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不可~~”霸無天一聲厲喝傳來,風嘯天頓時醒了過來,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他面色蒼白,全身冷汗直冒,忍不住的倒退了幾步,兩眼死死地盯着黑鐵巨棒,心中一陣肉跳。

這根黑鐵神棒居然這般的恐怖,絕對是一件絕世的兇兵,其上透發出驚天的殺意,讓天地都爲之顫抖,鐵棒恐怖殺人於無形當中。

“兄弟,這根鐵棒乃我祖上傳承下來的,到現在已經不知道傳承了多少代,只知道每代祖輩都會用自己的鮮血洗禮它,鐵棒早已通靈”霸無天給風嘯天解釋道。

“我從上邊看到一些無頭的神魔,還有恐怖的惡靈,他們都纏繞在鐵棒的周圍。”風嘯天雙眼盯着鐵棒,一臉嚴肅的說道。

霸無天深吸了一口氣,看着風嘯天說道。

“根據我的祖上傳言,這根黑鐵棒曾經沾染過神魔的鮮血,屠殺過異世的惡靈和強大的太古兇獸,久而久之,鐵棒之上便沾染了無盡生靈的怨氣,自然而然也就煞氣瀰漫,而我們家族歷代祖輩若想使用它都得用自己的鮮血來洗禮,經受住這股恐怖的煞氣入體才能夠使用它,所以我們霸家人自然和鐵棒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外人若想得到它,那是好比登天。”

隨後,霸無天又和風嘯天說了許多的關於鐵黑棒的傳聞和一些強大的寶器的祕辛,風嘯天也終於明白,世間有些強大的寶器恐怖的難以想象,他們的強大甚至可以殺人於無形當中,就像自己所得到火焰鳥的本命法寶就是一件強大的寶器,只是因爲寶器的主人火焰鳥身死,寶器纔會失去靈性,否則自己也不可能得到,有些寶物即使連絕頂的大能者都難以奈何,更別提自己這個弱小的練氣境修士,至寶一出,天地都要變色。

霸無天誇誇奇說,口中唾沫星子飛舞,指手畫天。不知爲何,剛纔涌入風嘯天體內的那股陰森的煞氣全部被黑色的石碑吸收,這讓風嘯天感覺非常奇怪,忍不住的手中再次去抓黑鐵神棒,這次並沒有之前的恐怖,強大的煞氣進入風嘯天身體全部被黑色的石碑吸收。

“兄弟~~~你~~”霸無天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風嘯天手中的黑鐵巨棒,嘴角有些微微的抽動,他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風嘯天,就跟看怪物似的,雙手死死地抓着他的肩膀,疑惑的問道。

“兄弟,你是怎麼做到的?”

風嘯天也是一臉茫然,將黑鐵巨棒放在霸無天的手中,無奈的聳了聳肩,一臉無辜的說道,“你別問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霸無天抱着風嘯天欲哭無淚,仰天怒聲咆哮“蒼天啊!大地啊!怎麼會這樣啊~~~~我當年接受這根鐵棒子時,可是經歷了三天三夜的煞氣煎熬才成功,而他居然~~~居然”

霸無天無奈佯裝仰天吐血,倒在地上,兩眼直翻白眼。

風嘯天看着這個極品哥們一臉的無奈,腦後黑線直冒,這哥們真是個極品貨,走到他的身邊用腳踢了踢,“哇哇,哥們,別玩了”。

霸無天屁顛屁顛的跑了起來,抱着風嘯天的大腿,“兄弟啊!我要和你結拜。”

風嘯天一臉疑惑茫然的說道,“我們不是已經是兄弟了嗎?”

“不行,我要和你燒黃紙拜把子的那種,”霸無天死死地抱着風嘯天,使勁的搖晃,搖得風嘯天就像一個撥浪鼓不停地晃動。

“咳咳~~~咳咳,兄弟,兄弟你再搖,我還沒跟你結拜就被你活活的給搖死了,到時候還怎麼和你拜把子哪”風嘯天喘着粗氣的說道。

“兄弟,你坑誰啊!你也能被搖死,母豬都會上樹了,你剛纔殺這頭蠢牛的時候幾劍就削的它滿森林的跑。”霸無天大聲叫道,圍着風嘯天不停地轉。

風嘯天被她轉的腦袋有些暈,說道:“兄弟,你不是說要請我吃牛肉嗎?”

無霸天猛地朝着自己的額頭上拍了一下,興奮地說道:“噢~~~把這事給忘了。”

“兄弟,我跟你說,這頭大地莽牛可是極品美味啊!他的做法更是千奇百種,有燒牛肉,煮牛肉,燉牛肉,烤牛肉,還有紅燒,亂燉~~~兄弟你想吃哪種?”霸無天一說到吃,那是兩眼直放光芒,對着風嘯天一樣一樣的介紹。

原本還沒死透的大地莽牛一聽這倆傢伙正在討論着怎麼把自己個吃法,頓時,兩眼一翻,一口鮮血噴出,命歸西天了,死的透透的。

霸無天一連說了數十種吃法,每一道都說的天花亂墜,整的自己都有些頭大,忍不住道,“兄弟你看哪種好吃你就做那種吧!兄弟我不挑食”

“好來,兄弟,今天兄弟我就要給你做一頓極品大餐”霸無天說着說着,口中的哈喇子都流出來了,雙眼直冒綠光,盯着麼那頭莽牛。

風嘯天一看,這貨真是個極品公子。

大家不忘了收藏一下,謝謝,有票花花也來點。 霸無天一邊說着一邊從身後抽出一柄短小的利劍,利劍長約一尺,其上雕刻着古樸的花紋,劍鋒寒光閃爍,在太陽的照射下絢爛奪目,慎人心絃。

“好劍!”風嘯天心中一驚,讚歎了一聲。

“確實是一把好劍,削肉砍骨只需一下”霸無天拿着劍放在眼前揮動了幾下說道。

風嘯天一聽,一個趔趄差點摔倒,這個極品吃貨,居然用這麼好的東西來削肉砍骨,這真是暴殄天物,蒼天啊!大地啊!你快來個雷劈死我吧!

霸無天一聽風嘯天說道,抱着他的肩膀欲哭無淚的說道,“兄弟啊!你真懂我啊!連我想說的什麼都知道!”

風嘯天徹底無語了,真想一巴掌乎死這貨。

霸無天朝着倒在地上的大地莽牛走去,此時的大地莽牛早已經被斬下半截身子,殷紅的鮮血染紅了它那金色的毛髮,兩隻血紅的雙眼睜的老大,示意死不瞑目。

“你不是要吃我嗎?現在該我吃你了” 霸無天走到他的臉前憤憤而道,用腳狠狠地踢了一下它那碩大的頭顱。同時,手中利劍隔空揮舞,一道道銀芒璀璨光亮,如匹練飛舞,朝着大地莽牛的身上快速的切割,霸無天的手法非常的靈活,看樣子是經常這樣幹,沒有幾下就將大地莽牛那龐大身體剃的只剩下根根粗大的白骨,白骨之上還沾着絲絲的鮮血。

霸無天的動作非常麻利,他將割下來的的肉塊抱在河邊快速的洗淨,然後又從林間砍了幾根長長的樹枝,用劍削成矛狀,將肉塊穿插起來,快速的生火,將肉塊放在火堆上燒烤了起來。

這一切看的風嘯天目瞪口呆,這個也太厲害了,這哥們若不去當一位大廚真是可惜了這份才能。

“兄弟,快過來烤肉啊!你還愣着幹嘛?”霸無天高興地向風嘯天招了招手,示意讓他過來。

有風嘯天加入,不一會肉就烤的差不多了,風嘯天剛想動手,卻被霸無天給打住了,他從空間戒指裏拿出幾個玉製的小瓶子遞給風嘯天。

“這是什麼?”風嘯天好奇的問道。

霸無天朝着風嘯天神祕的眨了眨眼,這是我特製的獨家祕方,使用一百零八種靈藥調製而成的調料,只要做飯的時候灑在上面就行了,霸無天打開了塞子,將裏邊的粉末狀的東西灑在這些烤熟的肉塊上。頓時,一股誘人的肉香擴散開來,看着黃金色澤的肉塊,風嘯天忍不住嚥了幾口唾沫,問道,“哥們好了嗎?”

“好了!”霸無天右手輕輕地打了一脆響。

風嘯天抓起一塊用用木棍插着的肉塊,輕輕地咬了一口。

“嗯嗯~~~好香啊!~~~好吃”風嘯天一邊說着一邊大口大口的咬着金黃的肉塊,他實在是餓極了,這些天自己被人追殺,在森林裏除了吃野果就是自己做的烤肉,而且烤的全都黑乎乎的,他哪裏吃過這麼好吃的,也顧不得過形象了,抓起一塊就往嘴裏塞,狼吞虎嚥。

“嗚嗚~~~嗚嗚~~~燙死我了~~~好吃”風嘯天塞得滿嘴都是,嘴巴流油,滿臉的享受,

霸無天也是一陣猛吃,兩個人一邊吃着一邊討論着關於吃的問題。

“兄弟,你不知道大地魔熊的熊爪纔好吃那,霸王蜂的蜂蜜烤出來的絕對是極品!”霸無天一邊抹着嘴一邊說道。

“真的,好兄弟,有機會我和你把那大地魔熊的熊爪給砍來,”風嘯天回答道。

“還有裂天虎的虎骨,加上幾株靈藥熬成的骨湯那絕對是大補”霸無天繼續說道,眼中精光直冒。


“嗯嗯~~~嗯嗯,兄弟這塊是我的”風嘯天滿臉都是油。

“你還說我是吃貨,你纔是吃貨”霸無天反駁道。

“嗯嗯~~~着大地莽牛的肉真好吃”,風嘯天一邊吃着一邊舔了舔着自己的手指。

“兄弟,要說什麼好吃,這大地莽牛的肉說起來只能算是一般,要論什麼肉好吃,天上的龍肉,地上的驢肉這才叫美味

“啊”霸無天誇誇其談。

風嘯天好奇,“這驢肉有什麼稀罕,倒是龍肉~~~~難道你吃過龍肉?”

“哎!兄弟,這你就不知道了,這驢可不是一般的家驢,而是大地魔驢,馬頭六腳驢,天虎狼靈驢~~~”霸無天一連說了好幾十個,風嘯天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些都是大荒深處的兇獸,雖然他們都是驢的同類,但其實各個兇悍無比,不以草爲食,專吃肉,各個兇狠無敵,不要說吃他們了,他們吃了你還差不多,風嘯天搖了搖頭,道“哥們,別說龍了,光這地上幾頭驢就不是你我能能夠搞定。

霸無天嘿嘿一笑,“我只是說說而已,不當真不當真”

“有機會一定弄死來幾頭驢嚐嚐鮮”

“哥們,你說什麼?”霸無天問道。

“沒什麼,吃肉~~~來~~~來”風嘯天拿着一塊驢肉塞進了霸無天嘴裏。

兩人狼吞虎嚥的吃着烤好的牛肉,片片焦黃如金,脆香可口,轉眼間二人已經吃了三十多斤,最後吃的光剩下一堆巨大的剩下的骨架。

風嘯天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舔了舔手上的油漬,“兄弟,你做的真好吃,我從來都沒有吃過如此好吃的牛肉”

霸無天嘿嘿一笑,拍着胸膛得意洋洋的說道,“兄弟,這算什麼啊!”如果有機會我給你做一鍋龍肉,那才叫好吃,說着霸無天的口水都流了出來,一臉嚮往的仰頭看天,天上的雲彩多變成了一條巨龍。

風嘯天拍了拍胸膛說“,兄弟,等我實力強大了,我給你打兇獸,你給我烤着吃“

霸無天拍手加好,兄弟我要吃遍天下兇手猛禽。

“有志氣”

最後兩人都吃的不行了,躺在地上。

霸無天吃完之後舒服的躺在柔軟的草地上,摸了摸自己鼓起的肚皮,打了個飽嗝,無比的愜意的看着天上的白雲。

風嘯天在一棵大樹底下盤膝而坐,運轉起自己的家傳祕法,混元一氣訣,就在前不久,自己的混元一氣訣已經突破第二層,現在風險嘯天正在鞏固自己的真氣,當自己的混元一氣訣突破第二層之後,自己丹田內的真氣就發生了質的變化,不僅暗金色的真氣變得更加多,就連丹田內那顆龍精之血也煉化的速度加快,其實自己早就可以突破練氣境九段,只是壓制的比較狠而已,不讓自己過快的進入先天境,只有打好結實的基礎,以後修煉才能走的更遠。 風嘯天兩人結伴而行,可是森林何其大,一旦迷路,哪裏能辨別的出方向,除非有能飛天遁地之輩或者法力神通極高者,但這兩人明顯不是,他們兩經過兩天兩夜的艱苦跋涉終於走出了這片森林。

風嘯天二人看見見了前方一個不知名的小鎮,風嘯天仰天吼了一聲,“我終於走出這片該死的森林了”。

這一聲巨吼可把霸無天嚇了一跳,他往後跳了幾步盯着風嘯天說道,“兄弟,你有木有搞錯,這林間雖然說人煙稀少,但是怎麼說也有大地莽牛的烤肉,裂天霸虎的大腿,還有三眼碧魔熊的熊爪~~~~~那些可都是不可多得美味,說着說着霸無天兩眼星光直冒,嘴上口水濺落一地。

風嘯天狠狠地攢了攢拳頭,握的咔咔的作響,一臉暴怒的吼道,“那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非要吃什麼裂天霸虎的大腿我們能被追殺的那麼慘,要不是你非說三眼碧魔熊的熊爪好吃,怎麼會惹來一窩熊,害的我現在想想都有些害怕。”

霸無天怒聲反駁道,“哎~~~哎!兄弟,你還好意思我說要吃,到最後誰吃的多,那個裂天霸虎的四條大腿,誰一個人吃了三條,那個三眼碧魔熊的熊爪總共就兩個你一人就吃了一半,而可憐的我,就吃了一點皮,嗚嗚~~~嗚嗚,叫上你這樣的兄弟,我是到了八輩子的血黴。”

風嘯天被說得滿臉通紅,支支吾吾的說,“你看我這柔弱的樣子,哪有你這般強健的體魄,理應多吃點補一補纔能有力氣”。

霸無天白眼直翻,氣的顫抖的右手指着風嘯天,道“你說自己身體柔弱,我勒去,天理難容,你個變態徒手將裂天霸虎的血口生生的撕裂,一拳打爆三眼碧魔熊頭顱,那些都是兇狠的猛獸,你個變態還好意思說自己體柔弱,蒼天啊!大地啊!快來個雷劈死這傢伙吧!”

兩人在這不停地爭吵,周圍路過的人羣,聽見這兩個傢伙在談論吃什麼大地莽牛的烤肉,裂天霸虎的大腿,還有三眼碧魔熊的熊爪~~~我得天,這都是什麼人啊!這也太兇猛了,居然連這等兇獸都敢吃,這還是不是人啊。

霸無王天看着周圍的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着自己,整理了一下衣衫,弄了弄凌亂的頭髮,露出自己雄健的肌肉擺了一個時尚的姿態。


“哈哈~~哈哈,謝謝諸位,謝謝~~哈哈~~~看我這個帥不帥。”霸無天不停地變換着姿勢,滿臉笑的就跟一朵菊花似得燦爛。

風嘯天臉色黑的就像個鍋底,額頭上一個囧字,胳膊上青筋暴起,看着這個極品貨色,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微笑的走出人羣,四處打量着這座小鎮,小鎮不不算大,但是往來的人羣非常的多,各個氣勢強大,大多是練氣境八九段的高手。

這麼小的一個鎮子上怎麼會有這麼多強者,這都快趕的上一座小城了,風嘯天心中疑惑不解,難道有什麼大事將要發生。

他走進了一家路邊的客棧,四處打量了一下,看見櫃檯處的店小二,只是一個普通的修士,從空間戒指裏拿出一塊拇指大的狗頭金扔給了店小二,店小二一看來人如此好爽,一臉興奮的招呼。

“這鎮上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多高手?風嘯天直接問道。

“這位爺你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山林震動,震出一座上古大墓,大墓外雲霧繚繞,曾有靈寶飛出,後來有幾位練氣境的修士前去,得到了兩件靈寶,他們說只是在外部得到的,並沒有進入,聽說是一位傳奇境高手的大墓”店小二沉思了一會說道。

人在外圍這山中有大墓出現,,所以今日很多的高手前來,大多練氣九段和先天境的高手,他們約好明天一早就去挖墓”,風嘯天輕輕地噢了一聲。

“我聽前些陣子,曾經有數位先天境強者一同闖入,結果無一生還”一個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人,走來過來說道,這是他的身後又有幾個人跟着走來,明顯是在這邊閒聊的客人。

同時霸無天也走了過來,他嘿嘿的一笑,“這麼熱鬧”,風嘯天朝着他做了一個虛的手勢。

“這算什麼,那些都是剛剛邁入先天境的強者,就在前天,鐵血樓的樓主和萬和城城主,兩大先天境後期的存在,聯合了一批先天境高手,兩大先天境後期,三個先天境中期,另加六個先天初期,總共加起來十一位先天級高手一起去攻打那個墓,只回來了兩個,而且那兩個只活了不到三天全都死了。”所有人都微微的驚訝,這座大墓居然這般恐怖,裏邊一定存在着非常強大的存在。

“雖然說他們死了,不過他們也帶出了一條重要的消息,裏邊有寶器神通,同樣也有恐怖的存在。

所有人聽到裏邊有寶器神通,眼中精光四射,寶器神通,得到任何一樣都可雄霸一方,甚至可能能夠登臨大道之巔。

霸無天一聽寶物,興奮地叫道,“寶物,我喜歡,”

“兄弟我看你這樣的境界,還是找個地方睡大覺吧,不然丟了小命可就完了。”那個中年人雙眼微眯眼中兇光一閃,打量了霸無天一眼,雖然只是一瞬,但還是被風嘯天捕捉到了。

“什麼,你說我不行,你敢跟我比試一下。”霸無天怒目反駁,右手伸到背後準備去拿黑鐵巨棒。

“碰”的一聲被中年男子一下子轟飛,強的勁道把霸無天轟出數十米遠,霸無天在空中來了個鯉魚翻身,想要定住自己的身體,可是,中年男子的速度太快了,彷彿一陣風就到了他的面前,男子雙眸中綠光悠悠,發出滲人的笑聲,五指如鉤,呼嘯而去,朝着霸無天的胸前抓去。

一道青芒破空而出,接着一道血光迸濺,劃過中年男子的手臂,速度極快,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中年男子急速的後退,雙眼兇光閃爍,口中如野獸般吼叫,舔舐了一下自己的上空,陰森的冷笑盯着那道身影。

風嘯天劍指中男子,劍長三尺,青綠的紋路宛如流水,發出嗡嗡的清脆響聲,那是因爲劍染了敵人的鮮血。


“你沒事吧?”風嘯天關心的問了一句。

霸無天從地上慢慢的爬了起來,走到風嘯天的身旁,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說道“兄弟你再不出手,我就被這傢伙給弄死了”。


風嘯天無語,他已經習慣了霸無天的這種行爲,盯着中年男子說道,“這傢伙很強”。

“把他打趴下了,我請你吃烈焰山猴的猴腦”霸無天舔了舔發乾的嘴脣,手中緊緊握着那根黝黑色的兇棒,全身真氣急速的涌動。

突然中年子吹了一個嘹亮的口哨。頓時,街道的周圍飛出數道身影,他們黑衣蒙面,各個殺氣瀰漫,朝着風嘯天殺來,風嘯天大吼一聲“跑!”


“哎呀,我的媽呀,兄弟你忒不夠意思了吧!”霸無天在身後大聲的叫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