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套防腐蝕煤炭一樣的濃密眉毛,好像是要連接在一起時的,如果不仔細觀察,只覺得他的眉毛就是傳說中的“一字眉”。

濃密的眉毛下是銅鈴般大小的眼睛,一瞪眼,竟讓人心生恐懼,他一過來,陳發就感覺到自己身旁的幾個人都是有了一種戒備的氣氛,而那些個孩童更是都畏畏縮縮的拽住老人們的衣角,躲在老人的身後,偷偷的探出頭去,光差這個男人。

而當男人的目光掃視一週,落到陳發的身上的時候,眼中明顯有着一絲疑惑“咦…這個孩子竟然是沒有賭窩產生恐懼,看來此子的心性不錯。”

“趙師弟,這次多謝你的關心,我們的受誘惑的確是不小,一共是起個資質不錯的孩童,而且還是有一個已經差不多該成年的少年。”那個“歷師兄”看了他一眼,冷笑道。

“呵呵,那就好。”大漢裝模作響的點了點頭,目光不着痕跡的在陳凡的身子上一掠而過,旋即又重新回到幾位老人的身上,對着衆人笑道:“衆位師兄師姐旅途奔波,一定是十分勞累,你們還是歇息去吧, 就讓我去替你們交任務吧。”

“還是不用了,我們自己去吧。”老人冷冷的說道,說完就擡起腳步向着前方走去,沒有理會大漢,而他身旁的幾位老人明顯是以他馬首是瞻,也都慢慢的跟了上去。 天衍宗,長老分部。

“這就是你這次招來的弟子?”一個青年男子對着老人說道。

“使得,長老大人。”老人一改以往的冷淡語氣,垂首恭敬的說道。

“不用將態度轉換的這麼明顯吧。”

看着這個很是恭敬地老人,陳凡有些無語了。

一路上他所知道的老人形象都是那種沒有人情味的人,此刻竟然看見他這種表情,還是對這麼一個年輕的男子恭敬的說話。

“邪影老頭,邪影老頭。”心煩用心念牀身,但是邪影老頭的話卻是根本就沒有回覆,彷彿是消失了一般。

“這幾個小子都是不錯的,可是這樣一個廢物你給我們拿來幹什麼?”青年人坐在高高的凳子上,俯瞰着下方的幾個孩童,眼光移到陳發的身上,突然一拍大腿佔了七裏,指着陳凡的腦袋怒聲喝道:“你難道不知道我們這裏從來不收這樣的人嗎,你是不是眼睛瞎了,我告訴你,你下次要是再犯這樣的錯誤,那麼你就不用在來這裏了。”

說完之後,男人一臉平靜的坐了下來,而那個老人確實顫顫巍巍的跪了下來,趴在地上,嘴中顫抖道:“長老,我真的是沒有看錯,你就看看這個少年的資質吧。”

說着,就拿出一個圓球大小的那個水晶球放到陳凡的手上。

幾個人都是屏住呼吸正大雅靜死死地盯着水晶球。

三十秒!


五十秒!

一分鐘!

“厲風,你是在耍我嗎?” 妙妙荷爾蒙 ,手掌對着虛空一揮,厲風的身子頓時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後方的牆壁上。

“噗”喉嚨上沒得一甜,吐出一口鮮血,李峯的掩上泛起一抹病態的嫣紅,但是還沒有來得及再起站起身子,身子再次倒飛了出去,撞到了牆壁上。

“嘭。”

“哼,我曾經跟你們說過,不要用這種小把戲來雙弄我,現在竟然是誘人幹觸動我的條例,那麼也沒有什麼可怕的戒條來蒸發,只不過是打兩下,讓我消消氣罷了。”年輕長老身子緩緩騰空,慢慢的降落到幾個老人的前面,而幾個老人哦都市“噗”的一聲跪倒在地上,不敢擡起頭來。

“我知道你們可定時有不服我的,但是我就是讓你們明白不服從我的代價。”話音剛落,他的手掌就是對着李峯的方向虛虛的一抓,一道仿若是食指一般的大手就擒住雷鋒的身子,將厲風逮到了他們的面前。

雷鋒有突出了一口鮮血,猛的半跪在地上,抱住年輕人的腳,苦苦哀求道:“長老,求求你原諒我,那個時候我們的真的是發現了這個少年的天資不一般,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到了這裏就發生了這種情況,如果你不信的話,別人都是可以證明的,你可以問在這裏的幾個人的,他們當時都是看到了那一幕的。”

“你是在懷疑我的眼光嗎?”年輕人腳步移動,就將老人狠狠的甩了出去,看着幾位老人,冷聲說道:“是這樣嗎?”

沒有人說話。

大家都不是啥子,都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可以出來承擔這種責任,沒有必要爲了一個假仁假意的同門情誼就去冒這個險,如果是真的出動了這個看似溫和實則卻是殺神一樣的長老,那麼他們的肖明坤額就是保不住了。

“你們奎說,你們快說啊。”厲風猛的大喝道,充滿詫異的看着衆人,可是卻沒有一個人理他,“長老大人,我真的是沒有雙,你要相信我。”

“好了。”年輕長老冷冷的看着老人,笑道:“既然你這麼想讓我饒恕你,那麼你就想去面壁思過吧,我相信到了那裏,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不要啊,長老饒命啊。”厲風大聲的呼喊着,不停地對着這個長老可這頭,鮮血迸濺。

“囉嗦。”年輕人皺着眉頭看着在地上不斷地刻着相投,額頭上沾滿着鮮血的老人,心中閃過一絲不悅“來人,把他帶下去,至於要幹什麼,我想這些就不用我說了。”

話音剛落,就有兩個人出現在虛空中,身子晃晃的講座,兩人相視一眼,同時恭敬道:“謹遵長老吩咐。”

“把她帶洗去吧。”那個長老揮了揮手,兩人對視一眼,將厲風拖着走遠了,望着幾個人離去的北京,陳凡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這真的是那個聞名大陸的天眼中,怎麼會有這樣嗜殺的存在,這樣的人壁紙那時候的自己也是絲毫不逞多讓的。

“小子,你過來。”年輕趙老對着車放哪擺了擺手,屍體陳凡走過去。

看了那人一眼,陳發眼中閃過一抹實習,旋即慢慢的脈動腳步,走了過去,看着那人:“請問,尊敬的長老大人,你有什麼事情嗎?”

年輕長老笑着看了陳凡一眼,絲毫沒有剛纔嗜殺的風範,此刻看起來正的事項一個人畜無害的青年。

收藏華納混得升騰,慢慢的摸着車翻的額頭,年輕人笑道:“不要胡思亂想。”

突然,陳凡只覺得眼前一黑,旋即什麼都看不到了。

半響過後,只聽得男人說道:“把她帶下去,將他帶到努力地房間就行了,這樣的人以後沒有什麼用了。”旋即站過頭去,對着在後藏得孩童說道:“你們下也去吧”

……

一片黑暗。

陳凡只感覺到眼前一片黑暗,一片虛無,什麼都看不到。

陳凡只覺得現在就好像是一個瞎子一樣,用力的睜開眼睛,卻是沒有一絲的光亮呈現。

“哼,沒有想到竟然是又來了一個小子,不過我看這個小子的實力不錯,應該是挺有樂趣的。”


“對啊,到時候我們也是可以趁着空隙來過把癮,這樣的年齡可以達到這樣的實力說實話也是不錯的了,只是她找錯了地方。”

“哈哈哈,對呀,不過我還是不叫喜歡女孩子,還記得上一次那次我們找的女娃子嗎,那個滋味叫一個過癮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老子太厲害了,那個女娃子竟然是當場就昏死了過去,長點沒有短期。”

“你少來了。”笑罵聲中,陳凡只覺得這羣傢伙就好像是一個個的土匪,絲毫的蠻橫不講理,嘴中的污言穢語不斷的冒出,根本就沒有一點大派的氣勢,與其說是名門正宗,到不如說是一個土匪窩。

“喀嚓”卡索的聲音響起。

“進去吧。”

身子被人用力一推,陳凡一個踉蹌,險些沒有跌倒。

“嘭”

關門的聲音響起,幾個人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哈哈,又來了一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小娃子咯,不過看着實力也是不低,看來是沒有做好事啊。”一個有些洪亮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你是?”陳凡回走着眉頭問道,此時的他根本就是沒有吧一絲的視覺,只能夠通過聲音來判斷說話之人的方向。

“你,你難道是個瞎子不成?”頓時,原本及前景的小空間,頓時熱鬧了起來。

“瞎子”陳凡無奈的苦笑了一聲,是不是瞎子他不知道,但是現在的他是鐵定看不見熱河的事情了。

慢慢的坐在地上,感受着地上傳來的冰涼的感覺,無奈的搖了搖頭陳凡的嘴角掛起一抹苦澀的笑容,難道我真的是瞎了。

想到那個年輕人,陳發的拳頭慢慢的攥了起來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陳凡將眼睛閉上了,不去理會周圍的調侃生和惋惜聲,進去了修煉之中。

一夜無話,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小子,吃飯了。”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陳凡記得這個聲音,正是昨天他進來的時候,第一個和他說話的那個男人的聲音。

“吃飯?”陳凡疑惑道:“根本就是沒有人來給我們送滿,這怎麼能夠說吃飯呢?”

陳凡的話依託出口,就是引得鬨堂大笑。

整個空間都是充滿了譏諷的笑聲。

“呵呵,看來你還是真的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菜鳥啊,只是想不到你這麼一個瞎子怎麼會被他們抓到這裏來,算了,我就告訴你這是怎麼一回事吧。”男人嘆息了一口氣,旋即整個空間中聲音竟然都是謾罵的平靜了下來。

陳凡的心中一動。


這個男人只不過是甘岡要說話,就沒有人敢在發出聲音,這份氣勢,招式是有些不錯的。

“我們作爲天衍宗的奴隸,是沒有人會給我們送飯的,我們只能夠等人進來,將我們放出去,然後去一個有魔獸的地方,和那些個魔獸廝殺,吃他們的肉,如果你想安全一點的話,也是可以去挖一些野草來吃的,有的時候,如果你的實力不錯,使得那些個看官高興的話,也是會上給你幾個菜的。”

“看管高興,此話怎講,難道是說我們和魔獸廝殺還有人在一旁觀看不成。”陳凡皺起了眉頭,不給送飯,讓這些個活生生的人去和魔獸死哈,一次來填飽肚子,就已經沒有人性了,惹這樣的場景精銳那我是還有人觀看,表現得好的話還給小菜給奴隸們吃,這是什麼狗屁規矩。

從獲得奇遇面板開始 不錯,這樣的人還是太少了,但是這是我們男奴隸,而那些個女人則是被他們…”

大漢說道一般,竟然是不再說話,陳凡肢體的周圍一陣嘎巴嘎巴的聲音。

忠犬老公之鬼差駕到 。”聽聞這周圍的和誰呢勾引,陳凡冷笑了一下,這明顯就是因違反怒,而攥緊拳頭的骨頭脆響,他當時也有過這種情況,對這種聲音再熟悉不過。

不一會兒,門開了

“好了好了,都給我出去。”

幾個男人慢慢的走了過來,“喀嚓”“喀嚓”的聲音不絕於耳。

……

“小子,你的腦袋是不是被人用鬥氣給動過手腳了?”一個有些錯愕的聲音響起。

陳凡原本是行走着的身子一震錯愕,猛然的一愣。

“啪”

還沒有等他回過神來,一個皮鞭就重重的抽打在了他的身上。

“嘶~~~”

感受着身上那股呼啦啦的疼痛,陳凡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不用猜就知道被鞭子抽打的背部眼睛皮開肉綻了。

“小子,沒事聽什麼聽,還不給我走,你要是再不走的話,恐怕又是要我的皮鞭來給你姐姐樣了。”一個蠻橫的聲音在陳凡的耳邊響起,車陳凡立刻加快了腳步,跟上了大部隊的不發。

“操,這他媽的大,這一下打得小爺還是真的疼啊,不久後就讓你們知道小爺我的厲害,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們就等着吧。”謾罵的跟着大部隊走着,車放哪暗暗地將這個聲音記了下來,同時也將周圍的聲音默記在心。

…….

“就是這裏了,你們購進去吧。”

陳凡只感覺背後被人一陣推搡,就樓踉蹌了幾下,這才站住了腳步。

“小子,你現在的眼睛恐怕是收到了一些鬥氣的阻礙,現在我就用我的能量爲你將那個鬥氣取出,不過當我爲你取出那個鬥氣之後,恐怕我會進入很長一段時間的沉睡,你以後要自己見識了,這裏我真的幫不了你了。”

陳凡點頭說道:“還把。”

片刻後,陳發緊閉着的眼睛,緩緩地睜開。


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空地,足有幾千平方米,周圍有着許許多多的鐵柵欄,還可以從鐵柵欄裏面不是的聽見魔獸的怒吼聲。

“開始吧。”一道倒模的聲音傳來。

頓時,周圍的人都是安靜了下來。

開玩笑,現在是真正的生死世界,要是一個不慎都會死掉。

“吼”

“吼”

“吼”

幾聲獸吼傳來,陳凡定睛看去,裏面竟然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烈焰魔猿。

“吼”那個烈焰魔猿見到陳凡之後也是一陣大驚,不過片刻後就衝着陳凡衝了過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