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天看了一眼被自己打的鼻青臉腫的陳旭,眼中不屑神色大甚。身體慢慢地站了起來,對着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陳旭做了一個鄙視的神色,接着慢慢地朝着比賽臺下方走去。

裁判立刻宣佈獲勝的是刑天,而陳旭也趕緊安排人給他下去治療去了。

“接下來將進行玄仙組的比賽,現在有請玄仙組半決賽第一場的選手出場。讓我們歡迎來自北大陸的阿星和來自東大陸的馨予。”裁判對着對戰表的對戰順序喊道。

聲音剛落,馨予與阿星幾乎同時出現在擂臺之上。

“雙方做好準備,比賽正式開始。”裁判說完再次閃人了。

阿星是一個個子頗高的以爲年輕人,就是長的有點瘦了。只聽他道:“真是榮欣啦,想不到讓我見到了我心目中最想見到的美女,我感覺我真是幸福死了。”

說着,還伸出了幾根手指比劃了比劃。在聽到這個阿星說話的同時,下面觀戰的仙人一個個全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因爲這個阿星說話有一點點娘娘腔。

“那你就去死吧!”說完,馨予手中便出現了一把仙劍,這把仙劍比一把的劍要小一號,整個劍身呈粉紅色,在日光的照耀下,泛出妖異的氣息。

“這是一把極品仙器啊!”下面的章成看着馨予手中的仙劍說道,“而且還是一般極品仙器中的頂級品階。”

“的確是一把好劍。”韓雨肯定道。

“廢話,當然是一把好劍嘍!”章成白了一眼韓雨說道:“你想想,這個馨予可是邪帝坐下絕情仙君絕心的唯一弟子耶!說不定將來這個馨予還有可能成爲絕情的妻子了。這樣的一個人用的法寶要不是仙器中的極品那還是什麼呢?”

聽了章成的話,韓雨微笑不語。

看到韓雨這個鳥樣,章成就是一陣不爽,“唉!小子,下一場就是你的比賽了,你該準備準備了吧!別到時候輸了臉上可掛不住啊!”

“有什麼好準備的?”

韓雨無所謂地說道:“我是不會輸的,這點你就放心好了。你還是多關心關心你自己吧!要是你到時候輸了, 穿越八十年代逆襲 。”

“你,你這個小子居然敢說起我來了,真是……”

“好了,比賽開始了,別說話了。”

章成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韓雨的話給堵了回去,真是讓章成鬱悶不已啊! 【十月一日今天第二更】

馨予的仙劍唰地脫離馨予的手掌,朝着阿星飛射而去。

阿星看着飛射而來的飛劍,臉上露出了怕怕地表情,接着一個閃身躲過了飛射而來的仙劍。

“去!”

馨予一聲令下,仙劍在空中疾速拐了一個彎,朝着阿星再次的飛去。

阿星在仙劍臨身的那一刻以詭異的身姿繼續躲了過去。

“哎呀,我說美女啊!你的劍太危險了,很容易傷到人的。要不這樣吧!你將你的仙劍收起來,我們文鬥好不好?”阿星再次躲過一次馨予的飛劍笑眯眯地提議道。

“文鬥?行呀!”

馨予冷笑道:“先讓我將你的身上插上幾個窟窿再說。”

說話的同時,粉紅色仙劍速度一個激增,以極快地速度再次朝着阿星飛射而去。

“哎呦!我的衣服啊!”

飛劍臨近阿星的時候再次的讓阿星給躲了過去,不過他的衣服卻被飛劍劃破了一道口子。

“我的美女耶!你怎麼把我的衣服給劃破了呢?我這件衣服可是很貴的耶!要十個仙靈石的哦!不過看在你是美女的份子上,我也就不要你賠了,你就將你的仙劍收起來吧!”

“你要知道,你的仙劍在天上這麼飛來飛去還真是讓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了,我好怕怕呀! 這危險的東東女孩子還是不要玩了。”

“廢話怎麼這麼多,看劍。”

馨予控制着自己的仙劍再次快速的飛射向阿星。

“這個傢伙娘娘腔也就罷了,居然還這麼的囉嗦,真的是要人命啊!”下面一些仙人痛苦地說道。

“你管人家了,我就覺得娘娘腔不錯。”另一個仙人說道。

“什麼?你覺得娘娘腔不錯?你是不是也是娘娘腔啊?居然說娘娘腔不錯?”開始說話的仙人一臉不可置信地盯着另一個仙人說道。

“兄弟,我可不是什麼娘娘腔,我是同性戀者。要不,晚上我們玩玩去?”

“我靠!媽呀!”

臺上,阿星接連躲過馨予的幾百次仙劍飛射,除了在他的身上留有幾道劃口之外,絲毫沒有傷到阿星。

Www .ttka n .¢ o

馨予收回自己的仙劍,冷冷的注視着在臺上左搖右擺的阿星。

阿星看着不攻擊的馨予問道:“怎麼美女?攻擊累了?還是你終於明白了我的苦心?我說的對吧?劍這種危險的東東你以後要少碰,這個東東是很危險的。”

“你聽我的沒錯,看到你收回了那個東東,我就很欣慰啊!這就證明剛剛我的苦口婆心沒有白費。咦?你這是怎麼呢?怎麼身體在顫抖啊?難道說生病了?”

“這到底是生了什麼病可以讓人顫抖了?唉!平時醫術看的少了,現在還真不知道你到底生了什麼病。不過沒關係,我這個人是正人君子,絕對不會在你身體不舒服的情況下對你攻擊的,這一點你就放心好了。”

“你這個傢伙有完沒完?給我去死吧!御劍術。”

馨予直接是憤怒大爆發,對於這個像蒼蠅一樣囉嗦的傢伙,我恨不得將其斬殺成肉末。

粉紅色飛劍再次脫離馨予的手掌,唰地再次飛向阿星。但是這一次並不是像前幾次一樣,這一次的劍上帶有強烈的劍氣波動。

當阿星看見這一劍飛來的時候,眼中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飛劍很快便來到阿星的身旁,就在阿星再次閃開這一劍的時候,飛劍瞬間幻化成四把,從四個方向朝着阿星射去。

看見飛向自己的四把仙劍,阿星整個人飛身上空。

“幻化,分!”

馨予手上劍訣連掐,頓時飛行中的四把仙劍立刻變成了八把。


“看你往哪裏躲,劍網。”

馨予眼中寒光一閃,八把劍快速地分成八個方向將阿星的退路全部的堵死了。接着每把劍之上都發出耀眼的光芒。光芒瞬間的組合,一個無數劍氣形成的巨大劍網出現在阿星的面前。

看着面前形成的劍網,和劍網上面傳來的能量波動,阿星首次認真起來。

快速地召喚出自己的武器,也是一柄仙劍,只不過這把劍非常非常的細,細的就像一根針一樣。要是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一劍在手,阿星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變得銳利起來。看着快速向自己靠近的劍網,阿星全身暴射出無盡的戰力,手中像針一樣細的長劍立刻變得光芒四射起來。

“天空十字劍。”

阿星快速的在飛射而來的劍網上劃出了一個十字的劍招。接着,整個十字發出耀眼的光芒,本來還毫無出路的劍網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十字裂口。

阿星在十字裂口出現的時候已經快速的衝出了劍網。飛身落在比武臺上,阿星拍了拍胸口說道:“哎呦,真是嚇死我了。美女,你還真是狠了,差一點就被你的劍網給幹掉了。要不是我阿星有那麼一點實力啊!現在恐怕就已經……”

“閉嘴!去死,你這隻討厭的蒼蠅,八劍穿心。”

瞬速的控制天空中的八柄飛劍,接着八柄飛劍一個接着一個的一字排開。帶着極限的速度眨眼劍來到阿星的身前。

匆忙之中阿星也來不及閃避,只好將自己手中的劍橫擋在心中。身上的戰力之氣也在這一時刻爆發的極致,八柄仙劍一劍接着一劍地撞擊在阿星的仙劍上。

第一柄劍的威力阿星還感覺沒什麼,但是到了後面的第四第五柄的時候,阿星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被撞擊出來了。這個衝擊力和穿透力實在是太強了。

一步步的倒退,最後一劍撞擊的時候,阿星更是退後了四五步才站穩,他的嘴角不知在第幾劍的時候已經溢滿了血絲。

八劍攻擊過後再次的變成了一把劍,馨予冷冷的招回仙劍。

阿星看着馨予嘿嘿一笑道:“美女的攻擊力還真是強勁啊!我的小命差一點就沒了。”

“接下來我讓你知道你惹怒我的代價。”馨予冷冷地說道,整個比武臺上的溫度因爲她的這一句話變得忽然低了好幾度。

身處比武臺之上的阿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孔夫子說的對啊!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阿星看這全身戰力快速提高的馨予,嚇得趕緊的躲到了擂臺的邊緣,他看着馨予怕怕地說道:“美女,你現在的樣子好可怕啊!你這樣會讓我有壓力的,會影響我的水平發揮你知道嗎?”

“不要用那種眼睛看着我,我好怕怕。”

“去死,旋轉穿心劍。”

馨予手中的仙劍嗖的一聲已經飛射出去,在場的很多人都沒有看見她的劍是怎麼出去的。

下一刻,空氣中一陣劇烈的波動,仙劍帶着旋轉的無比威力已經殺到了阿星的身旁。

看到出現在自己身邊的仙劍,阿星眼中露出了一絲的驚訝。還沒等他驚訝完,仙劍已經穿透了阿星的胸口直接飛射而出。


下一刻,阿星緩緩地跌倒在地,胸口處鮮血不住地往外流。而粉紅色仙劍已經在不知何時回到了馨予的手中。

阿星看着自己胸口的血動驚訝道:“好快!”

馨予冷冷地看着坐倒在地的阿星說道:“你還要戰嗎?剛剛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不然剛剛那一劍我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馨予說的不錯,剛剛穿透阿星的飛劍是在他的左邊胸口,要是馨予控制她的飛劍穿透阿星的右邊胸口的話,那麼現在阿星恐怕已經掛了吧!

即使是仙人,心臟受傷還是很容易掛地呀!

“呵呵,多謝馨予美女你的手下留情了,我阿星甘願認輸。”硬撐着將這句話說完,阿星快速的將自己的傷勢止住,快速的消失在了比武臺上。

這個時候裁判飛了上來宣佈道:“本裁判宣佈,玄仙組半決賽第一場的獲勝者是東大陸的馨予。她將直接進入總決賽。”

“現在,我們就要進行玄仙組半決賽的第二場了。讓我們有請第二場的比賽選手。來自西大陸的徐強和來自中大陸的韓雨。”

“三弟,到你了,好好加油啊!千萬別輸了。”章成給韓雨加油道。

“韓雨大哥,你要加油哦!月靈支持你。”

“嗯!放心吧!我一定會勝利的。”說完,韓雨直接飛身來到擂臺之上。

在韓雨飛身來到擂臺之上的時刻,韓雨的對手徐強也來到了擂臺之上。

徐強看着韓雨露出微笑道:“你好,在下徐強,請多多指教。”

“在下韓雨,同樣多多指教。”韓雨還了一禮道。

裁判此時站在兩人的中間說道:“好!玄仙組半決賽第二場比賽,由西大陸的徐強對抗中大陸的韓雨,比賽現在開始。”

說完,裁判快速的閃人了。 【十月一號今天第三更】

“請。”

韓雨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全身的氣勢開始慢慢地向上攀升,戰力之氣已經牢牢地鎖定住徐強。

徐強也不甘示弱,手一伸,一把巨型的狼牙棒出現在他的手中。手持狼牙棒的徐強冷哼一身,氣勢一下子攀升到了頂點。

對於剛剛突破成爲玄仙的韓雨,徐強是很輕視的。要不是昨天晚上收到上面的命令,幹掉韓雨,他現在根本就不會正眼瞧瞧韓雨。

“小子,即使你是龍心的傳人,但是就你這點戰力,在我眼裏簡直就不夠看。就讓我送你去見閻王吧!”

說罷,整個人唰的消失在原地,其實不是消失,只是他的速度太快,誤以爲是消失罷了。

“手拿着這麼大的一根狼牙棒速度居然還這麼快,看樣子有兩下子。”徐楓站在臺下輕哼道。

韓雨一開始就在注意着徐強,在徐強消失的那一剎那,他感覺到了徐強的影子。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