況是小妖已經馱着二人小心翼翼的避開白鱗蟒蛇的蛇頭,盤繞在樹冠中的蛇身,直奔樹冠的更深處前進。

那白鱗蟒蛇根本意識道自己在夢境中,只知道一隻靈獸馱着兩個人類已經離開相思樹。

小妖在樹冠裏前行,不斷的製造夢境,向前方延伸,一邊防止在出現白鱗蟒蛇類守護靈獸。

元七郎輕聲問道:“你感覺到鳳尾精靈蝶的位置了嗎?”

小妖揚起頭,低低嘶鳴一聲,告訴主人已經找到精靈蝶的位置,正在向它藏身的地方前進。


元七郎眼前漸漸出現了一個用鳳凰羽毛編制的巢穴,隱約間,巢穴內充滿濃郁的靈氣波動。

小妖的夢境已經延伸道巢穴的內部,可是在他們接近入口時,一隻鳳尾精靈蝶出現在他們面前,發出警告的聲音。

小妖雙角間的妖氣發出,“妖氣纏繞,”藍色妖氣纏繞向精靈蝶。

那精靈蝶的雙翅扇動,一股強勁的風刃將妖氣切散,隨後撲向元七郎他們,金黃色翅扇動出的風刃攻擊向他們。

元七郎知道不能與精靈蝶長期交戰,必須速戰速決,指揮青霜施展魅惑。

“嗚嗚,”青霜化成一道青影出現精靈蝶的眼前,陰陽魚的眼睛轉動着,黑白兩色的光芒射向精靈蝶。

這精靈蝶沒有想到,風刃剛剛發出,眼前出現一道光影,急忙看去,正好被黑白兩色的光芒射入眼睛,頓時失去了意識,愣在當場。

潘採珊看着被青霜魅惑控制的精靈蝶,道:“七郎,這就是鳳尾精靈蝶,我要的就是它,說着就要念動契約咒語。”

元七郎道:“採珊等等,不要心急, 毒舌表哥 ?”

潘採珊想想元七郎說得有道理,道:“分析的有道理。”

元七郎駕馭着小妖向巢穴的內部前進,這巢穴內部乾乾淨淨,沒有半點塵埃,巢穴的盡頭,有一個鳳羽變成的小窩,散發着生命的特徵。

小妖一聲嘶鳴,來到小窩前,元七郎和潘採珊看去,只見窩內趴着一隻幼小的鳳尾精靈蝶,一雙鳳目處在迷離中。

從這隻幼小的鳳尾精靈蝶的眼神中,發現它正處於夢境中,不能醒來。

元七郎立刻明白那隻鳳尾精靈蝶虛弱的真正原因了,原來它是在照顧自己的繁衍的後代。

兩人仔細看着正處於夢境中的精靈蝶,這鳳尾精靈蝶身體呈現尊貴的金黃色,上面遍佈着星辰一般的紫色的斑點,而這些斑點組成一副古老的鳳族圖騰,

而這鳳尾精靈蝶的下半身爲鳳尾,與身體同樣的顏色,可這鳳尾已經佔據了身軀的三分之二的長度。

兩對翅膀展開,與身體同樣的顏色,上面點綴着紫色的斑點,緩慢的扇動時,泛起金黃色和紫色的光星。

如此美麗,高貴,優雅的鳳尾精靈蝶引得潘採珊驚呼出聲,念動契約咒語,一道金黃色的光環落到精靈蝶的身上。

那隻小的精靈蝶在夢境中籤訂了契約,在金黃色的構成的圖案中消失了身影,潘採珊與它心靈相同,已經感覺到它出現契約手鐲中。

元七郎看見潘採珊成功與那隻幼小的鳳尾精靈蝶成功簽訂契約,心內高興,準備駕馭着小妖離開。

這時玉靈生從乾坤袋中鑽出來,呀呀的說了幾句,在這鳳尾精靈蝶的巢穴裏走了一圈沒,手裏多了十多棵金黃色枝幹,開着紫色花朵的草,跳回乾坤袋內。

元七郎知道玉靈生找到十幾棵靈草,感應他已經躲進碎玉堆裏,急忙指揮小妖離開這裏。 小妖邁開矯健的步伐,流暢身形,彷彿一道藍色影像,從精靈蝶的巢穴向樹冠外奔去,雙角間藍色妖氣凝聚着,提前做好戰鬥準備。

這小妖跑起來的速度不差於青霜的極影,幾個呼吸間已經看見守護在樹冠出入的白鱗蟒蛇。

那白鱗蟒蛇看見一道藍色的光影,一閃已經到自己的身前,還沒來得及施展技能,一道藍色妖氣打在它的身上,直接將它從樹冠內打到地上。

小妖一個妖氣沖天將白鱗蟒蛇打飛,身體一直保持前進的速度,剎那間從相思樹上跑下來,在幾十只利爪猴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跑離他們的攻擊範圍。

元七郎指揮小妖一刻不休息的跑出相思林,潘採珊念動咒語,將靈猊找回御靈空間中,小妖跑上小路上,直奔虞城奔去。

平坦的道路上,偶爾有四五個御靈師駕馭着靈獸前行,忽然發現一陣藍色的旋風從他們身邊俊逸的飄過,恍惚的看見一隻遍體通藍的靈獸馱着一男一女極速移動着。

流暢,優雅,靈動,速度,飄逸,這是一隻什麼樣的靈獸,而背上的一男一女又是誰呢?這些行人議論起來。

虞城負責守城御靈師遠遠看見一道藍色的光影出現在眼前,而每次看見都只是某一個瞬間,當他們想要看清這隻靈獸的模樣,它已經飛奔出了很遠。

御靈師們急忙召喚出各自的靈獸,做好各自做好戰鬥的準備。

一名御靈師的百眼蜈蚣全身的眼睛睜開,射出一百道金光跟着那道藍色光影,道:“那是小姐和元七郎大人。”

小妖馱着兩人放慢速度,走進虞城裏,按照元七郎的指揮來到驛館前面停下腳步,兩人跳下來,元七郎念動咒語將小妖召回契約空間。


元七郎拉着潘採珊的手,走進驛館,館內的御靈師們已經在修整物品,這次來北方三城一共來了二十五隻鯤鵬獸,而返回的宗城時,也只剩下十隻鯤鵬獸就已經夠了。

鳩摩天等人知道元七郎和潘採珊回來,簡單瞭解了情況,道:“離冊封大典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們的儘快趕回宗城,現在就向潘城主辭行。”

鳩摩天率領兩名祭司前往潘家的冷香別院向潘建全前來辭行,客氣的說了幾句話,然後命令田總管等人組織人員爲鳩摩天等人送行。

潘採珊返回府內與父母告別,韓玉秋知道與女兒這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和她團聚,依依不捨看着女兒走出冷香別院。

潘府前的廣場上十隻巨大的鯤鵬獸已經爬伏在地上,鳩摩天等御靈師已經準備啓程,潘採珊和元七郎乘坐上一隻鯤鵬獸。

在鳩摩天的命令下,御靈師指揮着鯤鵬獸緩緩扇動翅膀,升入空中,潘採珊透過結界,看着潘府,虞城漸漸變小,美麗的眼睛中含着淚水。

潘採珊心裏難過,離開自己的父母,前往一個並不熟悉的地方生活,知道自己的父母捨不得放自己的離開,可是自己喜歡跟着心愛的人在一起,也只得選擇這樣的結果。


元七郎溫柔的將潘採珊摟入懷裏,道:“只要你想念自己的家鄉及父母,我們就經常駕馭着小妖回來,這小妖的速度可與青霜的極影媲美。”

潘採珊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七郎對我最好。”

鯤鵬獸在空中飛行一天,玉靈生從乾坤袋中跑了出來,光裸身子,擺出可愛的樣子,惹得潘採珊笑出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