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說,這世間的疑惑,是多麼的稀少,就算是一個人同事擁有了五朵疑惑,可是,想要同時收復五朵異火,那可是相當的不容易!

甚至,還遠遠沒有這個機會!

畢竟,若是收復了異火,就等於是自己體內多了一種奇特的能量,當然,這些能量,他是不來自於自己的體內而是,處於外界當中。

不過,收復之後,也是可以把異火轉化為自己!

那個時候,就不單單是只收復了疑惑這樣的見到,而且,還要吞噬煉化了異火。

收復疑惑的過程,乃是相當的繁瑣,畢竟,收復不等同於煉化吞噬!

收復,也就意味著,自己只可以收復,而不可以對疑惑對有非分之想!

此刻,孤芳雪正是因為不敢吞噬疑惑,畢竟,主人蕭焱交代過,遇到異火,只可以收復,但是,絕對不可以吞噬!

當然,此刻的孤芳雪,還是不敢吞噬疑惑,異火,並不是因為它修為弱小,就相當的厲害,反而,又是若是弱小的異火,他們才是更加的危險!

就如同此刻這虛無吞炎,它雖然是實力不及斗師,可是,它那行火焰之力,直接可可以把一個斗師之境的強者,給煉化,甚至,焚燒而死!

異火廣場,吞靈滅火!

突然,此刻在孤芳哦的手掌當中,便是直接出現了這麼幾個字,而,孤芳雪望著眼前這幾個字,同時,口中也是默默自語!

「異火廣場,吞靈滅火!」伴隨著孤芳雪口中這幾個字的發出,突然出手,她的手掌,在此刻更是變得格外的耀眼,如同烈日降落一般,那等明亮的程度,實在是望塵莫及!

這顯然正是此刻的孤芳雪,已經啟用了異火廣場的威力!

也不知怎麼的,孤芳雪的手掌,在此刻也是突然石化,如同大理石一般,那堅固的手指頭,直接是直至頭頂,而她的手心。也是變得給在的強大,格外的寬闊,如同正是一道廣場一般!

她的手掌,已經在瞬間石化!

不過,此刻她的表情,也是在瞬間石化,她的全身上下,也彷彿在瞬間石化!

她整個人,都彷彿已經在瞬間石化!

眼睛石化,鼻子石化,睫毛石化,耳朵石化,頭髮石化,嘴唇石化,四肢石化……

不過,只有一樣東西,還沒有石化!

那就是孤芳雪此刻的靈魂!

孤芳雪的靈魂之力,悄無聲息的闖過了異火廣場,然後,在廣場周圍,那道虛幻的影子,也就是孤芳雪的靈魂,便是在此刻,發出一連串氣息的印法,這等印法,也是相當的古樸,不過,伴隨著孤芳雪印法的發出,那位於異火廣場裡面的虛無吞炎,也是變得格外的狂暴!

如同雖是偶可以辦法的暴風雨一般。

當暴風雨來臨之時,孤芳雪的印法,是否剛到?

還是,當暴風雨來臨之前,孤芳雪的印法,就已經封印了此刻的虛無吞炎!

這虛無吞炎,全身上下,無不是亮起驚鴻的光芒,而孤芳雪的殘影,也是亮起驚鴻,彷彿是,無論虛無吞炎怎麼的變化,而孤芳雪也是怎麼的變化,無論虛無吞炎如何的相貌試圖從異火廣場裡面逃竄出來,而孤芳雪就會已最快的手段,發出最快的印法,阻止虛無吞炎的進入!

這等手段,簡直都是鬼神莫測?

彷彿,當虛無吞炎來到了孤芳雪的異火廣場裡面之時,變已經被孤芳哦給牢牢的圍困住。

轟!


只見得,此刻孤芳雪的印法陡然飛出,而飛出的地方,赫然便是那虛無吞炎想要逃竄的地方。這道印法,如同是天地間,最厲害的刀氣。直接是掠過石珠,然後,朝著那虛無吞炎,狠狠第斬去!

砰的一聲巨響!

但見,此刻的虛無吞炎,便是狼狽的到竄而去,那渾身亮麗的光芒,在此刻也是變得黯淡了許多,周身上面,也是萎靡起來,看起來,那像是虛無吞炎啊!

不過,此刻的孤芳雪,動作並沒有因為虛無吞炎的到竄,而有所定製,想到的,此刻的孤芳雪,動作卻是前所未有的快,只見得孤芳雪的身影在天跳動,但是,就看不到孤芳雪的人影!

至於,此刻孤芳雪掌中的動作,更是沒人能夠看的出來。

彷彿是什麼也沒有做,又彷彿是她做了許多東西,你就是看不出來!

「封印之心,封印動!」孤芳雪突然凌空一點,便是直接看到,一道九星黃靜,便是直接從他的手掌飛出,他的手指虛幻,可是,這一道流星光芒,卻是無比的璀璨,無比的真實!無比的光芒萬丈!

唰!

但見此刻那一道流星光芒,便是飛速打在異火廣場裡面,而此事的異火廣場,也是陡然一亮,被這突如其來的一道流星光芒打中,那異火廣場,彷彿是開啟了什麼一樣!

突然,自異火廣場裡面,便是直接爆發出來,一股股強大而又隱晦的能量,這種能量波動,同時可以讓人看到心裡最音波的一面。

如果此事此地有人,想必也一定可以人的出來,這正是昔日,那曾經打敗,並且封印了魂天帝千百年的真實異火廣場面目。

但此刻的異火廣場,彷彿是擁有什麼禁止一般,那些無盡的黑暗,在來到異火廣周圍之時,便是直接分開,然後讓,再次朝著裡面掠去,彷彿是非常畏懼那些手指頭是石化的柱子一般。

蕭焱此刻已經退回來了,之前那無字天書上面,不,應該是日月神典,他已經了解苦一點,想要修鍊靈魂之力,看來,也不是一劍見到的事情!

畢竟,想要修鍊靈魂力,就必須要闖過日月神典的第一頁,也就是煉成日月神體。

而煉成日月神體,卻又不是一劍簡單的事情,甚至,這樣的事情,沒有一定的時間,是無法完成的!

看來,相貌修鍊靈魂之力,也是非常的艱難!

不過,再艱難蕭焱也絕對不會畏懼,這世界上,還從來沒有傷的蕭焱也夠的東西!

除非,有些東西,可以威脅到了蕭焱的性命,否則,蕭焱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畏懼。

不但不會畏懼,還要非要把這件事情做好!

因為蕭焱也知道,若是自己可以煉成日月神體,那還是一劍非常有利的事情!

必定,就算是自己的靈魂力有沒有增強,可是,自己的身體素質,豈不是在慢慢強大起來!


他此刻,豈非也是片刻這樣的東西?

卧槽?是不是?!

煉體!煉體!

就算是死,也要煉體!

蕭焱心意已決,無論是什麼人說得對話,他都絕對不可以改變自己的初衷!

不過,此刻最到頭痛的還是他!

因為此刻的蕭焱,依舊沒有找到打開石門的辦法,甚至,他就算是依靠日月神燈,也找不到!

這也忒奇怪了一點吧!

蕭焱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彷彿已經發覺到了,此刻眼前的東西,那是要多飄渺有多飄渺,卧槽,簡直是沒有比這更要飄渺的了!

「媽的,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毛老子連個機關都找不到!這若是找不到,老子豈非要憋死於此地!像我堂堂愛坑殺別人的儈子手,如今竟然是輪到了這種地步!」蕭焱不停的多著腳步,然後,又是不停的邁步,隨後,又是不停的抱怨,接著,又是,不停的張望,最後,簡直就有種相想要罵娘的衝動!』


蕭焱此刻的雙眼,早就沁滿了怒火,一雙眼睛,那是要多憤怒,又多憤怒!

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要多想殺人,就有多想殺人!

「卧槽!」蕭焱實在是受不了了,他突然定住了腳步,同時,也停住了抱怨,與其同時,他的雙眼也恢復了平靜,一片淡然!

變化之後,猶如書自動性翻頁!

「幻眼出,萬劫滅!給我破!」蕭焱雙眼突然迸發出萬道白芒!這正是那幻眼天賦覺醒之後,所具有的最明顯的效果。

此刻的蕭焱,雙眼如同是電燈泡,明亮的似乎有著詭異,同時,他整個人看起來,那是要多詭秘有多詭秘。

同時,也神秘了許多,但見,此刻的蕭焱,周身突然亮起了白芒,然後,他的身體,竟然是詭異的自動飄蕩了起來,彷彿是,自己腳下就有一層筋斗雲一般!

「我靠,我竟然一動飛了起來!」蕭焱摳鼻的模樣,望著那明顯是已經離地面很高的身體,狠狠地斜射了一眼。

彷彿,這一切彷彿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當蕭焱的身軀,飄蕩到一定的程度之時,他的身體,陡然停止飄蕩,然後,他駐足於一片石頭上面,當蕭焱感覺自己的身體竟然不飄蕩的時候,卻是陡然睜開了雙目,然後,他慵懶的望了一眼,一看,也是突然大吃一驚!

靠!自己此刻已經來到頭頂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自己的幻眼,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這也不太可能吧!

「我明明發覺到了,自己的幻眼,明明就是已經看到了一樣東西!那是一道虛影!是她的虛影!」蕭焱扭了扭脖子,然後抬頭一看,險些就他媽的撞到了牆上,望了一眼前方,果然是看到了一塊石頭!

但是,此刻這石頭上面卻是什麼也沒有!

若是有,這豈非有損於幻眼的威力!

一般人的眼睛,是萬萬看不到這一塊石頭的玄機!

而只有真正具有神通之眼的人,方才可以察覺到了這塊石頭的端倪!

這一塊石頭,竟然是能夠記錄外面的一舉一動!

你說,這事情,詭異不詭異!

蕭焱利用幻眼,當先從石頭上面,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

她是,孤芳雪!

孤芳雪此刻的位置,究竟在何處?

蕭焱望了望那陌生的地方,表情激動,同時,內心卻是一震!

他竟然發覺到了一件灰常詭異的一幕!

那座廣場,好像是在哪裡見過!

那是什麼火焰,竟然這般的黝黑?

那又是什麼手印?竟然這麼的飄忽不定?

老子竟然捉摸不透?!! 那是什麼手印,竟然這麼的飄忽不定,老子竟然捉摸不透!

繞是以如今的蕭焱,也是變得格外的吃驚,他這一生當中,也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奇快無比的手法!

就算是自己之前修鍊時,所發出的滄海之怒的手法,也絕對沒有眼前這個要繁瑣,要快捷!

自己本就以為,自己的手法,已經算得上最快的了,畢竟,自己母親所留給自己的功法豈會是一般?

而,此刻他突然看到了孤芳雪竟然還有這等受罰,當真是吃驚,那叫,要多吃驚,就有多吃驚!

不過,此刻蕭焱最關注的還是孤芳雪如今的位置,這地方不,怎麼會與自己所在的地方,這麼的相似呢?

還有,那排在孤芳雪眼前的又是什麼呢?

蕭焱凝視著那出現在孤芳雪周身的奇異廣場,他竟然感覺的出來,自己彷彿是在哪兒見過一把。

不過,當蕭焱凝視到那廣場當中一撮非常弱小的火焰時,頓時大吃一驚,倒吸了一口冷氣,道,「竟然是一團異火!」

對於異火,世上只怕再也沒有人比蕭焱更要重視的了,自從有了日月神火,蕭焱就彷彿想要更多的異火,不但是異火,就算是普普通通的火焰,他都樂意收藏?

這難道就是一個人的**?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